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不下》by尤萨阿里塔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落不下 限
爸妈离婚第二年我就跟我哥跑了。
尤萨阿里塔

xE – 三观不正 – 骨科

原本是这么定的,妈要走了大哥,把我扔给爸。

现在我家户口本只有两页,户主是我哥,另一页是我。

1
段锐×段琰

骨科,he

夏季的闷热潮x在瓢虫壳上涂了层油。我转着笔,望着窗外槐树上的虫子神游。

昨晚我哥跟几个朋友去玩,我也跟着,有个服务员把酒洒到了我哥脱在外包间衣架的西服上,被领班骂了一顿赶出来,这事我哥还不知道。

我从厕所出来他还在洗手池边哭。

我哥衣服是挺贵的,但也没贵到天上去,洒了点酒而已怕什么。

他哭得越来越伤心,耳朵红得像煮熟了,断断续续地哽咽,说他一个月工资就一千五,不知道几个月的工资才赔得起。

我知道以我哥的性格根本不可能揪着一个小服务员不放,但他哭得像只兔子,白嫩的脸蛋一动一动,我忍不住想吓唬他,我说你赔一年的工资也赔不起,我哥让你剁根手指头赔他都算轻的。

他好像从我的话里听出来了什么,抱在我腰上抽泣着求我,求我给他说情,试探着靠近我,用嘴唇蹭我的下巴,最后甚至亲到了我嘴上。

我问他的名字,他说时琛。

可以,我当然可以告诉我哥衣服是我搞x的。

我把他拖进厕所隔间,揉了揉他的xx蛋,问他xx被g过几回了。

时琛像只颤抖的兔子,嗫嚅着解释自己没被g过,但是迟早的事,每天晚上上工都是灌过肠的。

怪不得这么x。

我把手伸进去检查了一下,很软很g净。但我还是戴x了,我哥老早就教我办事戴x,后来他虽然没教过我x男人,以我的天赋还是无师自通了。

说出来我都不信,我也是第一次,只是在脑子里演练过不少遍,但我习惯表现得十分熟练,像我哥举手投足一样从容。

我在他股缝里抠挖了一阵,里面x滑软热,我以为男的xx都这样,迫不及待地扶着胀痛的xxx了进去。

时琛隐忍地闷哼一声,扶着隔间门分开腿,朝我撅起x白的xx蛋,两只手朝外扒开臀x,露出一朵被xx撑圆的粉色小花,让我进得更深。

他吸得我特疼,快被夹断了似的,但又挺爽,我踩住他掉在地上的裤子,向里发狠地顶撞起来,一下下x进他的x里。

他起初的叫声还有些表演的意味,这种叫声让我浑身不爽,后来他捂住了自己的嘴,痛苦又x荡地默默流眼泪,然后沙哑地低声哭叫,老公太大了。

我被这句话猛烈地刺激到了,精关一松就s了出来。

他把自己的xx从我的xx上缓缓退出来,跪下来用嘴摘掉安全x帮我x,他的嘴又软又热,这感觉太妙了,我浑身发软,忍不住坏心眼地往他嗓子里x。

他乖乖地吞下我整个xx,直到我再一次s在他嘴里。

作为嫖资,我哥出来的时候我告诉他,他的西服是我弄x的。

我哥缓慢但锐利的目光掠过还处在xx余韵中恍惚的我,落到时琛脸上,他吓得低下头,赔笑的领班也一脸紧张。

我哥嗯了一声,带我走了。

我和他们一块松了一口气。

回家的时候我开车,我哥坐副驾。他半条胳膊搭在车门窗沿上支着头,吹着车外的夜风醒酒,然后吃饱了撑的拨拉我的耳垂,我腿还有点软,初夜浪费在一个小鸭子身上怎么想都不够庄重。

他嗓音低沉,尾调慵懒地黏连在一块儿。

“戴x了没?”

我浑身一震。跟偷情被发现的奸夫一样紧张。

转念一想我x的又不是嫂子,哪点对不起大哥了。

“戴了。”我保持了一种虚张声势的平静。

我哥笑得肩膀直颤,我嗓子有点发g。

“感觉怎么样。”

“……还行。”

“小鸭子一看就不是处了,别被人家玩了,傻孩子。”他清了清嗓子,嘱咐我,“仅此一次,听见没。”

我甩掉他的手,脸上十分挂不住。

我问老哥第一次是跟谁做的,他枕着手回忆了一会儿,说大二的时候跟一个学弟,学弟挨x的时候特别乖,就是老爱追着叫他哥,这一点受不了,就分了。

我瞟他一眼,追着你叫哥不喜欢?

我哥有点困了,迎着风打瞌睡,慢悠悠地哼,喜欢啊,看是谁。

2

悬挂在黑板上方的钟表指针指向十一点四十五,班上除了课代表和班长以外没人听语文课,都焦躁跺脚等着打铃吃饭,铃一响,百米冲刺的人流即刻x出窄小的门口。

几秒钟后教室里只剩下我一个,门外教导主任在大声训斥跑得快的学生,我闲庭信步路过我那几个倒霉的兄弟,顺便给主任后背贴了个小猪佩奇,从我前桌铅笔盒上揭的,罚站的兄弟们纷纷给我双手比赞。

我不着急,我有哥。

人都跑光了我才慢悠悠转出教学楼,掏手机的一瞬间突然想起来,我哥昨个告诉我他中午有饭局。

x。我的饭。

这时候我都坐上车了,一摸兜发现没带钥匙,就让我哥给我发个定位,离家近的话我正好去找他取个钥匙,离家远就等保洁阿姨上班了给我开门。

我以为老哥说的饭局是指跟一圈大老板推杯换盏,互相满上,回家整个人吐成一坨抱在马桶上的屎。他刚工作那两年天天拼命喝酒,近来才体面了些。

我打他手机他没接,又怕扰了他生意,蹑手蹑脚推开一条门缝,结果他妈的小包厢里一共就俩人,我哥,对面还有一女的。

一般我对女孩特别怜惜,班上有几个女孩蝴蝶须子一样瘦弱,我为了她们每次都晚十分钟再逃周一下午的班级扫除去打球,因为她们够不着黑板上沿儿。

坐我哥面前的那位姐,可能二十五六吧,化着淡妆,身上裹着短款小旗袍,挺漂亮,但我不怜惜她,因为她手边的花瓶里x着一支玫瑰。

只有男女约会才会x玫瑰,妈又x着老哥相亲来了,老哥今年刚二十六,就被催婚催得不胜其烦。

那女的穿着一双极细的绑带凉鞋,在桌底用敷着层x色薄丝袜的脚趾勾我哥的腿,饭没吃几口,口红粉饼倒补得挺勤快。

我对这位嫂子人选特别不满意。我哥喜不喜欢我不管,反正嫂子必须得让我看着顺眼。

我哥招手叫我过去,让我叫那女的姐,我把书包往老哥手边一扔,跷起腿跟他并排坐着,那女人摇身变成对簿公堂的女犯人。

我审问她,姓什么叫什么,多大了,嫁妆不用多,北京三环一x房就成,最好七年内给我哥生六个儿子。

那姑娘骂了我(八成是骂我俩)一句神经病,拎包走了。

果真挺漂亮的,我觉得她最漂亮的就是转身离开我哥的背影,重点在离开而不在背影。

我哥也骂我有毛病。

但我看见他半颗虎牙尖露在嘴唇外边,这说明他在笑。

他用手捏我的后颈,手掌c糙的沧桑感贴在我皮肤上,很厚实,也很热,埋头做了一上午理综题,疲劳的颈椎都舒服了许多。

他摸出口袋里振动的手机,接了老妈的电话,没等里面说话就提前开口:“小琰在我这儿。”我知道他是暗示我妈少说两句。

老妈嗓子很尖,即使不开免提我也能听清楚:“你相亲带个拖油瓶g什么?算了,那姑娘怎么样?人在国企又是会计,长得挺好,工作也稳定。”

我以为我面无表情,实际上嘴角还是冷冷抽了一下,看对面的牛排一口没动,就想端来吃,老哥皱了皱眉,眼神示意服务员撤了,把菜单拿来让我点新的。

等菜的时候我饿了,顺手拿我哥用过的叉子扎烤面包吃。

老妈还在电话里喋喋不休,我觉得好笑,她都跟别的男人结婚了,又生了自己的孩子,还是改不了原先管天管地的毛病。

我九岁那年爸妈离婚了,老妈要走了大哥,把我剩给我爸,因为我哥长得像她,我长得像爸,她讨厌我爸,连坐了我。

我边吃边说,妈就想赶紧把你安排完事,人家好安心过一家三口的小x子。我哥心里肯定明白,跟了我妈,人家结婚生子他就全成外人了,出来工作独居以后更是非逢年过节鸟都不会鸟他。

我呢,老爸就跟死了没两样,有时候还觍着脸过来跟我要钱。

这才叫难兄难弟,亲的。

“好了妈,最后一次了,以后不用x心这些,我先陪小琰吃饭。”我哥挂了电话揉了揉山根,他说话声音并不大,从来保持着这种镇定自若的语气和音量,我偶尔会有意无意地模仿他,结果我班上同学说我高冷,装x。

同样的神态在我哥脸上就一点儿不违和,我盯着他看,老哥就搭着我肩膀开始教育我,说班主任又给他打电话告状了。

“老师说你这次考试交白卷。”

我不以为意,当时状态不好,就不想写。

“还说你在厕所抽烟。”

我不服,怎么现在厕所也算公共场合了?

“你还把前桌女同学的辫子拿打火机点着了,你他妈的是不是有病。”

我笑了,我觉得我前桌长得可爱,谁让她老打我,还不理我,我就想逗她笑,结果她哭了,我笑了。谈恋爱总得有一个人哭,这叫能量守恒,我不想哭,就只能让别人哭。

新点的一份牛排端上来,我坐到我哥对面,把玫瑰花瓶挪近些,恰好放在我们之间,把我哥气笑了,服务员准是看着我俩大男人中间摆朵花尴尬,过来打算撤掉,我哥朝她扬下巴,不用撤,放着吧。

老哥说抽烟不好,一边训我,一边忍不住点了一根,继续理直气壮教育我。

其实我是跟他学的,初三那年冬天半夜起床撒x,看见大哥在破旧小阳台靠着栅栏抽烟,周围破破烂烂一片灰迷,我哥像座遗世独立的冷白雕像,叼着烟头,在我用完的算x纸背面算账,我趴在窗台看他侧脸看了半宿,早上我感冒了,他没事,x。

我站起来抓住他的领带,扯着他不得不站起来和我对视,然后警告他,不准结婚,不准往家里领人,我不允许。

我这人特别双标,自己可以左拥右抱彩旗飘飘,但不允许有人往我哥身上沾牛粪,对,我哥是鲜花,别人无论男女都是牛粪,只有我哥x别人的份儿。

老哥自己松了松领带,桃花眼笑成弯月,x着裤兜垂眼打量我,小兔崽子还管起你哥来了,管得挺宽啊。

对,我们家我说了算。

现在我们家户口本只有我和我哥两个人,我哥是户主,但我是家里说了算的那个。有一回学校让复印户口本户主页和本人页,我莫名兴奋,有种和大家都不一样的优越感,没想到他们都可怜我只有哥养,真没劲。

吃饱喝足我买了个甜筒吃,平时我吃冰淇淋只吃上边的球,蛋筒就丢给我哥啃,这次尝了个什么樱花口味,难吃得一批,x了几口就全塞给我哥了。

他犹豫了一下,拿着冰淇淋x,舌头慢慢把x油卷进嘴里。

我当时想到如果他不是我哥,我就把xx塞到他嘴里,让他x个够。

但我哥不x,我哥长得帅。

一路上我都在思考,我为什么不能把xx塞进我哥嘴里呢,这规矩是谁定的?我想问老哥,毕竟我们无话不谈,但直觉让我没能问出口,总觉得他会给我一拳。

两点半我哥开车送我回学校,临下车还嘱咐我好好听课,他的宝马一走,我立刻翻进x场,跟正上体育课的四班哥们打球去了。

“段琰,段琰来了!”我听见四班女孩们小声说我球打得好,长得又帅。有一说一,我就打球还行,因为她们没见过世面,我哥才叫帅,个高薄唇双眼皮,鼻梁直挺眼窝深,像我这么大的时候整个一混血小王子。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