《梦为鱼》by居无竹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梦为鱼by居无竹

原创 / 男男 / 现代 / 高x / 正剧 / 温情 / 轻松
鱼俭的少年时期乏善可陈,直到被送回外婆家的迟星出现。鱼俭和迟星避开大人,在一切隐秘的角落里偷尝禁果,探索不可言说的欢愉。
惜许两少年,抽心似春x。
情意渐浓,唯独未曾言爱。
这场荒诞又热烈的情事随着迟星的突然离开戛然而止。
十年后,鱼俭再次遇见迟星。

xx高x,不生子产x,两个少年一场烂漫情事。

 第一章

  
  刚进入七月,天气闷热,鱼俭扯了扯领带,面无表情地望着眼前的车流。紧赶慢赶终于到了地方,他在底下停车场绕了一圈才找到车位。
  下车的时候被没有空调的停车场热气冲了一脸,鱼俭闭眼偏头,眉头狠狠皱起,咬牙压下脏话,给这个不是玩意的夏季留下点面子。
  电话铃声一遍遍地响,鱼俭大步往电梯走,抽空接了电话。
  “鱼总?鱼大爷?鱼祖宗?您到了没有?人那边都打电话说进停车场了。”
  鱼俭皱眉:“催什么催。这年头海龟都不值钱了你还当菩萨一样供着,也不看看满大街的菩萨。”
  “爸爸呦这个真不一样,设计师满大街都是,这位手里是真有两把刷子,您可得帮我陪好了。”
  “呵。”
  “哎哎你看我这张嘴,主要是您长得帅,往那一站也赏心悦目不是?”
  鱼俭看见前面有人进了电梯,快走两步追上,一边问:“叫什么名?”
  “姓鹿,叫什么来着,我想想……”
  “——叮。”电梯门重新打开,里面的人按着开门键站在他面前。
  鱼俭:“……迟星。”
  电话那边永远分不清辈分的大嘴巴叫道;“对对,就是这名,姓鹿,叫鹿迟星。”
  
  鱼俭挂掉电话走进电梯,还抽空看了一眼电梯镜子里的自己,居然算不上面容狰狞,还有些遗憾,于是他带着这一丝遗憾,尾音勾起,轻飘飘地说:“我一直以为你姓迟。”所以鱼俭就算到了他居住过的城市,却一直没找到他。
  十年久别,重逢后只剩下这么一句。
  鹿迟星盯着他,嘴唇阖动,没有说话。
  “怎么?不记得我了?”鱼俭伸手点亮三十三楼,手指恶狠狠地压着按键,像是和谁较劲,勾着唇,脸上偏偏带着戏谑,像极了乍逢故友的寻常神情。
  “记得。”
  鹿迟星回过神,目视前方不和他对看,淡淡道:“我一直都姓鹿,随我爸的姓,外婆不喜欢,那时就从来没说过。”他妈是小三,邻里间私下说闲话,却也不会当面问他爸爸叫什么名字,让鱼俭误会到现在。
  那一瞬间的失神像是不存在,鹿迟星拾回偶遇故人的x路,“你也来这里吃饭?”
  鱼俭都气笑了:“你来饭局前都不打听打听都有谁?”
  鹿迟星终于有些惊讶:“我不太清楚,还以为……”
  “刚回国?”鱼俭打断他。
  “嗯,半年了。”
  电梯里沉默下来,隔在彼此间的十年时光如同恶兽,将一切亲密和暧昧吞噬g净,连个自在都不肯剩下。鱼俭通过镜子不动声色地打量鹿迟星,他的记忆也许出了什么差错,有时候总觉得那个青涩g净的少年是他的想象,少年的眉眼渐渐模糊,最终成了一场不可说的幻梦。
  鱼俭甚至考虑过去咨询心理医生,尚未成行就在这里重新遇见迟星。
  那作乱的记忆在第一眼就回忆起了迟星的相貌,好像遗忘从不存在。
  回忆一旦开始,就要连同经年的委屈一起反刍出来,鱼俭咬牙忍了许久——这许久不过是让电梯从十楼跳到十三楼——终于忍不住问:“你以前从来没有回来过吗?”
  从来没有想过去找他吗?
  鹿迟星摇头,“回来过,待了三个月就又出去了。”
  “是吗。”
  他们连旧情人都算不上,撑死不过是故人。
  “哈回来了也不联系我。”他笑得尴尬,换作老朋友就该说一句下次请他吃饭赔礼。可鹿迟星抬眼,快速地扫了鱼俭一眼,撞上他的目光后又不自在地收回去,十分刻意地忽略过去了他的话,当做没有听见。
  鱼俭没有旧情人也没有前男友,能够舌灿莲花的一张嘴终于黔驴技穷,无从判断鹿迟星是认为他不自量力太拿自己当根菜,还是只是找不到他的联系方式。于是就只能跟着沉默。
  
  鹿迟星垂头看脚尖,鱼俭就目不转睛地看着镜子里的鹿迟星,看他眉眼里岁月侵染的成熟与从容,看他紧紧抿着的一双薄唇,看他身上是不是还留着旧时的痕迹,看他心上有没有分毫情意。
  也看他自己的少不更事。
  “——叮。”
  沉闷的气氛终于被电梯开门声打断,老陈等得着急了正在电梯口守在,见他们一起出来,拉着鱼俭就要介绍:“鱼总,这就是我和你说的鹿大设计师。”
  “嗯知道。”
  老陈是个不分辈分的人精,目光在两个人身上转了一圈,笑着说:“那我可是多嘴了,原来两位是朋友。”
  “不是。”鹿迟星冷冷道。
  “是的。”鱼俭点头。
  说罢,两人互相看了一眼,又同时不说话了。
  “……”这事再人精都得翻车。
  
  老陈抹一把脸,重新挂上笑脸,就当没这回事,伸手道:“快请快请,其他人都到了,就等你们两位主角了。”
  鉴于今天翻车了,人精特意把他们隔开,全程不给互动的机会。鱼俭也没久别重逢叙衷情的心思,闷着头喝酒,谁敬都喝,爽快的像是等着人把他灌醉。
  鹿迟星端杯果汁,“不好意思要开车。”也没人说代驾这回事,果汁就果汁吧。
  鱼俭是指望不上了,老陈好话说尽,吹尽彩虹屁,发现鹿公子油盐不进,说什么都是微微一笑,看起来深不可测。只有无意间提到鱼大爷的时候,才分过去几个眼神。
  对不起了爸,老陈转脸就把鱼俭卖了个底朝天,啥都往外说,等鱼俭听见的时候已经说到他刚入职被女孩子堵在厕所告白的事。
  鱼俭:“……”
  这朋友不能要了。
  
  正说得热闹的时候,鹿迟星的电话突然响了,他看都不看关掉电话,站起来说:“抱歉,我让人给我送个东西。”
  一桌的男性同袍全部露出“我懂”的神情,偷偷朝老陈竖了个大拇指,会来事。
  除了鱼俭。
  鱼俭伸头从门缝看见,门外有位妙龄少女给鹿迟星递了一件东西,角度问题看不太清,不知道是不是xx。
  老陈走过来敬他酒:“鱼总,今天多亏你了,这杯你得喝,我g了。”
  鱼俭接过来一口闷了。
  
  等饭局散场的时候,鱼俭已经醉得不清,他摇摇晃晃地往外走,不小心撞到了鹿迟星身上。
  老陈要来扶他,鹿迟星已经接住了鱼俭,“正好顺路,我送鱼总回去吧。”
  呸,知道我住哪嘛就顺路。
  老陈这人一点义气都没有的,当即松手:“那就麻烦您了。”
  鱼俭被鹿迟星扶进了他的后坐,为了把他安稳地塞进去,鹿迟星大半个身子也在车里。
  其他人的车陆续开出去,深夜的停车场安静下来,鹿迟星冷静地从衣兜里掏出一张半x的纸巾,然后用他捂住了鱼俭的口鼻。
  鱼俭醉的一点力气都没有,挣扎这吸了两口就晕了过去。
  晕之前,他恍惚看见鹿迟星红着眼睛,恶狠狠地说:“谁他妈的要和你做朋友。”
  
  他们是曾经做过朋友的。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