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爱》百度云txt全文阅读by蛋糕忌廉半糖

內容簡介:

在一场初恋中受伤狠跌到谷底的许河弋很多年都没能爬起来,他抱着孤独终老的念头隐姓埋名平静度x,直到有一x,等到了只属于他的那道光。

“遇上你之前,很难相信有人会这么喜欢我。”
“不是喜欢。”那人薄唇轻启:“是爱。许河弋,全世界我只偏爱你。”

岁月的长河里,你终将等到这个人。
你会被他偏爱,被他全心全意温柔对待。

内心敏感神经迟钝x荡美人受vs冷傲斯文深情偏执总裁攻
暗恋,非双c,受xx且有一段糟糕的过往,介意勿点

—————
甜文,为x而x,剧情辅助。

高x 1V1 x xL 現代

睡一晚而已

T市最显赫的世界五百强韦林集团楼下,特意穿了一整x西装的许河弋在大堂踱步踌躇。

这已经是他第三次上门,前两次都吃了闭门羹。

也不知道今天能不能见到那位一直给自己使绊子为难的x主管,许河弋坐在韦林舒适的大厅沙发上,掌心出了一层薄薄的汗。

长得比女孩子还要精致白嫩的少年穿着简陋但g净,虽然身上的旧西装被这富丽堂皇的地方衬托得有些黯然失色,可只要看到他的脸,没有人能不为那夺目迷人容颜而感叹。也正因为如此,就连一向眼高于顶的韦林前台小姐,对待许河弋的态度也要比对旁人温柔上不少。

他的睫毛很长。

桃花眼,高鼻梁,性感丰满的嘴唇,下颌处的轮廓更是完美得恰到好处,最重要的,是那一身比少女还要白嫩的肌肤。让人难以想象他这样的长相,身份却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公司职员。

他从早晨九点等到下午快要下班,许久,终于才出来一个人。

许河弋被带上十八楼的某间豪华的办公室,门派上赫然写着——韦林集团采购主管办公室。

只是一个小小的主管,竟然就能拥有这样设备齐全装修精致的单人办公室。许河弋暗暗的吃惊,但心中更多的还是不安。

许河弋只见过这位韦林的主管x文培一次。在公司特意安排来招待韦林采购部的酒局上。这位x主管年过四旬,爱喝酒,喜欢在饭桌上侃侃而谈,还有某种众所周知的私人癖好。

“x主管,好久不见,真的谢谢您能在百忙之中xx时间。”许河弋将事先准备好的红酒送上,那人却看也不看一眼,反而一双眼睛全贴在他身上。

许河弋暗暗地握了拳,面上依然热烈地道:“x主管,上次的货发错了确实是我们的问题,我们……”

话还没说完,就被对面颇为油腻的男人摸了放在桌面上的一只手。

c糙的触感让许河弋联想到了被炙烤的痛苦,他敏感地迅速缩回手,面色难看,却又根本没有办法斥责对方肆恣的行为,只能若无其事地低头浅笑。

“小许啊,”落空的手作无意的样子摩挲桌面,x文培故作潇洒地笑笑,毫不遮掩地道:“我什么意思你清楚的。看你年纪也不小了,x哥也不跟你整些虚的,睡一晚而已,老子一定能让你欲罢不能。”

他道貌岸然地说出猥琐的话来,许河弋闻言涨红了脸,又怒又羞耻,深吸了口气才保持着理智回答道:“x主管,咱们就事论事……发错的货由我们公司出运费收回来,并且赔偿韦林三倍的损失费用,我们亿丰和韦林合作十多年了,您就看在这么多年交情的份上谅解我们这一次的失误,您看成吗?”

三倍的赔偿,将近四百万,已经是公司高层为了挽留韦林作出的最大让步了。

许河弋在一家小型五金企业的市场部任职。工作了三年才从营业助理升职成高级营业员,公司还给配了一个刚毕业的新人给他当助手,本来一切都还算顺利,谁知道那天他请假回家了三天,小助理为了逞能私自去给客户安排发货,一大批运到韦林德国分公司的货就这么发了出去,结果发错了货不说,还严重耽误了韦林的生产计划。

发现货发错了的时候,许河弋当即就用最快的速度把正确的产品发了出去。用最贵的国际货运,打点清关和货仓,紧赶慢赶,等到货到了德国,也已经是半个月之后的事情了。

韦林一怒之下竟然要解除多年的合作关系。

许河弋明白,对于韦林来说,他们公司不过是诸多供应商中毫不起眼的一个。这么多年来靠着产品的质量和最优质的服务维系合作关系,讨好着这位最大的客户。

但市场太大了,他们这样的厂子越来越多,韦林这样订单大,付款快的客户却像狼窝里的x一样宝贵。

也因为如此,哪怕损失了产品来回运送的运费,又花了不少钱打点,甚至宁愿赔偿数倍的金额,公司也让他一定要挽留住这位最大的客户。否则迎接亿丰的,可能就是萧条业绩下必然的破产。

撞入君怀
“小许,这些话你在邮件里都说过了。实话告诉你,合作不合作只是我一句话的事,咱们不讲这些拐弯抹角的虚话了,我想要什么你也清楚,是不是?”x文培说着,起身将办公室的门锁上。

他觊觎这小美人许久了。

看着就又白又嫩的,一想到能把他压在身下x得嗷嗷乱叫,x文培就有些兴奋。

他的手颤颤巍巍的伸进许河弋的衣领里,才触碰到那滑腻的肌肤,xx就肿了起来。

“x主管……真的不能好好谈谈吗?”被碰过的地方都觉得很难受,许河弋后退几步,险些碰翻桌边的花瓶。

“呵。”x文培看着猎物躲避不及的样子,反而来了兴致,颇有耐心地掏出了私人名片道:“不乐意?年轻人啊,回去好好想想吧。什么时候想通了,再来找我。”

他得意的笑,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

许河弋望着递过来的名片,紧紧咬着唇瓣,最终还是没有勇气做出摔门而去的举动。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x文培办公室的,手里的名片被捏得面目全非,经过宽敞的过道,许河弋看到窗外辽阔的天地。

来之前设想了很多讨好的话,甚至也做好了被动手动脚的准备,可真到了对方面前,他却被人堵得一句话也没能说出来。

甚至因为厌恶被那样油腻的老男人触碰,而将讨厌的情绪全都摆在了脸上。

如果不能说服x文培改变主意,用不了多久,公司就会因为急剧下降的销售额和资金链断裂而濒临破产。

错误虽然不是他犯的,却来源于他手底下的人。助理一听出事就辞职走人了,连当月的工资也没要,再无半点音讯,他作为间接责任人,就只能扛下了所有的后果,

其实要他像助理一样撂担子走人也不是不可以。

可许河弋念旧,他在人生最低谷的时候来到这家公司,一路和同事们搀扶鼓励着前进,一直做到现在,他舍不得离开,也不愿意看到自己倾注了全部心血的公司就这样覆灭。

有存款,有工作,生活安稳平静,对于他来说,已经是一种无比奢侈的状态了。

所以呢,真的要用身体去讨好x文培那个不怀好意的油腻男吗。

先不考虑他对再做那种事的恐惧感,只要满足了x文培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

被亵玩,被羞辱,就像当初……

想到这,许河弋猛地停下了脚步。

他停得急,没有注意到身后还有人,慌乱间被撞进了后面人的怀里,许河弋以为两个人都会摔着,他下意识抓紧了那人的衣袖,却被稳稳地扶住。

没有摔到地上。

从回忆中抽离出来的许河弋松了一口气。他闻到男人身上特殊的古龙水味道,才猛地意识到自己和对方的距离太过靠近,连忙急急忙忙地起身说:“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你没事吧?”

光是凭借男人身上西装的材质,就能判断这个人的身份不一般。许河弋抬头,对上了男人深邃沉静的面庞。

“xoss,你还好吗?”身后是急匆匆赶过来的身姿婀娜的秘书。

“没事。”男人理了理被许河弋弄皱的袖口,没有什么情绪。

“真的很抱歉……”想到对方可能是韦林的高层,许河弋的道歉就更加诚恳了几分。他身高一米七五,在普通人里已经不算很矮,可对方似乎比他高出了半个头还要多,肩宽腰窄,周身都是尊贵的气度。

“没关系,下次走路注意就好了。”对方似乎真的一点也没有生气,甚至还认真看了他一眼,然后薄唇轻启道:“电梯到了。”

明明只是很正常的一个眼神,可许河弋却明显感觉到了异样的触动,那琥珀般的眼眸落在了他心里挥之不去,他甚至红了耳根。

犹豫了数秒钟,还是快步跨了进去。

安安静静的电梯里,站在角落的许河弋深吸两口气,才让自己平复下来。他偷偷地瞥身旁的男人,才在他x口的标牌处看到了镶金的字:韦林集团-温桓景。

温恒景……是韦林的总裁温恒景!

许河弋曾经在不少单据上看到过这个人的签字,本以为会是一个四五十岁的成功中年男人,哪里能想到对方竟然如此年轻,并且气质不凡。

他有些犹豫,不知道该不该抓住这个机会直接和面前这位最高层求情,连电梯降落到了地下停车场都没有发觉。等回过神来,那男人已经上了一早就等候在电梯口的豪车里。

——阅读全文加微:kedayake,回复“小说名”拿资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