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过偷抢拐骗》by Pear百度云txt小说全文阅读(潇潇纪楚颐)

爱不过偷抢拐骗(1v1 )
作者
Pear
內容簡介

潇潇爱了纪楚颐很久,久到快要疯魔。
在这僻静的小城,她偷抢拐骗,终于实现她的梦,上了纪楚颐。

不怕道路阻且长,就为和你热烈一场。
精英糙汉 X 迷妹大小姐

排雷:抢人男票??(暗恋)上位,爱情蜃楼。
各种狗血天雷,有三观不正之嫌,游走灰色地带。
自行携带避雷针。

1V1 xE ,伪公路文 , 有糖有虐 , 走剧抓肾

簡體版1V1x狗血虐心
一. 重来

“臭ㄚ头,你疯了吧?“

一道高亢的惊呼声划破宁静的午后,咖啡座客人寥寥,并没引起多大侧目。

正值入夏,此时的阳光还毒辣的很,潇潇xx一根万宝路,火光腥红,透过白雾缭绕,一双美目透着狡黠的光,悠悠闪闪。

“哪儿疯?”

姣好的脸廓四十五度角扬起,红冽的嫩唇轻启,挑染的发色深浅交错,正托衬左眼下的泪痣生动迷人。

黑色皮裙短至膝盖头,露出大半嫩白腿根,脚下是一双及踝鹿皮跟靴,往上延伸线条优美的小腿。

她个儿高,足踩三厘,就能跟个男人平视。

整条长腿腻白透亮,根本不用抹袜。

潇潇的美,野艶到让人难以驾驭。

女人怕她,男人也怕她。

“你有病…..”米儿咬牙切齿地压低音量,”你脑子给车撞了吗,那是纪楚颐,不是阿猫阿狗,你以为,你家有钱,你就把自己当成是玛莉苏公主了?“

粉嫩指甲油上头点缀几颗玻璃水钻,修长漂亮指间夹着白色烟身。

潇潇不以为然,扬起眉,“我g啥啦,既不杀人,也不放火。”

“你在坑骗呢,那是别人的男人,不是你男人,三条腿的蛤摸满街跑,你非得落自己的身价,跟别人抢男人是吗?“

“我就喜欢他,米儿,我也不是今天才疯,从知道他和张素玫在一起,我就疯了。”

食指穿拢微卷的长发,在食指绕了个圈,潇潇漫不经心的扯笑。

“张素玫到处找他,纪家的人也没放弃,你到底有什么保握…..藏住他?“

没把握,这事谁能有保握,不过就是痴心妄想,赌一次罢了。

潇潇目光迷离,愣住半响。

直到烟灰坠落。

她恍然回神。

“不试试怎么知道?”潇潇挑衅一笑。

“我高中第一次见他,他没喜欢我,却喜欢上了打电话叫救护车的张素玫,明明就是我先发现他的啊…..”

“现在倒好,他什么都不记得,那是不是代表,重来一次选择,那个人有可能是我。”

摊上这么一个朋友,米儿简直要疯。

她焦虑的喝光面前的热饮。

“啊!!!!!你既然想搞事,就不能守住秘密,别让我知道吗?“

这世上什么事最难,就是你得保管全世界都想知道的秘密。

收回视线,潇潇俯身挪向前,对着米儿的小脸蛋,轻挑的吐口烟圈。

“亲爱的,不能,那我找谁说去?“

二. 隐瞒

花了六个钟路程,潇潇清晨方亮就出发,赶到x市边界偏僻小城时,正當午後,收留纪楚颐的人家开间二手书店,小小的店面,灰尘厚铺,一座两楼高的木梯搭在书墙,书多到迭到天花板去了。

书店的主人家是位单身老太太,没有家人,纪楚颐捱到小书店时,都不知道走了几天。

那天雨势很大,纪楚颐浑身透x,站在小书店屋檐下躲雨,他身上没有钱,穿着一件脏污的薄衬衫,裤子破了一截,鞋子全是污泥。

问他名字,不记得。

问他住哪,不记得。

老太太心善,见这年轻人相貌端正,虽然讲起话来,颠三倒四,有些傻气,但她年纪也大了,缺个搬书帮手,就留下纪楚颐,一留就是三个月。

谁会想到呢?A市发生的断桥意外,只找到纪楚颐的玛莎拉蒂,沿岸却找不到尸体,搜救进行了一个月,告一段落,纪家和张素玫不死心,另外雇用人找,直到三个月过去,他们才终于接受,纪楚颐极有可能不在人世的事实。

纪楚颐,成了失踪人口。

隔了三个月再次见到人,潇潇一双脚停在店门口,迟迟不敢跨进去。

她始终不相信,纪楚颐的死讯。

接到消息的开始,她赶到纪楚颐的建筑事务所,一群员工挤在事务所招待处,抱哭成一团。

事务所的另一个股东搭挡简甚双目赤红,仍把人带进会议室里。

张素玫一身素雅,脸上脂粉未施,整张脸苍白的像见鬼,对比潇潇冶艶的妆感,天壤地别。

潇潇一坐下,就问。“可以抽烟吗?”

简甚微皱了皱眉,还是同意。”你抽。”

对比他们的慌乱担心,潇潇太过正常,正常到就像来过场慰问。

手指微颤,潇潇点了三次火,才把火点上。

“所以,人呢?“深吸口烟,潇潇语调平稳。

白色烟雾里,她瞧见张素玫低下巴掌大的脸蛋,两行泪落下,像不要钱似的,水珠子拼命往外窜。

“找不到,只把车子调上来。”简甚回答。

“溪的上游呢?下游呢?派出几组搜救?失踪多久?“

“沿岸,溪底翻了又翻,只找到只鞋,还有西装外x,钱包。”简甚烦躁的揉了揉额角,”这到底跟萧小姐有何g系?我们不会因为这样就延迟交建筑图给贵集团。“

简甚不喜欢潇潇,一直都不喜欢。

打扮俗艶,说话时的颐气指使,不经意露出的高人一等。

不在意任何人,也不需要看任何人的面子。

随心所欲到不懂人情世故。

“我会请我哥帮忙,必要时,衍光集团也会帮忙。”

潇潇知道再问下去,也问不出个东西,拈灭烟头,滑开会议椅子,她站起身。

随身的名牌包甩上肩,潇潇扭头就走。

“潇潇。”张素玫喊住,长时间的哭泣,让她声音沙哑的不象话。

微卷的长发在空中划道弧,发丝深深浅浅,优美下巴微仰,后头的人只能窥见红唇。

Dior#999 烈焰唇色。

“拜托你,如果…..如果有任何消息,一定要通知我。”

潇潇没有正面回答,只是轻点了下头。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