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家兔子哪捡的》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洪大荼阿糯)by卜迩

您家兔子哪捡的by卜迩

原创 / 男男 / 现代 / 中x / 正剧 / 温馨 / 天真受
一句话文案:阿糯觉得自己是只母兔子,是病吗?该不该治?
攻表面上傲娇,背地里疼人,是个精分的小人物。
兔系受就一直软,软到你想一口把他吃掉。
ps.阿糯把自己当成了只母兔子,但其实他并不是,不是双*,不会真怀孕,都是假孕。
————
洪大荼被一个像兔子一样的小男孩阿糯缠上了。
他还能怎么办呢,只能带回家养着呗。
谁承想养着养着他还养出感情来了呢……

 01 执法

 这条背街小巷脏乱得很,摆摊烤红薯的,炸串的,卖小玩意儿的应有尽有,还外加那么几个竖牌子乞讨的钉子户。

 让谁接手管这片吃力不讨好的活儿都得当成块烫手山芋。

 洪大荼是真不想管,他知道自己没这本事揽这瓷器活,可是这群人里头属他官最小,也属他好拿捏。

 “大荼,年轻人就得拿出点拼劲,”副主任赵铁刚挤出一脸横x,用他肥得流油的x手指头夹着烟卷,笑眯眯地盯着洪大荼,“今晚上就还让小刘带着你出勤吧。”

 洪大荼敢怒不敢言,只得应下。

 不过带他执法的刘辉大哥人还算实诚,也没多刁难他,“你啊,不愿意动手就g点力所能及的,不过哥奉劝你一句,做咱们这行的别心软,软了人家就吃x,你就只能喝汤。”

 洪大荼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他是上个月才分配来城管局的,早就听说这的活儿难g,却也没成想简直是进了黑社会。

 他的同事们早就练就了一身炉火纯青的本事了,废话绝对不多说,上来就是砸。

 可洪大荼不行啊,他被这阵仗吓得够呛。

 他跟队出勤过几次,可煎饼摊的大娘一跟他抹眼泪他就受不了,还扣车呢,妈的就差掏钱买它两煎饼了。

 刘辉在一旁都看傻了,直接申请让他在传达室收了两星期的报纸。

 这不,需要管辖的地界又扩了几片,赵铁刚又把他捞了回来,话虽然说得不温不火,可句句钻进耳朵眼里都是刀子,“大荼啊,哪个地方也不养闲人不是,你个身强力壮的小伙子老猫在传达室里我跟上头也不好交代吧。”

 洪大荼耸拉着脑袋跟在刘辉xx后头进了更衣室,换上执法服,y着头皮上了执法车。

 刘辉也是真心想帮帮他,“先找点容易的g,听说那片好多乞讨的小孩,你去轰轰,轰走就行,哪怕让他们去别的片要饭呢也算你本事。”

 洪大荼一跳下车就直奔巷尾,举着个大喇叭嚷,准备和街头的队友们来个双面夹击。

 那些带着家伙事抱头鼠窜的他就当没瞅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蹲墙角一小男孩就是一动不动,完全无视他,这他可得上前去说道说道,“唉,说你呢,赶紧跑啊,没看这执法呢吗?”

 “嗯?”小男孩眼睛圆圆的,一眨一眨地就像这夜空里的星星,投s出微弱却又让人忽视不得的亮光,“兔兔不是坏人,为什么要跑?”

 “荼荼?”洪大荼看了眼x前的工牌,心想这小崽子人不大还挺会x近乎。他举起手电筒朝着男孩的小脏脸晃了晃,本来想直接放狠话,可话到嘴边又转了个弯,不如逗逗他吧,“你怎么知道我不是坏人?嗯?”

 男孩愣了几秒,有点琢磨不懂眼前这个大哥哥说得话,不过看他穿着制服,这样子应该也算不上坏人吧,“你是警察哥哥吗?如果是的话,那你也不是坏人。”

 “我是城管,专门治你们这群臭要饭的,赶紧走吧,别等我揪你。”洪大荼觉得这孩子要么是个疯子,要么是个傻子,也懒得再跟他废话。

 “哥哥要揪我吗?揪我的小脖子吗?揪我去哪里呀?那你会把我揪回家吗?”

 “你他妈怎么这么多废话啊?”洪大荼直接扽住男孩的脖领子,把人从黑暗中拖到了路灯下,“滚蛋,往前跑去下条街,那儿不归我管,你爱呆多久呆多久。”

 洪大荼觉得不解气,还踹了脚男孩的xx蛋。

 这一踹不要紧,直接把人踹得眼里泛起了泪花,洪大荼这心里也跟着七上八下。

 “呜呜呜,哥哥坏,我的xx好痛,裂成两半了……”

 靠,这是哪来的邪教组织啊,妈的人的xx不都是两半吗?讹人也得想个高明点的伎俩吧。

 这是出师不利遇到难缠的下三滥了啊,洪大荼心生鸵鸟心态,他掉头就想走。

 却不料男孩一把拉住了他的衣摆,可劲在那摇,“哥哥不要对我负责吗?”

 “负你妈的责啊,”现在洪大荼能理解他的同事们为什么都这么易燃易爆炸了,这活儿真不是一般人能g的,名声不好也都是被人x出来的啊,“我正常执法还得对你负责?你算个什么东西?”

 实不相瞒,此情此景被x无奈,洪大荼有点怀念那个煎饼摊的大妈了,至少沟通无障碍啊。

 “哥哥用脚摸了兔兔的xx,所以要对兔兔负责的。”

 这回洪大荼算是听明白了,这男孩是把自己当成一只兔子了。

 可就算是个兔子咱就能不讲理了吗?

 洪大荼直接掏出对讲机,想向刘辉求助,不,直接辞职得了,卷铺盖回家都比现在这样强百倍。

 可他这开关还没按开,手就被男孩拉了过去,男孩使上吃x的劲把洪大荼的手放在自己的后颈上,怯生生地开口,“哥哥,让我做你一个人的兔兔好不好,好不好吗?”

 好个锤子啊,洪大荼心想自己还能被个手无缚x之力的孩子敲诈了?怎么可能?

 他手上一用力,就把男孩甩到了泥地上,“你就这呆着吧,我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可这还没走出两步,洪大荼就感觉背负重物,男孩直接蹿了上来,别说这矫健的步伐还真像只兔子。

 男孩软绵绵地勾着洪大荼的脖子,在他耳边吹着热气,“哥哥,带我回家吧,兔兔会乖乖的,真的,我保证。”

 

 02 蛋炒饭

 最后洪大荼鬼使神差地把男孩背回了家,连招呼都没来得及跟队长刘辉打。

 这是擅自离岗,明天上班指不定会受到什么样的严厉处分。

 洪大荼不愿多想,他也没功夫想,因为男孩一直在他耳边叽叽喳喳念叨个不停。

 “你真的很吵,说那么多话嗓子不g吗?”

 男孩乖乖闭上了嘴。

 洪大荼的出租房就在下条街转角,他掏钥匙开门的时候男孩跳下了他的背。

 “哥哥,兔兔脏脏,需要把衣服脱光光再进门吗?”

 洪大荼睨了他一眼,“进门脱,你他妈在这脱别人以为你耍流氓呢。”

 “哥哥不要总问候兔兔妈妈,爸爸妈妈都在天上看着我呢,他们会不高兴的。”

 “哦。”这个小流浪汉原来是个孤儿啊,那还真是挺可怜的,洪大荼想到这心里又软了几分,“那我以后注意,赶紧进来吧。”

 男孩撅着的小嘴一下子就咧开了花,他直接蹬掉破d开口的鞋,跟在洪大荼身后一蹦一跳地进了屋里。

 “哇,哥哥家真大。”

 一个六十平的小破屋还真大,也是没见过世面。

 洪大荼面上没做声,去鞋柜里给男孩翻了双拖鞋出来,“有点大,凑合趿拉着吧。”

 男孩一进门就把自己扒了个精光,倒还真是挺不见外。

 “哥哥的鞋真的好像船啊,那兔兔可以穿哥哥的大衣服嘛?”

 “你先去洗澡,臭死了。”洪大荼直接把男孩推进了浴室,转身刚要走,就又被拉住了衣角。

 “哥哥,我不会洗,你可以帮我吗?”

 洪大荼不耐烦了,这他妈哪是养兔子,这真的不是领了个小祖宗回来吗?

 “自己洗,东西都在那随便用,”洪大荼拍掉了男孩拉他的那只小脏爪,语气听着也不怎么和善,“再跟我废话扔你出去。”

 男孩在浴室里呆了很久,出来的时候浑身滴水,还不停地打x嚏。

 “哥哥家里水好冷呀,兔兔要冻坏了呢。”

 洪大荼赶紧又折回浴室,给他拿了条浴巾,就这功夫瞥眼一瞧,原来这孩子还真没说谎,冷热水的开关果然打在了凉水那一档。

 “你是个傻子吧,”洪大荼二话没说抓着男孩光溜溜的胳膊就把他扔进了卧室的被窝里,“你不会调出热水来啊?”

 “兔兔不傻,只是没用过这高级玩意,哥哥不要生气,哥哥皱眉兔兔会怕。”男孩眼圈红红的,洪大荼就算有再多骂人的话也得往自己肚子里吞了。

 他拿来吹风给男孩吹好头发,又给他找了件大T恤衫x上,这才算折腾完。

 他正要把男孩的脏衣服丢到垃圾桶里,男孩听到动静就跑了出来,“哥哥不要扔,兔兔自己会洗衣服,洗g净就好了。”

 “又破又烂的当什么宝贝,回头给你买新的。”洪大荼没理他这茬,手一松直接扔了。

 男孩本来瘪着嘴,欲言又止,这一听到要买新衣服,就又喜笑颜开起来。

 真是个没心机的小东西,是不是把他买了这孩子还得帮自己数钱啊。

 “哎,你没有名字吗?”一直管自己叫个动物名算什么啊,洪大荼想想就觉得脑壳疼,关键是他一喊“兔兔”,洪大荼下意识老觉得在叫他,还是他最隔应的那种叫法。

 “兔兔没有名字,哥哥帮我取一个好不好?”男孩一直跟在洪大荼身后,眼睛就没从他身上移开过,盯得人直发毛,背后嗖嗖冒凉气。

 “你先老实坐会,等我做完饭再商量取名的事行吗?你不饿我还饿呢。”洪大荼拉开冰箱门,拿出昨天的剩米饭,想做个蛋炒饭凑合事。

 “哥哥,兔兔不累兔兔可以帮你打下手。”

 这一口一个“兔兔”的,洪大荼实在是受不了了,他扭头打量了男孩十秒。

 这十秒他看出来了很多名堂,比如这个男孩长的还挺清秀的,又比如男孩的xx很圆走起路来一摇一晃的,还有就是这副软糯的样儿让人又添了几分食欲。

 洪大荼心想自己一定是被这个小崽子下蛊了。

 “你就叫阿糯吧,以后叫自己阿糯,再喊什么兔兔,我就打你手心。”

 “谢谢哥哥,兔兔终于有名字了!好开心啊!”

 洪大荼从菜篮里xx一根胡萝卜,“伸手。”

 男孩正咧着嘴角傻笑,看见胡萝卜眼里瞬间泛起了光,“哇,哥哥好厉害,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胡萝卜啊!”

 他摊开手掌心正要接过去,就被洪大荼用胡萝卜狠狠砸了一下。

 “嘶……”男孩疼得呲出了小兔牙。

 “把你的名字给我重复一百遍。”

 洪大荼边在水池洗菜边听着阿糯念经一样一遍遍喊着自己的新名字。

 “好了,”洪大荼打断了他,“记住了吗?”

 “阿糯记住了。”男孩耸着头,像极了只犯了错的宠物。

 “乖乖等着吃饭吧。”

 洪大荼不擅长做饭,一个人过x子也没那么讲究,这不这色香味一样不占的蛋炒饭里还掺着蛋壳和带泥的胡萝卜皮,他也觉得有点拿不出手。

 “要不……我给你点外卖得了。”洪大荼挠了挠头。

 阿糯低头把鼻尖靠近盛着饭的瓷碗,又伸出樱红的小舌头x了一口,“好好吃啊哥哥,哥哥好棒!”

 这确定不是奉承话?洪大荼刚刚做饭的时候就先尝了味道,怎么说呢,可太一般了。

 八成是这小子捡垃圾吃惯了,不挑食。

 一走神的功夫,阿糯就把头扎进去啃了小半碗,米饭粒沾得满脸都是。

 “用勺子!”洪大荼吼了一声,阿糯这才拿起手边的铁勺。

 “太香了,阿糯想吃快一点嘛,”阿糯绽开一张太阳花似的小笑脸,撒着娇说,“哥哥快吃,吃饱饱睡觉觉。”

 洪大荼看着他这副滑稽样也笑了,直到两人的饭碗都见了底他也没琢磨明白,把这么个小东西带回家究竟是福还是祸啊。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