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裙杀》百度云txt全文阅读by蜜意

【我要他们心甘情愿缴械投降。

为我颠倒神魂,与我难舍难分,做我裙下亡臣。】

[一女多男,高x;

不走心只走肾,所有的甜蜜全是x路,女主经典语录“做可以,爱没必要”;

女主角典型渣女,为了得到男人无所不用其极,手段残忍,绝不负责,没三观可言;

喜欢的话可以当个撩汉手册看,但不要太较真哦。]

【走心版文案】

比一个女人长得美更可怕的,是她清楚知道自己到底有多美。

孔翎有千百句甜言蜜语,千百幅面孔,千百个身份,为这世上千千万万帅气的男人随时准备着。

不管是哥哥还是弟弟,狼狗还是x狗,只要入了她的眼,她有信心变成他们最爱的样子,成功接近他们、取悦他们、睡服他们。

然后,抛弃他们。

像蛰伏的优秀杀手,轻易不出手,一旦出手,一击必得。

她是森林中肆意飞舞的蝶,只肯短暂栖息,从不为谁降落。

后来,有人红着眼问孔翎:你也有真心对过什么人吗。

她嫣红手指缓缓划过男人好看的脸,只停留了一瞬,忽然笑出来,纤长浓密的睫毛垂投下一片阴影,xx一根烟低头点上。

洁白的烟嘴上沾染一圈她的口红,像印下了幅霸道张扬的画,猩红纹理中叫嚣的都是她孔翎的名。

“当然。”

她说。

【随便写写版文案】

近x,本市爆发了一起大型偷心刑事案件,记者在追心警察局采访了几位当事人,取得了第一手视频资料(以xx容部分已做马赛克处理)。

男a:现在就是后悔……非常后悔。想问问她怎么才能把心还给我……其实不还也行,难道我连跟她保持长久稳定的x友关系都不行吗?

男b:长期x友?你想得美。电话不接,微信拉黑,她撩我的时候可又乖又顺从,床下“哥哥”床上“爸爸”的,嘴甜得跟不要钱一样,我从没想过她是这种提裤子无情的女人。

男c:哥哥?爸爸?呵,这算什么,她让我在床上叫她姐叫她妈,事后还跟我装清纯学生呢。

男d:清纯学生?为什么我没玩儿过这一款?我认识她的时候,她可是蹦迪queen,在舞池里x脯贴着我就扭起来了,要不是那舞姿太风x……我也不至于堕落到这儿来。

男e:我讨厌上面所有的男人。还有,我恨她——更恨我自己,至今忘不掉她。

偷(蒋嘉俞高x)

孔翎站在两米大床边,刚把一条鱼尾短裙的拉链拉开,手机就响了起来。

她抬眼,看了看歪在床头的蒋嘉俞,男人会意转头,去拿她的手机。

他本来想把手机扔给她,看清了上面显示“詹南”两个字以后,忽然改了主意,亲自下床拿着手机绕了一圈儿,递到她手里。

孔翎挑眉看着他奇怪的反应,下意识低问了句“谁啊”,接起来电话的一刹那,就听清了那头独属于詹南倒豆子似的大吼大叫——

“宝贝儿!我真是要被我爸妈气死了!”

身后蓦地贴上一副火热精壮的x膛,孔翎还没来得及回答詹南的话,那双指节修长的大手就顺着她低领的烟粉色吊带滑了进去。

一路点火,她微微仰起头,方便他的动作,蒋嘉俞低下头,没有着急去解她的内衣,手指像条灵活的鱼,指尖缠绵吻上她右x口的一点嫣红。

他高出她一头,从孔翎仰头的这个角度,能看到她x口起伏的弧度,和掌心下那一点若隐若现的娇俏樱桃。

颜色娇媚,实在是惹人怜爱。

孔翎换了左手拿手机,嘴上腾出时间来笑着问詹南,“怎么了亲爱的,为什么这么生气?”

电话那头詹南声音大到蒋嘉俞能清楚听见,“我说了要跟我朋友一起投一个店,VR游戏!你听过吧宝贝儿?多先进的技术?开在x市最繁华的商业街上,一天就要赚个几万的好吗?!”

蒋嘉俞伏在她天鹅一样的白皙侧颈旁,印下一串暧昧的吻,吻得她雪色的肌肤发红。听完詹南的话,男人忽然低笑了一声,呼出的温热气息x痒她薄薄皮肤下跳动的血管。

察觉到她想要开口回话,他动作从揉捏改成了挑拨,成功将那颗嫣红的茱萸撩得坚y挺立了起来,孔翎下意识“嗯”了一声,反应过来后嗔了蒋嘉俞一眼,继续把话说下去。

“我当然知道。我记得上个月M步行街开了一家这个店,还有朋友带我去玩过,顾客蛮多的啊,玩一个项目就要好几百,确实很挣钱哦。”

一边说着,一边将身下那条短裙褪了下来,蒋嘉俞略略退后一点,一眼便看见她穿了一条白色的蕾丝系带丁字裤。

男人眼神一黯,无法想象她裤子底下就穿了这么一条聊胜于无的T裤,一路就敢过来他家。

怕是走在路上风一吹就x透了。

孔翎当然知道他帮着她脱了那条裙子,男人腿猛地向前一弯,她膝盖一软,被他压着就倒在了松软的大床上。

她握着手机转头,覆在她背后的男人居高临下,勾唇笑得邪魅,无声用口型骂了两个字——

“x货。”

她笑起来,飞给他一个如丝媚眼,状似天真地抬起小腿晃了晃,轻轻踢在男人蓄力的臀肌上。

嘴上没有停顿,继续问电话那头,“怎么,这么好的项目,你爸爸妈妈不同意你投资么?”

詹南终于遇到了知音,抱怨的调子越发委屈了起来,“就是啊!我都说得那么清楚了,他们就是不肯!明明就几百万的事儿,g嘛不肯给我嘛……他们要是实在不同意,x急了我就卖辆车!”

孔翎刚想笑着劝他,股沟的那条T裤被骑在她身上的男人掀开,蒋嘉俞眯起眼,看着她菏泽一片的xx,眼睛发红地拍了把那雪白的臀瓣。

然后,招呼也没打一个,没有过多的前戏,滚烫的xx就着顺滑的x口磨蹭了几下,男人霸道地进入了她。

蒋嘉俞跟她同时呻吟了一声,男人xxc长且坚y,xx那片温暖紧致的销魂地里,两人都得到了极致的满足。

电话那头詹南听出她有些异样,连着“喂”了几声,担忧问她,“宝贝儿,你怎么啦?还在听吗?”

蒋嘉俞俯xx,紧贴着她缓缓抽送,恶趣味地笑着在她另一只耳边用气声说着,“告诉他……他的宝贝儿在跟我xx,没空理他。”

孔翎咬着唇,蒋嘉俞在床上向来磨人,花样多得很,现在铁了心折磨她,她也只能忍着浪叫的冲动,气息随着他的xx变得紊乱,“嗯……在听,我当然在听啦亲爱的……嗯……!”

听见“亲爱的”三个字,蒋嘉俞醋意大发地一记猛顶,恶劣地在她耳垂上辗转吮吻,孔翎肩膀一颤,浑身每个毛孔都舒爽到了极点。身下两人交合处律动的速度加快,男人硕大的精囊啪啪地拍着孔翎的x口,加倍了这场欢爱的快感。

她这两天在排卵期,敏感得不行,被他这么一加速,几乎给直接送到xx。

孔翎空出来的右手紧紧抓着床单,xx也随之收缩了一瞬,蒋嘉俞被她夹得几乎s出来,略略停了一下以后,气得咬牙再次加快了动作。

她现在满脑子都是赶快结束这个该死的电话,声音被他顶得又娇又柔,知心地顺着詹南安慰,“我当然是了解你的,你看中的东西什么时候有差错过呀?你好好跟叔叔阿姨说一说,别卖车嘛。”

孔翎感受着蒋嘉俞有力的撞击,忽然转过头去,直勾勾地盯着蒋嘉俞弯起唇角,语气魅惑地对詹南说,“你的那些车,哪一辆我们没一起震过,你舍得卖嘛,宝贝儿?”

她如愿以偿地看着蒋嘉俞双眸睁大一瞬,下一刻,男人抿唇,发了狠地在她身侧撑着手臂,xx一次次拔到只剩一个xx,再狠狠尽根没入。

孔翎看着他那要吃了她似的狠劲儿,声音被他x得愈发破碎,断断续续地对詹南最后嘱咐,“总之要冷静哦,你一定能行的,我相信你。”

说完,她感到自己马上要被蒋嘉俞送到xx了,绷直了腿,朝着电话柔柔道,“我还要去忙,晚上有空一起吃饭,爱你哦。”

没等那头回复,孔翎g净利落地挂了电话,关了静音,一把把手机扔到了大床的另一侧。

她还没来得及回头,男人大手又窜到了她内衣里,一手解开了她的x罩,大拇指和中指推着她的两个小白兔往中间聚拢,可惜孔翎傲人的D罩杯根本不能被他一手掌控,蒋嘉俞双眼发红,狠狠x着她骂了句,“真他妈大。”

孔翎终于能放肆叫床了,嗯嗯啊啊地哼了出声,媚得能掐出水来,xx全神贯注地跟他做博弈,一波一波地随着他的律动有意识地收缩起来。

她才不要一个人到xx,那样蒋嘉俞不知道还要g她多久才肯罢休。

男人感受到她的意图,摁着她的腰猛发力,倒吸一口气,“别夹这么紧……!狐狸精,被我g着说爱他?嗯?”

孔翎咬着蜷曲的食指,口齿不清地不甘示弱,“吃醋了?这有什么的,下次跟他做的时候,你给我打电话,我也告诉你我爱你。”

蒋嘉俞被她刺激得几乎要缴械投降,想了想詹南知道他们俩的事儿会有什么表情,一时越来越兴奋,深埋在她体内的xx都涨了一圈儿,“你舍得告诉他我x过你了?不是要跟我偷情么?”

孔翎几乎克制不住,在xx的边缘捡着勾引的话讲给他听,“嗯……舍得啊!偷情有什么意思,我早点告诉他,他的好朋友蒋嘉俞已经上了我,我们就能早点一起3p……唔!”

男人额前的碎发被汗水沾x,眼神疯狂,每撞一下都深入她最里面,顶着xx感受那张小嘴儿软软地吞吐着他,声音低哑得无比性感,“3p?好啊,我先s在你里面,再让他来x你?嗯?”

孔翎双肩收缩了一下,美丽纤弱的蝴蝶骨映在他眼底,她语气软糯,说的话却毫不留情,“那怎么能行呢,总也要分先来后到吧?我是先和詹南上了床才遇到你的,3p的话,肯定也要他先s我啊……”

男人这回彻彻底底发了狠,解开她的腰侧的丁字裤系带,像骑马抓着缰绳一样狠狠握在手里,xx被他扯得变形,薄薄一层布料划过她x口外的花核,激得孔翎花心又分泌了一股滚烫的蜜液。

蒋嘉俞没戴x,被她这么一浇,已经感觉到马眼滑出了几滴xx来,不舍得她身下紧致销魂的xx快感,到底咬住了牙没彻底松开精关。

孔翎却已经到了极限,在他持续不断的大力xg里花x收缩,xx的脑子一片空白,男人却丝毫没有偃旗息鼓的意思,她敏感得要哭,口不择言地刺激他,“他s完我以后,嗯……你再xx去,就着他的xxx我,猜猜会不会更顺滑更舒服……?啊!”

蒋嘉俞又一次尽根没入,撞得又准又狠,男人双目猩红,确实受不了她这么撩拨形容,顺着她的话联想到那一幕,想到他和他的好朋友詹南一起x着身下这个妖精,听她比现在浪叫得更欢,顿时s意勃发,再难闭合住精关。

他倾身抬起孔翎一条手臂,摁着她狠狠又g了几十下,蒋嘉俞低吼一声,终于尽数s在了她身体里。

那根c大的男根埋在她体内,s精后还不甘罢休地上扬了几下,磨着她xx过后的敏感花x,孔翎被他放开手臂,紧紧抓着面前深紫色的床单,浑身随着他xx的最后几下律动而颤栗。

蒋嘉俞俯身,吻上她光洁的后背,孔翎嘤咛一声,感受到他的xx缓缓软了下来,从她体内退出的时候,xx卡在x口,激得两个人又是闷哼一声。

他不得已扶住她的臀,微微用力将xx彻底xx,孔翎感受到体内那股浓浊热流顺着她的臀缝流下,浇在了他的床上。

她四肢无力,酥软地看了他一眼,跟他撒娇,“帮我擦。”

蒋嘉俞在床头抽了两张纸和卫生x巾,挺着半软的男根在她唇上狠狠索了一个吻,孔翎气喘吁吁,酸软着手腕去推他,男人这才恋恋不舍地与她分开,跪在她身后给她细心地擦g净xx。

“要不要吃药?”

她一条手臂撑着转过头,眼尾上挑的弧度撩人,看着他笑起来,“怎么?怕我怀上蒋家的小少爷啊?”

蒋嘉俞惩罚地拍了把她的xx,雪臀波浪似的摇晃了一瞬,孔翎笑得欢快,伸手拿了根烟叼在唇边,漫不经心地伸手抹了把他漂亮脸蛋上的汗,“放心吧,常年口服短效避孕药,是渣女的必备修养。”

蒋嘉俞不置可否,将纸扔进垃圾桶,重新靠回床头,孔翎顺从地叼着烟趴在他x口,抓过打火机点燃,就在他x膛上抽了一口。

吐出的烟雾里,她的脸隔着一层淡淡浊白只剩一个轮廓,却也看得出美得惊心动魄。

蒋嘉俞沉默一瞬,忽然问她,“你是真看好詹南的那个投资?”

孔翎挑眉,看了他一眼,难得笑出了几分凉薄来,“怎么可能。小少爷向来深入不到基层,看问题知一不知二,M步行街那个店,一天收入十万左右,可惜刚好能抵销x市最繁华商业街的那一天地租。詹家是做生意,又不是做慈善,他爸妈不给钱没毛病。”

他看着她那张明艳动人的脸,xx过后气色愈发红润,白里透出光来。想到这女人刚才在他身下被他滋润过才有这么好的气色,蒋嘉俞的xx又控制不住地跳动坚y了起来。

孔翎诧异地看了一眼他恢复雄风的xx,“我说什么刺激到你了?”

他伸手摸着她丝绸吊带下光裸的x,触手分不清这软到底是绸缎的,还是她自身的,舒服得让他眯起眼。

一句话半真半假,他试探地笑着感慨,“那你可真薄情啊,嘴上净挑好话说给他听,都是骗他的。”

孔翎看着他笑而不语,吊带从她一侧肩膀缓缓滑落,那模样愈发性感勾人,他发了狠,一把将她手里的烟摁灭扔下床,凑近了几分,捏着她的下巴问,“我和他,谁x得你更爽?”

孔翎半点犹豫都没有,一双眼睛含情脉脉,“当然是你。”

蒋嘉俞看着她完美无瑕的笑容,心里涌出一点慌乱来,x问道,“也跟我说好听的?一样骗我?”

她红唇轻启,偏偏不肯正面回答他的话,只是妖娆笑问,“你说呢?”

他眼神一黯,捏着她的下巴将她翻过身,一把跨坐在她身上,再次顶开了她的腿。

——阅读全文加微:kedayake,回复“小说名”拿资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