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山》by猛二哥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乱山》作者:猛二哥 1V1

內容簡介
谢公子叫陆九小阿九,陆九没说什么。
谢公子醉酒吐了陆九一身,陆九没说什么。
谢公子放走了陆九的猎隼,陆九没说什么。
谢公子睡了陆九,陆九也没说什么。

谢公子烧了陆九的厨房,邻家的张大婶终于忍不住告诉他:她本无姓名,你知道她为何叫陆九吗?三年前的疾青山盟会,她一人杀了九大门派的掌门,全身而退。

当x陆九上山采药回来,谢公子乖顺地喝了药:“九姑娘,对不起。”

———————————
陆行焉·曾用名阿九 vs 谢宴·字无咎
朴实无华女杀手 vs 身残志弱懒少年

(一个男生成就自己青梅竹马的故事)

1V1x古代女性向

乱山关山·落汤鸟
关山·落汤鸟
关山没有仇家,关山只有人家。
陆行焉采药的回程遭遇了大雨,赵大爷瞧见,给了她一把伞。
她走了快半个时辰山路才到自己家中,阿隼仍在院子里淋雨,真的好像一只落汤x。
她顺手把阿隼提到屋子里。
那个男人一见她回来,就发火:“死哪去了?爷快饿死了。”
她惦记着师兄承诺给她的千年参,没有生气。她说:“煮米很快的。”
她煮了三碗糙米,要吃两碗半。
他是病人,需要补充体能,吃得多也很正常。
做完张大娘送来了一整只烧x,她怕谢公子一次都吃光,昨夜只给他给了半只,说是张大娘半只半只送来的
谢公子说:“张大娘真抠。”
陆行焉心想张大娘半年前借了她十两银子至今未还,便点头附和。
谢公子吃饱喝足,躺在床上打饱嗝,他拿着一只破扇子扇风,埋怨说:“这破天儿,下雨还这么热。”
陆行焉知道他没在同自己说话,也只顾着熬自己的药。
药很苦,可是没办法,谢公子要不想毒发身亡,只能喝药。
药会催毒,因此他浑身都发虚。
他虚弱地呼唤陆行焉:“陆九,给我倒杯水。”
陆行焉说:“你现在不能喝水。”
好不容易流这么多汗,若喝口水,毒又全回去了。
今天谢公子喝完药反应正常,只是发汗,没有癫痫。
他觉得自己不会再癫痫了,好像找回一点点尊严。身体渐渐恢复,他说话都趾高气扬的:“陆九,过来陪爷解解闷。”
陆行焉不过去。
下了那么大的雨,他不知道把阿隼带进屋也就算了,院子里晾着那么多衣服他也置之不理。
她正在炉火边烤衣服。
她人也容易使唤,但有时候也很倔。
谢公子找不着乐,就和阿隼大眼瞪小眼。
陆行焉烘g完一身衣物,叠放整齐端到谢公子面前。他出完汗,就得换衣服。兴许是发汗的缘故,谢公子的皮肤格外的白。
陆行焉很少见到这样唇红齿白的男子,关山的男子,从未有他这样白的肌肤。
谢公子一边换衣服,陆行焉耐心地说:“下次下雨,我若不在,记得将阿隼放进屋里来,它今天都淋x了。”
“你不觉得你的阿隼平时威风咧咧,淋x以后突然变得很好笑吗?你不也笑了?”
其实是很好笑。
“不过话说回来,鹰隼这等强悍的野物,哪会怕风吹雨淋?”
陆行焉不去回想阿隼被淋x的狼狈相,她憋着笑说:“那也不能看着它淋x。”
谢公子热烫的手忽然落到她脖子上,陆行焉的脖子也跟着发烫。
他的手从顺着她的衣领伸进去,在她x上搓揉。
他总要细细品这女人,才觉得她美。
陆行焉说:“不要再揉了,你若动了火,毒又要深几分。”
她镇定自若地拿开谢公子的手,他修长的手指头软若无骨地被xx来。
陆行焉的手不是很细,她手心有老茧,她很羡慕谢公子这一双没吃过苦的手。
雨停了,她将谢公子的病情写下来,飞鸽传书给师兄,然后还要去砍柴,要不然没了柴火,晚上谢公子又要挨饿。
谢公子养尊处优惯了,他一饿就骂人。
当然陆行焉也是有些脾气的。天这样热,她砍柴砍了一身汗,抱著柴火进屋,看到谢公子才慢吞吞地下床去如厕。
若不是他吃喝拉撒都要下床,陆行焉都要以为他其实是瘫痪了。
她心中计算着x子,谢公子已经催过十次毒了,再喝三十次药,催毒六十次,他就会痊愈。
他一痊愈,师兄就会接走他。
不过两个月的x夜,关山没有时间的度量,很快就会过去。
乱山关山·阿隼
关山·阿隼
雨过天明,陆行焉和张大娘约好了去山上采花。
走之前,她先伺候谢公子吃饱喝足。
谢公子躺在床上,拍拍肚皮:“你一个姑娘家去摘花,倒是情理之中,只是张大娘采什么花?她那等年纪,只怕山花看到她就枯萎了。”
陆行焉捂嘴一笑,“这话让张大娘听见,她怕是要气坏了。”
虽然知道不会在下雨,阿隼不会被淋成一只落汤x,陆行焉还是怕阿隼在谢公子身边受罪。
她索性带阿隼一起出门。
阿隼原本是她外出时,留给谢公子联络她的。
但凡谢公子病情发作,阿隼必能寻着在外的陆行焉带她回去。
不过谢公子和阿隼相处的丝毫不愉快。
为了防止谢公子出什么事,陆行焉留给他一支短笛:“你吹笛子,我就听见了。”
“你是顺风耳么?”
“你吹笛子,阿隼就能会去找我,我就知道你有事了。不过,在你吹笛子之前,要尽量用我教你的心法自救。”
照顾人可真麻烦,若不是她贪师兄承诺过的那支千年参,只怕是无法忍受谢公子的。
她和张大娘上山采花,张大娘x一支牡丹在她发髻上:“阿九,这花多衬你。你应当多打扮自己,出门走动。”
“我要照顾谢公子的。”
“他还是那样好吃懒做吗?要我说,你可别管他死活了。我知道你们小姑娘,贪图色相,舍不得,但若是个正常的俊俏相公,你留着也无妨。谢公子…可算了吧,我几天不见你,就担心你是被他给气死了。”
虽然阿九也认同张大娘的话,但毕竟是她自己要留住谢公子照顾她的。她不想被张大娘知道自己和师兄的交易,便说:“哎呀,可那谢公子着实英俊呢,我就喜好他那一张脸。”
张大娘鄙夷地说:“真是个年轻的傻姑娘。”
两人各摘了满竹筐的花,约好初五一起去市集卖花。
张大娘的家在南边,阿九家在东边,并不顺路。
阿九同张大娘告别,走了还没两步,就听到阿隼的叫声。
她嘱咐过谢公子,只有危急的时候才能吹笛。
这一下她可顾不上竹筐里的花了,哪有什么比人命重要的?她丢下竹筐,花不要了,一路驾轻功疾驰回家里。
“陆小九,你怎么去了这么久?爷都饿了。”?陆行焉见他没事,先松一口气。等她松了口气,也就不跟谢公子计较了。
她问谢公子:“你要吃什么?”
“还有什么能吃?罢了罢了,煮点汤饼,下两块牛x垫吧垫吧肚子,今天爷想同你说话。”
陆行焉便去煮饭,阿隼瞪着一双锋利的眼朝向谢公子。
谢公子一个白眼翻回去,转身不理阿隼。
其实谢公子也没什么特别的话非要同陆行焉说。
他只是在山里寂寞的久,想找人说话。
陆行焉嘀咕:“是你嫌弃阿隼,不愿跟他说话的。”
谢公子听到她这一句呢喃,语调提高:“它能听得懂人话吗?”
“我说话,阿隼就听得懂。”
明明是谢公子怕阿隼呢。
“往后,你不要无事吹笛了,我同张大娘说好要去卖花,摘的花全丢了。”
“几朵花,能卖几个钱?”
谢公子被送来那天,就是一身锦衣华服的行头,陆行焉知道他是谢侯府的公子,自然吃穿不愁。
“卖不了几个钱的。”陆行焉同他笑一笑。
该是催毒的时候了,陆行焉注视着谢公子喝完药,然后与他十指相扣,用内力替他催毒。
毒以汗液的形式排出体内。
陆行焉的手上也沾了他的汗液。
她不介怀地用舌尖品了品指腹的汗液。
谢公子嫌弃:“你真不嫌脏。”
“汗液的味道不同,说明催毒的效用不同。”
“伺候爷沐浴。”?陆行焉纠正他:“是助你沐浴,不是伺候。”
陆行焉熟练地替谢公子擦身子,她着重在他背上的xx按压,替他疏通血脉。
谢公子人看起来清瘦,脱掉衣物,却是原来每一寸肌体都蕴含着力量。
“陆小九,别用你的手替我搓背,你的茧子磨死我了。”
陆行焉一双手不似别的姑娘家细致,她从小拿各样武器,十指同掌心都生着茧。
她双手打上胰子,在谢公子x前擦拭。
王侯世家的公子都生得一具好皮囊,陆行焉好生羡慕他细腻的皮肤。
谢公子突然握住她的手,往水中沉去,她稀里糊涂摸到一团被浸x的毛发,再向下,是一根生命力旺盛的x柱。
谢公子使唤着她的手,泄了一回。
浊液很快在水中散开,陆行焉收回手时,手中何物都不沾,清清白白一只玉手拢起谢公子如墨的发:“我去拿布巾。”
天冷的时候,陆行焉在屋内打地铺睡,天一热,她又要回院子里去睡。
谢公子是个没什么能耐的人,但也无至于让这个女人睡在外面。
“你今夜睡进来吧。”
“不必了,有阿隼陪我,谢公子不必担心我。”
“小阿九,你这样弄得像我在欺负你。”
男人不该欺负女人,是天经地义的。
“我习惯住在外面的。”
这不是借口,而是真的习惯。
天地这般大,不是处处都有房屋。
陆行焉是个一根筋的性子,谢公子懒得再同她拗,反正是她睡外头,不是自己睡外头。
月挂枝头,关山不闻风声。
谢公子揉着睡眼,难得走动一回。
陆行焉就睡在院子里的吊床上,阿隼倒挂在梢头,是她威风凛凛的守护神。
他在阿隼凌厉的注视下,将陆行焉从吊床上横抱起来。
他一只胳膊横在陆行焉腰上。
这陆行焉,平x看起来平平无奇,确是一截纤腰柔情无数,身上却又几分料。
陆行焉睡觉是极轻的。
风吹x动,都能令她惊醒。
她睁眼,月光笼罩的夜色里是谢公子棱角分明的面孔。
“谢公子,你能下床走动了?明天可否替我在院里晒晒药材?”
谢公子冷嗤,女人,都爱得寸进尺。
他欲就此将陆行焉扔地下,低头却看她双目含着清冽的笑。
“好,不过我从未做过这等c活,你得先教公子我怎么做。”
———————————————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