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河之浒》百度云txt全文阅读by阿农

內容簡介
文案:她以为他是她的良人,从此为他洗手作羹汤。奈何落花总是十分意,流水只道三分情,当得知这个男人的本质,揭开一切美幻的虚幕时,她才知道自己当初有多愚蠢。
一心只想飞上高枝的知府大老爷和一心只想服侍好夫君的王府小郡主
注:艳情古文女主温柔易推倒,男主是个凤凰男1v1he
高x1V1古代甜文輕小說

第一章千里姻缘一线牵

崇贞年间,天降灾祸,五年饥旱,致民不聊生。衣不能抵御风寒,食难以三餐果腹,朝廷虽屡屡救灾接济,奈何坐吃山空,又贪贼污佞从中谋取,财阀物资层层刮抽下来已所剩无多。没奈何,苦人家只能卖儿卖女为奴为婢,也有那铁骨铮铮之辈也学了梁山好汉揭了竿子落x为寇。打出了与朝廷对抗的口号,杀狗官,诛奸臣,抢粮行,无恶不做,明帝数派禁卫军镇压而铩羽而归。圣上惶惶不得安x,只在不惑,劳心兼力的竟似有垂垂暮年之状。终于一次,久感风寒不愈,误服一剂xx,一脚归西,呜呼哀哉。
明帝薨后,众王室子弟争夺其位,上演一场血流成河的场面。得一老公公手执圣书,宣读老上皇遗愿,立其十三子为后位继承之人,满室哗然,血流止戈。不x羡帝登基,朝臣觐拜,焚香祭典,号为大成。
成宗三年,为补那一场王室争乱留下的人材缺漏,广纳贤良,提前二年开师会考,前所未有。试期,只可见青年才俊会试场中才思机敏,妙笔生花,一篇篇议国论语喜得主考官点头如捣蒜。放榜之时鼓乐喧天,笙管缭绕。新元魁们乘着轿,骑着马,闪亮的金花,簇新的蓝袍,皆扬扬得意之状。真个是人生有四喜,d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
及到殿试,皇上亲题时政议题,元魁序次一一道来,皇帝喜得眉飞色舞,立当场钦点了前三甲,不在话下。
却说新阳府中有一瑶水县,乃是环山傍水,物富民丰之地,倚靠水运及捕鱼为生,百姓安居乐所,无不感吾皇千秋万岁。烈x当空,沿街的酒楼茶肆上坐着几位一看就是乡野之人,只听其中一人说道:“你们可听说了,咱们县如今要来个新科探花,正要做府上的新县主子,如今在老县主的私宅里交活哩。”
“呦,新科探花郎恁金贵,咋就给他放到这乡下地方。”
“正是,听闻这探花郎四岁会诵诗,六岁通四书五经,八岁时文捉事立就,十二岁考入秀才,十五岁就得中会元,如今才不过二九年华,便得圣上亲点探花郎。前x子,我去府衙结款子,管事的不在,小衙役领的我去的老爷宅子里,可巧老爷正在,立命账房拿了钱与我,空隙间,我偷偷张了一张,啧啧,那家伙,浓眉大眼的,长的贼俊,比头牛还壮。”
“真像你这般说的,这样个人材到哪里找,做个小小知县岂不埋没,圣上也舍得。”
又听刚刚那人说:”我听说啊,是咱们这位新老爷得罪了圣上跟前的红人,给是挤兑下去了。“说完又往前探了探脑袋,压低了嗓门:”是衙府里李小衙役讲的,他也是听林师爷给说的,林师爷是个老当主了,衙府什么事他不明白。”
众人连连点头。真是好事没出门,坏事倒先行千里。
又过了旬余,这一天是七月初七乞巧节,目之所望,林街店铺张灯结彩,未出阁的女子集会这一x,挑选她们喜爱的花灯,先去月老祠堂拜拜,又去河边放花灯许愿,惟愿觅得好儿郎,共谐伉俪。
街口走来两个男子,高头大马地走着,惹来路旁佳人时不时偷觑一眼,娇俏女儿在眼角上递着情书,心上浮想联翩。
只听个矮的那一位对着气质出秀的那位道:“大老爷,今x乞巧,是有缘人的节x,趁着这良辰美景,觅一位淑女娇妻作一桩美满姻缘,岂不妙。”
只听气质出秀的那位接道:“人说娶妻娶贤,大丈夫怎可凭其貌美而断其品质,岂不误人误己。而况世上无难事,只难得有缘人。”
这话说的颇有些独善其身之味,寻常百姓哪能说出这番道理,更引得路人频频侧目。
原来这两人,却是一对主仆,个矮些长得一脸憨态样间来宝,是新县老爷旧家跟过来的小书童。而一派清风正骨的正是传说中新县令了,姓谢,名章笙,字荀清,乃新阳府澧县人氏,其父是个举人,早年间也谋的个国子监,染 疾而故。如今身无家产,两袖清风,家中止有一老母,x夜忧心祈愿只盼小儿高中新科,早尽孝道。
“大老爷二九韶华,已到了适婚之龄,不说远在老家的老夫人了,就是来宝也替您着急呐。”小书童似越说越有心得,一时刹不住嘴,“您可是少年才俊,放眼下去谁能夺得过您的风采,必是要配名门姝阅来。虽说现时只是一县之长,但未来还长哩,好x子还在后头。”说完嘴有些g,还回味着啧啧嘴。
探花郎蹙着一双剑眉,嘴上却微微呵斥一声:“来之前我可是如何与你说的,祸从口出,莫要生出无妄之灾。”抚了抚衣袖又迈开脚步走了。
来宝只看到自己家的公子不悦了,不愿再将他惹怒,垂头搭脑得跟上。
行至一家花灯铺前,见一女子立在边上挑拣花灯,各色各样的花灯让小人儿那娇嫩如玉的笑靥如新绽的芙蓉。眉弯新月,杏眸剪水,肤如凝脂,粉面含羞,朱唇衔一颗殷桃,皓齿排两行碎玉。配着粉色衣衫白色镶花罗裙,通身竟似天上来的小仙子。探花郎一时看住了眼,直不能行走了。

第二章小郡主落水遇真命
小书童来宝也跟着主人呆住了,虽没经历过恁多女色,也晓得这是绝色了。哈喇子挂在嘴边痴痴开口:“老爷,这是谁家的小姐,咱们在瑶水县也有段x子,从未碰到过,不若上前问一问姓氏,能倘娶的如此貌美天仙,死也值了。”
谢章笙只张了几眼,便收住了,只道:“又说痴话了。”心下暗忖:这小仙人儿只带着两个侍女,出行简陋,通身的衣饰气派却是掩不了贵气,想到自己新任瑶水县时x不多,周边的名门仕家,富商大贾也都请来拜谒过,却想不出这一位出自谁氏千金。轻叹口气,不再多思想。
原来这女子姓赵,小字青娘,是前太傅现任都察院御史之女。年方十五,因自幼丧母,老父亲身兼母职,十分溺爱,就是要天上的月亮,也恨不能摘下来。养成一朵出水芙蓉,媒婆也踏破了门槛。如此御史大人也没给过好脸子,誓要寻一个无双的贤婿相配。这太傅年轻时跟随老皇帝,得老皇帝赏识,又且劳苦功高,破例将封亲王。谁想被人传出谣言,说太傅乃老皇帝私生野种,新皇即位,甚以为忧,唯恐功高震主。寻了个由头便将其打发到了地方上。如今要算,且还是个小郡主呢。
一名唤花枝的红衣小鬟脸带薄嗔对着小姐道:“小姐要想赏花灯,打发家里小厮买回宅子里不好?非是要街上来,若被老爷撞见,花枝定要被打死。”说完愈发红了眼眶。
青娘却不以为意,娇娇一笑,好言安慰着:“怕什么,今x爹爹去了沈家,不到晚间回不来,你们不说,谁又晓得。而且,这明是爹爹的不是,允了我过了笄年便能外出,现只不过是不让他老人家失了威严。“
“小姐恁是大胆,未出阁的姑娘家家怎好随意外出的,老爷是想着给小姐求一门好亲事,才拘着小姐。“
“所谓入乡随俗,咱这会儿可不是在京城,哪有那么些个规矩,这儿的姑娘家都是如此的,拿着花灯去祈愿,早x寻得好儿郎。”
花枝道:“小姐真不害臊。”
随着人群行走,眨眼天色露一抹艳霞。青娘拎着一盏描着鸳鸯图式的花灯,在两个丫鬟的簇拥下来到这儿有名的河桥放花灯,一盏盏小灯在夜晚如粒豆火,承载着女娘们的心愿随河流飘去。青娘也学着别的姑娘家的做派,点上灯火,轻轻放在水面,默念自己的愿望,然后欢欢喜喜地让小花灯飘去。
炫目的烟花顷刻照亮大地,为了庆贺这个美满的圣节,相应地面上的景色。花裙粉袖的姑娘们叫嚷的好不大声,屋子里的都纷纷跑将出来。青娘从未体验过这么开心的节x,自是喜悦的忘乎所以。等发现身处何地时,才发现自己孤伶伶站在桥头上,两丫鬟已不知去向。原来,自己因为看烟花看的入了迷,竟情不自禁地跟着人流走远,回头一看看,人流如海,霎时慌了神,急切去寻来时的路。可摩肩接踵的,哪是凭自己便能摘的开,推推搡搡来来往往,脚也被踩了好几脚,好生疼痛。索性不走了吧,就蹲守在桥边上的路墩子。
天空中砰砰砰的烟火声如雷声贯耳,只听人中央有人喊着:“来人呐,人掉河里去了,快来人呐。”
桥头上的人往下一看,却是个姑娘家,正在水面上扑腾呢。一时间大家乱作一团,这一块儿都是姑娘家的地盘,鲜少瞧见几个y壮男子,只眼睁睁瞧着瞎喊乱叫,没见下去捞人。
“了不得了,好像沉下去了,快去喊人救命啊!”
这时,两个丫鬟听闻也赶了过来,一张是自家小姐,哭将起来,忙不迭地喊人,却无半人身影。
事有凑巧,谢章笙本意欲返回,被人流冲散到此,听到有人呼救命,往水上一张,认得是白x间瞧见的那位女子,心里咯噔一下。
却是问身边的来宝:“你去救人!”
来宝倾刻脸白,哆嗦着身子:“老爷,您是晓得来宝是个陆上旱鸭子,去水里可不是将来宝往死路上x。”泪流满面的已软了半个身子。
谢章笙没强x,思想了一会儿,便立时脱了外衫鞋袜,一个猛子往水里扎去。
只一刻钟的功夫,就看到一健壮男子怀里抱着一个断了气的姑娘浮上了岸,众人也施力援手,一齐把两人托举上来。
两个小丫鬟已哭倒在地,见小姐被人扶上来,拨开人群奔到前面,一瞧更是哭的快要晕厥,这哪里还有半点人气的样。
谢章笙顾不得自己x漉漉的衣衫,蹲在地面,镇定地探一探脉象气息,然后俯xx子以口渡口,又双手合上按压其x腹,数次之后,只见女子将一口肺水吐出,奇迹地活了。
众人拍手叫好,有好心的婶子拿来g净衣服穿上,两个小丫鬟感恩戴德地将脑袋磕到啪啪响。
有人认出这是新来的县令,新科探花郎,从此往后更比先前敬重爱戴。

——阅读全文加微:kedayake,回复“小说名”拿资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