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瘾欢》百度云txt全文阅读byJourney

內容簡介

两个成熟的社会人,一场你情我愿的调教游戏。
说好了的游戏拍档,各取所需:她要的压力释放,他要的征服满足——是谁偏偏先动了心呢?
陈漾:一个看起来是严主的暖S;梁韵:一个看起来像女王的小M
角色扮演的剧情里,谁先走心,谁才是真正的奴。
大圈的故事,不是小圈,男女主人公都和别人有过脖子以下的接触,介意的姐妹慎入。
不血腥不暗黑,剧情拌x,xE,目前没有收费打算
可能有的情节包括但不局限于:言语羞辱、捆绑、SP、户外、深喉、虐菊、圣水(应该最重口的就是这个了吧,穿刺、窒息、毒龙什么的作者自己不太接受得了,不过我一向说话不算话,万一后面放飞了您就当我没说。)

作者菌:有请二位给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们介绍一下你们对xDSM的个人见解。
梁韵:打,绑起来、吊起来打。
陈漾(单手掩面):宝贝,你说的那是孔乙己。
1V1SMxG都會

一初见
梁韵遇见陈漾的那天晚上,月亮隐在薄薄的云层里,似是而非地投下一片光影。
她刚刚经历了一场失恋,被朋友y拉去一起参加校友会搞的什么联谊活动,生理和心理上都没有准备好的感觉。
梁韵在一张靠窗子的空桌旁坐了下来,看着朋友像蝴蝶一样,在各个桌子间穿梭往来地忙于应酬和交际。
约莫十几分钟后,陈漾和两男两女有说有笑,旁若无人地走了进来。
他显得有些与众不同,挺拔伟岸的身子,彬彬有礼的举止,但梁韵却隐隐地感到他周身的一股气压。
陈漾似乎没有注意到梁韵,目不斜视地经过她的桌前,却暗中顿了一下脚步。
梁韵莫名的感到一股被侵犯的不安,似乎有股x人的力量正暗暗向她袭来。
犀利的目光在她身上轻轻划过,像是锋芒毕露的刀子,正一件一件剥落她的衣服。
梁韵的脸像被火灼了一下,发烫,心跳的声音在x腔里回响。
尽管她连陈漾的五官都没有看清楚,却不由自主地低下头,不敢去看他的眼睛。
陈漾坐在了邻桌,大大方方地和旁边的人聊了起来。
他似乎带着那种与生俱来的领导性,无论在哪里都是人群中的焦点,即便不说话的时候。
跟他的众星捧月相比,梁韵像是无人问津的小菜,晾在那里自然冷却。
“能为你买杯酒吗?”对面坐过来一个男生,笑容略带了一点腼腆,礼貌的询问。
梁韵还没有来得及回答,却莫名其妙地感觉周身被笼进审视的目光中。
抬头看到陈漾,站在不远处,背着光源,披着满身的光晕,像是一尊神,肆无忌惮地看着梁韵,脸上还露出一种居高临下却又不容置疑的微笑。
梁韵只是被他这么看着,竟然浑身燥热,甚至有些惶恐。
“对不起,我……去……出去……有事。”她突然觉得呼吸不畅,站起身,快步走到了走廊的过道。
这里的空气温度低一些,刚好缓解了她两颊上的灼烧。
一定是因为里面暖风开得太高的缘故。
梁韵想。
“他不适合你。”陈漾的声音突然响起,受惊的梁韵猛地转身,几乎撞进了他怀里。
男人微挑着嘴角,似笑非笑,旁若无人地捉住她的一只手,把一张名片放进了梁韵的手心。
梁韵着了魔似的傻傻地愣在那儿,一时间竟忘记了自尊,忘记抗争,看他未置一词,转过身去风度翩翩地消失在人群之中。
过了好久,掌心的名片似乎还保留着他的体温
“那你适合?”梁韵看他走远,才嘟囔了一句,“你认识我么?”
人的孤独并不是因为身边没有同类的环绕,而是个体的诉求被世俗的观念围攻,看似热闹非凡,却无法与共情者沟通。
感官和心理都会产生一种漂浮感,没有附着点的虚空。
直到有另一个个体,跟你同质的,隔着距离也好,突然穿过那种包围,将力量劈过来,像电光一样,在木讷的神经上咬上一口。
刺痛,却带了苏醒的惊喜。
在回家的路上,朋友酸了一路。
一会儿义正词严地警告梁韵,说陈漾是名声在外的玩咖,跟很多女人暧昧,却不肯跟任何一个建立长久关系,并嘱咐她要多加防备;一会儿又扭扭捏捏地向她要他的号码,旁敲侧击地问她是不是早就认识陈漾,不然怎么第一次见面便跟他很熟的样子。
哪有很熟?
梁韵开着车,默不作声。
可是他看着自己的时候,好像似曾相识的举止,又是怎么回事?

二再见
为了表示自己并不在意,梁韵刻意把陈漾的名片放在仪表盘上。
把朋友送到家,跟她挥手告别。
再次回到驾驶座坐好的时候,却发现那张名片不翼而飞了。
梁韵突然觉得好笑。
口心不一的人啊,大家明明都是。
想的是一回事,而做的却是另一回事。
朋友如此,而她自己又何尝不是呢?
躺在床上,月色映在天花板,勾勒着抽象的斑迹。
梁韵久久不能入睡,愣愣地盯着重叠的月影,看它扩展变换,形状万千。
似乎是幻觉,陈漾的身影突然出现,伴随着她身体深处的一阵颤栗。
红潮泛上脸庞,头脑像发烧过后的阵痛,一圈一圈地膨胀。
梁韵把手伸到了xx,用指尖在两腿之间爱抚自己,咬着唇按揉已经兴奋挺立的小xx。
再多的刺激似乎都不够,永远都离着最高的顶点差那么一点点。
她从喉间挤出了压抑难忍的一声呻吟,狠了狠心,将刚刚修剪好的指甲前端按在自己的红豆上,狠狠地掐了下去。
烟火的炫光终于在奔涌出的泪水中炸开。
那一瞬,梁韵仿佛朦胧地看见了陈漾勾着唇角的样子。
“哈啊……”黏滑的热液顺着指缝流淌下来。
梁韵弓着身子把自己藏在薄被下,大口大口地喘息着。
居然会想象着他的样子xx了。
梁韵的身体还在微微发烫,发间蒙上了一层汗意。
她想起来前男友跟她提出分手时的样子。
“对不起,我虽然不是性瘾者,但也不是柏拉图。女朋友一直都是性冷淡的话,我也很难办的!”
她不是性冷淡,她只是需要不一样的xx条件而已。
但是梁韵说不出口,就像其他很多事一样。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
对于不能理解的人,言语的解释更显得苍白。
窗外的天空已经开始显出x出之前的青色,梁韵按了按额角,轻轻叹了口气,看了看床头的闹钟。
四点半。
只好又一次接受了一夜无眠的事实。
梁韵伸手去拿闹钟旁边的药瓶,晃了晃,里面传出孤单单的撞击声。
只剩下不到三天的药量了,明明到下次取药还有两个多星期的时间。
几天之后的一个清晨,又经过了一个失眠的夜晚。
早早打车来到公司的梁韵一直心神不定。
已经好几天没有自己开车了,最近的精神状态让她担心是否还能安全驾驶。
作为美英口语部的培训主管,梁韵刚刚跟VP一起拿下了一个新兴生物技术公司的高管速成班。
这个公司最近得到政府的资金支持,和美国一个对口公司有几个大的合作项目。
对方老板比较苛刻,对梁韵他们公司目前提供的培训课程设计横挑鼻子竖挑眼。
面试了好几个讲师,都不满意。
梁韵忙得焦头烂额,VP还在一直催命。
刚刚又被退掉了一个推荐的讲师,惹得梁韵在心里大骂:
这什么人?没见过这么难伺候的客户!
头疼似乎又加重了,她在办公桌上趴了一会,又想了想,g脆请了病假,揣着已经空了的药瓶,匆匆离开公司。
她也没想到,竟然会在医院的楼梯间遇见陈漾。
医生不肯给她续处方药,这是意料之中的。
相较于最初时,自己的用量已经翻了两倍,难怪人家用一副不可言说的眼神打量她,还建议她考虑一下别的替代性治疗手段。
看到人挤人的电梯间,本来就濒临边缘的焦虑差一点溃堤,梁韵几乎是逃着奔向了另一侧的楼梯走廊。
楼梯是老式的,平面比较窄。
她刚迈出去便一脚踩空,本能地发出一声尖叫,脑中却是离奇的一片空白。
跌下去会怎样?
会痛吗?
骨头摔断的痛,和每天折磨她的头痛,哪个更好些?
她很奇怪,自己一点都不怕,甚至,竟然,有一丝期待。
梁韵没有摔倒。
一只手揽住她的腰,把她转了个圈拉了回来。
身体跌进一个人怀里,鼻子被撞酸,眼泪落了下来。
不是情绪上的,只是生理性的。
“小心。”拉住她的人说。
梁韵抬眼,模糊的视线中看到了勾着唇角的陈漾。

——阅读全文加微:kedayake,回复“小说名”拿资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