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女的条件》by苏苏小毛球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渣女的条件
作者
苏苏小毛球

內容簡介

陆韧在黑暗里又想起她那张泛着泪光的脸来。当他醒来的时候,她应该就会走了吧?

过了今晚,他和这个不幸的姑娘就会像两条直线一样,沿着不同的方向去往生活的不同目的地。

她是淋x了、揉皱了的玫瑰xx。他不过是把她捡起来,在瓶里暂养一夜,并不能改变她已经开始凋谢的命运。

===========================================
簡體版xG現代都會女性向

1. 十万

陆韧从不光临这种地方。他指尖触摸皮革沙发,冰凉又略带c糙。他觉得脏。

梁简正左拥右抱,正和怀里的女孩打得火热。他身边的女孩顺势给陆韧也递了一杯酒,昏暗灯光下那液体颜色黑也不是红也不是,陆韧接过来又放回了桌面上。

”我说陆哥,你今晚这幅德行,能找得到姑娘算我输。”

陆韧淡淡一笑,并不答话。

“g脆明天你把我妹妹带过去得了。”梁简凑近,“嫁给你们陆家也算是门当户对。”

“你这都当的什么哥哥。”

“你们来评一评,”梁简手搭上女孩裸露的圆润肩膀,“身材长相我和他谁赢?”

两个女孩噗嗤一笑,往陆韧大腿上一摸,咯咯地笑作一团。梁简假装气得急了:“没有眼光,没有眼光!”

不远处的舞池中人群热舞。中央的高台上是两个身材曼妙的女郎,柔软曲线贴合冰冷钢管,金闪闪的裙边随着节奏摇摆,更加耀眼。

陆韧在等。他知道唐小姐不会来了,但他还是想等。

上次在聚会上相见,略显拘谨。孤零零的两个人避开了会场的热闹,在巨大的圣诞树下碰了面。她对他莞尔一笑。

陆韧并不是什么正经公子。才出生那会,家里过的是普通人家的生活。他牙牙学语之时,家里的小工厂突然发了大财,等到他十五岁上,各类投资井x一样往家里灌钱,本地半个房地产都是自家的。但他父亲吊儿郎当,新的阿姨一个接一个地往家里带,最后g脆把他赶了出来。他的几个弟弟妹妹都比他小很多,两个弟弟不过上小学的年纪,最小的妹妹前年才出生。前几天不知道他爸发了什么疯,非要他找个女人带回家来。陆韧才读完书,二十五岁,虽然对他有意思的女孩能排到隔壁省,却实打实地一次恋爱也没谈过。陆韧一慌便找梁简帮忙,没想到却带他到了这种地方来。

手机传来消息,是唐宛的。

“这么晚了,是有什么急事吗?”

陆韧正要回复,梁简却扯着他的袖子要他往舞池那边看。人群推推搡搡,一个烂醉的女孩倒在台上,被一个男人c鲁地扯着胳膊拖到台中央。她看起来不过二十五岁年纪,皮肤雪白,穿着一身黑色丝绒抹x裙,两根金属吊带绕过纤细肩膀,棕色卷发虽挽起却将散不散,好像萨金特画中的神秘女郎。那男人的手在她臂上生生拉出两道红印,丝毫没有怜香惜玉之感。

梁简站起来,眉头一皱:“这是什么节目?”

虽然是个玩得开的人,梁简也察觉出了一丝危险。他快步走上前去,陆韧跟在他后头。音乐还在继续,人群水泄不通,但有梁简开道,陆韧即使不用和人有肢体接触也能往前。若不是这一点,他大概率会被甩在后面。陆韧所过之处,好几个人扭过头来看他:他又高又瘦,像个模特,脸上却偏又是那种冷淡而略显得阴沉的表情,和这里显得格格不入。

台上的男人已经将女孩背靠钢管安置在地上。女孩脸上的醉酒红晕清晰可见,x前衣料歪歪斜斜,额前头发乱做一团,很像是被灌醉的。

梁简已经走到前排,朝那男人吼:“拐卖人口犯法啊!”

那男人却像没有听见他似的,从后台抓来一只话筒,混着嘈杂音乐说道:“想带她回家的有吗?举个手让我看看!”

梁简猛一回头:“妈的陆哥,我发誓这种事儿也我也是第一回见。别跟我妈乱说什么我经常出入风月场所。”

陆韧没回答他,只见台上男人那句话像波浪一样渗透到人海中,好几个人停了下来,往台上看去。身边的几个人也开始交头接耳。

“刺激啊!你上?”

“怎么了怎么了?那是谁?”

“你看你看!当众拍卖春宵一夜!”

舞池音乐声渐渐小了,台上男人又说道:“双方自愿的原则啊!今晚你家,明早再送回她家——”他又蹲xx来,ali把话筒递到女孩嘴边:“你家住哪儿?”

那女孩仍睡眼迷离,眉心紧皱,只反s性地回答道:“西城区……”

“跟他走吧!”台下一众男生打断道。陆韧往声音的方向望去,是几个年纪尚轻的大学生,把其中一个推了出来,被推出来的那个显然不好意思,几次要转身倒回去都又被朋友们推了出来。

梁简凑近陆韧耳边:“得了,这几个人一看就是来搞笑的。”

陆韧抬头又看向那女孩。身材略显单薄,却有一股特别的苍白之美。且不说这个男人有没有权利把她像商品一样地展示给大家,光是在这种地方被灌醉就已经够糟糕了。陆韧掏出手机准备报警,却一点信号也没有。他拍拍梁简的后背:“快,到外面去报警!”

梁简也拿不定注意,他一半觉得这是一场闹剧,一半又隐隐觉得不妙。他见陆韧已经掏了手机出来又放回去,瞬间明白了陆韧的意思,两个人掉头就往出口方向走。正当这时,人群里又站出来一个男人,三十岁出头,身上x着不合身的西装,一只手伸进衣领里,也不知道在掏些什么。他有些吃力地踏上高台,摇摇摆摆,从裤兜里掏了一支烟出来,递给台上的男人,又转身对台下的人说:“大家都看到了,自愿原则!”

台下有人吓坏了。几个小姑娘试图叫保安和报警,可人群黑压压的,乱成一片。这时间,他已经弯下腰来,伸手要往那女孩的脸蛋上掐。她别开脸躲开了。

梁简跑得快,又不怕拨拉人,早已经跑到出口处了。陆韧却怕他跑得不够快。台上男人又踏到女孩另一侧,这次缓缓地蹲下来,像看猎物一样看着她,目光所及之处,尽是白皙的肌肤。她呼吸平缓地睡着,全然不知怎样的危险在接近她。

“等等!”声音不自觉地从陆韧的肺腑发出来,“十万!”

他这一声把所有人都喊愣了。台上拿话筒的男子便伸手推开了女孩身前的男人,弄得他一xx跌在台上。

陆韧感到四周的人都在看着自己,这种久违的感觉像是击打着他的x膛,一遍又一遍地提醒着他那些可怜的往事。但他站定了,只幽幽地说:“我不喜欢我看上的东西被别人拿走。”

东西。陆韧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说出来这样一句话。但他不想辩驳。

像是看好戏一般,周围的人纷纷自动给陆韧让出一条路来。他余光已不见梁简的身影,便一言不发地走上台,到女孩身边。没有人敢说话,他将女孩的手臂搭在自己肩上,踉踉跄跄地扶着她站了起来。

她身上的玫瑰香水混着酒气,像是腐烂在泥土里的花朵。那双眼睛仍然安稳地合着,左眼下一颗墨点的泪痣,小巧玲珑的鼻尖红通通的,是醉酒的样子。他尽量不碰到她身体的其他地方,只是礼貌性地握拳环在她腰上,她却一个跟头栽到他怀里。

他身上是令人心安的气息。

台下有人突然吹起口哨,紧接着,如同观看婚礼一样地鼓起掌来。陆韧的脸仍然是那副冷漠阴沉的样子,索性把女孩环腰抱起,走下台去。醉梦之中,女孩幽幽地抬起眼,映入眼中的是一张棱角分明,眉眼锋利的脸。陆韧察觉她有些醒了,压低声音说:“别怕。我已经报警了。”

女孩又闭上眼,安心地在他怀里睡去。

2. 他是不会碰的

梁简一边开车一边骂娘。陆韧坐在旁边一言不发。

“陆韧我可真是服了你了,这下你全家人都会在明天早上——不,今天深夜,因为陆爸爸睡得晚——看到你陆韧从俱乐部的舞池里找应召小姐!管你妈——不是我骂人——你妈妈前十几年把你保护得有多严,明天早上你就成了新闻头条!”

夜里出俱乐部的路堵,梁简不得不停下,拉下手刹,转过头对陆韧说:“昆月集团的大公子!我求求你!能不能不要那么傻!”

不是两只手腾不出来,梁简恨不得要加在他脖子上把他摇醒。

“我跟昆月又没有什么关系。”陆韧淡淡地说。

梁简最受不了他这种样子:“我知道你就是叛逆。陆爸爸在你很小的时候就把你送去国外读书,你跟他没什么感情,但好歹你是他儿子。你的一切都是他给的。”

陆韧反驳:“那都是我借的。以后会还。”

“那你今天晚上大手一挥豪掷千金的十万块也是你借的吗?”

陆韧沉默了。

车掉头上了大路,路灯从车窗s进来,照得陆韧的眸子琥珀色。他回想刚刚自己的所作所为,确实有些鲁莽。虽然他不是常发善心的那一类人,但至少今晚他把一个女孩从地狱的深渊救了出来,或者说,继续堕落的深渊。

半晌,梁简冷不丁想起后座还睡了一个人。他从后视镜望去,女孩仍睡着,便瞥了一眼陆韧:“你该真不会以为她是g净的吧。”

“跟我有关系吗。”陆韧说,“对了,她说她住西城区。不如借你家客房睡一夜,叫詹姨帮个忙服侍她就好了。”

“诶不不不不,”梁简急忙拒绝:“万一被我妈看到怎么样。你自己捅的篓子自己解决。”

“你带人回去不是一次两次了,多带一次又有什么关系。”

“今时不同往x。我马上要司考了,跟我妈撒谎说和同学通宵复习。今天带你来这里可是百忙之中xx的时间,你小子……”

他话锋一转,突然意识到了什么:“陆韧你该不会是想把她当成未来媳妇领到你爸妈面前吧?”

“你想多了。”

“那明天怎么办?”

“唐宛。”

“唐宛?”

梁简驶入公寓地下车库,车内光线暗了下来。黑暗里,陆韧平静地说:“唐宛不错,不是吗?”

梁简差点要被他这句话呛死。

“是个男人都想娶唐宛。你小子对自己不要太有自信啊。”

陆韧笑了,说:“那你是没有明白我的意思。”

梁简懒得猜他话里什么意思,但一想到这家伙突然长了眼睛看上了大美女唐宛,略有不爽。他停好车,看看陆韧又看看后座的女孩,示意他把女孩带回家。

陆韧说:“就不能帮我一晚吗?我家太小了。”

“小到沙发都没有吗?”

陆韧没说话,开了车门,兀自走到后座。他拉开车门,那女孩裹着他的外x在座椅上沉沉睡去,一头棕发全散开了,遮住她的大半张脸,只露出脂粉般的脖颈。她脚上的高跟鞋掉了一只,陆韧便低头在车厢后座的地板上找。梁简从后视镜看去以为是另一番景象,便急忙制止:“喂!别在我车上搞啊!”

陆韧从地板上掏出那只黑色缎面的高跟鞋,又拍了拍肩上的灰:“你想什么,我捡东西呢。”

“哎,我怕你二十几年的清白就栽在这女孩身上了。”

“嗯?”陆韧两首环着女孩,又结结实实地把她抱了起来。她睡得很熟,还在陆韧怀里蹭了蹭鼻尖,陆韧第一次注意到她修长笔直的双腿,以及那只没有穿鞋的脚。陆韧从来没这么近看过女人光脚。她从肩膀到脚尖都是放松的,又温热又柔软。但他对她是带着警惕的。

可他怕她什么呢。他也不知道。

梁简从手x箱里翻出一个深红色的小巧皮包,扔到后座:“据说这也是她的,你一并带走吧。”

陆韧斜着身子去取。她的脸突然凑得很近,气息吐纳在他耳边,竟不知从什么地方钻进了他的心窝上挠了一下。

陆韧急忙又站直了,立定了两秒。等自己冷静下来,他又俯xx小心翼翼地去拿后座上的包,生怕她的脸又靠得太近。

和梁简告别之后,他带着女孩往回走。自从回国后他就一直住在这里,一个人。他也习惯了。和梁简相比,他没有回家念叨他的母亲,没有时常要考他对时政看法的父亲,在美国的那几年好歹还算有个帮佣,回国后他嫌找不到语言流利又利索能g的人,全都不要了,只每周请家政工清洁收纳。他踏进电梯间,早有值夜的保安站在那里,问他需不需要帮忙。他摇摇头,只让保安帮他拿着女孩的包和鞋,按了电梯,往六楼去。保安替他开门,又帮他把东西放在玄关,便一句话也没问地退了出去。

陆韧丝毫不觉得这女孩重,但也抱累了,便跨进客厅把她安置在沙发上。他略坐了一会儿,抬眼望了望墙上的钟,已经三点多了,早上还要早点起来收拾去父亲家里。他觉得很累,但又一时不想动,只解了衬衫扣子在旁边的扶手椅上呆坐了一会儿,才打起精神来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屋里没开灯,他站起身的时候,好像幻觉一般听到女孩在说话。

她说,冷。

陆韧便走到衣帽间,但他也不知道家里的被褥都放在什么地方。四周都是他平时穿的衣物,床上的被褥也都是家政帮他换的,他y是找了半天。实在找不到,扒拉了一x登山用的睡袋走了出来。

她衣襟半敞,钗横鬓乱地躺在那儿。陆韧听见心脏在x膛里扑通扑通的。

不会,只是因为熬夜了。你不会想对她做什么的。

就在不到半小时前,警察来的时候还要把她以卖x的名义带走。不仅是她,还有刚出了十万“竞标”的陆韧。最后是梁简打了一通电话才说服他们。可他们不带女孩走,因为她并不符合受害人保护的条件,于是两人之后把她带了回来,总比扔在俱乐部的地板上强。

这样一个女孩,他陆韧是不会碰的。

他熟练地把登山睡袋放在旁边的沙发上铺开,又抱着女孩放了进去。偌大的睡袋里,女孩睡得沉稳,呼吸均匀。他找到睡袋的一侧,正要拉上,却在不经意间注意到了她的身体。从赤裸的双足,到纤细笔直的小腿,再到裙子下婀娜的曲线。她睡着了,落地窗外的微弱灯光照在她明丽而毫无防备的脸上,让她看起来像是一个玩累了的孩子,又有些半遮半掩的诱惑力。陆韧拉着拉链,从她的脚边拉到腿间,再拉到她的腰间。一股热血往他不愿想的地方去了。

她的胳膊还露在外面。他心惊胆战地拉起她小巧得能一只手握住的手腕,放进睡袋。那颗心在半明半暗的房间里砰砰地跳着。陆韧惊觉地站起身来,往自己的房间去了。

3635842513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3635842513”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