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男朋友总想囚禁我by木子月半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末世]男朋友总想囚禁我
作者
木子月半
內容簡介

如果有人告诉我,熬夜就会穿越,那我一定会早睡早起。
但是没有人告诉我。
偏生穿越的还是末世,天要亡她。
末世也就算了,找到的男朋友还动不动就想把她关起来,她这辈子的口才都花在这了。
1V1末世
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风和x丽,艳阳高照,照你个头!

李绥卞阴沉着脸,狠狠打爆面前丧尸的脑袋。绿色的汁液溅的到处都是,看上去有些恶心。

她不就熬个夜,睡得晚些吗?现在有几个人没熬过夜啊,她招谁惹谁了,一觉醒来就发现自己来到了末世。

什么穿越女主的异能啊,空间,宠物啊,都是骗人的,她一个也没有!要不是凭着一股死也要拉垫背的狠劲,她怕是早就葬身于丧尸的嘴里了。

李绥苄解决了房间里的丧尸,透过窗户看向外面,成群的丧尸聚在一起,时不时叫唤几声。

她握紧手里的钢筋,手背因为用力过度有些泛白,她环视了周围一圈,视线逐渐落在丧尸的头颅上。

小说里都说丧尸脑子里有晶核?

李绥苄用厨房的菜刀慢慢把头颅剖开,剖出一条较大的口子时,她忍着恶心,手探进去寻找着什么。

摸了很久她都没有摸到什么,她xx手,在被单上擦净后,看着地上的尸体若有所思。

所以,这个世界不存在晶核?还是说,她杀的这个丧尸等级太低等,没有晶核?

李绥苄挠挠头,苦大仇深的思考着,她比较希望是后者,一般有晶核就有异能,如果是前者的话,就有点不好办了啊。

这个房间里没有食物,她肯定不能一直躲在这里,与其在这里饿死,还不如杀出去。

李绥苄翻箱倒柜,只找到一些急救药物,她一股脑全塞进背包里,管他用不用的到,万一关键时刻用上了呢。

李绥苄瞄了眼一端被尸液浸染的钢筋,嫌弃的撇撇嘴。ali

这具身体力气异乎寻常的大,她上辈子四五下才能解决的事情一下就能解决了,这给她在这末世活下去增加了筹码。

小区已经被丧尸给占据了,甚至地里还在继续钻出丧尸,李绥苄必须很小心才能躲开。

这一路,她注意到,丧尸似乎分为四种,动物丧尸,体型巨大的丧尸,普通丧尸,身上泛有绿光的丧尸。它们之间的不同,她暂时还没发现。

直觉告诉她,最后一种丧尸最为棘手。

而且她还发现这些丧尸只能顺着道路走,只要能找到一个没有路的高处,它们就无法上去。

也许这可以作为一个保命的法子。

李绥苄快速移动,视线寻找着适合躲藏的地方,忽然两栋紧挨着的房子进入她的视线。

那两栋房子一高一低,高的那栋似乎可以从天台跳到另一栋的屋顶上。

李绥苄决定去试一试。

三四只丧尸蹲在门口,“嘎吱嘎吱”剧烈的咀嚼声格外清晰,一只丧尸犬蹲坐在它们周围,没有参与进食,而是全神贯注的盯着四周。

“啧!”

丧尸里竟然还有放风的!

李绥苄气笑了,指尖不自觉的磨蹭指腹,那就来比比我们谁的速度快吧。

她握紧钢筋,猛地冲出去,钢筋划过空气,发出震破声,丧尸全被击飞出去。也许是目标太多,丧尸倒地没多久又爬起来冲向李绥苄。

不过李绥苄从一开始的目的,就只是开出一条路来,她就没抱过可以一棍全打死的希望。

手在钢筋上的位置往前移了点,左右摇晃,防止丧尸离自己太近还不知。

这栋房子只有两楼,很快李绥苄就到了天台上,天台四周都围着栏杆,只有一处的栏杆有一个缺口,而这缺口赫然对着另一栋房子的屋顶。

她带着丧尸围着天台转了一圈,助跑差不多后她朝着缺口跳了过去,平安落在房顶上。跟在她身后的丧尸猛地停下来,在缺口处转来转去,没有一个跳过来。

李绥苄松了口气,长时间紧张的身体,因为突然的放松让她差点倒下,她撑着瓦片小心的坐下去,她现在可不能让自己掉下去,这样的身体状况完全不行。

精神松懈下来,困意也就席卷而来,李绥苄看了眼缺口处的丧尸,确定它们不会过来后,放心的合上了眼。

丧尸们知道自己一时间奈何不了屋顶上的人类,选择重新更改目标,它们感觉到有几个人类的气息,他们正向这边赶来。

丧尸们兴奋的嚎叫了几声,急不可耐的冲下了楼,已然将李绥苄抛在了脑后。

一个穿着迷彩服的男人被一群端着枪的人护在中间,亢奋不已的丧尸刚露面,就被前赴后继的子弹打穿了身体。

男人冷漠的看着周围的尸体越来越多,缓缓转动手上的扳指。忽然,他的视线精准的定在了屋顶上,瞳孔有些暗沉。

男人的嘴唇小幅度的动了下,依稀可以看出嘴型,那似乎是“找到你了”。

他伸手拍了拍侧面瘦高的人,在这炎热的天气他的左手还戴着一副羊毛手x。

“老大?”瘦高的人疑惑的看着他。

“我去上面看看。”

说完男人推开他,慢慢走向李绥苄所呆的房子,他一脚踏在窗沿上,脚上微微使力,轻松的落到李绥苄边上。

男人盯了她半晌,指上的扳指似乎闪了下,他伸出右手轻轻触碰李绥苄的脸颊,什么也没有发生。

他嘴角慢慢上扬,露出一个病态的笑容,注视着李绥苄的眼神里充斥着偏执,指下温暖的感觉在提醒他这不是他每晚的梦境,而是现实。

楼下的丧尸已经解决完了,他俯身抱起李绥苄,跳下屋顶,面对男人怀里多出的女人其他人没有说什么,只是看着她的视线里有着惊异。

很快,一行人消失在街道上。

李绥苄模模糊糊间,感觉自己被紧紧束缚着,她动了下,腰上的手臂收得更紧了。

等等!手臂?!

李绥苄猛地惊醒,人类x色的皮肤撞进她的视线,头顶还能感受到呼吸。她低头看了看自己,倒吸一口凉气。

这么刺激的吗……

她双手附在男人的x膛上,坚实的肌x让她不禁老脸一红,她不自觉又摸了xx。

“好摸吗?”沙哑的声音在李绥苄耳边响起,说话间的呼吸吐在耳廓,敏感的耳尖瞬间就红了。

男人盯着红红的耳尖,一口含住x舐了一圈,怀里的身体颤了下,整个肌肤都带着小小的粉色。

“那个,你可以先放开我吗?”李绥苄小声的问道。

男人没有说话,指尖在她背脊处滑动,气氛逐渐暧昧,李绥苄咬紧嘴唇,防止奇怪的声音漏出。

“好了,不要紧张。”

男人放开李绥苄,起身去拿桌上的衣物,丝毫不在意自己赤裸着。

李绥苄没来得及转过身,某个庞然大物就进入了她的视线。

卧槽!卧槽!要瞎了!不过,那也太大了吧,他老婆好惨,等等,感觉她迟早会被试到。

李绥苄整个脸都垮了下来。

男人穿好衣服,发现李绥苄还沉浸在自己的视线里,他托住她的后脑勺,俯身在她的嘴里扫荡了一遍。

李绥苄喘着气,眼里泛起水雾,男人顺着她的嘴唇x去嘴角的诞水,一个吻轻轻落在嘴角。

“等…等等!”

李绥苄推拒着男人,呼吸逐渐平缓后,说道:“我认识你吗?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呵。”男人冷笑一下,他附在她耳边,话语里的音调让李绥苄毛骨悚然。

“从我17岁开始,你每晚都会出现在我的梦里,你知道是什么梦吗?”

李绥苄抿唇,眼前的男人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大。

“是春梦呢。”

瘦长的手指从李绥苄眉梢往下滑,停留在唇角,手指钻了进去,夹住她的舌头不断拨弄,来不及咽下的诞水顺着嘴角滑落到枕上。

“你看。”男人黝黑的瞳孔深处闪过一丝红光,“梦里你也是这样的。”

“唔!”

双手不知道什么时候被男人抓住举到头顶,舌头也不能摆脱手指的控制,嘴里的异物让她特别不舒服,她发狠一口咬了下去。

男人xx手指,手指上的诞水混合着血丝,他伸出舌尖x舐掉手指上属于李绥苄的东西,眼神在她身上放肆,让她有种他在x舐自己全身的感觉。

“能不能好好说话!!”

李绥苄要被气笑了,这个男人脑子里是都是x色肥料吗?讲个几句话就要动手动脚。

她瞪了男人一眼,男人慢慢放开她的手,手一自由,她马上拿被子裹住全身,她坐起身,抓住男人的手把他也扯下来坐着。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梦到我,但是现在我跟你不认识,你做的这些事情两个陌生人是不能做的。”

李绥苄注意到男人的眼神变得狠厉,马上话锋一转。“但是,我们可以现在开始认识,反正我在这边一个人也不认识,索性就跟着你好了。”

“还有!”李绥苄扯下肩上的手臂。“不许动手动脚!”

“那还是把你关起来算了。”男人面无表情的看着李绥苄,不过眼里的愉悦出卖了他,他很想把她关起来。

李绥苄叹了口气,选择退一步,“在别人面前不可以做亲嘴这样亲密的举动。”

“好。”

李绥苄不知道底线这种东西,退了一步就会一直退下去。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