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台春》by不见长安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宇文序南婉青)

内容简介
“在楚祸国,在齐惑主。”

南婉青此生三嫁,宠冠两朝,一世荣华。

昔x东楚国破,十万人马合围大兴宫,楚王自尽。他的宠妃却踏过他的尸首,将传国玉玺捧去另一人手中。

那夜烛影摇红,宇文序看着身下千娇百媚的人儿,一记深顶:“楚王尸骨未寒,贵妃娘娘倒叫得畅快。”

佳人朱唇微启,媚声娇吟,心下暗自偷笑,好大的醋味。

“楚王尸骨未寒不假,”玉腿细嫩,勾上男子精壮的腰身,南婉青眼波滟滟,指尖在宇文序x膛勾画流连,“奈何陛下更烧人。”

宇文序×南婉青

无原则宠妻狂魔×无法无天小作精

——————————

*男非c女非c,洁党勿入
*剧情x,狗血甜宠文,结局1V1

xxG古代x文

第一章 春莺啭(h) <帝台春(不见长安)|PO18臉紅心跳 第一章 春莺啭(h) 月夜清辉,永巷传来四更梆子响。 昭阳殿红帐低垂,游丝袅袅,沉水香xx六角鸳鸯香炉的水纹缝隙,浸染一室幽静。 宇文序一步一扯解开衣带,任由织金外袍拂过宽阔的肩头,翩翩委地,出浴的水汽犹在眉梢,似为寒潭一般幽深的眼眸笼上冰霜。 床帐内,影影绰绰是一个女子身形,说不出的风情曼妙。 南婉青睡不安稳。 月白肚兜挤入一只大手,宇文序寻到x儿,轻揉慢捻,虎口的薄茧擦过x尖,引出美人一声嘤咛。 沉水香里混着似有若无的龙涎香气。 南婉青睡意稍减,也不管x前那作乱的手,自顾自环上身后人脖颈。 烛火透过几重帘帐,铺开漫天昏x,香枕锦衾都生出慵懒意味,诱人沉沦。 宇文序却双目清明,纵使里衣半敞,露出大片结实的x膛,手下动作娴熟,脸上仍是一派正气,看着不像闺帷燕好,倒像在上朝。 南婉青最不喜他这副模样。 “我听永巷敲了三声,还以为陛下今夜在宣室殿歇息,又不来了。” 永巷内有宫人巡逻报时,过一更则击一声梆子,三声即为三更,此时各宫落锁,不得走动。 南婉青说得委屈,她嗓音本就清甜,如今带了嗔怪的语调,更是挠人心肺:“你总放我一个人……” 言语间,纤手滑入宇文序腰侧,四处点火,玉腿轻拱,有一搭没一搭地磨蹭已然昂扬的硕大。 媚眼如丝,似嗔似笑。 宇文序薄唇紧抿,终是乱了呼吸。 轻易捉住腰间柔若无骨的小手,十指相扣,宇文序抄起那条不安分的腿,搭在腰后,龙根抵上花谷口,圆润的顶端微微嵌入缝隙,二人皆是一颤。 “绣屏上那只白猫不好,模样太过凶悍。”宇文序埋首于南婉青颈侧,话音低沉,佳人乌发缠香,他不由深吸几口。 一句没头没尾的话。 南婉青不明所以,隔着重重红绡,殿中那扇丈二大的屏风唯见一团虚影。只隐约记得是扇双面绣的座屏,一只猫儿在百花丛中打滚扑蝶,最是憨态可掬。 如何招惹了宇文序? 南婉青心中疑惑,宇文序哪能容她为旁人分心,更何况还是在卧榻之上。只见他提腰一送,尽根没入,直捣花心。 “怎、啊!”美人低呼,宛如秋枝惊鹊,抖落x叶纷纷。 宇文序那物奇伟无比,再加上他长年练武,更比寻常人y挺滚烫,从前都是先用的手,逗得南婉青化作一滩春泥,“好哥哥、好哥哥”地浪叫,才缓缓挤入。 如今猛然一顶,委实惊人。 不待南婉青回神,宇文序便掐着粉臀大抽大g起来。 “嗯……啊……嗯……”南婉青皓腕交叉按在头顶,xx也被牢牢钳制,尽在宇文序狂风骤雨般的掌控之中,只能软着声承受。 月白肚兜裹不住x尖y挺,南婉青酥x轻摆,宛如小石子的x尖便在宇文序前x研磨转动。 宇文序含上南婉青小巧的耳垂,舌头沿着轮廓左右摩挲。 “嗯哼……”甬道收缩,绞得宇文序头皮酥麻,险些精关失守。 大掌包围臀瓣往胯下按压,宇文序连根xx,又重重顶入,来回数十下,二人耻骨相抵,交合处xx四溢,南婉青软了大半身子,媚叫连连。 “陛下——” 娇娇怯怯,千回百转。 “嗯?”鼻音低沉,宇文序抬起头,黑白分明的眼眸倾泻汪洋情欲,南婉青云鬓散乱,粉汗点点,正是:美目迷离,掩不尽艳光流转,檀口开合,锁不住娇喘声声。 那巨龙又胀大几分,次次直捣花心。 “陛下……向之、太深了些……向之——” “向之”便是宇文序的字。 宇文序听得牙关紧咬,身下左冲右撞。 偶然划过某处软x,南婉青身子一僵,酥麻的快感沿着椎骨攀上头顶,却仿佛被人掐着喉咙,舒爽到断了呻吟。 宇文序便知此为关要,腰上蓄力,独攻一点。 “缓些、嗯……不要那儿……嗯啊——”南婉青扭着腰躲避,可惜徒劳,宇文序料得她如此动作,手掌发了狠力,纤腰掐出道道红痕,深浅斑驳。 强烈的刺激几乎要将人淹没,南婉青眼角泛起泪光,口中嚷着“不要”“不要”,玉腿却分得更开,x前两团绵软随着宇文序的xx上下挺动。 宇文序吻上佳人红唇,将所有拒绝堵入腹中,胯下又是一连串抽送,啪啪作响,龙首认准了那处软x,箭无虚发,直x得南婉青退无可退,尖叫着泄了身。 x中软x便如千万张小嘴,奋力嘬着c长的欲根,夹得宇文序欲仙欲死。 “向之给我,快给我……”宛如诱人阳精的狐妖,南婉青婉转低吟,极尽魅惑,玉臀左摇右摆,迎着那涨出青筋的孽根打着圈进出幽谷。 宇文序一声低吼,知是要来,连忙顶入花心,霎时阳精xs,全数灌进娇柔的xx。 南婉青四肢都脱了力,勾着宇文序的腿缓缓滑落,一张脸埋在宇文序x口轻轻喘息,倒似个饱食的猫儿样。 幽谷中的巨龙却没有餍足的意思,仍旧y得发烫。 宇文序松开南婉青双手,扯下那层薄薄的肚兜,这芙蓉缎受足了挤蹭,满是褶皱,他一手抚上右边椒x,大力揉搓,另一边凑上了唇舌x弄,又亲又咬,引得南婉青又是“陛下”又是“向之”地哀求。 计时的莲花漏滴滴答答,二人交合处也滴滴答答。宇文序“啵”的一声xx龙根,白浊与xx的混合物便汩汩流出花x,濡x一片冰丝裯,南婉青双腿间xx颤动,粉嫩可怜。 宇文序眼眸一暗,将南婉青翻了个身,跪于软塌,修长的手指探入腿间,搅得春水荡漾,另一手扶着巨龙寻到谷口,用力一撞。 “嗯啊——” 这后入比前入去的更深,一下一下,好似顶进南婉青心里。 漫漫长夜,二人云雨缠绵,都不知丢了几次。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