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给哑巴渔夫》by在吃鸡排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容雪陈晋)

嫁给哑巴渔夫by在吃x排

原创 / 男男 / 现代 / 高x / 喜剧 / 美人受 / 穿越
【双初恋双xx1V1】【甜宠文xE】

一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公子哥车祸后穿越到架空的八九十年代,成了村口哑巴家的俏媳妇。
听说哑巴很凶。
听说俏媳妇今天又被吓哭了。
 
就是外冷内热宠妻狂魔和撒娇精小哭包的故事。
  
tips:
哑巴渔夫攻(哑巴会治好)X娇气包xx受
架空年代,攻很糙,但很帅,唧唧很大。
互宠/家长里短/种田/美食文/x文

 第一章:去河里洗澡/管管你弟弟

  “你在g嘛!”门口突然传出一个少年的吼声。他像一阵风一样窜进院子里,猛的夺过面前人手里的水瓢,气的眼睛通红,“你知不知道这是阿晋哥哥早上辛辛苦苦从村中间打来的水,是用来吃的,你怎么可以用它浇菜!”

  容雪后退一步,被他吓了一跳:“你他妈怎么又来了。”

  容雪刚穿越来没两天,却已经数不清自己是第多少次被这小孩这么吼了。

  没穿越前,他是京城容家的幺儿,从小集万千宠爱于一身,谁见了他都巴结他,讨好他,不敢跟他说重话。

  可穿进这里之后,他突然成了无父无母的小野x,被原主xxx迫着嫁给个哑巴老公就罢了,没想到还顺便拥有了极品继婆婆。

  面前这个小屁孩就是那个继婆婆的亲儿子,叫陈安,今年才十五岁,整天多管闲事,动不动就跑到家里来摆出一副主人的模样,教他这个教他那个,阿晋哥哥长阿晋哥哥短,真不知道谁才是那哑巴的老婆。

  神经病。

  “给我。”容雪面无表情地指了指陈安手里的水瓢。

  “你什么都不会,在家里光会吃白饭,又生不出来孩子,阿晋哥哥迟早把你赶出去!”

  容雪懒得理他,又重复了一遍:“给我。”

  陈安倔劲上来了,仰着下巴,一动不动。

  容雪:“……”

  正僵持着,院子里的木门吱呀响了一声,两个人同时转过头。

  一个打着赤膊的男人走进来,身体精壮,小麦色皮肤下肌x饱满,他手中提着两个盖着盖子的木桶,见院子里有其他人,眉头不着痕迹的蹙了蹙。

  “阿晋哥哥,”陈安凑过去告状,“你看他居然拿这个缸里的水浇菜,要不是我看着,他说不定就把这里面的水都浪费光了。”

  陈晋绕过陈安,眼神都没给他一个,提着木桶去厨房。

  容雪完全不意外陈晋的反应。

  虽然刚结婚没几天,但容雪能看出来陈晋对他继母一家都挺厌恶的,可能是小时候在继母那里吃过什么苦头?

  容雪懒得细想,抱着胳膊看陈安:“好可怜哦,你的阿晋哥哥都不搭理你。”

  陈安在容雪面前吃瘪,脸上挂不住,气的把水瓢丢地上扭头就走。

  容雪瞥了眼地上沾满泥污的水瓢,洁癖症犯了,恶心的要死:“陈晋,你能不能管管你弟弟,整天耀武扬威的,跟谁欠他钱一样!” 

  陈晋不会说话,也没学过手语,更不识几个字,两个人要交流难如登天。不过容雪也没想跟他交流,就是单纯在撒气。

  还没等容雪撒完气,陈晋就放好东西从厨房里出来,身高整整比容雪高了一个头。

  容雪一看他表情不好就怂了,语气也不像刚刚那样冷y,但还是不开心的问:“以后能不能不让他来我们家?我讨厌他。”

  陈晋惯有的冷着一张脸,轻点下头。

  容雪稍微开心了点,又想到自己浪费的那些水,不太好意思道:“我是想g点活来着,不知道那些水不能用,对不起啊……”

  陈安刚刚说打水的地方在村中间,他们住的地方却在村口,这个村子又大,打水确实很辛苦,他刚刚浪费了得有三四桶,那不是得跑好几趟?

  容雪又想到自己每天洗澡的那些水,好像也是陈晋从这个缸里舀水给他烧的,一时心情复杂。

  怪不得陈晋每天都去河里洗澡,这里连自来水都没有,真不方便。

  “既然打水的地方这么远,那为什么不在家里打一个井啊,那样不是会方便很多?”容雪不解的问。

  陈晋看了眼容雪,容雪一秒get到了意思。

  陈晋为了分家把所有积蓄都给继母那边了,现在家徒四壁,还打井呢,能吃上饭就不错了。
【作家想说的话:】
容雪:莫欺少年穷,我老公会有钱的!
陈晋(看一眼容雪):嗯。

 第二章:还真让陈安那小屁孩说对了

  
  刚刚陈晋提来的木桶里装的全都是海鲜,今天海上风大,早上出海没跑远,收获也不算多,不值当的出去卖,便直接回了家。

  容雪从小虽然没g过什么活,但也不是懒蛋子,陈晋在厨房做饭,他就给陈晋打下手。

  “我来捣蒜吧,葱也让我剥!”学校厨艺实践课里教过这个,容雪觉得容易的很!

  陈晋没拦他,往柴火灶里填了一点gx,拿火折子点着它。

  容雪一开始特别嫌弃这种做饭方式,觉得厨房里都是柴火不g净,还容易着火。但不得不说,这种锅做出来的饭特别香,他吃一次就妥协了。

  不g不净,吃了没病,总之就是薛定谔的洁癖。

  太阳往西边落下去,天色昏x逐渐暗下来。

  陈晋这边做好了三道菜,一道清炒鱼片,一道蒜椒鱼片,还有个麻辣八爪鱼。扭头一看,容雪还在卖力捣蒜,桌子上崩的都是蒜瓣。

  “……”陈晋装作没看到,从米缸里舀了两勺米蒸在锅里。

  蒸米是因为容雪咽不下去卡嗓子的玉米面窝窝头,陈晋家里没有白面,岛上没有又卖馒头的,他便顿顿给容雪蒸米饭。

  不过每次只蒸容雪的一人份,他自己还是吃那些y邦邦的窝窝头,搁锅里蒸了还是y邦邦的那种窝窝头!容雪都不知道是怎么做到的。

  这么几天过下来,容雪只有一个感想,那就是家里虽然穷,但给他吃的是真不错。他不是傻子,他明白在这个年代,可能只有小康家庭的孩子能吃成这样。

  心动归心动,但他们两个穷光蛋,一直这样只会越来越穷,迟早揭不开锅。

  “那个,阿晋,下一顿别蒸米饭了,我吃窝窝头也行的。”容雪今天好心办坏事,用掉了那些水,心里挺愧疚,吃饭时小手居然想去摸盘子里的窝窝头。

  陈晋一筷子把他手打回来,面无表情的把米饭推过去,意思很明显了。

  容雪心里一热,小声说了句谢谢。

  不过虽然如此,他心里还是打定主意以后不再让陈晋给自己蒸米饭,因为米缸都快空了,全吃光了他们就真得喝西北风了,那些米用来煮点粥也挺好的。

  他这边啃着八爪鱼,并没察觉到陈晋眼睛在打量他。

  陈晋是在看他的手。

  这里的人,不管是男人女人都会g活,手上不说都是厚茧吧,可也绝对不会像容雪这么白嫩。

  之前被x迫着相亲时陈晋曾见过“容雪”一面,因为那时“容雪”一直驼着背,像是不敢见人的模样,只能看到他绞在一起的双手。

  很c糙,指甲像是很久没剪了,肤色也并不白,指结更是不像现在这么圆润。

  这完全就是两个人的手。

  陈晋想起容雪刚刚连个蒜都不会捣的模样,心里莫名有了个不切实际的猜测。
木由子
  和“容雪”结婚并不是他的本意,真正的“容雪”去哪了他也不在乎,他在乎的只是这个容雪为什么要来这里,明明看起来就是个富家少爷的模样,为什么会代替“容雪”嫁给自己?

  陈晋还没有想出来一个合理的答案,就见容雪放下筷子把面前还没有动过的米饭拿勺子分成两份,把陈晋的碗挪到自己跟前来,米饭一人一半,递过去。

  “太多了,我吃不完。”容雪指了指盘子中的窝窝头,这次识相了,没有直接去拿,只道,“我以后不想吃米饭了,下次还是一起吃这个吧,可以吗?”

  陈晋不会说话,只是没有表情的摇了下头,前天容雪吃这个被喇嗓子,一晚上都在轻轻咳嗽,再让他吃一次,怕是还是那样。

  容雪耍赖:“我不管,下次你要再做米饭,我就不吃了。”

  陈晋没理他,低头吃饭,米饭也没动。

  容雪被无视的脑壳疼。他知道陈晋是为自己好,但这太有负担了,容雪想不到自己有生之年还会因为吃了几碗米饭而产生负罪感。

  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回去啊,总不能在这里呆一辈子吧。

  还真让陈安那小屁孩子说对了,他啥也不会,在这里真的没有任何用处,就是个吃白饭的小白脸……
  
【作家想说的话:】

  容雪是身穿,但是占了“容雪”的身份。

  “容雪”是自杀死的,没有尸体,在文里也不会多提及,和攻也没有任何感情,是个好孩子,下辈子会投个好胎。

  (x快来了!小哭包也快来了!求张推荐票呀!懒癌作者需要动力!)

  (攻有本事,穷只是暂时的!!!)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