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做你身边的一棵树》百度云txt全文阅读by怷歪

內容簡介
说不上来究竟是强y还是软弱的叔X同样说不上来是重情重义还是没心没肺的大学生
年龄差二十一岁
x与糖与苦咖啡并济
中长篇,有点啰嗦,三年前还是两年前写的头一篇完结了的中长篇小说,也是我第一篇带x的小说,当初纯粹为了来点x自嗨,现在拿出来再看感觉还不错,修修改改放出来分享。
男女主的性格到后期会发生不同程度的变化,两人的关系也因此而变化,这是我回头再看时感觉还不错的原因。如有不喜,就不喜吧……反正我喜~
封面依然是铁叔~


今年五月份,苏裕初来乍到,需要有个人带,于是被分配到了摄影组组长底下。摄影组是公司的大热部门,当初为了进公司费了她莫大的心脑体力,因此上头很给面子,把她分给了这个部门的头儿,据说很好的一个人,姓嬴,人称“秀叔”。
按例,新人第一天上班由其责任上司带着熟悉环境,为表勤奋,苏裕一大早等在秀叔的办公室,门外,一直等到他吃完早餐开完会,慢悠悠回到办公室。
秀叔个子挺高,正常胖瘦,有点肚腩,寸头,麦色肌肤,穿白T恤和浅绿色的工装裤,手腕戴一块机械表,很有阳光味的一个中年人,眼角嘴角都有笑纹。
秀叔很尽责,带着她,参观完工作室就去摸器材,顺便也去摄影棚观摩,大小事物都会详细地教,苏裕记不住的他会说两遍,最后再提问一遍。基本的工作流程都介绍了,剩下一些细枝末节,索索碎碎的东西,不可能都提到,只能在每天工作中一点点学习了。
此时秀叔停下回办公室的脚步,跟在后头的苏裕看见他仿佛在思考的模样,以为他要考她,马上回忆一遍秀叔反复讲过的大致内容,信心十足的等他提问,结果他真的只是想了想事情,想完转身就走。
就像一个平时混x子却在即将测试的前一个星期努力复习的考生,背完了所有的答案,滚熟了每一个难点,做足了准备,以满满的信心去考试。
结果考试取消了。
真不知该庆幸还是该失望。
秀叔走出几步看苏裕没跟上去,就停下来看苏裕一眼。
苏裕反应过来急忙跟上去。
在这个行业,对摄影师最大的要求,是体力,因为要整天扛着摄影机跟组拍片,当然丰富的阅历老道的经验渊博的知识储备和灵活的反应力敏锐的感官等等要素也是很重要的。拍电影其实是有活就g没活拉倒的行业,工作时间多集中在下半年,工作方式约等于连轴转,所以,健康的身体很重要!
因此,在工作室的地下有健身房,上级领导要求所有员工,除非要出外景,否则每天都至少锻炼一个小时,摄制组的另加一个小时。
上大学以后,为了保持好身材,健身成了苏裕的一门爱好,每天两个小时带薪健身对她来说,简直就像鱼得了水,鸟上了天,猴子进了小树林,再好不过的大福利!
尤其当苏裕发现在健身房里总能 遇见上司以后,奔着巴结上司的伟大目标,苏裕去得更勤了。
健身时苏裕总是主动与秀叔搭话聊天,每天固定送上一瓶能量水,中场休息时斟茶倒水送毛巾,特别的勤快。
大概是为了与新人打好关系,也可能是看苏裕这么积极的态度,也不拒绝苏裕的“好意”,坦然接受,只是时不时地会请苏裕吃顿外卖,点的哪里的菜色苏裕不知道,只知道包装特别好看菜肴特别精致味道特别可口,肯定不便宜,也值回每天的脉动了。
x子天天过,苏裕愉快地工作之余不忘与同事上司x近乎,一个月下来,摄影的本事没学多少,倒是人人都挺喜欢这个活泼又x汁的小女孩。
目标一达成。
苏裕接下来的时间,将工作重心从x近乎转移到了摄影棚。
一般来说,新人能跟外景,但仅限于某某助理或者场记或者场工这样比较简单的职位,多跟几次就能混到摄助去了。而摄影棚不一样,连人带器材道具一并塞进一个大空间里,大门一关帘子一拉,支起绿幕打起跟踪点,单这张绿幕就改变了许多正常的拍摄方式,所以一般新人刚来的头几个月是不可以进摄影棚的,因为经验太少,帮不了忙不说还会给工作人员添乱。
这个时候就体现出苏裕第一个月的努力成果啦!
第一个带苏裕进摄影棚的,不是她的上司秀叔,是一个与她年龄相仿的后勤妹纸,主要负责道具,时不时会兼职化妆或者做一做特效场记,据说还是个小有名气的美妆博主。苏裕因为会做许多小甜品,于是成功收买了这位道具妹纸,得以每天工作之余去摄影棚打杂学习。
道具妹子本是一个喜欢鹿晗爱看韩剧更爱吃甜食的特别可爱的一个妹子,竟y生生给剧组摧残出了双重人格,一个是韩系软妹子,一个是美式女汉子,两种状态在一进摄影棚时就切换,画风瞬间从韩国条漫y切成美漫,在她的管理下,只是兼职给道具组打杂的苏裕瞬间忙成了狗。
打杂的x子过去没几天,苏裕的小动作被上司大人发现了。
这天,秀叔给了苏裕特别多的活,苏裕好不容易忙完所有事情从秀叔这下了班回到办公室,正急急忙忙收拾东西准备奔去摄影棚呢。
秀叔一下就把办公室门关了。
苏裕xx紧了一下,心说什么情况?该不会要上演上司女秘办公室大戏呢吧?!
秀叔率先发话了。
“你这几天的状态都特别萎靡呀,摄影棚的工作很累吗?”他说。
苏裕一惊,随即不好意思地笑:“秀叔你什么时候知道我去摄影棚打工的?”
“哎哟,不行,秀叔求放过,我快要迟到了,再不过去弥妹(道具妹子)要记我一笔的!”
秀叔依然淡定堵在门口,苏裕急得跳脚,奈何天大地大,上司最大,总不能掀开上司出门去,于是她双手合十,眼神真挚地盯着上司。
“秀叔我错了……我不该背着你接私活g的!今天放我一马好不好?……”
“噢,”秀叔应一声,淡定反问:“你错在哪了?”。
“额……秀叔求放过……”见道歉不好使,苏裕知道秀叔是不打算放过她了,气势立马弱下来,不敢再表现出着急去摄影棚的模样了。
“别急,小弥那边我已经跟她说你不去了。”秀叔从门口移动至小沙发,示意听到消息后立马一脸委屈的苏裕一并坐下。
苏裕坐下来,故意离秀叔比较远。
因为是师傅带徒弟的关系,又常常一起健身吃饭工作开玩笑,两人一直都关系融洽,平时坐得也近,从不会如现在这样一个坐这头一个坐那头,像要开谈判一样。
于是秀叔起身,走到苏裕身边再坐下,然后开始煮水泡茶。
看样子是要促膝长谈了。苏裕意识到这一点,逆反心理一上来,更不高兴了。
“小裕,你将来准备做哪行?”秀叔这样问道。
“拍电影啊。”苏裕敷衍地答,不接他话茬。
“是想做导演?还是摄影?或者制片?灯光?场记?美术?还是道具?”秀叔耐心地问。
“摄影啊,不然我会到您底下做事?”
“哔——”水开了,秀叔熟练地把茶壶茶叶洗了一遍,冲出一小壶红茶,随后拿出两个瓷杯,用热水烫一烫,先给苏裕倒 了一杯。
“谢谢”苏裕咕哝着答谢,翘着二郎腿,环抱着双手整个人倚在沙发上,还是很不乐意的样子。
“摄影师还分好几个部门呢。”秀叔给自己斟了杯茶,笑得和蔼。
“所以你是着急了吗?”他说。
“……恩。”苏裕应道。
茶杯上呼呼冒着蒸汽,茶香四溢,秀叔最喜欢没事喝两口茶,带着苏裕也开始喝茶了,但是今天她的心情不太美丽,还不太想喝茶。
秀叔泯了一口,润唇,随后捧着茶杯舒服地倚在沙发上。
“专业的摄影机跟你平时用的单反微单不一样,一般不是那种牛高马大的男人都扛不动,”秀叔说。
“我知道,老师说过。而且也不是非得扛着到处跑呀,又不是拍跑男。现在好多特效镜头已经有机械臂来抗摄影机了。”
“恩恩,知道的不少,是个好学生呢……但并不是所有剧组都有机械臂给你用噢,很多时候,尤其是外景的时候,还是要有人扛……你真的想走这一行吗?”
“想,我喜欢电影。”
“喜欢做和能不能做可是两回事。”
“我和你一起锻炼的,你能的话我也能。”
“欸,你的力量我是认可的,可是你的耐力还不达标噢。”秀叔用哄小孩的语气说话的时候,都会加上一个“噢”,每每让苏裕听了各种不高兴。
大概是逆反心理在作祟,苏裕耿直地认为。
于是她耿直地下战书:“敢不敢30公里耐力跑?健身房,现在立刻马上。”
“别急,把茶喝完。”秀叔依然淡定。
“好。”苏裕一口气把口杯里的茶喝完,烫了点,没关系,可以忍受。
秀叔瞪着眼看苏裕直吸气的嘴,问:“傻呀?你不疼么?”
“还好!”苏裕耿直地回答。
“就冲你这一倔就犯的傻气,我怎么放心让你掌机,万一导演拗不过你,一生气,把你炒了怎么办?”
苏裕意识到这一点,尴尬了一下,不带底气地说:“但论镜头感摄影师比导演更有经验,说不定导演也会理解的嘛!……而且在工作的时候我不会跟人拗的……”
“…………”秀叔板着脸,不认同的模样。
“……真的”苏裕一脸心虚地回答,随后自己先笑了。
秀叔微微一笑,把茶喝完,随后给自己和苏裕斟满。
两人喝了一阵茶,闲聊几句,各自上趟厕所,便下健身房,更衣,长跑。
最后当然是苏裕跑完就累成狗,秀叔跑完也就喘得厉害些罢了,耐力上苏裕跟秀叔的差距还是很大滴。


最终秀叔还是带着苏裕进了摄影棚。
羡煞一帮同期进来实习的小伙伴们。
虽然只是做个摄影助理还被秀叔使来唤去累成狗,但是想想之前的拗气,苏裕还是羞愧难当,于是找了天下班,刚从摄影棚出来的时候,主动提出请吃饭。
秀叔虽然很欣喜,但还是拒绝了。
你一个月三千块的工资可是请不起我一顿饭的噢。他说,虽是打趣,但说的也是实情。苏裕委屈地接受了这个事实。
“下次吧,我们一起去吃点好的,今天开心的学校要开家长会,结束后我得陪他去吃麦当劳。”秀叔解释着,笑得宠溺,估计是想起家里那个开心果了。
“噢,猴!开心现在几年级了呀?”苏裕也想起上次被秀叔带来工作室玩了一阵的小开心,小男孩一点都不像他爸,特别活泼可爱,并且有着所有小孩的共同特质——爱问十万个为什么。
苏裕记得小开心那天一脸好奇地问她,自己的丁丁为什么只有爸爸的十分之一大。当时就笑坏了苏裕,然后秀叔怎么圆的来着?……一时没注意听,光顾着笑了。
“四年级了。”秀叔笑得温柔,每次提起他的儿子他的表现都充满了爱意,说话声音温柔似水。
苏裕不理解上司的心情,但着实被上司浑身散发的温柔父爱惊艳了好多次。
“哎哟你快回去吧,看您如花的眼神,受不了受不了!”苏裕受不了地推他走。
“好,你回去的时候注意安全噢。”秀叔挥手告别,消失在门口。
苏裕叹了口气,心想做爸爸的男人真有魅力。小小花痴了一把,随后转身回上司的办公室拿包包。
下班人流大,苏裕挤在地铁里,昏昏欲睡。
回到学校附近的小窝,苏裕瞬间感觉累到懒得做饭,于是灯都没打开,直接扒了衣服钻进床铺里,用被子把自己蜷成一团,然后热得不行爬起来找空调遥控,打开空调以后才心满意足地睡去。
刚过去十分钟,还是一个小时的样子?
苏裕手机就响了,拿起来一看,
“万恶的封建帝制主义家”,
接了。
“喂,秀叔……”苏裕用自以为 很正常很精神的语气说话。
“怎么那么早睡呢?吃饭了吗?”一秒破功,秀叔还是听出了其中的倦意。
苏裕一看时钟,晚间10点,不知不觉她已经睡了三个多小时了。
“还没,想说眯一会儿再去做饭来着,哈哈”
“噢哟,现在的年轻人终于认识到外卖的不健康了?外卖小哥要穷哭了噢。”
“家长会开完了吗?”苏裕揉着脑门问道。
“恩,开完了,难怪开心这次特别要我去参加家长会,小家伙期中考拿了第一名,家长会上点名表扬,他骄傲的不行,呵呵……”一提到儿子,秀叔的声音就会变得温柔似水,然后滔滔不绝地讲他宝贝儿子的事情。
“那你们吃完麦当劳了吗?”苏裕眯着眼睛接着睡,随口问问。
“吃完了,也送他回去了,现在大概正跟他妈洗澡呢。”
“那……你在做甚?”
“抽烟,打电话,你呢?”
“恩…睡觉,接电话。话说你给我打电话做甚?”
“想你今天忙坏了,会不会没精力吃饭,就问问想不想吃宵夜呗。”
“你请吗?”
“我请。”
“猴!我要吃酸辣粉。”
“吃这么不健康的啊?”
“没有油量没有热量没有辣劲的那还叫让万千美少女深恶痛绝的万恶的宵夜?”
“贫嘴。”
“嘿嘿,除了酸辣粉我真的不知道要吃什么欸。”
“想不想尝尝爸爸我的手艺?”
“猴,你敢煮我敢吃。”
“那快来开门。”
伴随着秀叔的话音落下,门口的敲门声响了起来。
没想到秀叔已经到家门口了,苏裕一大惊,立刻从床上弹起来,开灯,找衣服,边应边穿衣服,并手忙脚乱地收拾房子,尤其是厨房。
“等等!等一下!马上来!不要着急!”
一阵兵荒马乱以后,苏裕打开房门,只开一条缝,递出一张折叠椅,很不好意思地说:“请您再多等我一阵……”
嬴秀一时语塞,看到房门打开时的喜悦飞了一半。
“没关系,我不介意看见你晾着的内衣裤和蕾丝袜。”秀叔笑说,一下拉开房门,不顾阻拦地进去,顺手关上门。
房间其实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乱,至少没看见有随处晾晒的内衣裤,嬴秀身为一个男人,略有些失望。
放下带来的食材,嬴秀随口调戏:“女孩子家家一个人住怎么能这么脏乱呢?”
“平时没空收拾嘛。”苏裕辩解,撸起袖子帮忙把食材搬进冰箱。
“话说你怎么知道我住这儿的?”
“小丘告诉我的,他好像住你楼上对吧?”
“哎哟,皮卡丘嘴巴真的太大了!”
“怎么?这么不乐意我来拜访么?帮我拿下圆生菜。”
“得看什么情况。”苏裕听话地把圆生菜递给秀叔。
“那什么情况我是受这里欢迎的呢?”秀叔一边洗菜一边问。
“像现在这样拿着贡品来朝贡的时候。”苏裕从食材堆里翻出一包火锅底料,惊喜万分:“丫!菌汤火锅!”
“知道了还不来帮忙洗菜?”秀叔笑。
“得嘞!”苏裕勤快地翻出一堆她爱吃的菜,拿去洗。
“那什么时候我是不受欢迎的呢?”秀叔接着问。
“恩……好问题,比如我正在睡觉的时候,或者是有男票的时候,你就不能随便来找我打边儿炉啦。”
“噗,打边儿炉……恩?你有男朋友了?”
“还没……”
“不打算找一个?”
“恩……爸爸我还是比较喜欢主动的男人……”
秀叔用x漉漉的手猛弹了一下苏裕的脑门:“没大没小。”
“我错了,您这么老,您是爸爸您是爸爸。”苏裕如是说,机灵地躲开下一记弹指神功。
愉快地吃了一顿火锅,秀叔帮忙洗碗,苏裕心满意足地赖在沙发上学猪。
收拾完厨房,时间差不多十二点了,秀叔留下一件小礼物后离开。
苏裕想想今天也不是什么节假x呀,怎么又请吃饭又送礼物的?
抵不住好奇心打开一看。
一大包火锅底料。
…………

——阅读全文加微:kedayake,回复“小说名”拿资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