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之所钟》by芍药娘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原创 男男 现代 高x 正剧 美人受 高x

人前正直又禁欲的阮氏秘书兼管家秦致,在一个个无人看见的角落,穿着那身妥帖又显身段的西装对着他的老板兼情人下跪求欢的故事
8102年了,作者还是喜欢悄悄塞着小道具上班、背着众人在办公室落地窗前偷情的办公室恋情嘻嘻嘻
作者恶趣味浓重,内含sp、道具、放置等多个play

  第一章:带着跳蛋上班的秘书
  
阮氏的周一早上有周例的晨会,由各部门的主管一个个向阮氏的掌门人阮虞汇报前一周的事宜和这周进行的相关细节。
但是阮虞已经出差将近半个月,临走之前将公司的诸多事宜,包括晨会,无一例外地都托付给了他的秘书兼管家秦致。
各部门的主管依次汇报,秦致展示了一贯的耐心来倾听每一个人的发言,但是年轻的代处事者看起来身体有些不适,准时推开会议室大门时,脚步就有一些奇怪,走到会议室的上方坐定后也不像平时那样挺直腰板,而是微微身体前倾,弯着腰,手搭在嘴边的姿势。
会议时秦致一改之前温和的笑意,在每位发言的时候面无表情,只是苍白的脸上有一丝不自然的红晕,对着高管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听清楚了,除此之外就没有发表任何观点。
散席后的部门主管互相面面相觑,互相探讨“一直以为咱们这位秦秘书平时闷声不吭站在阮总旁边,没想到代班的时候,倒是有几分阮总处事时候的沉稳…….”
独自留在会议室的秦致没有听清离开的主管说的话,见人都走光了,才从喉咙里发出几声喘息,深呼吸了一会后,才软着腿从椅子上站起来,向顶楼的总裁办走去。
进电梯的时候秦致突然“唔”了一声,像是要摔倒似的软了一下,吓得身边的小陈下意识地想去扶他,然而秦致的第一反应更快,扶住了一旁的扶手,让小陈伸出去的手落了个空。
“秦秘书,您没事吧?”刚来的女秘书小陈小心翼翼地看着秦致的脸色,又问了一句“您看起来很不舒服,看您身上没力气,脸又特别红,像是发烧了,要不还是去医院看看吧……”
在听到面前的女孩子指出自己“脸红又腿软”以后,秦致原本就异常红润的脸色看起来更加闷红,像是她再说一句就能滴出血一样。
“没,没事……”秦致努力使自己的语气听起来正常一点,对着她笑了笑,然后迈着不正常的步子走出电梯,走进那间连着自己秘书室的总裁办。
小陈差点被秦致出去之前的那个微笑勾了魂,电梯门又关上以后才发现自己居然忘了按电梯,跟着秦致坐到了顶楼。
都夸阮氏的两位少爷是阮氏双壁,不过要我看,阮总旁边的秦秘书才叫好看呢……
被莫名夸奖了的秦致颤着手用指纹打开了总裁办的门,一进门落锁,就软在了门口的地毯上,像软泥一样瘫在地上大口喘息。
“哈啊…….唔……”早上出门前自己遵照某人命令放进身体的小玩意在体内突然加大了频率,抵着敏感点不断震动刺激。
“不行了唔啊…….要,要s了……”秦致口里低喃着,脑子里却无比清醒地知道,要是让阮虞知道了他自己擅自释放出来,回来以后肯定会被成倍地惩罚回来。
然而秦致被欲望折磨地不轻,自暴自弃地想要伸手扯掉皮带然后让自己释放,可惜体内的欲望即将达到顶点时,身体里折磨了他一整个会议时间的小东西突然停了下来。
一下子从无法释放的躁动落入到更加难耐的空虚里,秦致忍不住仰头蹭了蹭双腿。
“叮铃铃!”安静的室内突然响起的铃声吓了秦致一跳,拿起被自己进门就丢在地上的手机一看,果然是阮虞那个控制欲爆棚的家伙。
“今天早上过的愉快吗,我的阿致?”充满磁性的声音带着明显的笑意从地球的另一边传来,“你现在,应该是在我的办公室地毯上,心里指不定在怎么骂我关键时刻停下来的动作了,嗯?”
阮虞刻意压低了声音,像是在说晨起时在情人耳边的悄悄话一样调笑。
秦致觉得脸上的温度又升高了一点,一点也不想承认自己现在的处境和阮虞说的分毫不差。
“我哪敢私底下骂您?”被欲望折磨到顶点却又无法释放的秦致开口就像是浸了蜜糖的红酒,甜腻又醇香,跟他自己的信息素一样勾人。
一想起秦致信息素的味道,阮虞喉结动了动,又无比惋惜地叹了口气,可惜还要再等一天才能回去抱着他的阿致。
得不到温香软玉的阮虞恶劣的心思更加膨胀,决定再戏弄一会他的阿致。
“早上让你带的东西,都带上了吗?”
听阮虞提起早上的东西,秦致下意识地心虚了一下,想要回避这个话题。
“不,不然你以为你拿遥控器控制的东西在哪……”
听出了秦致话里的犹疑,阮虞愉悦地眯起了眼睛,“跳蛋不是一直都带着的礼物吗,我说的是另一个。阿致,是你跟我抱怨说我总让你xx的不好办事,我买了东西你又不肯带,我一走你就不乖了”
秦致欲哭无泪地皱起了眉毛,阮虞出差之前将一颗无线跳蛋交到他手里,交代他每天早上清洗了自己塞进后面去,刚开始时阮虞还只是让他带着安安静静的跳蛋上班,回了家接上电话才会打开跳蛋的开关。
结果五六天后阮虞也没回来,禁欲久了的阮虞也越来越恶劣,不但让他亲手将跳蛋抵着后面的敏感点,还在他上班的时候突然打开开关。
什么时候震动、会震动多久秦致一点也不知道,两个人在一起这么久,阮虞已经对他的身体熟悉到不用在他身边也知道什么时候能把秦致x到即将xx,准确地在即将xx前关闭开关,让秦致咬着下唇在xx不被允许的空虚里挣扎。
秦致前天不过是试探性地跟阮虞抱怨了一句,怕这颗跳蛋让自己x了出丑,得到了阮虞说有办法让他不出丑的保证后,昨天傍晚收到了阮虞在网上订的“礼物”。
一份成人纸x裤。
秦致对阮虞的这份恶趣味表示了强烈的拒绝,然而阮虞坚持着要让他带着它和跳蛋一起上班,早上秦致在穿衣服的时候不断走神,做了无数次的心理建设也不能让自己主动带上这种羞耻的东西。
被发现就被发现吧,大不了就是被打一顿xx。秦致自暴自弃地回答,“我错了……”
阮虞早就猜到了他脸皮薄必定不肯,买来也只是戏弄他一下,顺便给秦致制造一点机会不听话,这样他就有足够的借口,在久别重逢的晚上,好好地“惩罚”一下他的阿致,并且理所当然地吃个尽兴。
“你向主人讨要的东西,主人给了你又不要,是不是该罚?”
秦致被阮虞突然切换的口气唬的愣了一下,立刻意识到这是阮虞蓄谋已久的借口,撇了撇嘴,不情不愿地“唔”了一声。
“隔壁休息室的衣柜里有新衣服,去换了吧,x漉漉的多难受。”阮虞故意咬重了“x漉漉”三个字的音,想接着逗一逗他的阿致。
“不用换了,我今天又没有…….再说了,上班上着上着换一x衣服,才叫人奇怪……呢。”秦致突然意识到说漏了嘴,立刻闭上了嘴巴。
“没有x?”阮虞灵敏地抓住了重点,x问:“没有带我送你的东西,又夹着跳蛋这么久,我的阿致什么时候这么能忍了?”
思考了三秒,秦致决定对这个控制狂瞒下自己怕丢脸,随手塞了一块手帕进去的事实,于是胡乱应了阮虞一句“嗯”。
阮虞嗅到了不寻常的气息,但是他不准备继续追究,至少在他回去之前要假装不追究。 他的阿致为了躲避惩罚,总是下意识地撒些小谎,可惜每次都会被他抓住小尾巴然后更加凶狠地惩罚回去,不过秦致总是不记教训就是了。
在安静的几秒里,阮虞脑子里转过了十几个惩罚,但是明面上却没有提出任何质疑。
“我明天下午五点到C市机场,你安排司机来接我就行,自己呆在家里带上第三行第四个柜子里的东西等我。”
阮虞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禁欲了这么多天,很难受吧,明天晚上回去,就让你痛快地s出来。”
秦致听着情人在耳边的低喃,仿佛提前感受到了明天的痛快,又想到阮虞也禁欲了大半个月,想到平时阮虞的手段,禁欲结束不知道要拉着他怎么折腾,就又有一些隐秘的惧怕和期待。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