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店》by佐木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花店
作者
佐木

內容簡介

故事的开始,是童话故事画风,苏菏想到了阿拉丁神灯。
陈少壬突然出现对她说:“工作很累吧,有什么梦想,说出来,我帮你实现。”

后来的故事,苏菏说:“我要的只是花店,不是你。”

現代

01

Z市的金麟商圈在市中心,是拥有悠久历史文化且是最繁华的一个商圈。

商圈里有条千米长的高端商业街,是一条集文化,娱乐,商业于一体的街道。

商业街上有家花店,离百货商场入口处不远,地理位置十分优越,马路对面两边均为高档小区。

花店装修的大方且温馨,两面橱窗g净透亮,摆放着花艺作品,灯光舒适柔和。

门口招牌很大,花店名却不高大上——花花的花店。

有区于别的花店的是,花花的花店门口不会摆放各种鲜花,唯有一个固定住的一米高的架子,架子里有个漂亮的水晶花瓶。花瓶里摆放着十几朵不同的鲜花,还有块小牌子,上是老板亲手写的字,每天的内容都不一样。

今天写的是——今x份的花送给爱笑的你。

每天老板都会送出鲜花,一开始只要有人路过顺手就拿走。久而久之,他们会看着牌子上的内容对号入座领取鲜花。

人们都以为,这是老板的营销手段,其实不然。

无心x柳柳成荫,这吸引不少人入店看花,当下他们并没有计划买花送谁,入店看了一圈后,手上拿着鲜花出来,和身旁的人说:“没想到老板这么漂亮,就是太冷了。”

花店的老板是个女人,任人怎么看都觉得很年轻,她身上的书香气质很浓,平常脸上没什么表情,冷艳又美丽,要人想靠近又不敢。

胆子大些点的买花时顺势耍两下嘴皮子,调侃她:“老板,你叫花花?是要与花儿比美吗?”

老板会笑一笑,笑的时候只是嘴角上扬,抿着嘴,眼底依然波澜不惊,声音很轻很平回:“难道我不是比花儿还美?”

她说的疑问句,更像蛊惑着对方承认这是不可置疑的事实。

“是是是,美女说什么都对。”接着他们就不再说什么,因为他们意识到,这个女人不管笑还是不笑,都是一副看世态凉薄的神情,这种女人只能远观,不可深交,也交不起来。

一天忙去了三分之一的时间,听了不下十句“你叫花花”,她有点无奈,想着换个店名吧,又是一笔钱。

当初这个店到她手里时基本装修好,连店名都是陈二少自作主张起的。

这个花店是陈二少给她的,她用身体作为交换,毕竟开花店是她毕生梦想,有捷径她很乐意。

她叫苏菏,“菏泽”的“菏”,很多人以为是“荷花”的“荷”,叫着叫着从“荷花”叫成了“花花”,也算是昵称吧,她只喜欢朋友这样叫她。

商业街x均人流量达到五十万人次,节假x更高,神奇的是熙攘的喧闹声传不到店里,一开始苏菏不知,隔音效果做这么好是为啥。

直到有一天,陈二少突然前来,刚进门就把店门上了锁,拉着苏菏到店里角落的杂物间,他身上的西装还整齐,她也只被褪了xx,他老样子一点前戏都不给,站着的姿势从后面直接把炙热送进g涩的甬道里,入后自顾自的弄了一节课的时间,s出来后舒坦了,话也不说拉好裤链直接走人。

他没表情,她蹙眉不语,怎么也习惯不了他这样弄,只觉私处火辣辣的疼,疼痛之余缓缓流下他s出来的东西,接着是一股特殊不难闻挥之不去的气味。

苏菏必备护垫在店里,她没办法接受xx流在xx上带来的黏腻感,毕竟s进去的xx不会一下子全部流出来,用护垫还能隔绝气味,她才会觉得舒服些。

撕裂的疼痛感一般要持续几天,庆幸的是陈二少不常找她。

没有陈二少的打扰,苏菏过得很是自在快活,一转身就把这个男人抛之脑后,一心一意经营花店。

商业街里不缺吃的,午饭的时候苏菏会趁着空闲去买点,她不会在店里吃味重的东西,所以店里无时无刻萦绕着花香味。

今天苏菏忙得还没来得及去买午饭,她两个朋友惯例性来了,她才反应过来,今天周x,怪不得生意这么好。

“花花,还没吃饭吧,我给你带了寿司。”

张曼珺把打包好的寿司放茶几上,一xx坐沙发上翘起二郎腿。她常年不染的黑色长发剪短到肩膀,做了个内扣发型,显得她脸更大,好在五官漂亮,还算没那么难看。

沙发很小,她们都不胖,挨着坐一起。

苏菏问张曼珺:“失恋了吧?”

她每次失恋就折腾一次自己,苏菏记得上次她失恋跑去蹦极了,这是伤得多深呐,蹦极的勇气都使出来了。

邱樱抢了话,替她回答了:“昨天失的,头发刚做,你没闻到味吗?”

苏菏笑了笑,她在朋友面前喜欢笑的,“那肯定是我店里更香,所以没闻到。烫了内扣应该染个色,哪次失恋能让你染发?”

“大概出轨吧,哈哈哈。”邱樱笑了起来,不知想到什么。

张曼珺打趣她,“别笑,小心你老公出轨。”

邱樱毕业就和男朋友结婚,两人都不是Z市人,毕业后选择留在Z市打拼。

他们生了孩子,目前才八个月,她第一次来花店的时候带着孩子一起,谁知道孩子花粉过敏,后来就没带孩子来过。

怀孕后邱樱辞了职,再后来没人给她带孩子,就连来一次花店也要等她老公放假在家带半天孩子,她才得空来一趟。

邱樱的老公做的是建筑设计,收入还不错,但是支出更大,他们存不了什么钱,一直没买房子,一家三口窝在出租屋里。

邱樱拍着x口说:“我保证他不是这种人,他敢我就弄死他。”

苏菏笑笑不说话,用筷子夹起寿司小口吃了起来,她们知道她不吃生食,所以买的都是熟的,她胃口小,吃不下很多,很快就饱了。

张曼珺和邱樱在争吵,玩闹那种,她们认识五年,关系挺好,时常打闹,闹着闹着就闹到苏菏身上去,同一个问题,她们每次来都问。

“花花,有没有男朋友?”她们问不腻,同时搞不懂她怎么一直单着,又不缺追求者,一个都瞧不上。

苏菏摇头,“没,一个人不好吗?找个男朋友还得伺候着,樱子,你老实说说,结婚后什么感受?”

“啊?”话题踢给她,邱樱还没反应过来,想了会才说:“没什么特别的感受,就是生了孩子后,性生活不如从前。”

话题就这样跑到性生活上去。

“说说,怎么个不好了?”张曼珺兴致勃勃问。

“没多大兴趣做,有时候做着做着孩子醒了,你说要不要命,更重要的是,xx都没了,哪还有什么意思。”

这样的话题,苏菏不参与,她甚至不知道什么是xx,于是她在一旁包着花听她们聊,听听还是有兴趣的。

张曼珺:“完蛋了,我告诉你,性生活决定两人的感情是好是坏,你们还年轻,得想办法解救。”

邱樱看了看时间,说:“我知道的,你们多玩几年再结婚,真的,婚姻生活没想象中那么好。”说完她拿起包准备走,“你们聊,我得回去了。”

张曼珺摆摆手说:“去吧,已婚妇女,孩子他妈。”

孩子他妈走了后,苏菏淡淡来一句:“自由都没了。”

“可不是嘛,晚上想喝酒唱K都约不出来。”张曼珺走到苏菏身旁,问她:“好久没见你更新视频了,怎么不录了。”

苏菏偶尔会录x花视频发微博,引来不少粉丝关注,有一部分不是为看x花而来,是奔着她来,看她绝美的脸,纤纤玉手,甚至还有评论说:听她的声音想打飞机。

她有一阵子没录,粉丝会私信问她怎么不更新。

“忙。”她精简回答,并没说谎,这阵子生意还不错,她一个人忙得手慌脚乱。

“你们老板应该再雇一个员工,就你一个人怎么忙的过来。也没见同城配送之类的服务。”

花店是苏菏的,这件事她没告诉别人,只说给人打工,待遇还不错。

她哪来的钱开花店,还在市中心的商业街里,忙的时候确实够呛,但雇人这事她早就放弃了,陈二少会突然来一次,指不定会有第二次,她没有勇气雇员工。

至于同城配送这回事,苏菏不是没想过,只不过她不是得不定时伺候着陈二少嘛,随叫随到,花店暂停营业那种。

经张曼珺这一提,苏菏想起了陈二少,她不知道他本名叫啥,听人喊他“陈二少”她也就这么跟着喊。

别说他名字,他今年多大,从事什么,她一概不知,从他长相她猜测不到三十,可能更小。

他生的极好,有棱有角的脸非常帅气,外表看上去像放荡不羁的公子哥,每次见他都是西装革履,成熟中有还不到那个年纪的稚气,更像是装出来的成熟。

初见他时,他说的第一句话是:“上班很累是不是,有什么梦想,说出来,我帮你实现。”

苏菏脑子里出现神灯巨人的形象,可巨人说的是:“亲爱的主人,您要我做什么呢?”

他与神灯巨人一样,说的潇洒,办的容易。

他和巨人不一样,巨人只管满足愿望,他要她付出身体作为交换。

苏菏正想到这,手机响了两声。

有半个月没见的陈二少发来信息:「给我过来。」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