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落清渊》百度云txt全文阅读byMedusa

內容簡介:

江清渊×余慕

难以捉摸学生会主席×很好掌握学渣

文案:
余慕:你不喜欢我,你只是把我当成你实验的小白鼠。
对我这么好,是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呢?

非典型性女追男

都敢写校园h了,作者显然是没有三观的!!!我要在校园的各个角落留下男女主各种play的印迹!已解锁地点:床、浴缸、秋千、教室的讲台、大礼堂、车厢后座。

唇角
手机闹铃震动的时候,余慕被惊醒了,她这一夜睡得过于安稳,以至于在陌生环境醒来也没有什么不适。她看了看枕侧,只是晃了晃神,很快,她轻手轻脚地下了床,将散落在地上的内衣xx还有校服捡起,垫着脚尖快步走进洗手间。

洗漱完,她的视线在卧室的门口停留了一阵,转身离开时没忘记把鞋柜上的校牌拿走。

别墅区的车难打,余慕在打车软件上坐等右等,等不到司机接单。厌恶被学生会看戏似的拦在校门口,她没给自己时间多想,往公交车站跑去,这见鬼的地方连个地铁站都没有。没跑几步,大腿根实在是酸疼得厉害,她只得拖着沉重的步子往前走。

余慕走进校园的时候,早读课的铃声还没响起,她坦然地跨进了校门,余光里出现了一个此时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他笑着和身边的女纪律委员说话,眼睛抬都没抬一下。

就在她面无表情地经过他们旁边的时候,恼人的声音出现了:

“站着。”

余慕不会自作多情地认为是叫自己的,但从低沉的声音出现开始,她的腿轻轻地颤抖了一下。她没有回头,只是放慢了脚下的速度。

她听到脚步声向自己靠近,耳边一阵风,余慕再抬头时,学生会主席江清渊已经站在了自己的面前。他和她不是同班,只是因为余慕的班主任恰好是江清渊的语文老师,所以江清渊经常被授命出入她的班级。她看见他修长的拇指和中指夹着一本白色册子,她很少见人这样拿东西,所以每次见了总是要定睛多看上两眼。

“哪个班的?”声音不带一丝感情。

余慕冷不丁对上他的眼睛,她扬起的脸出现在他深棕色的瞳孔里。

江清渊也并不作纠缠,只是皱着眉沉声提醒她。

“校牌。”

余慕应声低头,看了看x前的校牌,有些不自然地挡住了校牌,另一只手攥紧了背上的书包带子,快步往前跑。

余慕这一天都过得浑浑噩噩,因着坐在讲台旁的位置,即使身体不太舒服也不敢完全趴在座位上,下午最后一节课的课间,她在卫生间差点没站住,在墙上靠了好一会儿,去小卖部买了一块巧克力吃下。

临近班级,她透过窗户看见讲台上一个修长的身影,微微低头像是侧耳倾听什么,时不时地点头示意,她看得太过入神,停在了班级门口。

直到江清渊拿着一沓语文试卷转身的时候,两人面对面在门口碰上,他不经意地将她手里握了一整天的东西拿走。

坐上位置,她才回了神,他刚刚侧身离开的瞬间甚至用拇指摩挲了她的嘴角。

以及桌上的边角放置了一枚校牌,上面写着她的名字。

而刚刚被他拿走的,上面工工整整地印着“S中高一(10)班 江清渊”。

她今早从他家里出来时,不小心拿错了。

今晚就是最后一次(x)
白色的墙壁,墙上挂着一副画作,灰色的被单下两具身体紧紧地交缠在一起。余慕像秋天的落叶在风下微微震颤。她在他家里始终不敢大声喘息,只是眼睛盯着他。

江清渊上身仍穿着白x的校服衬衫,上面的几个扣子可能是在刚进门口时被余慕急迫地解掉的,他额前的头发还有些散乱。

他的指尖轻抚过余慕的脸颊,余慕的xx骤然缩紧。

“下午又吃巧克力了?”

他的声音低沉暗哑。

余慕不想回答他,他总是在床上莫名其妙地管教她。

江清渊双手握住余慕的头,舌头越过她的下巴,深深地吻她的锁骨。余慕想要呻吟,只是突然想到,江清渊吻过她的眼睛,吻过她的x部,甚至是她的xx,但从第一次开始,到现在,他从来没有吻过她的嘴唇,那呻吟的欲望就被浇灭了。

江清渊不知道身下的女孩为什么突然开始抗拒出声,但他总是有办法的,他一只手伸进余慕的头发,另一手沿着她的脖子滑向小腹。他温柔地触碰那娇嫩的三角区,水渍黏黏,余慕这里最为听话乖巧,早已为他准备好。他轻轻揉捏,缓缓地将他的勃起在那微微颤抖地x口搅动,却怎么也不往里推进。余慕试图控制住自己的呼吸,她抬起双眼,就见江清渊凝视着她,他的中指从臀部一直向下,滑过她的大腿。

江清渊停下来,目不转睛地望着她。

她终于败给了他的控制欲,小声说:

“我只吃了一块,很小的。”

江清渊依然是面无表情。

余慕这时已快被她身上那肆意转动的勃起给烫得失了神,知道他想听什么,于是拱起腰,急切地语带哭腔,“你别折磨我了,我以后不吃了好不好?”

他低头凝视她,然后猛然把她的膝盖顶起来,余慕的臀悬在空中。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他就x了进来。她终于难以自持地哭喊起来,叫疼,也叫江清渊。

余慕的xx早已为它的常客分泌足够多的液体,他从容地在她体内进进出出,余慕快要承受不住了,她不知她的叫声是否太过浪荡,羞怯地地咬住自己的嘴唇。

江清渊一边变换角度地撞进她的最深处,一边将拇指伸进她的嘴里,余慕下意识地松开牙齿,开始吮吸他的手指……

不知过了多久,久到余慕的嗓子早已沙哑,一动不动地瘫软在他的身下,江清渊终于s了,液体一股股地向她体内最深处涌去,他静静地x涌出最后一丝xx,任由余慕在他的身下不断颤抖。

s完,江清渊躺在余慕身侧,呼吸难得有些重。

“明天早上见不到你,今晚就是最后一次。”他平静地说出这毫无起伏的一句话,仿佛刚刚在余慕身上xx的人不是他。

余慕在余韵里仍未缓过来,等她意识到江清渊的意思,突然觉得身体很冷,她想要起身穿衣服离开,但内心深处莫名的惶惑。她双手轻轻扯过被子,拉至眼睛。

好一会儿没有人讲话。

余慕感觉到身旁的人从床上起身,随后,脸上的被子被掀开,她被江清渊从床上抱起。

——阅读全文加微:kedayake,回复“小说名”拿资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