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谋许久》百度云txt全文阅读by米缪灵雨

内容简介:

“都是成年人了,喜欢不喜欢 ,床上告诉你呀。”

——祁婉将自己送到了季元手心里当做回答。

初见十一年后,她消失三年后,季元依然喜欢她。

青梅竹马忠犬+控制欲极强哥哥(真骨科)

(*/ω\*)两位当然都是C啦。

x校园 x 青梅竹马 甜文 女性向

01.失而复得

今年开学晚,台风刚过的x昏,祁婉抱着光裸的手臂往学院楼赶。今天有欢迎会,她体育课后休息了很久,快迟到了。

一杯热饮将祁婉拦在拐角处。红茶去糖加x,有备而来。

这是第几次了?祁婉没空记,对男生不悦道:“抱歉,我不接受。让开。”

“从高中我就喜欢你,整整三年,为了你放弃出国,难道不能给个机会吗?”被连环拒绝的男生很焦急,“你不要再用家里人不同意的理由来搪塞我!我们已经是大学生了!”

祁婉不禁笑出声来。真心实意的嘲讽。

平x里冷淡的嗓音透出一分骄纵:“如果喜欢的久就给机会,那么,是不是价高者得?”

“谁会比我更喜欢你……”

当着男生糟糕的脸色,祁婉掰开手指头慢慢数:“嗯,最久的两个人大概有十年了。你觉得,你有机会吗?”

“祁婉!”这是赤裸裸的羞辱,男生气急,掀开盖子抬手一撒,叫道:“我真是瞎了才会喜欢你!”

热饮连着白玫瑰砸在身上。祁婉倒是毫发无损。

面前这一位身上的西装是废了。

今x欢迎会的主角姗姗来迟,长腿一迈便挡在祁婉身前。平x里温润的脸此时煞气十足,眸子一挑,开口道:“滚。”

“学长……”男生不是同院系,但他从这几x学校的宣传中也认识了季元。他吓得语无伦次,惊慌失措地跑了。

“啊,这就吓跑了。”

祁婉倒是不害怕,反而是眉眼弯弯地掏出纸巾,将季元的手拉过来擦拭。

和记忆中相差无几,指节分明,骨骼修长。被热饮泼洒,红了一片甚是狼狈,很搞笑。

“你的手要是受伤了,我可过意不去。”

她的力道忽轻忽重,季元只感到了一丝幸灾乐祸。他将祁婉那只软嫩的手握住,轻轻一捏,她就娇气的喊疼。

“g嘛呀?”祁婉抬起头,发觉季元正眼眸不眨地盯着她,“你捏疼我了。”

“你再躲我试试?”放在掌心不够安心,季元索性将身前的小姑娘整个儿抱进怀里,“三年里跑哪去了?”

“季元!你弄脏我了!”

x茶渍抹了两人一身,祁婉又不敢大声叫,“有什么事等你欢迎会结束了再谈。”

门口横幅上写着恭喜季元同学夺得三林杯亚军回校。休学两年专心备战,拿遍国内冠军,终于在三年里被别国包揽前十的顶级赛事夺得亚军,状态火热,可谓为国争光。

大家都以为他会继续征战赛场,而不是休学期满回来读书。

今天季元是唯一的主角,他不能不出场。

“你的学弟学妹们都想找你合照要签名呢。”祁婉挣扎一下,却没有走,而是将手方在季元的x口前,手指轻轻地戳:“季学长的追求者一堆噢?”

“叫师兄。”季元冷声,知晓她桀骜的性子定是不会随他的意,计划直接用唇堵住她的嘴。

只是这么多年没见了,小姑娘长高了。他习惯性地俯身,一吻却落在她的脖颈上。

依旧是绵滑细嫩的质感。

季元报复似的吮咬那一处皮x,祁婉伸手推他,反被季元往角落一推,扼住手腕,举过头顶后显得更加无力。

季元的另一只手滑入宽松的T恤,软包子却比记忆中大了许多,他五指合拢,隔着运动内衣的薄薄布料捏一把。

很快,手指便触到微微发y的x尖。

“疼。”祁婉叫了一声,撒娇似的,季元只感到欲拒还迎。

“三年前,我问你的问题,考虑清楚了?”

祁婉歪了歪脑袋,长长地嗯了一声,尾音酥软勾人,答非所问:“现在不是叙旧的时候吧?”

离欢迎会开始还有十分钟,里面早就坐满了同学老师。

“一个亚军有什么好庆祝的。”季元欺身向前,几乎是抵在她眼前,嗓音低沉且不容拒绝,“叙旧可以稍等,但三年前没做完的事,现在补上。”

一直抓不住的人,终于被他抓住了。

她的唇瓣比三年前更软,也更热。被他亲吻时还在发颤,喉间xx碎浅的哼声,拒绝得很缠绵。

唇舌被一点点地滑过x舐,被勾起缠弄,微疼,微痒,微热。祁婉同三年前一般不知回应。

口腔被细细地探过每一处,全是他的气味。季元流连了会儿濡x的口腔,往咽喉处轻轻一扫,她哼了一声。津液顺着嘴角往下流,x哒哒的一片。

扯断两人唇边的银丝,祁婉低头说:“被你弄x了。”

不仅是脖颈,领口,还有身上。

两个人都是乱七八糟一片,季元将赛场上才穿的西装外x脱下来,给祁婉披在肩上勉强挡风说:“回去吧。”

“欢迎会呢?”

“不去了。”季元轻轻地掐了下祁婉的腰,“免得你吃醋。”

“分明是你自己不想去。”祁婉低声说:“我才没吃醋呢!”

……

季元才回学校还没安排宿舍,女宿舍是不可能进的,万幸学校在湖边,有不少酒店。季元挑了一间观光酒店的高层。

前台轻车熟路地开了一间房。季元想说什么,但看见房卡上的情侣房三个字,小心思作祟,藏在手里,闷不做声。

“为什么只开一间?”祁婉问。

“两个人在一起比较安全。”季元说得脸不红心不跳。他推开门,努力让自己忽略大床上的红色玫瑰xx。

祁婉根本没看那些。她径自打开季元的行李箱,挪开兔子公仔后找睡衣,只有一x。她只能拿季元的白衬衫凑合下。

情侣房的浴室是半开放的,磨砂玻璃显得身形极其旖旎。水雾散开,背影如花似梦地展开在季元眼前。

三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祁婉就这么说走就走,说出现就出现。

生气,不甘,又失而复得,受宠若惊。季元怀疑她是不是专门来克他的。

祁婉穿着他的白衬衫出来,松松垮垮地甩袖子,唯独x前的透明扣子撑起,隐约能见到白嫩的肌肤。小x包形状圆润,x尖儿透着粉,突起一点儿小巧的形状。发梢x漉漉的,晕开一点儿水渍。

季元觉得有些热:“我去洗澡。”

“好呀好呀。”祁婉盯着他行李箱里的几个玻璃瓶,都是外文,“我听说这个桃子酒很好喝。师兄~房间的起子在哪里?”

“你不能喝酒。”这事没得商量,“喊师兄也不行。”

季元匆匆洗完出来,发觉祁婉倒是乖乖听话没偷偷喝,而是将床帏拉拢,趴在枕头上,两条细直的小腿晃荡着,很好奇的样子。白衬衫的下摆只遮住一半,臀丘若隐若现,白色的纯棉xx勒出一道痕迹。

x呼呼的,手感一定很好,季元想。

祁婉手里捣鼓着什么。是一个小布包,上头写着免费赠送。

她将东西全倒出来。一颗粉红色的跳蛋,几只避孕x,一支润滑剂,还有精油和x巾。并没有她找的起子。

“这个味道好奇怪。阿嚏!”祁婉还是第一次见精油,放在鼻子边闻了闻,连打两个x嚏。

“别碰。”

撩开床幔坐下,季元拿起祁婉手里的那颗打开了开关的跳蛋问:“认识这个东西吗,会用么?”

祁婉在他面前从来不示弱:“当然会啦!”

“用给我看?”

“……”祁婉瞬间怂了。“你变坏了!”以前的季元不是这样的!

季元的唇角上挑,声音喑哑低魅:“不会也没关系,我可以教你。”

02.非分之想

季元早就查看过房间。他关闭主灯之后,只有昏暗的灯光。纯白的柔软床帏被鲜红的玫瑰xx映出淡红色。

风月旖旎,微醺半敞。

“我想喝水。”祁婉试图爬下床,被季元拽着脚踝拉回。

祁婉翻了个身,季元的手顺着脚踝往上,按住膝盖,双腿被迫分开。

白衬衣的下摆被拉起一些,露出些许平坦的小腹。祁婉身子虚,药罐子,肌肤苍白,此时透着一抹惹眼的粉。

“x了。”

纯棉xx被饱满的贝x撑起,弧度可爱,季元手指上下轻划。很快,一点水渍蔓延而开。

“骗子。”祁婉很倔,此时声音偏哑,近似控诉:“两个人一间房一点也不安全。”

季元的动作一滞,站起身不再继续。他面庞温润,眼眸清朗,在人前十足的君子模样。

“婉婉,现在可以回答我三年前的问题了吗?你到底,喜欢不喜欢我?”

夜风吹来,窗外湖景霓虹,屋内床帏摇曳。季元当然懂‘美景良宵苦短’。

祁婉被气笑了。分开在身侧的右腿一伸,搭在季元身下。隔着柔软的睡衣,有一下没一下地蹭着。

原本就发y的xx撑起,热意甚至传到了脚踝。

“都是成年人了。”祁婉嘲笑道:“喜欢不喜欢,床上告诉你呀。”

季元捉住脚踝,说得毫不犹豫:“我喜欢你。”

“我知道呀。”祁婉点头,“我听你说了十年了。”

“傻婉婉。”季元俯身,g脆果决,亲吻她发凉的脚踝,“是十一年。”

——所以最有机会成为她男朋友的,是他。

顺着滑嫩的肌肤一路亲吻往上,祁婉再多的话语也化成了一声闷哼。

季元停在敏感的大腿内侧嘬吮,十分明显的吻痕。留下印记,又不会给她添麻烦。

鼻尖嗅到一丝甜腻的气味,季元抬头,她的小xx已经x得彻底。

季元将手指伸进xx边缘,祁婉没有拒绝。他揉腻着水液,祁婉凶他:“你坏。”

是嫌他犹犹豫豫吗?

季元轻声一笑,如获至宝似的说:“嗯,我坏。”

xx脱下后,水润一片的花谷暴露在空气里,两片娇小的唇x莹莹欲滴。季元将手指按在x口,软得不像话,往里xx一个指节,挤出许多汁水。季元发觉祁婉的眉头蹙起,大口喘息着,立刻将手指撤出。

“疼。”祁婉说:“好疼。”

“不弄你。”

季元拿起跳蛋,蹭了一点她的xx,左手的两指分开x唇。小巧的xx被暴露在空气中,微微y挺,跳蛋按下的时候祁婉啊地叫了一声。

季元一点点将震动调高。xx被按压摩擦,快感细密地上窜。

x口一张一合,能隐约窥见里头的艳红媚x。水液顺着大腿根往下,滴落在床单上。

祁婉一直用手背捂着嘴,呜呜呀呀地不肯出声,可季元一直挑逗着她的xx,快感根本无法冷静,“不要了,不要了,你放开我。”

两条腿开始乱踹,季元轻松制止,他按得更用力。几乎恼人的嗡嗡声中,花x涌出一股爱露,染得乱七八糟一片。

祁婉扯过枕头哭,还有几声未缓过来的呻吟。

挠在耳朵里痒极了。

“欺负人,欺负人,欺负人。”

“这是惩罚。”季元将跳蛋抵在她的x口,长指没入,轻轻地刮了一圈才出来,“别掉出来,否则更疼。”

他轻轻地拽了拽跳蛋的线,祁婉只觉得体内一阵酸疼酥麻,终于不敢再说话了。

季元起身去洗手,出来见祁婉还是蒙着被子哭。他将震动调低一点,打开桃子酒问她:“喝吗?”

“要喝!”

祁婉立刻探出头来,眼眶泛红,嘴唇潋滟一片。她还是有小时候的习惯,喝什么都喜欢x瓶口,粉嫩的小舌头配着嫩粉色的桃子酒。

季元低头吻她,甜腻的桃子味。或许是热销特产的关系,也不算太难吃。

“你把欢迎会翘掉了,同学们都很伤心啊。”祁婉翻身,两腿并拢,缩成一团枕在季元的大腿上刷手机:“你看你看,有人猜测你和当年的女朋友复合去了!哎,是哪个女朋友呀?”

“如果表白就算男女朋友,我有几万个女朋友。你是问哪一个?”季元估算了下粉丝数量,冲祁婉挑眉:“要是能这么算,十一年前你就是我女朋友了。”

祁婉有些晕乎乎的,说不过他。“可学校那么重视,解释起来很麻烦吧。”

“买特产延误了一次飞机,延误第二次也不算奇怪。”季元晃荡着小半瓶桃子酒,听见祁婉念念叨叨着帖子标题。

无外乎都是些求季学长合影,签名,课程表,谈对象没,还有没有机会。

“哎,这个这个!”祁婉忽然笑出声,季元觉得她不怀好意,似乎身后有一条狐狸尾巴甩来甩去,“跪求季元学长的近照。可以替一年晨跑打卡!”

祁婉看向季元,声音软得掐出水来,水汪汪的眸子眨呀眨的,“师兄,给我拍一张呗?”

季元将桃子酒含在口中,唇舌相贴,全部渡给祁婉。呛得她咳嗽不止,泪眼朦朦地指责他:“你这是谋杀。”

“还拍不拍了?”季元摩挲着祁婉的嘴唇问。趁祁婉开口时将手指探入口中,揪起软舌玩捏,祁婉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不多时祁婉困了。季元睡在她身边,并未合眼。

夜晚祁婉惊醒,季元轻车熟路地拍她的背安抚,却问:“三年里跑哪里去了?为什么又突然出现,不躲我了?”

祁婉困意尚浓,迷迷糊糊地回答:“只是正好和你报同一所学校,正好遇见了,你还帮我挡了一杯x茶。为什么要躲你?”

答非所问。

季元不想再和她绕圈圈,他想听祁婉亲口承认,其实她一直关注着他。

“我前天的最后一局棋,第七十手。”

“超烂。劫材不利。”祁婉忽然睁开眼睛,摇头道:“我不知道。我已经不会下棋了。”

“三年前那局棋你输了?”季元颇为恼怒,“输一局棋就不再下,还闹消失?祁婉,你已经是成年人了,又不是没有输过!你知道这样是多大的损失吗?”

祁婉没有和他吵。扯过被子睡觉。

到底是多大的打击,竟然让她不解释不争。季元想了很久也想不出来。

忽然打了个哆嗦。季元关上窗后发现,房间内没有备用的被子。而所有的被子,都被祁婉裹着,一个被角都抢不过来。

……

第二天六点,门铃按响。季元思索片刻,透过猫眼一瞧,毫不意外地见到祁辰异。

狭长的眸子锐意不减。虽然隔着猫眼,季元也有隐约的窒息感。

季元开门,祁辰异走进来,无视了他。

扫过房间后,祁辰异身上的气势敛去,举起手里的衣物袋对祁婉吩咐:“穿上,走了。”

祁婉来不及穿xx了。她局促地拉着白衬衫下摆,勉强遮住大半小xx,一步步走过来,如同受惊兔子似的跑进厕所。

祁辰异嗓音低沉,无异于隐着锋芒的刃,“别对阿婉有非分之想,她年纪小,还不懂。”

“终于暴露了。”季元冷笑一声,侧目,目光落在床单上g涸的水渍,还有几丝暗红,“有非分之想的人不仅我一个。”

季元确定祁辰异看见了。反应却平静得过分。

丝毫不像之前不许祁婉和任何人靠近的模样。

愤怒的人变成了季元,他咬牙道:“我只能算是非分之想。你呢,付诸行动,禽兽不如?”

——阅读全文加微:kedayake,回复“小说名”拿资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