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生陈太离婚记》by剪我玫瑰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陈生陈太离婚记(x)
作者
剪我玫瑰
內容簡介

有一天,尤蜜问陈亦杭是不是给自己下药了。
那种他碰会x,不碰也会x的药。
陈亦杭用嘲弄的眼神看着她,是啊。一周不和他做就会死。
陈亦杭有时真想问问尤蜜,这场婚姻里她还有什么没否定的?

尤蜜X陈亦杭
遵纪守法貌美小女警X聪明霸道复仇霸总

小女警的白月光回来,被霸总秒杀的故事。

1V1x現代羅曼史女性向

01 回家

**

下班时间,正是南市的交通高峰期,堵得一塌糊涂。

眼前的红灯正在跳秒,陈亦杭握着方向盘往车窗外看,隔着来往的车辆,看见路边的尤蜜。

他的太太。

尤蜜此时站在滨海路的警所前,红唇紧抿,眉眼低垂,看起来若有所思。

一身的女警制服修身。

她长期运动,身材高挑,腰间卡着一环皮质的腰带勾勒纤细的腰身,脑后一如既往扎着利落的马尾,一派英气动人。

没有左顾右盼,不见等老公接下班的雀跃。

当陈亦杭驶近,打开车门站在她面前时,尤蜜的表情还明显吓了一跳。

他比她高,两人一左一右地站着。

陈亦杭绅士地去给尤蜜开车门,“走吧,回家。”

尤蜜刚才的思索酝酿此刻有了成效,咬着唇张开,“我晚点要开会,可能得到凌晨。今晚还住警官宿舍。”

可惜陈亦杭向来霸道,只接受了前一句,后一句置若罔闻,“嗯。我晚点来接你。”

尤蜜婉拒,“大晚上的就别跑了。”

车水马龙喇叭哔哔的马路上,两人之间的气氛一阵沉闷。

“你不想回家住?”

避开他审视的眼神,尤蜜摇头,“是真的工作忙。临近过年,事情有点多。”

言外之意就是接下来几天可能都住警官宿舍。

陈亦杭嗯了一声,没说话,一双狭长的凤眼颇有耐性地看她,似乎在等她更深刻管用的论据。

对陈亦杭来说,怎么表达呢,看尤蜜就是一种享受。

尤蜜还在回想着早上晨会老大还说了近期什么行动来着,啊她这猪脑子。

眼睛落在身旁的陈亦杭上,尤蜜思绪自然而然落在他身上。

这种好命贵公子怎么就能娶了自己呢?好脸好身材的。

英挺不凡的俊脸,一双深邃的眼睛,此刻没有因为她蹩脚的理由而嘲弄地看着她。

身姿颀长,恰到好处的高级手工定制西装加身,就是一层男模滤镜再加上一层帅哥滤镜,再撒上满满的金钱buff啊~

陈亦杭在等她的下句,很有耐心,倒让尤蜜觉得有点自己过火了。

有点像偶尔所里来了撒泼打滚的阿姨,初时觉得自己特有理特委屈,一遇上面容沉静的警察叔叔面无表情地看着时,立时就安安静静老实反省了。

看着尤蜜从一脸为难地拧眉回想,再到现在耷拉眉眼反思的小模样,陈亦杭突然没由来的有点烦躁,觉得没意思透了。

他走时还嘱托了尤蜜几句,天冷注意保暖,最近少出点外勤。

保时捷流畅经典的车尾亮起后车灯,滑进南市傍晚还未全暗下来天色里。

尤蜜悻悻地往警所里走。

尤蜜是一名女警,从小就立志做一名警察,这个理想来自于她的警察父亲。

尤蜜从南市的警察学院毕业后,被分配到了滨海路的警所。

她可没骗陈亦杭,是真的有开到凌晨的会议。

会上,老大说了一件事,说人手不足,又有几件裹足不前的大案要案重案,要借调几名专业的人员来局里帮忙。

等到散会,走出会议室,尤蜜看墙上的挂钟,时针分针重叠,刚好十二点。

警官宿舍就在警所的后面,躲在茂密大树后的两栋楼,路灯和树叶的层层光影下,静谧得只有尤蜜走路的声音。

尤蜜现在住的宿舍是三人间,一个姑娘去上海进修,一个姑娘休产假,一室一厅的房子里此刻只有她一个人。

厅里搁着的跑步机是去进修姑娘的,落了灰;休产假的姑娘,晾着的毛巾许久未用,已经y邦邦的,一整块挂在风中摇曳。

现在十二点了,不然尤蜜还能去隔壁宿舍找同事串门打牌聊天。

……

陈亦杭和尤蜜婚后所住的高层住宅里,现在也是同样安静。

不过,陈亦杭可不习惯这样的安静,他想要尤蜜回家来。

他喜欢尤蜜,不喜欢她娶她g嘛?

所以,没办法忍受婚后他还要面对这样安静,没有她的安静。

厕所里镀金的水龙头吐出热水,水声哗啦,雾气氤氲间,半眯着眼泡在按摩浴缸里享受的男人睁开了眼。

眼神落在天花板上的烟雾报警装置。

与此同时,尤蜜旋开老旧的水龙头,年岁渐长的水管不紧不慢的隆隆几声,才吐出热水来。

淌掉一些冰冷的水,尤蜜用盆子接,就听见外间正在充电的手机响。

未知的号码。

一听是家里物管的声音:“是7楼的陈太吗?你在家吗?你们家报警器一直在响。陈生又没接电话,我们打算派保安上去查看是否是异响了。”

尤蜜面对这种事件,自身的职业素养让她很是冷静,交代对面一些事后,她顿了顿:“麻烦你们了,我现在回家。”

夜里,路上刮过几片叶子,尤蜜裹紧风衣,脑后的的长发被夜风刮起,又在空气中落回身后。

她和陈亦杭的住宅是婚后他买的,只写了她的名字。

为了方便她上下班,靠近警所,走路不到十五分钟。

许是小门小户的尤蜜拿警局一个月四五千的死工资拿惯了,在看过一梯一户的住宅价格后,很难淡定下来。

这种心情平复了很久,cyzl尤蜜才能接受自己是个小富婆的身份。

不说笑,这对尤蜜来说可勉强了。

尤蜜刷卡打开住宅一楼的大门,保安室里值班的保安见她回来,松了一口气。

有人和尤蜜一起刷卡坐电梯到了七楼,她径直走到玄关的墙角,输入密码停止了报警器的异常通讯。

客厅亮着灯,照亮毛绒绒的地毯以及奢华的家具,窗外南市的夜景一如既往的璀璨迷人。

这时,两个人看见陈亦杭正从厨房走出来,手里拿着一个水杯。

他看见尤蜜和她身后的保安眼睛里没有一丝诧异,仿佛早知道她会回来,“回来了?”

先上楼的保安这时从浴室里出来,手里搬着一张折叠梯,嘴里嘟囔着烟雾装置排查后没有问题。

以为家里真的出事了,尤蜜冒着寒风回到家,看见始作俑者这么云淡风轻,情绪不免有些起伏,“烟雾报警器响了。”

“噢。”陈亦杭喝了一口水,喉结微动,半敞的浴袍间是健壮匀称的x肌,语气很淡,“可能我抽烟熏到了。”

这么淡定,这么厚颜无耻。

果然是陈亦杭的风格。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