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网打尽》by Aoiiii百度云txt小说全文阅读(文令秋舒岑)

一网打尽(NPx)
作者
Aoiiii
內容簡介

文令秋包养了一个小情儿,又纯又欲,从xx到调教都是他一手x办。

后来,就是这个又纯又欲的小情儿把文家一家男人都给一网打尽了。

簡體版NPx現代甜文

1.情儿

律海市的三月已是暖风拂面,阳光正好。

讲台上的老师在针对马克思的思想理论进行滔滔不绝的讲解,台下已经倒了一片。舒岑坐在教室第二排,也禁不住有些昏昏欲睡。

都说春困秋乏,倒是一点不假。

PPT上的笔记告一段落,舒岑听见下课铃响才掏出手机看了一眼。

‘七点左右老地方等。’

是文令秋来的短信。

舒岑看了之后回了个好,又看了眼时间,直接起身往外走。

这个老地方指的是律海大学后门,因为去年开始整修已经停用大半年了。

文令秋的车总是到的准时,舒岑远远地就看见了那辆低调到几乎快藏进黑暗中的黑色奥迪。

她走过去,驾驶座高挑清瘦的中年男人就下车为她打开了车门,语气措辞温和有礼:“舒小姐晚上好。”

“晚上好,吴秘书。”舒岑坐进车后座,“辛苦了。”

“您客气了。”

文令秋每次来接舒岑去见他都是由吴秘书代劳,久而久之这段寒暄也成了习惯。

她是文令秋养的情儿。

就像是所有情妇和金主的关系一样,文令秋给她钱,而她则是在他需要的时候去见他。

车很快回到市区,驶入了舒岑熟悉的小区。文令秋在这里有一x三室两厅,一般和舒岑见面都在这里。

舒岑上了楼,进了门,整个房子只有书房的门缝透出一丝光亮,舒岑思忖着文令秋估计是在看书,就静静地换好鞋,先进了浴室。

浴室里已经提前准备好了几件睡衣,舒岑洗完澡之后随手拿了一件x在身上就走到书房门前敲了敲门。

“进来。”

男人低沉偏冷的磁性声线虽然已不知听过了多少次,可舒岑还是不由自主地紧张了起来,她站在门口虚捏了捏拳,推开门走了进去。

文令秋确实如她想的那样坐在书桌前看书,一副金丝眼镜横架在高挺的鼻梁上,薄唇微抿。舒岑走进去的时候似乎正看得入神,没舍得将目光xx来,直到她走到了他面前,文令秋才缓缓地将书合上。

文令秋摘下眼镜放在桌上,闭上眼捏了捏鼻梁骨,手指正好压在那对浅浅的眼睛窝上。

眼前的少女虚了轮廓,文令秋微眯着眼,看着睡衣的纤细吊带挂在那一对清瘦的直角肩上,粉白的肌肤又嫩又鲜。

舒岑看出他眼底的疲色,懂事地绕过去给他揉肩。

揉了一会儿,文令秋握住伏在自己肩上的手,“又紧张了?”

掌心全是汗。

“没有……”ali

舒岑对文令秋,确实是有些怕的。

虽说文令秋对她一向没什么表情,总是淡淡的,既不凶也不柔,可只要一个对视,男人骨子里那种凌厉的气场就x得舒岑不由自主地想逃,逃到他看不见的地方去。

“好了。”文令秋重新戴上眼镜,稍稍将背往后靠了靠,“别揉了。”

舒岑得令往文令秋面前挪了挪,那步子小得让文令秋都觉得好笑,g脆直接伸手握了她的手腕往自己身前带。

舒岑跌坐进文令秋怀里的时候已经不自觉地红了脸,手也不知道该往哪里放,腿也不知道该往哪里伸,整个人的姿势都别扭得不行。

文令秋也不在意,掌心隔着一层软绸在她的腰间摩挲,舒岑觉得有点痒,又不敢说,只能用手抓着文令秋的衬衣。

熨帖的衬衣被她捏得皱了一大片,文令秋拎过她的手刚捏在掌心,恰好一个电话就打了进来。

舒岑被吓得差点儿从文令秋的怀里跳出去,却被文令秋抓回来,摁着蹲在了他的双腿间。

他的腿间已经隆起了一块儿,y邦邦地顶着裤子拉链,舒岑明白文令秋的意思,伸出手去拉下拉链。

“是我,你说。”

文令秋已经接起了电话,声线是一如既往的清冷。

可那双眼睛却淡淡地睨着舒岑熟练地将他的xx掏了出去。

虽说舒岑早不是第一回见,可每次看见这根大家伙的时候还是发憷,总是不自觉地回想起自己之前被它x弄得有多惨,盯着那硕大的xx愣了一会儿,小心翼翼地咽了口唾沫,才张嘴含了上去。

舒岑手握扶住根部,舌尖不断地在马眼上x刮,察觉到马眼轻微地一个翕动后,才低下头将它完全含了进去。

x身c长,xx直直地顶进了舒岑的喉咙口,她情不自禁地发出一声轻哼,往外稍退,又深深地咽了进去。

“嗯。”

文令秋应了一声,像是应电话那头的人,也像是应舒岑的取悦。

舒岑的嘴被完全填满了,双颊微陷,往里努力地吮吸着这根cy的xx,没来得及吞咽的唾液顺着x身滑入囊袋间,又被她不断揉搓涂抹开来。

她确实是极会讨好他。

看来他出去这小半个月,不该忘的倒还没忘。

2.轻点

看来他出去这小半个月,不该忘的倒还没忘。

“沿江路那块是吧,我知道。”

文令秋脸上丝毫不见半点情欲之色,可手却扣住了舒岑的后脑,往下一压。

xx。

咽喉被极致的深入刺激得下意识开始收缩吞咽,文令秋却在这个时候将手滑入她的发间,拎着她的头发带她往外退。

“你们按制度走,不用管他。”

舒岑下意识地去吮x身上的唾液,x得啧啧作响,文令秋稍眯了眯眼,直接站起身来往舒岑的嘴里撞。

舒岑被撞得呜咽了一声,赶紧扶住书桌桌沿,x前那两团丰腴圆润却还是被撞得一晃。

“好,麻烦了。”

悬挂不住的唾液滴落而下,滑入x沟之间。舒岑的肩被文令秋扶住,随之而来的却是更加激烈的冲击。

文令秋挂了电话把手机随手扔在了桌上,手扣着舒岑的肩往她软嫩狭窄的喉咙口撞了两下,又徐徐地停下了动作。

他将xx从舒岑口中抽了出去,x头在舒岑唇边拉出一道浓稠的水线,又往后退了一步给了书桌一个眼神,“趴上去。”

舒岑的睡衣里本就是真空的,刚才x文令秋x得x早就x了,一双x尖儿也紧绷着,在绸布上顶出小小的尖儿。

她站起身,手撑在桌面缓缓趴下,文令秋一把掀开她睡裙的裙摆,就看见那粉嫩的x口已经被足足地裹上一层晶亮。

文令秋抬手将舒岑的腿儿侧捞起来,x口打开的瞬间黏黏糊糊地拉出几条细细的丝来。他眸色一沉,手扶着x根直接先送了个头进去。

他xx生得很大,而舒岑又太窄,每次刚开始进入都是不那么舒服的。舒岑悄悄地皱起眉,知道今天又要受一次苦了,“文先生、慢、慢一点……”

xx被狭窄的x口一下绞住,滚烫的xx挤压出汁来往马眼上浇,文令秋腰眼一麻,先是往外稍撤,才又挺腰往里推进。

“呜……”

过于饱胀带来的不适感率先占领大脑,舒岑下意识地瑟缩了一下,好在酥麻的快意下一步立刻赶到,救了舒岑一命。

文令秋整根xx都被温热柔软的xx包裹住,每一寸都在妩媚地吮吸讨好着他,他xx顶在深处,停了两秒给舒岑适应一下,才抱着她的腿xg起来。

“嗯、啊……呜……文先生……轻一点……”

这才刚开始,舒岑就已经有些受不住了,xx被一次次毫不留情地挤开,圆硕的xx磨碾着她的宫口,x儿像是包着一团火,又酸又麻,滚烫得几乎将她融化。

文令秋听她这就开始求饶,垂下眼眸,看着舒岑背上已经开始逐渐凌乱的绸面睡裙,“我还没用力。”

睡裙尺码偏宽松,吊带有点勾不住似的往下滑,舒岑背后那一对蝴蝶骨翩然而出。

舒岑其实知道文令秋压根还没开始使劲x她,现在顶多算是餐前开胃,热身运动,可她被文令秋x多了,知道求饶总是没错的。

她小心翼翼地伏在桌上,皱着眉眯着眼,头发x漉漉地披散着,眸上也蒙着一层水雾。

“那、那你待会儿用力的时候……轻点儿……”

他都还没怎么动,舒岑就已经一副被好好蹂躏过了一次的样子,文令秋不搭理她的预防针式求饶,又往里顶了几下。

舒岑又爽又怕,狭窄的x涨得像是要被撑坏了似的,好像文令秋稍微动作再放肆一些就会被顶出个裂口来。

可她确实是无比珍惜文令秋每次像现在这样还没怎么下狠劲儿的时候,带着点温柔,缓着缓着地往里x,舒服远远大过危机感,每回她都能在这里就xx出两次来。

可有句话怎么说来着,该来的总会来。

舒岑第一次xx过后,文令秋的力道就开始不往里收了,那xx往里顶着,力道都集中于那一点,顶x得舒岑双眼都涌出泪来:“文、文先生,说好……说好轻一点的……”

“什么时候说好了?”

文令秋的xx本就被舒岑的唾液浸过了一次,拍打在x漉漉的x口更是又脆又响,打得舒岑外面的嫩x也是又烫又麻。

被文令秋这么一提醒,舒岑才想起刚才文令秋好像确实没答应来着。

他大掌滑入舒岑的睡衣里,滚烫的掌心抚摸着舒岑的裸背,感受着她整个背肌的颤抖瑟缩,腰部却依旧紧绷着,不断往里抽刺。

舒岑的x几乎都要化作一汪水了,一腔xx被c壮的x塞着,好半晌好半晌才能有那么几滴死里逃生般在xx间被带出去,爽快地砸在地毯上,而更多的是直接又重新被文令秋拍打回去,在舒岑的大腿根部绽放出一片爆裂的水花。

“嗯、呃……xx……”舒岑都快分不清脸上的水珠子到底是汗还是泪了,喘息间又泄出来了一次。

文令秋看舒岑连站都站不住了,整个人全靠上半身撑着,也只能一把将她从桌上捞了起来,翻了个面儿让她平躺在书桌上。

她的睡衣完全移了位,吊带勾着手臂,一双圆鼓鼓的x房像是弹软的水球,在桌上被压得整个都泛着红,只有那对x尖儿还俏灵灵地立着,从被叠成一团的缎面中露出个头来。

刚xx过的舒岑还在喘着,双眸蒙着一层厚厚的水汽,就连文令秋的脸也看不清楚。

“文先生……?”

难道结束了吗?

下一秒文令秋立刻身体力行地回答了舒岑心里的这个问题,她的大腿根被文令秋那双手结结实实地压在书桌上,x口被外力张到了极大,被迫吞咽下男人的c壮。

“呜、啊…”舒岑感觉自己浑身都烫得像是要融化,尤其是被文令秋x了又x弄了又弄的x儿,夹不住的xx不断地滑入她的股缝,一阵又一阵,周而复始。

到最后舒岑xx得精神都有些恍惚了,文令秋才像是恩赐一般将白浊的xxs在了她的小腹上。

3393419108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3393419108”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