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迹》by沉沉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昆霁许倾迹)

困迹
作者
沉沉
內容簡介

昆霁把许倾迹暴力地推到墙上,右手用力握住他的脸,就快吻上的时候,她停住,猛的掐住他的脖子,灼热的呼吸打在他的颈侧,红唇轻启吐出残忍的字眼:“真脏。”

*

暴戾孤僻小变态×清冷沉默美少年

*
许倾迹:“你看她小小的,坚y又脆弱,我知道她是一根肋骨,我的。”

昆霁:“都知道的,对的和对的在一起就是对,可是你知道吗?错的和错的在一起也是对。”

*
女主暴力抑郁有问题,x大腿长小怪物
男主内心强大有腹肌,沉默寡言受虐型

*
请你们不要讨厌她,她总有长大的时候。

别想太多,她要的,很简单。

轻虐身+暗黑少女风+偏执向+囚禁向+驯服向

【SC,xE】
1V1

2018年5月25x,昆宁命丧车祸,在她迅速扑向女儿撑起一块安全空间的时候,她耳边回荡着一声声嘶力竭的呐喊:“妈妈!”

她听完,眼里一热,永久地闭上了眼睛。

昆霁:我从小哑巴,第一次开口说话不是为了问候,而是为了挽留和告别。

许风因为酒驾命丧车祸,他再也不会酒后辱骂儿子,也不会再无赖x扰他。

他无牵挂地去了。

许倾迹:赎罪开始,折磨继续。

赎罪

一个杂乱破旧的巨大厂房里,许倾迹毫无目的地奔跑着,终于找到隐蔽楼梯出口,他慌忙跑下去,抬头发现昆霁站在他面前。

“出口在那里。”她凄冷地微笑着,伸手指向一个地方。

许倾迹听完没动,沉默地看着昆霁静如死水的眼神。

“还不走吗?”

许倾迹张了张嘴,想问:你呢?

一声惊雷打断了他,闪电点亮了整个房间。

许倾迹从梦中猛的惊醒,ali半坐起来,恍惚地看着窗外。

暴雨倾至。

他摸起身边的手机,按开看屏幕。

凌晨三点47。

她快回来了。

许倾迹微微仰起头,顿了顿,听见外面的大风有摧城拔寨的气势。

握紧手机,指关节用力挤压手机的棱框。

下床,顺手拿起床边自己的黑色外x,穿好走出去。

下楼到玄关,走到伞桶那里,对着里面的两把黑伞愣了愣,最后犹豫地拿起一把。

穿好鞋子,锁门离开。

许倾迹撑着伞,顶着大风快步走在路上,丝毫不管脚下是泥还是水。

这个城市有一个特殊的存在——原夜,一家深夜杂货店,只在晚九点以后开放,这里面有你想要的一切东西,酒杯、书籍、香烟、口红香水、鲜花绿植、怀旧零食、耳环手链……

它是深夜失眠者的收容地,它的主人是昆迹。

就在拐个弯快到目的地的时候,许倾迹放慢脚步,像平时一样,不急不慢地走。

还没走到原夜,一个人影渐渐出现在自己前方,许倾迹眯了眯眼。

熟悉的黑色吊带裙,一成不变的黑色手x戴在从来没露出过的左手上。

另一只手里的手机,任凭它赤裸地淋在雨里。

被大雨彻底打x的蓝灰色头发,透着一股无力狼狈。

许倾迹的左边太阳x微微鼓了一下,他走到她身旁,把伞举到她的头上。

昆霁的左手用力握了握再松开,丝绒手x里的水顺着垂下的手不断坠落,她目视前方,仿佛身边空无一人。

一阵冷风吹过,许倾迹把伞往前斜了一下挡风,目光掠过昆霁瘦白的肩头,x在口袋里的右手握拳,大拇指用力磨着食指关节。

自己没有任何可以给她外x披的理由,得到的只是一次又一次的嘲讽。

何必。

一路无话走回家,昆霁换下鞋子,走向楼梯,在第一阶停住。

“不用再这样。”没回头,继续上楼。

你不是真正愿意的,只是那些可笑的责任感在作祟而已。

许倾迹抬头目送那抹纤瘦的身影消失在二楼,低头对着她留下的一路水迹凝神。

对。

我不是真正愿意的,只是赎罪而已。

昆霁洗完澡从浴室出来,坐在床上,按了下饱经摧残的手机,屏幕亮起,页面还停留在姜月下午发的一条微博动态上。

“十佳男友雨天送伞,就问棒不棒?”

配图是一只熟悉的大手握着伞柄的照片。

昆霁盯着那只修长精致的手,眼里满满的怒意却扯着嘴角漫不经心地冷笑。

“砰!”

昆霁突然把手机扔向对面的墙壁,收住笑,躺进被子里。

下雨怎么没把你淋死。

重新躺到床上的许倾迹混沌地回忆着那个梦境,如果不是雷声把他惊醒,昆霁是否会回答自己的问题。

要是像梦里一样昆霁能放自己走就好了,可是就算她能放过他,他的良心不会。

昆宁是对他有知遇之恩的长辈,昆霁是昆宁的女儿,许风醉驾撞死了昆宁,而自己是许风的儿子。

昆霁从小没有爸爸,而他从小没有妈妈。

现在只剩他们两个孤儿了。

呵,逃不开的。

许倾迹嘴角噙着苦笑,把头埋进被子里,听着外面的雨声,意识慢慢模糊。

他在梦里回到半个月前那个雨夜。

医院的太平间里。

她瘫坐在冰冷的地上,灰蓝色的短发杂乱不堪,与残留在脸上的泪水粘在一起。

许倾迹走到她面前,用力地跪在地上,头深深地低下去。

昆霁阴郁的目光逡巡在他的后颈骨上,说出了这辈子的第二句话:“赎罪。”

听从冥冥中惩戒之神的宣判,许倾迹的眼睑抖动一下,艰涩地开口:“好。”

相距一光年

昆霁养了一只阿拉斯加雪橇犬,许倾迹不知道它多大岁数,只知道它特别健壮,身高刚好到许倾迹的膝盖处,昆霁一直叫他“kk”。

许倾迹靠在kk专属卧室的墙上,看它把清晨伙食全部解决g净之后,许倾迹抬起手看了看表。

七点四十,早饭还在桌子上。

他直起身走到对面昆霁的卧室,悄悄打开门,放kk进去,kk微微仰着脑袋擦过他的腿走进昆霁的房间,高傲的神态像极了它的主人。

狗仗人势。

许倾迹轻轻关上房门,走回自己房间,背上包下楼去上学,大三的课程依然满满的。

“呜——汪汪……”kk迈着优雅的步伐走到昆霁的床边,小声地叫着。

还在做梦的昆霁听到kk的声音,马上醒过来,朦朦胧睁开眼睛,伸出胳膊。

kk看着那条无比熟悉的细白胳膊,赶忙默契地把头凑过去蹭。

昆霁拽着它棕红色毛发,轻笑一声,“又来叫我吃饭?”

“汪!”kk这次的叫声清亮极了。

昆霁不是一个贪睡的人,早上一旦醒了就睡不着了。她起身去卫生间的时候途径躺尸的手机,她挑了下左眉,弯腰捡起来。

打不开,果然坏了。

她随手扔进垃圾桶,漫不经心地走进卫生间洗漱。

“宝贝,虽然你不会给我打电话但是妈妈只背得过你的手机号呢……”

昆霁洗脸的时候脑海中突然闪现妈妈曾经说过的这句话,她加快速度洗完脸,走出来把垃圾桶里的手机拿出来,往桌子上一扔。

等取出卡再把手机扔掉吧。

“倾迹!”姜月在许倾迹踏进教室的时候赶忙笑着招手。

许倾迹闻声找到姜月的位置,信步走过去,在姜月一旁坐下。

“今天有没有吃饭?”许倾迹习惯性地摸了摸姜月的头。

“吃啦吃啦。”姜月有些委屈地噘了噘嘴,“你都不像以前给我做早饭带来了。”

许倾迹不敢与女朋友无辜的眼神对视,他不自然地看了眼别处,“我……”

“哎呀,开玩笑的啦,做早饭太麻烦啦。”姜月阳光地笑着挽住许倾迹的胳膊,把头靠上去,“我的男朋友是个大作家,每天忙正事呢。”

“没有……”许倾迹心里有些负罪感,想要解释自己不忙,想要保证以后按时带早饭。

只要早一些,别让昆霁知道。

“写书当然忙啦!理解你!我会按时吃饭的!”姜月贴心地表示理解。

许倾迹垂下眼,怜爱地吻了一下姜月的额头。

心里止不住的内疚,有太多事情隐瞒着姜月不知道如何开口。

“亲爱的!你是否还记得今晚的周杰伦演唱会?”姜月抬起头,眼睛亮晶晶地看着他,“带票了吗?”

“记得。”许倾迹摸了摸姜月的脸。

“我男票真好!”姜月特别满足地笑着。

许倾迹看着姜月的笑脸,心里一片晴朗,她的笑眼像是一弯月亮。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