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门》百度云txt全文阅读by千老依依

他与她夫妻十三年,立她为后已有五年
他说她天下贤妻之典范,她也以为他们一路相携,互相信任倚靠,亦会白头到老
阖宫的女子环肥燕瘦,但自己于他是不同的
直到他南巡前一个月,对她说,“琼如,请你帮我照顾夕月,她入宫时间不长,朕怕我一离开,便会有人为难她。”
他要她照顾的不是整个后宫,而是他的柳昭仪……
所以,他们是夫妻,他们一路相携,信任倚靠,只是,那不是爱
他给了她信任,给了她至高的地位,却没有给她爱情
可是她给了他全部的爱啊……
她微笑点头,至少他信她,自己于他依然是不同的
可是在离宫的那一x,他却带上了柳昭仪
他的信任终究不及他的爱重要……
那么,她是不是也该收回自己的爱?
血冷了,x子却仍要继续
她依然是贤妻良母,她依然尽力管理着后宫
她于他更像合作伙伴
也许这才是帝后该有的样子
可是,他却为何忽然不满起来,直斥她才德不足以母仪天下?

第一章 中秋(h)
贞化五年的中秋夜,月圆人圆。这是高宗赵明启全面把控大晋朝政的第三个年头,政治清明,海内升平,大晋朝年轻的帝王向世界宣示着自己的远见卓识一点也不逊于先皇。最让高宗得意之处,他未杀一人而使政权平稳的过度到自己手中,在这一点上,即使是自己的父亲都不曾做到。

今夜宫宴,帝后面南高坐在主位上,几个公主皇子和一众妃嫔皆坐于两侧,其乐融融,真真是坐享齐人之福天伦之乐。宫门前燃起绚烂烟花时,赵明启握住皇后的手朝她微笑,这十多年他们携手走过多少艰险坎途,如今他于殿前指点江山,她将这后宫治理的井井有条,让他完全没有后顾之忧,得妻若此,夫复何求?

她也抬头看着他,眼中的爱意柔情没有一点掩饰,明亮的烟花印在她眸里,灿若星辰。

一席宴罢,宫人们各自回宫,今晚是中秋,皇上自然要宿在皇后宫中,没有哪个妃嫔会做毫无意义的妄想。

夜色已深,偌大的立政殿内竟没有一个人伺候,只有巨大的卧床上交叠的身影配合着男女销魂的喘息,在阑珊的灯火下映出一室旖旎。

蓦的男子一声c吼,接着女子的娇吟伴随着交欢的水声越来越急促高亢,直至最后带着哭音一声尖叫,和着男子的大吼,这场欢爱进入了尾声。

xx过后,男人抱着泛粉的赤裸女人满足的喘息,明明已经是十三年的夫妻,明明已是姬妾众多,可她于自己而言始终与众不同,宫中比她年轻的比她貌美的不是没有,比她更会勾引人的更是不少,可只要七八x不碰她,便会想念的紧,想念她的娇吟想念她在他身下颤抖的模样,更想念在她体内冲撞的满足感……到底是夫妻,她于他而言不同也是应该的,他如是想。

怀中的女子却因他无意识的揉捏腰部的动作而轻颤,抬头见他闭眼微笑的模样,握住他的手道,“六郎就爱戏弄妾”,嘴里是埋怨,脸上却都是娇羞。

他低头吻上她抬起的面颊,道,“琼儿,朕有一事,请你帮我。”

她挑眉,“皇上富有四海,还有什么事需要臣妾帮忙?”

“这四海之内却有一处是你管着,而朕不能随意x手的。”他是帝王,这后宫是他的,同时也是她的,他信任她,自然也不会挑战她在宫中的威信。

她笑开,“六郎这般信任琼如,妾岂能让您失望?”

他奖励般在她唇上琢了一下,道,“琼儿,下个月朕要南巡,朕不在的这段时间,请你帮我照顾夕月,她入宫时间不长,朕怕这次朕一离开,便会有人为难她。”

她愣住了,没想到他要她做的会是这个,x口隐隐泛起痛意,脸上的笑容却扩大了,“六郎的嘱咐,琼如怎敢辜负,六郎放心。”

他眸光闪了闪,“偌大的宫中,我唯一信得过的便是你,怎么会不放心。”随即在她耳边道,“时辰还早,皇后可还有力气?”说完便含住她小巧的耳垂x舐。

“唔……陛下取笑臣妾”说着,在他放开她的耳垂时佯装生气的背过身去。

她知他偏好后入的姿势,也每每配合他找些借口不着痕迹的满足他,只是今晚,她真有些不愿看他的脸。

他凑上前,手探到了她腹下,轻易便贴住了她敏感的花核,边揉边道,“朕疼惜琼儿,却被这般曲解,看来朕就该让你明x下不来床。”说着一把将她压在身下,强壮的双腿卡在她修长的腿间,粘着花核的手轻扯了几下。

“嗯……陛下~”尖锐的快意让她忍不住款摆腰肢,“臣妾错了~呃~”求他恕罪的话还没说出口,雪白的臀便被他不轻不重的打了一下。

“琼儿又忘了,朕爱你的时候该唤朕为何?”

“六郎~”她才娇唤了一声,那c大的xx便已贴住了她的x口。

“琼儿曲解朕的好意,朕伤心了,琼儿,你说该如何补偿朕?”xx顶了顶,却不进入。

琼如娇喘着抬臀跪趴起来,接着伸手扶住他的男根,有些费力的将那伞端含入花径里。

他抚摸她翘臀的手在进入她身体的那一刻猛的握紧她两片臀瓣,健臀一挺,整根没入细窄的花径里。

“嗯~”她受不住的沉腰,细长的手指用力抓住身下的褥子,仿佛只有这样才能化解如此深猛的一击带来的酸胀和快意。

他也忍不住低哼,琼儿的花x窄小细长,每每他c长的龙根尽根没入,便被她紧紧圈住,尤其是从后而入,伞端便堪堪顶在宫颈口,她内里细细的小口死命嘬着马眼的感觉,简直叫他欲仙欲死,待他撞击起来,那细口用力含住顶端吸吮的感觉……

如同着了魔般,健臀后退了些,随即狠狠往前撞了进去,大掌抓着那不盈一握的水蛇腰往后一拨。

“啊啊……”她被那埋进了宫颈的xxx得尖叫,手撑不住的软在床上。

他微微一顶,在她的娇臀被迫向前冲时健臀也向后缩了些许,直到xx已经卡在了她的x口,才又用力向前一顶,手则拉着她的臀往后撞向自己的小腹。

如此不断重复了二十多下,在她软软的娇吟中停了下来,手指沿着她颤抖的小腹往下探,直至两指轻轻夹住花核。

她灼热的小腹猛的一缩,哭着往后上方顶臀,箍着c长x弄起来。

他一手抚过她的臀腰,最后握住了一侧丰x揉动,掌心时不时顶着红莓微用力的刮擦,另一手的双指则顺着细缝滑到了花唇上,在她的x口挑拨扣弄。

她吟哦着用力向后撞,娇臀如弹簧般来回挺动着,雪白的臀x打在他的腹部,荡出绝美的波来。

他着迷的看着身前的人儿哭吟着x弄自己,细得过分的腰和堪称肥硕的臀带来的视觉冲击让他忍不住眯起眼,渐渐的配合着她的x弄,每每在她深深圈住自己时便用力往前顶。

“啊……六郎……受不住了……“她断断续续的哭喊,身下的动作却停不下来,太多的快意积压起来,使她的脑子越来越糊,想求他放过自己,更想求他用力的x弄,这羞人的话却说不出口,只能哭着不断x弄他的c长。

“敢说朕受不住?“他猛得狠狠一顶,掰开她的臀瓣快速戳刺。

不过十数下,她便尖吟着泄出大量热液。xx中的花径绞得他舒服的大吼,抬起她的腿向两侧大张着,就这样凌空戳刺,直x那花心求饶似的不断泄出热液。

就这样xx了数十下后,发了狠般往里一撞,就着被顶开的宫颈口s出了浊液。

她尖叫着剧烈喘息,泪水控制不住的流下。

他餍足的抱着她侧躺下来,慢慢撤出发泄后的龙根,将她环在x前轻拍肚子安抚,她的啜泣却依然没有停止。

“朕太久没碰过琼儿,想念得紧,可是刚才弄疼了你?“低头在她颈窝亲了亲,”下次轻些,可好?“

她背着他点头,低泣声渐渐歇止。

不久身后传来均匀的呼吸,她抓着被子,只觉越来越冷,怎么也睡不着了。

他与她夫妻十三年,立她为后已有五年
他说她天下贤妻之典范,她也以为他们一路相携,互相信任倚靠,亦会白头到老
阖宫的女子环肥燕瘦,但自己于他是不同的
直到他南巡前一个月,对她说,“琼如,请你帮我照顾夕月,她入宫时间不长,朕怕我一离开,便会有人为难她。”
他要她照顾的不是整个后宫,而是他的柳昭仪……
所以,他们是夫妻,他们一路相携,信任倚靠,只是,那不是爱
他给了她信任,给了她至高的地位,却没有给她爱情
可是她给了他全部的爱啊……
她微笑点头,至少他信她,自己于他依然是不同的
可是在离宫的那一x,他却带上了柳昭仪
他的信任终究不及他的爱重要……
那么,她是不是也该收回自己的爱?
血冷了,x子却仍要继续
她依然是贤妻良母,她依然尽力管理着后宫
她于他更像合作伙伴
也许这才是帝后该有的样子
可是,他却为何忽然不满起来,直斥她才德不足以母仪天下?

第一章 中秋(h)
贞化五年的中秋夜,月圆人圆。这是高宗赵明启全面把控大晋朝政的第三个年头,政治清明,海内升平,大晋朝年轻的帝王向世界宣示着自己的远见卓识一点也不逊于先皇。最让高宗得意之处,他未杀一人而使政权平稳的过度到自己手中,在这一点上,即使是自己的父亲都不曾做到。

今夜宫宴,帝后面南高坐在主位上,几个公主皇子和一众妃嫔皆坐于两侧,其乐融融,真真是坐享齐人之福天伦之乐。宫门前燃起绚烂烟花时,赵明启握住皇后的手朝她微笑,这十多年他们携手走过多少艰险坎途,如今他于殿前指点江山,她将这后宫治理的井井有条,让他完全没有后顾之忧,得妻若此,夫复何求?

她也抬头看着他,眼中的爱意柔情没有一点掩饰,明亮的烟花印在她眸里,灿若星辰。

一席宴罢,宫人们各自回宫,今晚是中秋,皇上自然要宿在皇后宫中,没有哪个妃嫔会做毫无意义的妄想。

夜色已深,偌大的立政殿内竟没有一个人伺候,只有巨大的卧床上交叠的身影配合着男女销魂的喘息,在阑珊的灯火下映出一室旖旎。

蓦的男子一声c吼,接着女子的娇吟伴随着交欢的水声越来越急促高亢,直至最后带着哭音一声尖叫,和着男子的大吼,这场欢爱进入了尾声。

xx过后,男人抱着泛粉的赤裸女人满足的喘息,明明已经是十三年的夫妻,明明已是姬妾众多,可她于自己而言始终与众不同,宫中比她年轻的比她貌美的不是没有,比她更会勾引人的更是不少,可只要七八x不碰她,便会想念的紧,想念她的娇吟想念她在他身下颤抖的模样,更想念在她体内冲撞的满足感……到底是夫妻,她于他而言不同也是应该的,他如是想。

怀中的女子却因他无意识的揉捏腰部的动作而轻颤,抬头见他闭眼微笑的模样,握住他的手道,“六郎就爱戏弄妾”,嘴里是埋怨,脸上却都是娇羞。

他低头吻上她抬起的面颊,道,“琼儿,朕有一事,请你帮我。”

她挑眉,“皇上富有四海,还有什么事需要臣妾帮忙?”

“这四海之内却有一处是你管着,而朕不能随意x手的。”他是帝王,这后宫是他的,同时也是她的,他信任她,自然也不会挑战她在宫中的威信。

她笑开,“六郎这般信任琼如,妾岂能让您失望?”

他奖励般在她唇上琢了一下,道,“琼儿,下个月朕要南巡,朕不在的这段时间,请你帮我照顾夕月,她入宫时间不长,朕怕这次朕一离开,便会有人为难她。”

她愣住了,没想到他要她做的会是这个,x口隐隐泛起痛意,脸上的笑容却扩大了,“六郎的嘱咐,琼如怎敢辜负,六郎放心。”

他眸光闪了闪,“偌大的宫中,我唯一信得过的便是你,怎么会不放心。”随即在她耳边道,“时辰还早,皇后可还有力气?”说完便含住她小巧的耳垂x舐。

“唔……陛下取笑臣妾”说着,在他放开她的耳垂时佯装生气的背过身去。

她知他偏好后入的姿势,也每每配合他找些借口不着痕迹的满足他,只是今晚,她真有些不愿看他的脸。

他凑上前,手探到了她腹下,轻易便贴住了她敏感的花核,边揉边道,“朕疼惜琼儿,却被这般曲解,看来朕就该让你明x下不来床。”说着一把将她压在身下,强壮的双腿卡在她修长的腿间,粘着花核的手轻扯了几下。

“嗯……陛下~”尖锐的快意让她忍不住款摆腰肢,“臣妾错了~呃~”求他恕罪的话还没说出口,雪白的臀便被他不轻不重的打了一下。

“琼儿又忘了,朕爱你的时候该唤朕为何?”

“六郎~”她才娇唤了一声,那c大的xx便已贴住了她的x口。

“琼儿曲解朕的好意,朕伤心了,琼儿,你说该如何补偿朕?”xx顶了顶,却不进入。

琼如娇喘着抬臀跪趴起来,接着伸手扶住他的男根,有些费力的将那伞端含入花径里。

他抚摸她翘臀的手在进入她身体的那一刻猛的握紧她两片臀瓣,健臀一挺,整根没入细窄的花径里。

“嗯~”她受不住的沉腰,细长的手指用力抓住身下的褥子,仿佛只有这样才能化解如此深猛的一击带来的酸胀和快意。

他也忍不住低哼,琼儿的花x窄小细长,每每他c长的龙根尽根没入,便被她紧紧圈住,尤其是从后而入,伞端便堪堪顶在宫颈口,她内里细细的小口死命嘬着马眼的感觉,简直叫他欲仙欲死,待他撞击起来,那细口用力含住顶端吸吮的感觉……

如同着了魔般,健臀后退了些,随即狠狠往前撞了进去,大掌抓着那不盈一握的水蛇腰往后一拨。

“啊啊……”她被那埋进了宫颈的xxx得尖叫,手撑不住的软在床上。

他微微一顶,在她的娇臀被迫向前冲时健臀也向后缩了些许,直到xx已经卡在了她的x口,才又用力向前一顶,手则拉着她的臀往后撞向自己的小腹。

如此不断重复了二十多下,在她软软的娇吟中停了下来,手指沿着她颤抖的小腹往下探,直至两指轻轻夹住花核。

她灼热的小腹猛的一缩,哭着往后上方顶臀,箍着c长x弄起来。

他一手抚过她的臀腰,最后握住了一侧丰x揉动,掌心时不时顶着红莓微用力的刮擦,另一手的双指则顺着细缝滑到了花唇上,在她的x口挑拨扣弄。

她吟哦着用力向后撞,娇臀如弹簧般来回挺动着,雪白的臀x打在他的腹部,荡出绝美的波来。

他着迷的看着身前的人儿哭吟着x弄自己,细得过分的腰和堪称肥硕的臀带来的视觉冲击让他忍不住眯起眼,渐渐的配合着她的x弄,每每在她深深圈住自己时便用力往前顶。

“啊……六郎……受不住了……“她断断续续的哭喊,身下的动作却停不下来,太多的快意积压起来,使她的脑子越来越糊,想求他放过自己,更想求他用力的x弄,这羞人的话却说不出口,只能哭着不断x弄他的c长。

“敢说朕受不住?“他猛得狠狠一顶,掰开她的臀瓣快速戳刺。

不过十数下,她便尖吟着泄出大量热液。xx中的花径绞得他舒服的大吼,抬起她的腿向两侧大张着,就这样凌空戳刺,直x那花心求饶似的不断泄出热液。

就这样xx了数十下后,发了狠般往里一撞,就着被顶开的宫颈口s出了浊液。

她尖叫着剧烈喘息,泪水控制不住的流下。

他餍足的抱着她侧躺下来,慢慢撤出发泄后的龙根,将她环在x前轻拍肚子安抚,她的啜泣却依然没有停止。

“朕太久没碰过琼儿,想念得紧,可是刚才弄疼了你?“低头在她颈窝亲了亲,”下次轻些,可好?“

她背着他点头,低泣声渐渐歇止。

不久身后传来均匀的呼吸,她抓着被子,只觉越来越冷,怎么也睡不着了。

——阅读全文加微:kedayake,回复“小说名”拿资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