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沉疴by姐弟恋给我锁死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内容简介
婚后十年,宁馨签下了人生中最后一份判决书,她和陆洲的离婚协议。
宣判陆洲从此自由,山高天海阔,宣判十年痴男怨女,一别两宽,各生欢喜,来生莫再纠缠不休。

凤凰男×作精女。

1V1xxG現代重生

chapter1 <【重生】沉疴(姐弟恋给我锁死)|PO18臉紅心跳 chapter1 结婚是恋爱的坟墓。 十六岁的宁馨在课堂上偷偷读张爱玲的《谈女人》,看到此句深以为然,否则无法解释,父亲一南方渔村穷小子出身,七八十年代正值改革开放,身无分文,凭借一身孤胆北上闯海,为何能在机缘巧合之下结识沪申高雅美丽的纪小姐,上演一段跨越阶级的倾城之恋,从此飞x腾达,衣锦还乡,走上人生巅峰。 只不过,心头的白月光和朱砂痣,总归只能在岁月的流逝中变成白米饭和蚊子血。后来父母感情的破裂,也正是印证了这一点。 直到后来,她遇到了陆洲。 据说宁先生年轻时也是一名美男子,才能吸引到眼高于顶的纪小姐。宁馨对此定论无法判断真假,因为宁先生年轻时的照片,悉数被脾气火爆的纪小姐剪烂烧掉,挫骨扬灰了,他年轻时的英姿勃发自然难以呈现在作为女儿的宁馨面前。 x后宁先生沉浮名利场多年,被繁重的工作和酒色财气掏空了底子,无论是身体还是容貌都每况愈下,宁馨自然无从从他的相貌中窥探出昔x的风采。 此乃一件憾事。 因为宁馨是个颜控,对美丽的事物无法抗拒,如果宁先生年轻时长得好看,那么她还算可以谅解他持靓行凶。 虽然宁先生渣,彻头彻尾的凤凰男,但是对宁馨这个独生女还算不错,宁馨是个感情淡漠的人,对于父母的恩怨纠葛,也只能摊一摊手,爱莫能助。 如果能知道,如果早知道,凤凰男年轻时都有一张不错的脸,那么宁馨一定会在第一眼看到陆洲的时候心生警惕。 可惜机敏聪明,懂得及时止损的纪小姐并不理解这一点,全把渣男的照片挫骨扬灰了,却不知道这种具有先验性的照片应该要钉在床头,xx夜夜对唯一的女儿作出警示: 长这样的,如果一穷二白,赶紧踢走才是正理。 以至于后来,结婚多年后,宁馨独守家中,百无聊赖之时,都会打电话和纪小姐抱怨这件事。 “看吧看吧,你女婿步了你前夫的后尘,你这当妈的怎么搞的?” 纪小姐听了咯咯地笑,“当女儿的还不懂摸着老妈的经验过河,你笨死算了。” 纪小姐并不是在奚落她,事实上,她真心以为自己的女儿过得很幸福,这些轻轻的抱怨也只是三十几岁的小姑娘跟母亲撒的娇,开的玩笑。 陆洲是个伪装的好手。性格机敏沉着,内敛低调,能在不留痕迹的观察中把控别人的心思,他知道该如何伪装成一个好女婿。 出身不好没关系,努力向上,品性端方,沉稳持重,顾家爱妻,无不良嗜好,无风流绯闻,在外人面前给足妻子面子,满足妻子的物质需求……这些表现都很优秀,难怪纪小姐会认为,她的女儿很幸福。 谁会认为宁馨不幸福呢? 外祖祖父祖母皆是沪申的old   money,母亲方面血统优良,父系血缘虽然三代赤贫,但赶上了技术更新迭代最为迅猛的八九十年代,通过联姻获得了资本积累,从此一飞冲天,成为当今炙手可热的后起之秀。丈夫虽然家世与父亲情况相仿,却品行能力无一欠缺,对待妻子更是情深义重,宁父去世后,集团面临严重危机,还是他力挽狂澜,才保住了现有局面。 可以说,她是含着金汤匙长大的姑娘。 纪小姐听她细微的抱怨,笑着安慰了她几声,不要耍小脾气,x子好好过,陆洲是个好孩子。紧接着,一阵清脆的噼里啪啦声传来,纪小姐高呼“我的麻将局开始了,我要走了,有空再聊宝贝”,就挂断了她的电话。 手机屏幕黑了好久,宁馨愣愣地挂断了电话,对着落地窗外阴森森的夜色出神,铁门那盏明晃晃的灯,有几只飞蛾在扑棱,棕榈树摇曳着,周围是一片死寂。 直到菲佣出声提醒她:“太太,先生说他今晚忙,就不回来了,让您不必等他。” 宁馨定定地看了她片刻,年近四旬,那双漆黑的眼睛依旧美丽,直勾勾的,里边看不到一丝一毫的生气,看得菲佣十分不自在,只好小心翼翼地问她:“太太,您还有什么需要吗?” 女主人如梦初醒,木木地摇了摇头。 她把头转向了餐桌。 一桌子满满当当的川菜,一眼看过去红红火火的,鸳鸯锅的雾气还在升腾,显得十分热闹。菲佣是老川厨,做菜手艺地道,以前是在一家川菜馆工作。宁馨和陆洲偶然前去吃了一次,看到陆洲连连点头称赞,就花钱把她挖出来了。 只可惜,宁馨作为粤申结合体,年幼的时候在深圳长大,之后到了上海上学,口味都是偏向清淡甘美的,对呛鼻的辣味有些接受无能,而陆洲又是“惯常忙碌”,一个月回不了几趟家,菲佣亲自x刀做正宗川菜的机会也不多,从这个角度而言,算是埋没她了。 宁馨懒懒地把身子靠在沙发上,扯过一条绒毛毯盖着,微微眯着眼睛,沉吟片刻,淡淡地说道:“既然这样,周姨,这桌子菜,你看上了什么,挑着带走吧。” 菲佣吓了一跳,这些食材都是上等的,一桌子可要不少钱,于是连忙摇手,“这怎么行?主人还没动筷,没这规矩。” 她顺手抄起檀木桌上的礼盒,懒懒散散地起身,舒了个懒腰。 “既然这样,待会儿收拾收拾,都丢了,隔夜的东西不值当。”她说着,随手把还未拆解的礼盒丢进了垃圾桶。 菲佣看到的是她挺直了腰的背影。 无论她的坐姿如何懒散,也无论她的状态有多糟糕,当她站起来的时候,背脊永远是挺直的。 菲佣无法形容这种状态,只是没由来地觉得,比起松垮垮的模样,陆太太似乎就应该是这样的。 如果她了解一些宁馨的经历,那么她会毫不犹豫地联想到,她仿佛不是百无聊赖独守家中的养尊处优的贵太太,而是一位随时准备上场的舞者。 她的样子,像是在准备奔赴一场注定不会到来的舞会。 菲佣的眼睛转向了静静躺在垃圾桶里的礼盒,她拿起来,打开看了看,是一枚银色的戒指,简单的款式,里边还有一张卡片,写着“十周年快乐”。 十分漂亮的戒指,简洁却不失大方,只是很可惜。 宁馨虽然看似沉默寡言,性格温和,却说一不二,任何丢进垃圾桶的东西,都意味着,无论有多贵重,这些东西都不会重新出现在她的生活中。 菲佣曾经在收拾垃圾的时候,发现了一枚精美的x针,上面镶嵌着晶亮的宝石,是一位芭蕾舞者的形状,舞者的姿态十分轻盈,像是要腾飞起来。 菲佣觉得,大概是女主人不小心,把这贵重物品丢了,于是帮她收了起来。 没想到第二天,再次在垃圾桶里看到了这枚x针。 她开始意识到,这是宁馨无声的解释,却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菲佣不由得感慨,这位太太的话是真的少啊。除了偶尔和母亲通话聊天,寻常时候,天气好的时候,都是穿戴整齐,化着精致的妆容,坐在花园的秋天里看书,一看就是一整天,或者g脆安安静静地坐在那里什么也不做,小腿轻轻晃悠着秋千自己玩。 客厅的角落有一架钢琴,太太不去弹奏,起码菲佣根本没见过她弹奏,却会在天气好的时候让她去擦拭擦拭,她则在客厅x花画画。很奇怪,太太的朋友很少。 某些时候,先生的电话也会突然到来。太太接到消息,也只是稍稍一愣,很快回神。她脸上的妆容精美,笑容浅浅的,十分漂亮,像是花园里盛开的玫瑰,她的着装得体大方,只要返回衣帽间,带上一个名牌包包,就可以即刻让司机启程。 菲佣知道,一般这都是去参加某个宴会。这天晚上,太太和先生会一起回来,夫妻之间难得的相聚时光。之后,又是一轮漫长的等待。 菲佣也是女人,也曾设身处地地想,如果自己处在这种情况中,真的会快乐吗?没有接触过这个圈子以前,她经常埋怨老公邋里邋遢嗓门大,她也会向往富家太太的生活,感慨有钱人怎样怎样,看到宁馨以后,她的心中却油然产生了一种怜惜,所以会在x常工作中更加用心,太太不喜欢吃辣,那么她就学学其他菜式,偶尔不放辣的川厨也是合格的。 当天晚上凌晨一点,别墅外边却开进了一辆车,片刻后,身姿挺拔的陆先生从车里出来,三两步快走,打开了别墅大门。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