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脉脉不得语》百度云txt全文阅读by p异想

内容简介:

断臂将军×女官。

薛成带领齐军在战场上大杀四方,立下赫赫军功。归来之x,城门大开,满城百姓夹道欢迎,朝廷设宴庆贺。

明蓁挤在人群中,用力挥舞着手绢,和旁人一道欢呼。直到她看到薛成空荡荡的右臂

——

明蓁在宫里做女官,不知不觉熬成了三十出头的老姑娘。娘娘再一次提出要放她归家嫁人,她主动要求到薛家去,给薛家姑娘做教习姑姑。

——

暴躁忠犬×痴汉女主

1v1,甜文。

1V1 x xG 古代甜文

第一章初到薛府< 脉脉不得语(1v1,甜文)(p异想)|PO18脸红心跳

 

薛老太太和几位夫人站在阶下,等着迎接那位皇后娘娘亲选的教习女官。

“这位姑姑可是有资历的,十五岁不到就在娘娘身边伺候了,深谙皇宫礼教。你们一会都得对人客气点。”

“可是夫人,我听说这位姑姑生得极其丑陋,熬到三十好几了都没嫁出去。”

“好像脾气也古怪的很,听说给她介绍人家的都被她给骂走了……”

“脾气再怪,能教好你家姑娘不就得了?”

轿子抬到了薛府门口,明蓁撩开帘子款款走了下来。见到守到门口的几位夫人,她立刻走到他们面前屈膝福礼。

“奴婢明蓁,给各位夫人请安了。”

“老太太近来身子可还y朗?皇后娘娘许久没见您了,心里惦记得很。”

“好好好,我这把老骨头好得很呐,多谢皇后娘娘关心。”

“明姑姑,快进来吧。小福子,还不快去抬东西!”

明蓁身穿黛青色袄裙,身形款款,面容清秀,白皙的鹅蛋脸上,一双弯弯的眼睛,带着笑意。她跟在薛大夫人身后逛园子,听她絮絮叨叨地念着女儿的教养问题。

“这个雁儿脾气拗,说话直,同她讲什么她都能驳的你哑口无言,最能气人!”

“如儿乖巧,让人省心。但跟她姐姐就完全相反,每天跟个闷葫芦似的不说话,有时候也能急死人。”

“还有柳姨娘的那个珠儿,那个蠢得很,不好教不好教……”

二人边走边聊,很快就走到了兰园。薛夫人又交代了一些,打点好几个下人,便匆匆要离开,只是到了门口她又转身回来,犹犹豫豫。

“明姑娘,这个兰园隔壁,是那个,薛成住的院子。你应该知道的吧。”

“他平时不怎么出来,姑娘放心。”

二人别过。

明蓁在兰园里转悠,走到斑驳的墙下,她抬起手轻轻敲了敲墙壁。

她的心上人,就在隔壁啊。

天色渐暗,明蓁用过饭后,回到房间里,坐在桌前翻看着书册。

明年开春,太子迎娶薛家嫡女。明蓁主动提出代替宫中的嬷嬷,到薛家去,教未来的太子妃宫规礼教。

皇后娘娘提出放她归家嫁人,她不肯。

皇后长叹一声,看着明蓁苍白的脸庞,心中苦涩。

“你这是何苦呢?

“他现在那副样子,根本不可能再为朝廷效力了。”

“我的明蓁,都熬成老姑娘了啊。”

明蓁长跪不起,最终换得了皇后的答允。

四月初,明蓁坐着轿子,第一次离开皇宫,来到了薛府。

第二章爬树

半夜,薛成在院子里练剑。

他左手拿剑已经相当熟练了,但仍远不如右手容易出力。出手时还会条件反s地想到用右手,可是那里已是空荡荡。

练到大汗淋漓,他半蹲xx,用剑撑着摇摇晃晃的身体。偶然抬头,又看到藏在树上那个鬼鬼祟祟的身影。

如果不是薛成多年习武感官敏锐,说不定还不能发现。

每每半夜起来练剑都能看到那个人,她躲在树上。他一练就是两三个时辰,她竟然也一动不动地呆在树上两三个时辰。

她总是安安静静的,偷看他。

……他一个残废,有什么好看的?

薛城有时候被盯的浑身不自在,甚至没练多久就扔下剑回屋了。回到房里薛成又很气闷。这是他的院子啊,凭什么他要躲起来。

听她的呼吸声也不像是练武之人。

那么高的树,一个姑娘家怎么爬上去的……

又是她,又是同样的位置。薛成抬头发现她,心里已经很平静了。

不管她是谁派来的,有什么目的,他一个一无所有的废人也没什么好怕的。

他左手用力,撑起身体。已经筋疲力尽,但还不够,远远不够。

他起身继续挥剑,一招一式越发狠厉。起跳时身体突然失衡,他重重地摔到了地上,剑被远远的甩到一边。

薛成瘫在地上喘气,他的左臂完全抬不起来了,膝盖上的旧伤复发,折磨得他额头上冒着大汗,咬着牙忍耐着。

起不来了。薛成躺在地上,失神的望着天。

那棵大树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薛成第一次听到树上那个姑娘发出动静。

往常他进屋了都没听见她下来。

估计看到他连站起来都办不到,也觉得没意思了吧。他闭上眼睛,呼吸渐渐平静。

这个时候一个黑影从外墙上翻进来,跪在薛成面前。

“主子,你受伤了。”小九认认真真地盯着薛成的膝盖,还伸出手指戳了一下。

“废话。”薛成淡淡地说。

“你去查一下她的身份。”

“是。”

天擦黑,明蓁揉着脑袋回到兰园。

薛大夫人说得没错,几个姑娘是真的难教,个个有脾气不服管。上礼仪课,站着站着姿势就要装晕。教x花,一个一个简直是糟蹋花。管教她们吧,还要被顶嘴。薛夫人口中最乖巧的如儿,也是把软刀子,表面虚心听教,话里话外都在讽刺明蓁。

明蓁趴在桌子小憩。

月上柳梢,各屋渐渐都吹了烛火。

明蓁轻手轻脚的走出房门,来到院子里的大榕树下,摩肩擦掌,攀上树g一头往上。直到爬到高出墙壁的那一截最c的树g,扶稳,坐好,托着下巴等薛成走出来练剑。

不一会,薛成果真拎着剑走出来了。

明蓁捂着嘴笑,目不转睛地看着他。

又是她,又来了。

薛成叹了口气,挥剑的动作却更快,更狠。看得明蓁两眼发亮。

不愧是薛将军。

忽然有脚步声,明蓁抱着树g看到薛成突然停下来,眼睛直直盯着门口。薛大夫人带着几个下人走了进来。

看到薛成持剑的左手,薛夫人嗤笑了一声。

“怎么,还当自己是薛大将军呢?”

薛成放下剑,随手拿了块帕子擦汗,淡淡地说:”大夫人半夜招呼也不打一声,就闯进我一个尚未婚配的男子院里,被人看到不好吧。”

薛夫人脸都青了,她指着薛成尖声道

“你以为我想来你这破院子?”

“我来是提醒你一声,宫里的教习姑姑就住在隔壁兰园,你以后不要再半夜发疯练剑,吓到了人,以为我们薛家都是些不识礼教的匹夫!”

薛夫人也不想这样安排,只是兰园的环境和距离都是最适合的,唯一不足的就是隔壁住了个逆子。

明蓁绞着树皮的手指都要断了。她恨不得立刻跳下去替薛成打这个泼妇两巴掌。

“教习姑姑?”薛成慢慢地重复了这四个字,听得明蓁心口一跳。

“那可是皇后身边的红人,雁儿明年就要嫁给太子了,皇后这才舍得派这位姑姑来薛家。”

薛成皱着眉,微微抬头看向院墙边的树上,

薛夫人又骂骂咧咧地说了一通,但薛成没有再理她,没等她走,擦完汗就拎着剑回屋了。气得薛夫人一跺脚,对着关紧的房门又骂了几句,才带着人又匆匆离开了。

次x,又到放课时候,明蓁把姑娘们都留了下来,课上顶嘴的几个姑娘站成一排,轮流打手心。薛夫人在旁边心疼的直求情,明蓁不理会,坐在椅子上,慢悠悠地扇着风。从昨晚开始郁结在心里的一口气终于出出去了。

小九跪在薛成面前,将他搜集到的消息一一汇报。

薛成听完冷声道:“就这些?”

“是、是的,主子。这位明姑姑的身份实在是清清白白,没有问题。”

“那她为何半夜爬树偷看我?”

沉默片刻。小九抬头,神色古怪:

“莫非是,她爱慕主子?”

“放屁!”

——阅读全文加微:kedayake,回复“小说名”拿资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