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白》百度云txt全文阅读by不起眼的一颗星

内容简介:

已婚妇产科医师vs已婚医药业务员

内容摘录:

和韩子墨持续了一个月的奸情以後,白若希发现他有三种面貌,第一种是x常型的淡漠,第二种是研究型的闷x,第三种是激情时的狂野。

现在,他处於第二种。

「韩医师,你究竟是想在我的花x上做研究还是想上我」,白若希赤裸的躺在检查床上,双腿被迫敞开,呈现大M字型供他观赏中间的那朵娇羞的小花。

「都要」,他直言。

繁上简下 结局未定 出轨文 抒压之作 三观不太正。慎入!慎入!慎入!

文中有关任何医学方面切勿相信 有问题请寻找有执照的专业医师

天使面孔的妖女

「嗯…轻点嘛」,柔韧的娇躯折成一半,纤细的双臂掰开双脚,露出花x,提供巨大的欲望在里面耸动,每一下都进到极致。

光滑的皮肤上是一层薄薄的汗水,女人好看的眉毛微微皱起,艳丽的双唇努力的吐气吸气,短而促,娇而x。

「轻不了」,男人淡淡的说,撞击她的深处,手指在交媾上搓揉。

「韩医师,我受不住了…」,女人摇着头,断断续续喊着不要。

「说谎!」,男人斥责,「看看xx的嘴,咬的我好紧」

原本粉嫩的d口,此时变得绯红,可怜的嫩x被紫黑色的巨棒拉出又挤回,看似是xx在折磨她,实则是那贪婪的xx在依依不舍。

昏暗的视线下,不难看出男人的身材极好,腰力也极佳,没有愧对他每x健身的坚持,更没有看见岁月在他身上的风霜。

他的技巧老练,体力如二十岁的青年,欲望更是无穷无尽。

xx夹击他的火热,xx的速度也逐渐加快,x柱快的几乎看不出它的形状,深沉的喘息声不时伴随着舒爽的低吟。

「要到了吗?」,他问。

女人小小的脸庞泛着红晕,闭着双眸,她已经无法回应男人的问题。深褐色的卷发扑散在白色床单上,些许的发丝因汗水而黏在脸颊,深红色的十指紧紧抓住双腿,看到天空的那一刻,修长的脚趾用力蜷缩起来,全身被快感占据,xx不自觉的痉挛抽蓄。

xx的那瞬间,男人抽离了出去,拔下塑胶x子,他悬跨到女人的x上,泛着水光的xx打在她因娇喘而微张的唇,他往口里一推,瞬间被她含的头皮发麻。

「把它吸出来」,暗哑的声音命令她。

含不到三分之一的小嘴就已经被塞的满满当当,女人的脑海里空白一片,嘴巴自觉的开始吸允起来。没多久,男人用力撞了几下,一股浓浓的腥味在她的口腔里x发,一些被她咽下去,一些顺着嘴角溢了出来。

韩子墨从不内s在她的体内。

或许男人认为一时的快乐不算是对妻子的背叛,前提是不要生出麻烦。

的确,一个已婚的男人的确没必要给自己惹麻烦,可男人又是个感官动物,控制不住自己的下半身,他们抛弃不了自己的妻子,又想在外面找点新鲜。

男人的人生,红玫瑰和绿叶,缺一不可。

韩子墨和白若希认识了三个月,他是一名妇产科医生,年纪四十就已经在医界享有盛名,在医院里也是拥有众多爱慕者的人气王,而她是一名医药业务,三个月前她被公司分发到他的身边,也许是她的业务能力好,又也许是希望能靠她的美色拿到他的单子。

对一个已经三十岁的已婚女人,白若希保养得宜,脸上没有一丝皱纹,皮肤吹弹可破,依旧像个二十岁的小女孩,体态更是曼妙,举手投足都是风情,然而这些都是用钱堆出来的成果。

带着天使面孔的妖女,韩子墨这麽形容她。

白若希不知道她到底哪个地方出了错,明明她对韩子墨完全没有情愫,他也对她始终保持冷漠,可事情就是发生了。

或许是夜色中的魔鬼恶意捉弄她,又或许是因为她太想逃离一切,逃离现实,逃离婚姻带给她的困苦,让她想好好放纵一次。

这是他们的第二次,尽管白若希和她丈夫杨皓没有感情,但她从没想过有一天她会背叛他。她以为她一辈子就是跟着杨皓平平淡淡,过着柴米油盐,为了琐碎而吵架的x子。

她将就的过,却不曾开心,她以为过x子就是这样而已。直到一切都偏离了轨道,她才意识到这种x子绝对不能再继续下去,她不想活在绝望的生活里。

那一夜,医院里已经空空荡荡,跟诊护士也已经离开,只剩下韩子墨待在诊室里,白若希进去照例询问韩子墨需不需要送他回家。

他还是那一句不需要,脱了白袍朝门口走,就在两人交错的同时,他拉住白若希的手,待到她反应过来,她已经被压在他的身下,诊疗室的床上。

韩子墨吻住了她的唇,吃掉了惊呼,窜入缺口勾住她小舌,扫过她每一颗牙齿,汲取她的津液。这样激烈的吻她第一次经历,让她忘了怎麽呼吸,白皙的脸庞憋的通红,美眸瞪的大大的,看着眼前的男人是如何的投入,如何夺取她所有的空气。

手脚挣扎的渐渐停下,肺部的空气一点一点消失。

韩子墨感觉到异常,终於放开双唇,白若希大口大口的吸气,氧气重新回到她的肺里,带着韩子墨特有的气息,还有些微消毒水味道。

神智清明了些後,白若希明显感受到有一个又烫又y的长物抵着她的小腹下方。

做,还是不做

韩子墨按着她的手腕,撑在小脸的两侧,目光深深的盯着她看。她拥有漂亮的瓜子脸,双眸明亮清澈,唇型特别好看,唇型明显,下唇略厚,中间有一颗诱人的天生唇珠。

脸颊上的红晕扩散到被扯开几颗扣子的衬衫下,若隐若现的白嫩令人想在上面啜上一口,种下红色x莓。

白若希被他盯的有些不自然,一种异样的感觉在体内流窜。

韩子墨长的真的好看,乌黑的眉毛向上微扬,高挺的鼻梁,脸庞线条分明加深了他的轮廓,尤其是那双眼睛,都说眼睛会说话,但他的不仅会说话,还会电人。

他在告诉她,他想上她。他在电她,把她电的又x又软。

她深深的吸了几口气,尽量保持冷淡。「韩医师,你压到我了」

韩子墨还是盯着她看,那只戴着白金婚戒的手开始有了动作,他轻轻滑过她的脸庞,脖颈,锁骨,最後在被衬衫覆盖住的高耸时停下,想解开钮扣。

白若希抓住他的手,制止他,声音竟也染上了几分情欲。「韩医师,你已经结婚了」

韩子墨嗯了一声,反手抓住她的,一路往下,直接贴在他火热的欲望上,一蹭一蹭的。

那样的尺寸,白若希不由自主的咽了一口口水,x上的起伏越来越大,她觉得再烧下去,鼻子都可以冒出两股烟出来。

韩子墨抓着她的手放开,转而推高她的窄裙,又重新抓回她的手往她的私处,隔着薄薄的布料缓慢的摩擦。

热,痒,麻。

白若希简直想要尖叫,然後大力的摩擦,好止住那x痒的感觉。

韩子墨低下头,轻x她的耳垂,锁骨,时而发出色情的水渍声。

白若希下意识想合上腿,却无意间夹紧了他的腰,隐秘之地火烧似的热。她想,欲火焚身大概就是如此了吧。

「x了吗?」他带着她轻轻往里一按,性感的声线,直白的问题。

嗯,x了,x的很彻底,只不过是轻按一下,白若希就感觉到xx上的水渍沾x了她的手指。她被自己的生理反应给吓到了,因为她从没这麽x过,跟杨皓xx时,她也只是x一点点,足够杨皓进出,不过幸好她倒也没多难受,只需要忍个五分钟就能结束。若是遇到特别想要的时候就躲在浴室里一个人xx过过乾瘾。

想起刚刚韩子墨的xx在她手中时的手感,她就还想在摸一把,脑海里忍不住开始想像韩子墨xx的真实模样。

难得一见的强烈欲望在她体内躁动。

「韩医师,恐怕你不知道我已经结婚了」,她努力装作淡定,希望他能就此停下,她也能不要在意x下去,否则真的是要擦枪走火了。

果然,韩子墨稍稍愣了一下,眼神飘向她的手,上面并没有戒指。

「我没戴戒指,不过你若是查一下就会知道我是真的结婚了」

婚礼结束那天,白若希就摘下了戒指,收了起来,有人问起,她一概给出做家事不方便的标准答案,又能让人觉得她是个贤惠的妻子。家里的杂事也确实她在做,但其实是为了不在事业上造成麻烦,毕竟女性业务这个职位多半都得靠美色来生存下去,但更多的是她一点也不想戴这个戒指。

虽然婚戒束缚不了她的自由,可她只想为真正她爱的人戴上。除了杨皓,他明明不爱她,手上却依旧戴着那枚戒指,这在她看来就跟他们的那纸婚约一样好笑。

然而,韩子墨并没有停下,这次他带着她的手指往x口里重重一按,x透的布料凹陷进去,他一本正经的问,「做,还是不做?」

——阅读全文加微:kedayake,回复“小说名”拿资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