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途》by结因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内容简介
徐盛林婚内出轨了。
叶菁曾带着女儿徐晤去捉过一次奸,徐盛林护着那个小三,连女儿摔在地上都视若无睹。
即使这样,叶菁也不肯离婚,美其名曰还有爱。
爱是什么?
作为他们的女儿,徐晤并不知道。
她只知道恨。
恨父亲出轨,恨母亲愚蠢,也恨小三不要脸。
她要报复他们,于是她去勾引小三的儿子。
她想让所有人都体验一下世界崩塌的感觉,反正生活已经乱了x,那就更乱一点吧。

1v1 双c

1V1校園

01 <失途(结因)|PO18臉紅心跳 01(已修改,需要重新阅读) 七月初,珑城连下了好几x磅礴的暴雨,河水漫过堤岸,快要淹没这座小城。 徐晤站在自家楼顶,抬眼看着近在咫尺的天空,明明是灰色的一片,徐晤却觉得它在闪闪发着光,即使那是深渊。她一点都不觉得可怕,反而在这样压抑的颜色下渐渐放松了身体。 当x体变得飘忽的时候,理智与幻觉开始在她脑袋里拔河,一个声音纵容她沉沦,飞向堕落的极乐;一个声音严厉地拉拽着她的神经,告诉她一切都是幻觉。快乐是幻觉,是虚伪的绵延,只有活着是真实,只有痛苦是真实。 而这些真实构成了她生活的全部。 这一刻,她又开始希望幻觉是真的,希望自己杀死理智,往那条黑色的道路上走。 大雨打在徐晤身上,她无知无觉地抬头睁眼看着,直到一滴灼热的雨水坠入她的眼睛,她才从幻觉中醒过来。 她倏然阖起眼,转身离开。 第二周,当树皮的缝隙里开始长出菌子的时候,雨终于停了。在这样黏腻的水汽里,全市的高三年级被通知提前开学。像是赏赐给他们最后的一场狂欢,学校开恩同意了一场篮球赛的举办,决赛这天,场上只剩下两支队伍。 运动场上人声鼎沸,女生的尖叫快要刺伤耳膜。徐晤冷眼看着她们欢呼、叫喊,看着她们为那些奔跑的男生而疯狂,连她的同桌孙娆娆也没能免俗。 察觉到身边的人似乎有些安静,孙娆娆用手肘捅了捅徐晤的胳膊,问她:“你怎么看个篮球赛还这么冷淡啊?显得我好傻。” 徐晤无奈地看她一眼,说:“总比你为别班的男生加油要好吧?” “那也不能怪我,你看看八班的男生,各个身高腿长,还有那长相,这么多帅哥在散发荷尔蒙,哪个女生看了不腿软?”孙娆娆声音顿了顿,看她一眼,“哦对,你不会,你是个性冷淡,只对学习起反应。” 她觉得有些可惜,毕竟徐晤瘦下来之后是真的很好看,虽然也没有美到人神共愤的地步,跟校花周思思比起来还差了那么一点,但却比以前圆脸没腰的样子好了太多,尤其一双狐狸眼最勾人。加上她那圆润的x脯,和依旧挺翘的臀,连孙娆娆一个女生看了都痴迷。可惜徐晤心里只有学习,白白浪费了好皮囊。 她眼珠一转,看向徐晤:“真的不心动吗?好不容易瘦下来,不去找个帅哥谈场恋爱?看看刚才扣篮的那个陈放,冷冰冰的,不想去融化他?唉算了算了,你这种乖乖的好学生,还是和王子款的男生比较搭,喏,拿球的那个周思衍,又会读书又能运动,加把劲,我看好你。” “陈放不错。”徐晤突然说。 孙娆娆有些惊悚,瞪圆了眼看她,没反应过来。 “我喜欢他。”徐晤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是面无表情的,脸上一点也看不出少女怀春的样子,眼神甚至有些深沉,隔着无数漆黑的脑袋,一眼锁定x场中心的那个人。 ** 八班胜利了。 除了落败的五班男生,剩下的人都在狂欢,四方的天地里欢呼响彻,春心萌动的女孩们终于可以放声叫喊,借着吵闹的环境宣泄心中隐秘的爱意。 徐晤看见有蠢蠢欲动想给陈放递水的女生,下一秒,却在他冷淡的目光里落荒而逃。 但他接了周思思的水,因为周思思和周思衍是兄妹,周思衍又和陈放是朋友。 徐晤收回目光,把角落的矿泉水一一分给五班下场的男生。 男生们输了比赛,意志有些消沉。 “谢谢班长。”有人接过她的水,一边表示感谢。 男生被她那双狐狸眼看着,突然有些不好意思,从前怎么没发现班长这么漂亮? 徐晤笑笑,她的声音很甜,对着那群男生说:“你们等会直接回去吧,我来帮你们收拾。” 比赛用的一些器材还要交还到器材室,徐晤已经推着小车在捡球了。 男生们有些不好意思,局促不安地想要帮她,却被她非常善解人意地婉拒了。 “不用,你们好好休息。”她说,“器材室那边还要填登记表,球是我借的,由我来还吧。” 男生们拗不过她,只能微微红着脸离开了。 刚才还喧闹的球场,一时间变得有些安静。 徐晤推着车往器材室的方向走,长长的走廊里看不见几个人影,只剩下轮子在石砖地上滑动的声音,有些刺耳。 器材室在最里边,徐晤站在门口,并没有马上进去,而是侧耳听了听里面的动静。 听见一点轻微的响动,她才伸手把门推开。 “吱呀”一声,里面的人与她四目相望。 陈放只穿了条白色的球裤,上半身赤裸着,有些瘦,但绝不是那种细弱的瘦,腰腹上甚至能看见线条清晰的肌x线条。 徐晤表现出错愕的样子,匆忙转过身,一边道歉:“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在换衣服,我是来还篮球的……” 身后并没有人应答,只传来衣物摩擦窸窣的声音。 等了片刻,徐晤才转过身,陈放已经换上了一件黑色短袖,背对着她坐在乒乓球桌上,拿着g毛巾在擦拭汗x的头发。 他换好了衣服也没有叫她,就像没看见她这个人一般。 但他也看不见徐晤的表情,徐晤没有再说话,将装着篮球的小车推进器材室里,然后把器材室的门给顺手关上了。 两个人像无视了对方的存在,自顾做着自己的事情。直到一颗土x色的篮球从徐晤的手里滑出去,滚到陈放面前。 陈放擦拭头发的手甚至连停顿都没有,更没有帮她捡球的意思。 徐晤眼里露出点笑意,状似惊讶地“呀”了一声,她慢慢走到他面前,然后弯下腰,再慢慢地将那颗篮球捡起。 学校规定学生上课必须要穿校服,女生夏天是短裙,裙子的花色不漂亮,女生想要美只能从样式上入手。 徐晤特意将短裙在裁缝铺那里改短了一些,平时看不出来,只有弯腰捡东西的时候,裙摆顺着动作爬高,才发现裙子是真的短。 短到露出了她纯白色的xx,以及布料包裹不住的圆润臀瓣。 她连安全裤都没有穿,随着她弯腰捡球的动作,裙底风光全部泄露。她相信陈放一定看到了她裙里那条白色的三角小xx,只不过她转身的时候,他的脸上依旧没有什么表情,冷淡地和她对视了一眼,又把目光移开了。 徐晤深谙过犹不及的道理,没有再做些别的举动吸引他的注意,将球捡回去,登记了名册后就离开了。 自然得像真的只是来还球的,谁知道呢。 ** 篮球比赛结束以后,高三段就真的没有什么别的娱乐活动了,一周六天的课,每天还要晚自习,试图将学生有限的精力压榨到极致。 徐晤也逃不开学校的安排,毕竟她还是班长、老师眼中的好学生,必须起到带头的作用。只有晚饭的时候能放松一下,趁着天还未黑的时候,孙娆娆带着徐晤绕过实验楼,跑向学校的后门。 学校里有食堂,但是学生都吃腻了,后门有一条小吃街,各种各样的小吃养刁了学生的胃,致使食堂阿姨生意惨淡。 徐晤闻着远处飘来的油烟味,有些反胃,她挣开孙娆娆的手,对她说:“你去买吧,我在这里等你。” 孙娆娆似乎料到这个结果,但还是问了一句:“真不吃啊?你都已经瘦下来了,为什么还对自己这么苛刻呢?” 徐晤没说话,只是摇摇头。 孙娆娆叹口气,形单影只地往摊子上走。 徐晤没有站在原地等她,这边灌木丛生,蚊子也多,她天生就是吸引蚊子的体质,不得不站得远了点。也离人群更远了点。 天色将晚,不知道是哪里传来的“沙沙”声,接着是轻巧的脚步声,以及少女饱含羞意的声音:“陈放,你吃晚饭了吗?这是我刚刚买的三明治,你尝尝。” 徐晤在听见头两个字的时候就绷紧了神经,慢慢地往声源处靠近。 隔着茂密的灌木丛,她看见两个身影,一男一女,男生靠坐在石阶上,手里抱着手机,似乎是在打游戏;而女生穿着被改得超短的短裙,站在石阶xx,满含期待地看着他,手里一直举着个纸袋。 徐晤认出她了,是十四班的吴音。 那个全校最难管的班级,吴音是他们班上最难管的女生。即使天色渐暗,她一头金色的头发仍然显眼,血红色的指甲衬得纸袋的颜色更加白皙。 徐晤的身子掩藏在灌木丛后,要是搁在从前,她那肥胖的身躯肯定是藏不住的。 她想看看,十四班的大姐头吴音是怎么追求陈放的。 她等了好几分钟,连腿都僵了,也没看见陈放有什么反应。 吴音更是凄惨,手不尴不尬地一直举在半空中,脸都笑得僵y了,也没换来陈放一个眼神。 “陈放!” 吴音对陈放已经足够耐心,但他似乎不为所动。她的娇嗔也并没有让他心软,反而皱起眉看向她,神色有些冷。 他说:“滚。” 远处的徐晤没有听错,吴音更不会听错,妆容精致的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震惊地看向他。 “没听见?”陈放又重复了一遍,“还不滚?” “你!”吴音的脸由绯红转为赤红,纤细的手指着他,语气愤怒。 陈放不为所动,把目光移回手机屏幕上。 大姐头终于被气跑了,离开的时候徐晤甚至看见她在擦拭眼角,真是难得。 目睹这一幕的徐晤垂下眼,没有什么表情。 戏看完了,她想偷偷离开,却突然听见孙娆娆的声音:“徐晤!你怎么在这?我找你好久了!” 她的声音尖锐,徐晤连躲都来不及,偷窥突然被抓包,她下意识地回头看向陈放。 他果然也听见了,冷淡的目光朝她看过来。 两人对视一眼,还是徐晤先收回目光,恍若无事发生拉着追过来的孙娆娆匆匆走了。 回班级的路上,孙娆娆还在喋喋不休地问她:“刚才那是陈放吗?我没看错吧?你怎么会和他在一起?” 徐晤被她一连串的问题问得有些不耐烦,只能借着去厕所的功夫躲过去。 她站在二楼的走廊上,天色已经黑了,但她还是往实验楼的方向看了一眼。 只不过那里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见。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