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孕》by钱湖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催孕
作者
钱湖

內容簡介

作为潜伏在敌党军官身边的间谍,给出自己的身子,是云鹤枝的底线。
可是,渐渐的,头胎、二胎……
竟然还搭上了一辈子。
革命觉悟受到严峻考验……
不过最后能让意志坚定的某军官叛国,她觉得自己还是赚了!

1v1:29岁的军官&刚毕业的少女

高x1V1x文甜文

“关心”

“啪!”

“啪!”

“啪!”

……

清脆的响声接连爆出,几件价值不菲的瓷器应声而碎。

赤足站在沙发上的易明姗仍觉得不解气,扬手就要将手中举着的花瓶砸下来。

就在此时,客厅的大门被人推开,明姗看到来人,吓得立刻缩回了手里的物件。

在这个家里,她谁都不怕,唯独只有大哥,易明姗是绝对不敢招惹的。

虽然是亲兄妹,可她从未在大哥身上看到过一丝对待妹妹的温情,反而是长辈般的严厉。

幸好前几年大哥搬出去住了,不然她也不敢在家里这么胡闹。

“大,大哥,你怎么回来了?”

明姗心中惊慌,急忙从沙发上跳下来。

地上是一团糟……

男人没有搭理她,径直去了楼上,身后跟着的是两名下属。

听到二楼传来关门的动静,她暗暗松了一口气。

今天是什么x子?

怎么大哥会突然回来,偏偏还被他撞上……

明姗瘫坐在沙发上,突然觉得脚心处的一阵刺痛。

低头一看,锋利的瓷片被自己踩在脚下,整个脚底已然是血x模糊……

真是诸事不顺!

第二天上学的时候,易明姗犯了难。

突然意识到了昨天的鲁莽行为给自己带来的严重影响。

她先是在电话里和最好的朋友绝交了,后来又不小心扎伤了脚。

而现在,彻底变成了一个形单影只的可怜鬼……

唯一可以求助的,就是她那个平x里不近人情的大哥。

“大哥!”

明姗尝试着喊了一句。

易迁安正准备出门,见她有事,停下了脚步。

“怎么了?”

他看着明姗说道。

“你可以送我去上学吗?”

明姗说罢,指了指自己受伤的脚,小心翼翼的问他。

这两天,阿爸和姆妈没在上海,她只能y着头皮去央求大哥了。

易迁安点点头:“可以。”

他竟然破天荒的答应了!

明姗心中喜悦,眼角眉梢飞舞。

真是幸运,难得大哥这么好说话。

她一拐一拐的跳上了易迁安的车,动作敏捷,生怕他反悔似的。

明姗进了校门,易迁安并没有开车离去,而是将车停靠在街边的树荫下。

夏x炎炎,知了藏在树上,聒噪的叫着。

还是清晨,天就已经这么热了。

易迁安等了约一刻钟,终于看到了那抹熟悉的身影。

大概是猜到了在等她,云鹤枝走上前去。

她的眼圈有些泛红,昨天肯定哭过了。

易迁安眸光深敛,如同潭水一般黑沉沉的看着她。

云鹤枝被盯得有些不自在,纤长的羽睫轻覆,伴着她细微的呼吸声微微晃动。

两条辫子垂在x前,勾勒出优美的弧度,起起伏伏,掩在学生装下,仅仅露出纤细雪白的脖颈。

一阵凉风吹过,消去了大半的暑热……

阳光透过宽大翠绿的树叶间隙,倾泻而下,如同金光流雾。

细腰之下,裙摆迎风摇曳缱绻。

男人又走近了一步,温声说道:“明姗她其实…..”

……

其实不用易迁安告诉她,云鹤枝自己也清楚,明姗当时说的只是气话,饶是如此,她的心里也自责难过了许久。

秦歌当时难产,强撑着一口气才说出孩子的父亲是谁。

紧要关头,那人偏偏还是明姗的亲舅舅,以明姗的性子,怎么会接受这样的荒唐事。无奈之下,云鹤枝绕过明姗,去找了易迁安,这才联系到人。

如今事情败露,明姗大为恼火,在电话中说了重话,声称要同她绝交!

被rua

“对不起嘛!”

进了学校,云鹤枝立刻热络地搂住明姗的脖子,粉腮明眸,笑容俏丽,让她推拒不开。

“本来一开始就应该告诉你的,可我总在纠结这样的事情怎么说才合适。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您大人有大量,就别跟我计较了呗。”

云鹤枝的主动,让明姗很受用。

她昨晚半宿没睡,沉下心细想,因为那通电话,肠子都悔青了!

现在就等着云鹤枝给自己台阶下呢。

“暂且饶了你这一次,看在你诚心悔过的份上,昨天说的话可以暂且收回。”

明姗心中的灰霾,顿时一扫而光。

比起舅舅家的那些麻烦事,她更在意阿枝的态度。

那个女人是阿枝的表姐,现在已经进了周家的门,生下了孩子,再膈应也得先忍着了。

不过,令明姗真正疑惑的是,阿枝作为自己的闺蜜,竟然去找了大哥帮忙,大哥不仅答应了,还和阿枝一起瞒着她。

“云鹤枝,你是不是和我大哥关系很好?”

明姗眯着眼睛,打量着云鹤枝。

“没有啊!”

云鹤枝一脸无辜的看着她,搞不懂为什么要突然这样问。

“我可是看到你有单独和他说话,好几次呢,从实招来!”

“就是正常的聊天啊!”

“你?跟他有什么好聊的?”

明姗继续追问,她才不信,大哥向来不苟言笑,同自己的亲妹妹更是一句话也不会多说,他和阿枝又能有什么话题好聊?

“他关心你呀,有时见到我了就问几句。”

阿枝的话,让明姗心中的疑惑更重了,这怎么可能?

距离中学毕业的x子越来越近了,明姗的父母早已为她安排了留学事宜,两个小姑娘不舍情切,整x形影不离,索性直接住到了一起。

某x夜里,云鹤枝起床喝水,借着月色出了卧室,并没有开灯。

正巧碰见易迁安从外面回来,云鹤枝见他一步步走上楼梯,正欲向他问好。

还没开口,便被他伸出的大掌牢牢扣在头上,男人漫不经心的揉了揉,嘴里说着:“怎么还没睡?”

空气中,隐约萦绕着淡淡的酒气。

男人醉意朦胧,手下的力道不受控制的重了些,似乎是因为触感不错,易迁安情不自禁的rua了许久,才心满意足的离开。

只留下云鹤枝僵愣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一阵儿凉麻的感觉顺着她的天灵盖直冲入脚底。

“他是不是认错人了?”

云鹤枝心里这样想着,毕竟她现在穿着的是明姗的睡裙,被误认成明姗也是极有可能的事情。

但是回到床上,云鹤枝辗转反侧,仍是觉得怪怪的,于是轻轻将明姗晃醒,趴在她的耳边悄声的说:“姗姗,你哥哥会摸你的头吗?”

易明姗睡得迷糊,喃喃道:“怎么可能啊?他才不会……”

她正说着,忽然语气一顿,看到侧躺在自己身旁的云鹤枝,那x前的雪白因为这样的姿势暴露出来许多,便立刻没了困意,色迷迷的盯着她说道:“阿枝,你好香啊!”

更是不由自主地埋头在云鹤枝的x前肆意的蹭了起来,赞叹道:“好软,好大啊!我要死了!”

不仅如此,一双玉手更是不老实,隔着衣服这里捏捏,那里碰碰,精神极了!

“易明姗!”

云鹤枝粉面含羞,将她推开,提醒似的又戳了戳明姗的x,说道:“你又不是没有?”

“可我就是喜欢摸你的,谁让你又香又软,这么让人馋呢?”“说罢,她又笑嘻嘻的凑了上来,”我都要走了,你就做个女菩萨,积积德,行行善嘛!“

也不等云鹤枝说什么,明姗猛地扑了上去,朝着她的脸蛋“吧唧“”亲了一口,一脸满足道:“阿枝,你真好!”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