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湿苔》by新鲜蜂蜜罐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周见周叙)

x苔(兄妹)
作者
新鲜蜂蜜罐

內容簡介

最复杂的事情简化下来其实就是一个爱字
但是要很久很久 才能学会如何去坦诚面对、给予和接受爱

1999和2009的两周
有关于欢愉和告别

一个心血来潮的故事/充满缺憾/
兄妹不伦/
但是感情和方式 谁来教导用什么办法去判断正误?

1V1xG現代青梅竹馬心情抒發

1999/一根冰棍

1999

周见翻过身,“啪”地一下,抬起手,蚊子的血在竹凉席上蔓延出一小块斑痕。再转过手腕,果然手掌心上也残留着蚊子的残肢和血迹。她一个伏地挺身,抓起桌上的纸巾清理g净这一片凶杀现场,又将“吱呀吱呀”叫个不停的风扇再调大了一档。

听见隔壁房门拉开的声音,她心里默数,“三、二、一——”一还没数完,房门就被推开了。房门拉开的缝隙中挤进少年逐渐抽条的身体,少年有着一张和她乍看不像细看五官却仿佛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脸。少年是比她大两岁的哥哥,周叙。

“我等下去超市一趟,你有什么要买的吗?”变声期的声音说不上好听,带着一点喑哑。

“我要吃冰棍!”周见翻了几个身,这天气,实在太闷热了。

门再次被合上,随即是逐渐远去的脚步声。周叙和爷爷喊了几句今天的作业做完了出去买东西之类的话就出门了,世界再次归于寂静,只有风扇吱呀吱呀的声音和外面夏蝉吱呀吱呀的声音。

周见作业摆在桌子上,基本还没有动。但她只是仰躺在床上,跟着哼唱随声听里的歌曲。“眼睁睁的看着你,却无能为力,任你消失在世界的尽头……”

周见有一种本事,就是发起呆来可以进入玄幻小说里那种化境,关闭掉身体的视知觉。于是她的胳膊猛然感受到一阵冰意时,她才被拉回现实世界。现实世界里,周叙坐在了她床边,周叙和她的胳膊之间躺着一支还在吱吱冒着凉气的冰棍,上面已经结起了一层白霜。

周见手脚并用从床上爬起来,飞快除去冰棍的包装,塞进嘴里。骤然的凉气冰得她牙齿一痛,又立马将冰棍吐出,舌头还像小狗一样伸出来晾晾,恢复一下正常的人体温度。周叙见她这个样子笑得眼睛弯弯,察觉到她甩过来的怒颜,又只得低下头哧哧地笑她。

“我也要吃。”周叙就着周见的手直接把她x舐过的部分咬进嘴里,周见生了恶作剧的心思,手上用力,将冰棍往周叙嘴里猛地一塞。周叙被这满口的冰呛住,于是低下头,将满口的冰倾向周见的脸颊。冰凉x润的触觉从脸颊一路滑到下巴,冰凉火热。

周见不甘示弱,立马像兔子一样扑上前,欲将周叙的手反剪。少年此时已然有力量积蓄,几番搏斗之下,还是叫周叙占了上风。但是周见抓过冰棍的手直接从周叙的T恤底下钻上去,趁周叙不备,周见一口咬上了周叙的脖颈。

周叙不动了,两个人陷入了短暂的沉默。呼吸声、吱呀吱呀的电扇、吱呀吱呀的夏蝉。周见这个时候忽然想起了朋友家里的猫咪,也是这样,在被人抓住后颈以后,就仿佛被拿住了命门,任凭之前再怎样凶神恶煞、龇牙咧嘴,在此刻也只能任人宰割。周见觉得,周叙就是这只猫咪。

直到听见越来越重的脚步声,两人才猛地分开。周见抓回了那支在打斗过程中不幸跌在周叙腿上的冰棍,可怜的冰棍在闷热的蒸烤下,它的透明的血淌了竹凉席一片。

门打开,这次是他们俩的爷爷,周山泽。老头子尽管头发已白,身子骨却健朗得很。他斜着眼睛看了看这屋里的狼藉,周见心里一跳,每次爷爷露出这样的表情的时候,她总要因为“女孩子家家没有收拾”被骂。出乎意料的,爷爷开口说:“过两天我要去市里有点事情,你们俩好好在家里呆着,别乱跑,好好做作业。”

好的好的,知道啦爷爷——这是周见。

乖巧地点头,俨然一副好学生模样,完全不见刚刚与周见博弈的顽劣。他的手擦过淌着冰棍水的腿,黏糊糊、x答答。——这是周叙。

2009/一袋橘子

2009

接到爸爸打来的电话时,周见愣了一下。

在这通电话打来前十分钟,飞机刚刚着陆。飞机和地面碰撞的那一声让她有种穿越到另一个世界的感觉。安静了许久的机舱在降落后忽然变得嘈杂,手机消息提示声和电话铃声此起彼伏。十几个小时的飞行过后,大家都按捺不住要和家人朋友联系。她简短给妈妈发了一条“已到达”的短信,就没有什么可对这部手机做的了。在美国呆这么久,国内的朋友联系基本都少了。

第一个打来的电话,居然是一个许久没有再拨通过的号码。这些年因为之前的原因,她不再和爸爸有什么联系,顶多定期有一笔钱到她的账上。接通之后,对面说:“爷爷去世了。”

挂断电话后,她没有什么反应。随着人流走出飞机,提取行李,排队上出租车。司机问:“小姐,去哪呢?”周见张张嘴,没说出话来。司机慌了神,一连抽了好几张纸巾塞过来:“哎呀,哎呀,不要伤心啦。”周见这才发现自己眼泪淌了满脸,尴尬地笑笑,报了家里的地址,声音g哑得厉害。

第二天,她就回了小镇。她还记得上一次走的时候,自己扒着车门,哭得肝肠寸断,鼻涕眼泪全都混在了一起。没想到再回来就已经是十年之后了,白衣苍狗,连这座向来没有什么活力的小镇都逐渐在往摩登感上面靠。比如原来那家常去的超市重新装了通透的大玻璃墙,连储物柜都有了刷指纹开锁。

想象过无数次再见的场景,比如说两个人各自牵着各自的伴侣和小孩进行亲戚聚餐啦,又比如说在葬礼上远远隔着颔首啦。但是绝没想到是因为超市的指纹储物柜出了问题,她在踮着脚和最顶上卡住的柜子搏斗的时候。一只手从她头顶穿过,轻松拉开柜门,门挂住了里面存的一袋橘子,于是噼里啪啦,橘子砸了她一脸。

又是熟悉的压着嗓子的哧哧笑声。她转过头,看见那张熟悉又有点陌生的脸,发现正常地和他打个招呼比想象中容易。

“好久不见。”——微微抬起头,露出一个标准的微笑,这是周见。

“好久不见。”——单膝蹲下,替她一个个将橘子捡起来,这是周叙。

1999/一罐啤酒

1999

爷爷走后第二天,周见的“狐朋狗友”之二何迩和徐曼就心有灵犀地过来找她了。他们俩还以为她平常凶凶的爷爷还在家,只敢用纸团和小石子从xx敲周见的窗户。

周见睡眠浅,就是在这样“叩叩“的声响中醒来了。比周见平常起床的时间早了起码一个钟头不止,x光刚从云层里探头。周见暗骂一声,趴到窗户前,灵巧躲过砸在她面前玻璃上的小石子,就看见他们俩鬼鬼祟祟地站在xx。他俩并没有发现目标任务已经出现在了窗户后,没睡醒的目光阴森森地看着他们。

周见家住在三楼,她决定友善地不告诉他们她已经看见了这个事实。她正换鞋准备下楼的时候,看见周叙正从房间里出来。周叙显然没想到今天他的妹妹起得这么早,并没有注意自己的着装。他就穿着一条宽松的短裤,男生早晨正常的生理反应他也没有过于在意,就这样一边打着哈欠一边走出了房门。等他反应过来客厅里有另一个人的时候,他看见周见的目光直直地盯着他的下半身。

其实是不带有情欲色彩的眼神——他们在过往的时候,其实就在有意无意之间探索对方的身体结构——但他还是为这样的眼神有些脸红,立马转身缩进房间。半晌房间里才传出他的声音:“早点回来!”

周见在看的时候其实没有反应过来,只是单纯为自己所没有的生理现象感兴趣。但是看到周叙忽然转身回房之后,她也忽然反应过来。xx答应了周叙的叮咛,就踏着鞋跑下楼去了。下楼的时候看见他们俩还在仰着头望着她房间窗口的方向,于是从后面悄悄潜过去,将手伸入了俩人的后颈。

徐曼被吓得往后弹出好远,何迩也不住地瑟缩着脖子。反应过来,徐曼怒喊:“怎么回事啊你!”周见笑得腰都弯了:“我爷爷走咯,嘿嘿,今天完全自由!”

因为这句话,两个人唆使周见晚上的时候在烧烤摊一起喝酒。周见起初还有些抗拒,一想到爷爷难得不在,没有人管束,于是也就放开了和徐曼何迩一起ali喝。啤酒喝下去是不醉人的,微微的苦味和回甘让周见难得能放出来的贪食鬼不自禁抿了一口又一口。周见只觉得脸上温度烧烧的,就像每次周叙用枕头捂住她的头的时候,那种闷出来的烧热感。徐曼和何迩开始聊学校里的话题,说到谁谁又向谁谁谁告白了,徐曼还忍不住看了她好几眼,欲言又止的模样。

周见疑惑了,脑子也因为酒精的缘故转得慢了起来。“谁谁和谁谁谁,关我什么事啊?你这个眼神看我g嘛?”

徐曼一拍桌子,颇有古代女侠酒后风范,那烧烤摊支棱起来的泛着油光的桌子不住地震颤,表面留下一个清晰可见的五指掌印,像是为她内力所伤。“那谁谁谁,不是你喜欢的人吗?谁谁还每天一副跟你玩得好的样子呢,心里算盘不知道敲得多响。”

周见眉头轻轻蹙起,双目失去焦点,仿佛开始认真思考这个对她现在来说有点复杂的人物关系。她有喜欢那谁谁谁吗?她怎么不知道呢?她怎么想,也就怎么问了。

“不喜欢你帮忙给他打水?给他讲题?不喜欢你借你磁带给他?我向你借你还没有借我呢!”徐曼颇有一种被出轨的控诉感,让周见一下子笑出声。她想起来了,是之前她打碎了那谁谁谁的杯子,那谁谁谁也不要她赔,提出来一堆稀奇古怪的要求。

小孩子,心思真难猜。这就叫喜欢吗?那她对周叙,才更应该是喜欢吧,她的所有物基本就和周叙的所有物一样;周叙的同理,也是她的。这个时候她浑然忘了自己也是自己口中的小孩子,他们都是初三的小孩子,等待中考后忽然一下变成成熟的高中生。

“那还有我对他更好的人啊!”周见大着舌头,将自己的逻辑简单化。

“哇,谁呀谁呀,你喜欢的人我们认不认识?”徐曼和何迩显然都非常感兴趣。

“就……就有呗。”不知道为什么,周见把要蹦出喉咙的周叙两个字收了回去。

“那又什么不能告诉我们的啊?”

“总之,喜欢呢,也不算吧。但是这就是一个互相交换的过程……”

周见没有逻辑地解释了一通,三个人其实都有些醉了,尽管她说的逻辑牵强,也没有人在意和纠结。重新回到自己家楼下的时候,她站在xx思考了好久。也没有思考什么有意义的东西,就在思考周叙,想,他真是一个成熟的高中生。抬起脚上楼梯的时候,失去了大脑的指挥,于是左脚和右脚打架,在第一级楼梯就行了个大礼,“砰”地一声,几层楼的声控灯都亮了。周见觉得,她好像走进了一个巨大的南瓜灯。

南瓜灯里的南瓜瓤踩起来软软的,让周见有些找不到地方下脚。忽然,南瓜灯里走出来一个南瓜仙子,一把抱住了即将一头栽倒在南瓜瓤里的周见。周见一把抱住了南瓜仙子的腰,把脑袋埋在仙子的x口,还不安分地蹭蹭。在周见的想象力,仙子应该香香软软的,腰细x大,体带幽香。但是她上下摸索,她抱住的这个南瓜仙子有着坚y的身体线条,仔细嗅起来,一股清爽的洗衣粉味道,和她哥哥身上的味道简直一模一样。

天色晚了,周叙一直在家里坐立不安,等着周见回来。其实他也没什么好不安的,镇子就这么点大,民风淳朴,周见也只比他小了两岁,还和两个同学一起,根本不可能有事。但是他坐在桌子前写数学作业的时候,走珠流畅的笔尖就在x稿纸上不停地画圈圈,把原来整齐的演算x稿盖掉了。他又走到客厅喝水,时不时打开门看着漆黑的楼道。

又一次不抱希望地推开时,听见“砰”的一声,然后楼道霎那变得灯火通明。他都没来得及换鞋,趿着拖鞋就往下跑,然后就看见周见满脸通红,一双眼睛里盛着楼道里昏x的灯光,傻笑着,眼看又要一头栽到在楼梯上。于是他飞快跑了两步,在周见头着地之前,伸手接住了她。

“周叙?”那双眼睛里的昏x灯光照到周叙脸上,好像把通红也传染给了他。

“你怎么回事啊?”周叙一边忍着周见毛茸茸的脑袋在他x口拱,一边扛着周见,一步步把她拖上楼。

这个时候的周见,才是真正的像猫咪一样。她侧过头,一口咬住周叙的胳膊不动了,舌头伸出来,x着这一块被她的牙齿圈出来的光滑领地。

周叙一把把周见甩进家门,一脚踹关房门。他抽回自己的手,周见抬起头,可怜巴巴失去食物一般的眼神看着他。他一时间受了这眼里灯光的蛊惑,用嘴唇换回了对自己胳膊的控制权。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