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赎热望》by十二只羊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成泉祝就)

救赎热望by十二只羊

原创 / 男男 / 现代 / 中x / 喜剧 / x有 / 纤细受
成泉x祝就

破镜重圆后被没有安全感的前男友祝就关在家里强制爱
两个失去对方后都在不同的深渊里挣扎过的人的爱情故事

x有但主要还是重剧情

 1 大满贯后酒吧重逢

(一)

两年一度的St-e电子竞技世界冠军杯大赛一周前在r国首都的光标体育馆落下帷幕。

来自世界各地的参赛队伍共十队,每队五人首发,最终是来自中国的Top俱乐部战队摘获了桂冠,拿下了一千万的冠军奖。

Top在这之前,是粉丝助力榜和圈内赛前预测的最底一支队伍,此次爆冷夺冠,靠着赛场上完美的配合和灵活的走位,完胜其他九组。

而Top的狙击位兼队长祝就则一跃成为了最热门选手。

祝就窜火最大的原因还是因为他那张过于好看的脸,镜头往他身上一拍,底下就倒吸一口凉气,夺冠时祝就冷着的脸难得松懈,露出了一丝欣慰的笑,就更显俊朗,吸了一大堆女友妈妈妹妹粉,嗷嗷的对着他乱叫。

拿了St-e含金量最高的奖项,又顺便收割了一波少女心,按理来说这位偶像级电竞选手这时候应该趁热打铁,发挥价值,接拍广告,开始营业,在荧屏上成为大家亲切的虚拟男友,满足大家对电竞大神的一切幻想。

但是祝就并没有。

他比完赛就消失了。

连俱乐部都找不到他。

采访到他的几个队友,他们也很无辜的说:我们队长不喜欢热闹,比赛结束后俱乐部给他们放了个长假,祝就去哪了,谁也不知道。

在所有人都深扒祝就曾经的事迹和行踪的时候,这位世界冠军正戴着鸭舌帽,双手x袋,悠闲地走在r国最繁华的商业街上。

那天晚上他领了奖,和队友喝了几杯,趁着队友们都醉得一塌糊涂,胡言乱语时回酒店收拾了自己的行李,留了简讯说自己要自己一个人过长假,谁也别来烦他,就离开了。

他在附近开了一间房,住了进去,整天没事瞎晃晃,该吃吃该睡睡,也没有刻意去哪里玩。

祝就觉得自己就算拿了那座奖杯,心里也没有预料中的满足感和激动感。

镜头对着自己的时候祝就想:这可是全世界实况直播,全世界都看得到。

那他,应该也能看到。

就这样。

祝就觉得自己是不是完了,为什么过了这么久,还是无法接受那个人已经抛弃自己的事实,还在想着他。

祝就想要忘记他,重新开始,打算遇见一些新的人。

艳遇也好,恋爱也罢,只要能够让他暂时忘记成泉,就好。

祝就踏着夜色走进了一家名叫meet again 的酒吧。在准备比赛的几天里经常听老吴说起,这家酒吧很好“玩”。至于是哪种好玩,男人都心照不宣。

这是一家gay吧。

祝就进了门就混到吧台边上要了杯酒,之后摘下帽子,坐在那里巡视着场内。尤物不少,什么种类的都有,大家狩猎属于自己的一夜情伴侣,而祝就再合适不过。

就算他只是低调的在角落里喝酒,一会儿酒保走过来告诉他有人帮他结了帐,祝就顺着酒保的手指看过去,散台边一个漂亮的男孩儿冲他抛了个媚眼。

祝就回了他一个笑容,男孩就过来了,坐到祝就身边的高脚凳上,音乐很大声,他就贴在祝就耳边说话,醉人的酒气和麝香味,勾起男人的一些冲动,祝就还没什么反应,那男孩儿的手就已经在祝就身上巡游,发出些勾人的喘息。

“jiu,”男孩儿叫他,撒娇的语气,“我知道附近有一家情侣酒店,里面的设施很好,我们去那里好不好?”

祝就从善如流,搂着他起身,男孩像是没骨头一样贴着祝就,又亲又啃的穿过人群往酒吧门口走去,祝就只想泄欲,不想对他温柔,便推拒着往门口走,一下没注意,撞到了人,将那个人端着的东西全摔了。

男孩惊呼一声,贴祝就更紧了,搂着祝就的脖颈,好像被撞的人是自己似的。

服务生蹲在地上,低着头收拾摔碎的酒瓶,DJ下蹦迪的客人容易上头,踩到玻璃就不好了。祝就顿了顿,对他说:“不好意思,这些酒多少钱,我来赔偿。”

音乐恰好转场,周遭安静了一瞬,祝就的声音便清晰了起来,蹲在地上收拾残局的人听到他说话,身体震了一下,缓缓抬头。

祝就在看清那张脸的时候,全身血液都凝固了。

怀里的男孩儿还在埋怨撒娇,祝就却什么都听不到了,他松开男孩,弯腰拉住了底下那人的手臂,把他拉起来,不让他捡玻璃了。

很快就有服务生拿着扫帚赶来,三两下扫g净了碎渣,按着耳麦说:“37桌客人加一杯x出龙舌兰。”

面前的服务生反应过来,应了一声,想要挣脱祝就,祝就抓紧了不让他走。

“成泉,”祝就念着这个在他心尖上滚了无数次的名字,说出来的语气说不上是憎恨还是厌恶,“好久不见。”

成泉低声说,“先生,请放开我…我要工作了。”

男孩也不开心起来,叫祝就快走。

祝就没听到一样,问成泉:“几点下班?”

成泉咬唇不语,祝就另一只手从兜里拿出钱夹,取了几张出来,塞给站在一边的服务生,“你来说。”

那服务生也不觉得下班时间是什么不能说的秘密,收了钱g脆道:“凌晨四点。”

祝就点头,俯身凑到成泉耳边,音乐声重新嘈杂起来,祝就几乎亲着他耳朵,热气呼在成泉脸上。

“我等你下班。”

然后他松开成泉,转身遗憾地对男孩说:“抱歉,我今晚也许不能陪你了。”

男孩久经沙场,不是不识相的,看看祝就再看看成泉,抿唇道:“很可惜。”

祝就也说:“很可惜。”

男孩儿亲了祝就脸颊一口,抛着飞吻离开了。

祝就没在灯光杂乱的酒吧内再待着,转身走了出去。

成泉站在原地,深吸了几口带着酒味和烟味的空气,心更加闷了。

工作不允许成泉分心,否则摔了一瓶酒都是他一个月的工资。成泉将心思收回,安慰自己说祝就不过是来找茬罢了,处理了也就过去了,不必抱有什么期待。

而他跟祝就,早就停留在两年前的春天,再也不会往前了。

 2 被前男友带回酒店

 (二)

灯光在三点半准时亮起,照亮一地狼藉。

礼花碎屑、烟头和瓜子花生壳。踩上去嘎吱作响。成泉和另一个人搬着被客人移位的沙发,艰难地挪回了原位。

扫地、清理、去味。

等他满身臭味的从酒吧里出去时,他几乎都忘了刚刚的x曲。在致幻的音乐和灯光里,祝就的出现就像是一场梦。

但是很快就证明了那并不是假的,因为祝就在成泉走出酒吧几步的时候叫住了他。

成泉站在一盏路灯下抽烟,身材颀长,见到成泉便眯着眼走来,鸭舌帽刚刚扔在酒吧里了,风掀起成泉的额发,露出他阴鸷的双眼,成泉莫名害怕,退后几步,讷讷的叫了一声“祝就”。

祝就的脚步便顿了顿,一瞬间的事,很快又健步朝成泉走来。

“你现在去哪?”祝就问他。

成泉说“回家”。祝就又问他他家在哪。便顺理成章的跟着成泉回了他的家。但成泉还没有进去,祝就在看到他家的环境时便将他带走了。

成泉没钱租好一点的房子,和一群混混住在一栋楼里,回去时正好看到一个混混搂着女孩,又亲又摸的在门口纠缠。

祝就的脸立刻就黑了下来。

他给了成泉五分钟收拾东西,成泉很累,他说祝就要是想聊,明天他休息,可以有半天空闲时间,但是祝就只沉着脸看那扇老旧的门,“你不跟我走,我就把那扇门拆了。”祝就说,成泉不敢多生事端,只能顺从祝就。

这两年的经历让成泉学了些放低,但也练就了些本事,若他不想的事,别人也强迫不了他,但是他却因为祝就一句话就服软了。

成泉收拾衣服的时候想,或许他原本就没有那么抗拒祝就。

他提着一袋衣服,走在祝就身后半步,两人的脚步重叠,祝就在街口叫了辆车,报了个酒店名字。

两人一起挤在后座,形成鲜明对比。

一个是年少有为的青年才俊,一个是在泥潭里摸爬滚打的蝼蚁。

车子开了一会儿,祝就用中文问成泉:“你来这多久了?”

成泉说没多久,半年前来的。

“你就做这个?”祝就问他。

成泉深吸一口气,“是,如你所见。”

这跟祝就想象中的不一样,他觉得成泉再不济也是个中等职员,在写字楼里工作的那种,绝对不会是个酒吧服务员,还住在那么脏乱的环境里。

进了酒店房间后祝就让成泉去洗澡,成泉去了,还做了扩-张,仔仔细细地把自己身上的酒味洗净,每一寸都清理了,才挂着空挡只围着一圈浴巾走出去。

祝就坐在客厅抽烟,见成泉这样走出来,眸色深了些,坐直了看他。

成泉径直走过去,跨坐在祝就腿上,祝就没推他,他就慢慢解开祝就皮带,往里探去。

“你在做什么?”祝就突然问他。

成泉停了手,不解的看着他:“做我应该做的事情啊。”

他搞砸了祝就的约会,还让他包了那么贵的酒,这难道不是祝就需要的弥补吗?木由子

虽然他跟祝就在一起过,但只是短暂半年,还没有做过,也是成泉心里的遗憾,接着这阴差阳错的由头,跟前男友睡一觉,也不是什么坏事。

至少能把意难平压下一点儿。

祝就很快就不说话了,成泉拉下他的裤子,给他咬了。祝就的身体比他本人诚实,顶着成泉的喉咙深处,又热又y。

成泉感觉到祝就的东西在自己嘴里,跳动着,浑圆的头部顶在喉咙,成泉退出来了些,让它顶在自己上颚,那里有着起伏的褶皱,成泉用那里磨着祝就的头部和冠状沟,感觉到它分泌出一些粘稠液体,成泉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咽了下去。

不是xx,也不甜,但成泉愿意吞祝就的东西。

祝就感觉到成泉的吞咽,呼吸一窒,猛地将自己从成泉嘴里xx,成泉猝不及防,嘴还没合拢,仰着头,眼尾绯红,嘴角挂着一串晶亮液体,嘴唇也是嫣红的,迷离地瞧着祝就。

祝就拉着成泉,将他拉到自己身上,成泉臀部抵着那根滚烫的东西,他的下巴被祝就捏住,抬起,祝就恶狠狠地看着他,从牙缝中挤出一句:“你给多少人咬过?”

成泉笑了,手伸下去握住祝就的东西,上上下下的撸动。

他的回答很暧昧,低声说:“今晚只有你一个。”

性爱原本就是非常激烈的,尤其是带着怒火的性,就更加激昂。

成全被祝就重新按下去,祝就抵着成泉的嘴唇,y生生擦着成泉的牙齿挤了进去,成泉怕伤着他,连忙张嘴含住,祝就卡着成泉的下巴不让成泉闭嘴,自己耸动着胯在成泉嘴里进出。

成泉被顶着喉咙,x出了生理性眼泪。

他没有反抗,手乖乖的扶在沙发边上,祝就甚至只腾出了一只手来弄他,另一只还捏着那只烧到一半的烟。

成泉盯着那支烟,看烟准备烧到烟xx了,就伸手想要帮祝就xx来,可是祝就误以为成泉是要反抗,用力了些压制他,捏着烟的手也动了一下,烟头结结实实地烫到了成泉手指。成泉被烫得缩了一下,祝就很快就发现了,动作迅速停下,掐了烟扔进烟灰缸里,捉了成泉的手来看。

成泉摇头说没事,舌头又x过祝就xx上的青筋,祝就深吸一口气,拉开他,将成泉拖到浴室里处理伤口,成泉食指处被烫出了一串小水泡,祝就掐着他手指浸在冷水里,压着成泉后背,那根东西抵着他。

成泉身体赤裸,面对着梳妆镜,从镜子里看着祝就。祝就低头蹙眉看着成泉的手指,没注意成泉正在看自己。

但他很快就发现了,他在镜子里与成泉对视,一只手仍旧按着成泉的手,另一只已经探进成泉臀缝里找入口。成泉很主动地抬起xx,祝就顺利地进了一根手指后,神色微诧,成泉笑着说:“我刚刚弄过了。”

祝就又加了一根,问他:“你和多少人做过?”

成泉不答,其实这一次都还是他猫在浴室里用手机搜出来的注意事项,他不想在祝就面前表现得比刚刚那个男孩差。

还好成泉什么都上手得快,扩张这种事情,也很快就适应了。

祝就等不到成泉的回答,愈发气闷,他xx手指,换了另一件东西,坚y滚烫的东西先挤进去一个头部,成泉就痛得抽气。

这跟手指根本不是一个尺寸的xx,成泉根本吃不消。

祝就知道他疼了,还故意强行往里塞,x着他回答自己刚刚的问题:“你和多少人做过?”

成泉忍着痛,尽量平静的说:“你很在意这个问题吗?你不是也约了不少人?”

祝就看了眼镜子里映出的成泉的脸,笃定道:“你在吃醋。”

说着,他xx了一点,成泉还没有松口气,又直挺挺的顶了进去,一下顶进大半根,成泉腿一软,跪了下去,被祝就捞起来,按在洗手台上,成泉哑声道:“柜子里还有些润滑剂,你用一用…”

祝就随口应了一声,长手直接伸到柜子里,摸出了润滑剂,xx来些,将瓶口xx了成泉入口,挤出一些,用自己的东西搅匀。

成泉之前也和祝就擦枪走火过,但是那时候祝就疼他疼得紧,不愿意让他给自己口,每次都停在祝就给他口,之后祝就自己去冲凉水澡,成泉被祝就弄累了躺在床上休息。

成泉不知道祝就原来这么天赋异禀,光是进来就快去了他半条命。

祝就开始顶弄,成泉咬唇,愣是没吭一声,忍着异物感在自己体内进出,带出些粘稠液体来,也不知道是谁的。

祝就像是知道了自己不能从成泉嘴里得出什么有价值的消息,只卯足了劲g他,将x口x得松软,才将成泉转过来,把他抱到床上去继续。

祝就带着气,也带着很多复杂的感情,他不喜欢这样狼狈的成泉,又控制不住自己的心为他心疼,便按着成泉的肚子,戳进去,成泉薄薄的肚皮便被顶出形状来,祝就隔着肚皮按着自己的东西问他,“成泉,我和他们,谁厉害些?”

成泉回答不上来,子虚乌有的事,他又能说出什么。

祝就越到后面动作越快,直到在成泉体内胀大,成泉的叫声也逐渐变了调,祝就持久,成泉s了两次,祝就才xx来,蹭着成泉股缝s了出来。

成泉被激得有一瞬间的眩晕,下意识地就抱住了祝就脖子,将祝就拉下来跟自己接吻。

祝就僵了一下,紧接着,再自然不过的伸出舌尖,探了进去。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