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绒》by晚风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羽绒by晚风

原创 / 男男 / 现代 / 微x / 正剧 / 温情 / x有
傲娇嘴y小omegaX温驯人妻年长omega
的温馨小故事。
受受,有产r生子情节

1捉奸

楚艾刚从外地出差回来,作为投资方给电影剪了个彩,吃了好几天场面饭。
 
 虽然在酒桌上算是各路演员要敬一杯的爹,但刚刚涉足演艺圈,也还只是个新爹,免不了被盘踞已久的大老板们踩一踩,叫他“小楚”或者亲昵得流油地喊“小艾”,“楚老板”则多少掺了点戏谑——楚艾笑着端酒应酒,心底暗暗骂娘,只庆幸自己提前吃了解酒的胶囊。
 
 他是omega嘛,整个饭桌上除了几个长相姣好的omega演员,就剩他了。
 
 一个omega出来当老板,坐在糊了层沟油的椅子上谈生意,总让人好奇,看不起,足够不伦不类。
 
 楚艾并不介意,他挨个记下,笑盈盈的眼钩子似的,瞄准了,下次专抢这些人的生意。
 
 “什么?您也有人选啦,可是我们这边已经定了……刘总,真是不好意思,这事是xx做的,劳烦您还特地给我打电话……嗯,嗯,下不为例。”
 
 他惯会做小伏低,加上生得一张乖巧的脸,语气里还带笑,常常让电话对面的某某总被骗了去,让他一让嘛?一个小omega,也不知道这通电话是特地来谈生意的,还是想跟楚老板聊两句。
 
 谁都让了一让,楚艾便靠着这道鬼把戏把一群竞争对手玩得头晕,挂了电话就是一声不屑的冷哼,都懒得得意。
 
 大概是在外常要装弱的缘故,在熟悉的人面前则有些过于骄纵了。
 
 他查看发给男友的信息,上飞机前让周镜给他订法式餐厅的双人桌,到现在还没回,出了航站楼也没见周镜来接他,心里已然窝了火,正盘算着是不是出差一趟男友便松了皮,一通电话就截断了思绪。
 
 “楚艾——”
 
 他把手机拿远了点,吩咐完助理联系司机,才继续听电话。
 
 小助理点点头应了,站远了些,似乎有些怵。
 
 老板人前笑得无害,人后则一副谁欠了他八百万的臭脸,白瞎了那对大眼睛,她不敢耽误,迅速联系了车来接人。
 
 楚艾继续听x诗佩的电话。
 
 “快看微信!快看!等等,你没在开车吧?没在过马路吧?”x诗佩突突子弹似的,一点没孕妇的样子,唯恐天下不乱,“哎呀,你快看!”
 
 楚艾边打开微信边嗤笑道:“你又吃什么瓜了?也不怕肚子里的崽子被你吵自闭——”
 
 加载完毕的图片上是周镜的侧身裸体,正望着身旁的两人笑。
 
 背景混乱不堪,褶皱凌乱的白色被褥上有深浅不一的水痕,当然,更为眨扎眼的是周镜目光的落点,一个露背的娇躯,那身子背后似乎是另一个alpha在xx。
 
 xx。
 
 楚艾有点想吐,x诗佩还在电话里“喂?喂?”,他突然觉得这位女性omega损友还是很值得交的,要是他现在在开车保不准会把红绿灯撞到解放西。
 
 x他大爷,楚艾的细胳膊甚至有些发抖,手里还攥着个袋子没让助理拿,里头拎着的不是他贴身的行李,是出差特地买的品牌秋冬新款,准备给那没爹妈的孤儿十八线演员男友。
 
 养不熟的狗东西,楚艾深出了口气,把一肚子脏话吞了进去,x起一股嘲讽的冷然语调:“牛啊,趁我不在搞三人行。”
 
 对面默了两秒,似乎按耐着兴奋,小声说:“亲爱的,你忘了算拍照那个,是四个人。”
 
 楚艾不说话了,又看了两秒图片,最后几乎要把手机捏烂了,x诗佩还在跟他出主意整人,就听到楚艾咬牙切齿的声音:“告诉一个能让你更兴奋的消息。”
 
 x诗佩屏息凝神。
 
 “上面在打桩的是我前任。”
 
 好家伙,x诗佩发出被狗血淋了一脸的亢奋尖叫。
 
 说起前任,这事知道内情的似乎只有x诗佩,她很有分寸地没有把楚艾分手的原因八卦出去,几乎要把她憋死了——那个alpha已婚,让楚艾被小三了半年。
 
 alpha叫范卓文,似乎是伴侣信息素等级十分低的缘故,楚艾居然从没闻出过不对劲,同理,范卓文出轨完回家,也难被家里羸弱的低级omega嗅出异样。
 
 x诗佩还在电话里嚷嚷要投稿到微博,生活好大一场戏,光是在吃瓜姐妹群唠嗑已经不够释放她的兴奋了,楚艾默默听了一阵,发现自己除了方才乍起的恶心已经没了别的情绪。
 
 “踹踹?”x诗佩半天没等到回应,叫了一声。
 
 “嗯。”楚艾应到,居然没反驳这个称呼,x诗佩直觉不对。
 
 刚好接他的车也来了,他在对面回话之前接道:“今晚拍的?在哪个酒店?”
 
 “兰庭。”x诗佩很靠谱地答道,“就刚刚呢,拍照的那个mb估计被x得不清醒,发到一个群里又撤回了,我有朋友看到还存了,估计这几个人还在g着呢……你?”
 
 “走呗。”他笑了一声,听得x诗佩又激动又害怕,楚艾接道:“你说他现在看到我会不会这辈子都被吓萎?”
 
 回应他的是x诗佩的“带上我!”
 
 电话挂断了,俩人分别从家中和机场出发,一个热血沸腾,一个像吃了苍蝇。
 
 楚艾还下意识抱着装了奢侈新衣的纸袋,意识到后又把袋子烦躁地扔到旁边了,纸袋嘎啦啦地响,发出垃圾的哀鸣。
 
 他侧头看向窗外,夜灯一盏盏闪过这张好看到显得稚嫩的脸,却穿越不了他面上的冷漠,显示出一种青果烂熟的违和,一种被辜负后无法照亮的灰色。
 
 “楚先生,是照常回家吗?”
 
 楚艾才回神想起自己没吩咐改道,他说:“去兰庭酒店。”
 
 “好的。”
 
 楚艾把自己出神的样子往后座的阴影里藏了藏,他想歇一歇,失魂落魄就不必了,但这关头还要求他冷脸装样,也实在不近人情。
 
 楚艾和周镜谈的时间不算长,但也并不短,两年时间普通情侣做过的事他们都做过了,约会、同居、去海岛旅行。
 
 他以为自己是个对深情嗤之以鼻的人,却仍能回忆起热带月夜的沙滩下,海面银光粼粼,他坐在沙滩椅里犯懒,看月亮。
 
 周镜从远处叫了他一声,楚艾望过去,那人朝他笑,脚底踩着细碎泛光的沙粒,一步步走到他身前,手里拿着一只不怎么好看的海螺,蹲xx来递给楚艾,说我爱你。
 
 楚艾在那一瞬间是愿意的,看在这只丑丑的海螺的份上,他愿意被周镜完全标记。
 
 他们在沙滩上xx,是极少的无x,楚艾难得放下被伺候惯了的姿态,腿主动缠着对方,觉得这或许就是爱情。
 
 最后?车里的他收回思绪,有些好笑地想,最后多亏他的娇气,周镜没舍得让自己在沙子上承欢,怕硌坏他千金的皮,抱着人回到别墅了。这档事被打了岔,楚艾心底的冲动自然也平复下去,生殖腔依旧紧闭。
 
 他能猜到周镜受不了自己什么,性格差,要求多,嘴巴毒,可偏偏是这些让周镜那次没有做到底,且宝贝着他呢。
 
 楚艾感到一种凉薄的嘲讽,好像在说你以前爱我,现在后悔个什么劲?
 
 兰庭到了。
 
 楚艾不愿细想这些个背叛要给自己定性,定不值得被爱的宿命,省省吧,他不爱自怜,出轨还有理了,爱不爱的,不过是管不住下半身的倒霉玩意,是他运气背。
 
 那股隐隐约约的哀伤碾碎在楚艾进电梯的脚步里,他迈着文艺片里的漂亮步子,背挺得笔直,刷卡进门,无视一屋子惊愕的眼光,似乎有个omega直接被他吓到了xx,小腹一下下地抽搐着,眼光娇媚无神。
 
 “周镜?”
 
 楚艾朝呆滞的男友笑道,咧开一嘴白皙的牙,比沙滩上的月光更要狠毒,他来要这段虚假爱情的命。
 
 啪、啪、啪。
 
 周镜几乎要跪下去了,被拽着领子抢到地上,矮了他一个头的omega将他的脸扇得红肿可笑。
 
 “楚、楚楚……”
 
 “你是挺可怜。”楚艾觑他,不应那个亲密的称呼,“就这么寂寞难耐?一个还不够你享受的,搞4P?”
 
 周围几个赤身裸体的人都被定格似的,楚艾微笑着扫视了一圈,还很有礼貌地颔了颔首:“吓着你们啦?真是不好意思,毕竟我也挺惊喜,没想到真有人被g上头了还会拍照炫耀,没见过x吧?”
 
 他踹了周镜的那玩意一脚,幽幽地说:“就这也觉得很了不起?”
 
 拍照的那个omega憋红了脸,似乎想出声反驳,楚艾就轻轻“嘘”了一声:“小可爱,乖乖挨骂,你闭嘴是受这个畜生的迁怒,你回话可能就再没人敢上你了。”
 
 范卓文——那个败类前任——闻言倒笑了一声,还拿了根烟出来抽,饶有兴趣地看楚艾发疯。
 
 “小艾,”周镜嘶哑地喊他,“是我错了,我喝了酒,被撺掇上来的……你坐飞机回来的?累不累?”
 
 “还行。”周镜见他应自己的关心,面色亮了亮,还未继续挽留,脸又随着清脆的一声响偏了过去。
 
 楚艾心情非常好的样子,他笑着说:“不累,还能扇你十下不重样的。”
 
 一出好戏,任谁热爱市井八卦都要拍手叫绝,楚艾倒想起什么似的,x诗佩那个八婆怎么还不来?
 
 说曹x曹x到,电话刮耳朵似的叫嚷,楚艾松开周镜的衣领接电话,另一只手因为掌掴已经完全红了,有些疼。
 
 “你人——”
 
 “楚艾!”x诗佩尖叫,楚艾头疼,又马上提起心脏。
 
 “我、我他妈!胎动……不是,我肚子疼!”
 
 “我x,”楚艾冷汗都下来了,“你到哪儿了?”
 
 “我不知道,师傅,我在哪儿啊?”
 
 电话那边在说什么,楚艾要疯了,今天晚上可真够刺激,他狠狠瞪了周镜一眼:“x诗佩肚子要是有事,你他妈就别想活了。”
 
 他急匆匆出了一屋邋遢的宾馆,要x诗佩把电话给了司机,便脚底生风往医院赶了。
 
 造孽,楚艾又急又怒,还有一腔恐惧。
 
 那肚子里可是活生生一条命。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