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匪姦》by黑暗森林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内容简介
腹黑帅气匪贼X软萌易推倒小美人

家乡旱灾,慕柔双亲临终前嘱咐她前去京都,投奔儿时定有娃娃亲的夏家。
不料入京前,慕柔却遇悍匪横行,虽是两派相争场面混乱,慕柔却未能避免被匪盗奸x的命运。
几经坎坷,慕柔终于投奔夏家,岂料当初与她定下娃娃亲的夏家嫡子夏云璟却不愿履行婚约。
慕柔自知身子残败只求夏家能将其收留,好在夏家老太太仁善,怜惜慕柔,绫罗绸缎锦衣玉食将慕柔娇养着。
自此以后,白x里慕柔是端庄良淑的闺秀,入夜后却依旧摆脱不了,那x悍匪头子的奸x玩弄。
每每入夜后,那悍匪不将慕柔xg到腿软x肿欲仙欲死便绝不罢休。
可当初态度决绝的夏云璟,也在与慕柔的朝夕相处中,渐渐与她暗生情愫。
慕柔自知不配得到夏云璟的爱慕,只能屡屡拒绝,直到朝廷剿匪,那帮穷凶极恶的悍匪被处以绞刑,慕柔才终于敢接受夏云璟。
岂料,慕柔与夏云璟即将成亲之际,却有不速之客登门。
那悍匪竟摇身一变换了个身份,继续纠缠慕柔。
她实在不知,她与他究竟是缘,还是孽……

ps:最近不想写温柔体贴的男主,所以本文男主可能有些坏,在女主眼里更是鬼魅一般的存在,但是后期会有反转的,但是前期就想写既坏又霸道强y的男主 哈哈哈

高x1V1古代甜文女性向

1 悔婚 <匪姦(高x 1V1 SC)(黑暗森林)|PO18臉紅心跳 1 悔婚 慕柔身着一身破烂的乞丐装,满脸污垢下仍掩不住一双灵气x人的双眸,定定的仰头望着身前气派的府邸上,两个烫金大字夏府。 是这里没错了,慕柔双眸噙泪,历经千辛万苦她终于寻到了夏家。 府门前的两名阍者见慕柔衣着脏烂,毫不客气的上前推搡,呵斥道:“去去去!!小乞儿胆挺肥,竟敢在丞相府门前行乞,不要命了!!” “两位大哥,我不是来行乞的,我是夏丞相故友的遗孤,前来投奔夏正卿夏大人的,烦请两位大哥前去通传一声。”慕柔低声恳求道。 此话一出,两名阍者立刻哄笑起来,眼前这瘦弱的乞儿,竟敢谎称是夏丞相故友的遗孤,夏大人堂堂一国丞相的故友遗孤,怎么会是一副乞丐模样。 “你这腌臜货,竟敢撒这破天大谎,若再不滚远些,别怪我这手里的棍子不识人。” 其中一名阍者已然失去了耐性,朝慕柔扬了扬手里c壮的棍子。 慕柔下意识后退,惊吓之余忙将怀中用仅剩的女儿家的物品,丝帕包裹的信件,递给阍者道。 “这是给夏丞相的信物,烦请大哥通传一下交给夏大人,小女x后一定竭力报答。”慕柔双手将信件递上。 那阍者将信件接过后,打开扫了几眼,立刻有些慌了神,虽说他们并不能识得很多字,但结为夫妻几个字还是能认出的,再加上这乞儿刚刚自称小女,再仔细瞧瞧,眼前这乞儿虽一脸的脏污,但细瞧起来五官极其标志不说,一双眼睛也水灵灵似一汪清泉,若是清洗下,模样定是出众。 两人一合计,别真是夏丞相故友的遗孤前来认亲的,若是x后做了少夫人,哪里还能有他们的好果子吃,这才匆忙带着信件去府里通传了。 约莫一刻钟后,夏老夫人竟真带着一众女眷迎出了府门,一口一个心肝儿可人儿抹着眼泪唤着慕柔,亲手领着她进了府内。 刚进了花厅,慕柔便见夏丞相正襟危坐在主位,虽面色威严,但瞧见慕柔露出一丝笑意后,还算可亲,倒是宾位上坐着的白衣公子,看了一眼慕柔后,眉头蹙起面露不悦之色,看着更让人犯怵些。 慕柔心里想着,这位锦衣公子,应该就是与她结娃娃亲的夏云璟了吧,不然他何以看向自己后,满眼的嫌弃厌恶呢。 厅内寒暄一阵后,慕柔也将她的遭遇大约说清了,父亲亡故后,慕柔与母亲相依为命,虽家底所剩不多,但好在还有几亩良田也够过活一阵,偏偏家乡又遭了旱灾,颗粒无收。 母亲身体本就不好,扛不住饥荒便撒手人寰,临终前将当年结儿女姻亲的婚书交给她,嘱咐她去京都投奔夏丞相。 夏丞相与慕柔的父亲,当年关系甚好,既是发小又是挚友,连成家也是先后脚,就连两人的夫人也很是交好,有孕也就前后相差大半年,因此这才写了婚书,若将来生子,同性结为异姓兄弟,异姓则结为夫妻。 只是后来两人科考后,慕柔的父亲落榜,选择了经商,而夏正卿一路升迁,最后官拜丞相。 若非担心女儿孤身一人孤苦无依,慕母也不会将婚书拿出,毕竟如今两家地位已悬殊太多,夏家肯不肯认这门亲事她也不敢笃定。 说到结亲一事,慕柔察觉到不光是夏云璟,包括夏大人脸色也并不太好看,便主动道:“伯母,慕柔衣着脏乱,实在不甚得体,可否先去厢房换洗一下。” 夏夫人这才讪笑着道:“你看我这都老糊涂了,光顾着与你叙旧,竟忘了让丫鬟带你去换身g净衣裳,收拾一下。” “来人,将依韵阁收拾出来,带慕姑娘洗漱住下。”夏夫人吩咐下人道。 夏云璟此刻却突然站起身道:“父亲母亲,恕儿子不能遵从当年的婚约与慕姑娘成亲,虽说儿女亲事,向来是听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可慕家与我夏家,早已失联多年,慕姑娘的品性言行是否端庄贤良,儿子皆一无所知......” 夏云璟话未说完,夏丞相便拍案而起厉声呵斥道:“放肆!婚姻大事轮得到你做主吗?更何况你更不该在厅堂上去置喙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品性如何,这么多年的圣贤书你都读到哪里去了!!” “爹爹息怒,这亲事爹爹和娘亲从未与我们提起,大哥一时难以接受也是人之常情,不如先给哥哥和慕柔姐姐一些时间相处,再决定不迟。”一直立于夏夫人身旁的粉衣少女,忙开口劝慰道。 这粉衣少女的话甚是管用,三言两语便让夏丞相的怒火平息了。 可慕柔心里清楚,不说今时今x他们两家地位悬殊,便是她这残败的身子也没有资格同夏云璟结秦晋之好了。 思及此处,慕柔双膝一屈跪在厅中央,望着夏氏夫妇诚挚道:“伯父伯母,慕柔此番前来从未奢望能与夏家结亲,慕柔如今孤身一人,只求夏伯父念在从前与我爹爹的情分上,能收留慕柔。” “当年白纸黑字写的清清楚楚,若两家诞下异性孩儿则结为夫妻,老夫既是一朝丞相怎能这般言而无信,这婚书我既认下,就定会为你做主,让璟儿同你成亲!!” 夏正卿言之凿凿,似是真有结亲意向,可慕柔心里清楚,他不过不愿让天下人觉得他夏正卿品行不端言而无信。 “夏伯父,您的好意我心领了,可悔婚一事慕柔已经决定了,我父亲在世时,早知高攀不得便帮慕柔另寻了婚事,可惜下过婚书还未过门之时,那位公子便因病辞世了,虽然我未与他拜天地算不得夫妻,但在慕柔心里已经是他的未亡人了。”慕柔轻声诉道。 此番话一出,倒着实给了夏家台面,既不用结这门不般配的亲事,也不用被外人指责背信弃义,夏氏夫妇包括夏云璟自然都欢喜接受这结果,夏老夫人也算仁善,当下便允诺定将慕柔当做亲生女儿一般看待好生照顾她,以后再帮她寻门更好的亲事。 这结果也算皆大欢喜,慕柔有了栖身之所不用四处漂泊,而夏云璟也不用娶自己不喜欢的人且对自己仕途毫无帮衬的人为妻。 依韵阁还在收拾,刚才那位粉衣少女乃是夏家女儿夏云嫣,比慕柔小了一岁,年方十五刚刚及笄,性子倒是热情爽朗,领着慕柔便去了自己闺房,吩咐丫鬟们伺候慕柔洗漱。 两人身材又相仿,夏云嫣便拿了自己的衣裙给慕柔换上,一番梳洗后,夏云嫣瞧着眼前与刚刚在大厅判若两人的慕柔,娇笑道:“原来慕柔姐姐竟是这般水灵的美人,哥哥若是见到了定然会捶足顿x后悔与姐姐退亲了。”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