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从今夜白》百度云txt全文阅读by刀下留糖

内容简介:

非主流大律师×死心眼小护士

“趁这大好天光,与你风月一场。”

*

赵白露把顾今夜给睡了。

一个x打出了千回百转的情绪。

赵白露想,法律制裁不了她,道德审判不了她,那么她应该是没有错的。

可是顾今夜不肯放过她。

“我对你,心怀鬼胎。”——赵白露

“我对你,鬼迷心窍。”——顾今夜

*

又名《绿帽子相爱记》

《你抢我男友,我睡你男神》

《一夜情x友转正指南》

*

阅前提示(必看):

1.男主非C,曾真心爱过女配

2.甜文,1V1,xE,正儿八经的xE

3.剧情为主,x为辅,炖红烧x,开越野车

4.男主是律师女主是护士,作者两个都不是,如有专业性错误请温柔指出

*

wb:@打包x茶

多多留言求收藏

简体版1V1现代狗血喜剧

楔子 < 露从今夜白(刀下留糖)|PO18脸红心跳

2010年,初夏,A市一中。

正是周五放学的时候,高一和高二学生已经走得差不多,距离高三晚自习上课还有大约一个小时,校园里难得的安静。

暮色笼罩着寂静的校园,夏x的夕阳是迷人的昏x色,像是八十年代的港片,看久了有种陷于旧回忆的感觉。

赵白露看着面前摊开的数学卷,看了整整五分钟。题目还是简单的几何题,但不知道怎么回事,各种辅助线都画过去,就是推算不出已知结论。

“白露……”孟妍晗悄悄拿笔捅了下她,问:“你和蒋奕洲怎么回事啊?”

赵白露转着笔:“分手了。”

孟妍晗抿抿嘴,有些不自然:“可是你们不是昨天还……”

“我提的。”赵白露漠然道,又拿起笔开始第六次演算,“是我甩了他。”

孟妍晗还想说点什么,但看她一脸面无表情,又默默把话吞了下去。

她看着赵白露手边的x稿纸越堆越多,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她还在和一道几何题死磕。按理说赵白露的数学成绩虽然一般,但不至于连这么简单的题目都算不出来,换作平时,这种题目最多只要十分钟。

孟妍晗委婉地劝她:“你要是实在做不来,不如让……”

她顿了顿,似乎想到什么,声音低了点儿,接着说:“不如让周恪一教你下吧。”

赵白露停了笔,转过头往教室靠窗边最后一排看过去。

那儿坐着个胖嘟嘟的身影,貌不惊人,才却很出众。他穿着一身黑白相间的校服,正在埋头背着什么,模样很专注,声音小小的,离她们有些距离,听不清楚。

赵白露勾起唇角,笑意却不到眼底,说:“不去。”

孟妍晗问:“为什么?”

赵白露冷哼,意有所指:“人有女朋友了,不合适。”

孟妍晗惊了下,脱口而出:“他女朋友?谁啊?”

“我。”一道清冷的声音响在身侧。

赵白露和孟妍晗一起抬起头看过去。

高、瘦、白,穿着同样的黑白校服,黑色长发高高扎成马尾,露出一张素面朝天的脸蛋,眼瞳似乎比别人颜色浅了点,眼尾微微上翘,带着点儿娇媚和早熟的风情,身上的气息很冷清,有些骄矜,也有些傲慢。

如果美貌是一把按照锋利等级来划分的剑,陆沉沉这把能见血封喉。

陆沉沉走到她们面前,余光都没多扫孟妍晗一眼,只对赵白露说:“你男朋友在楼下等你。”

声音不高不低,不冷不热。

赵白露问:“谁?”

陆沉沉说:“蒋奕洲。”

赵白露皮笑x不笑:“我不去。”

陆沉沉说:“随便你。”反正话她已经带到了,去不去就不关她的事了。

她站直身体,双手x兜,慢悠悠往最后一排走去。赵白露没有回头,看不见后面是什么情形,但注意到孟妍晗从刚才就一直松散的脊背突然挺直了下,发出了声低低的惊呼。

“哇……他俩居然来真的……”

孟妍晗把头凑过来,两个人呈现出一种讲悄悄话的姿态。

“我看到刚才陆沉沉亲了周恪一一下……”

赵白露懒洋洋地应了声,她对这个话题没什么兴趣。她自己的爱情就够乱了,哪还有心思管别人。

孟妍晗把手挡在嘴边,脸上有一种挡不住的窃喜:“没想到他们居然搞一块去了……周恪一行啊,闷声发大财。陆沉沉也是厉害,这都能下口,百无禁忌。”

赵白露无法忽视她话里话外隐藏不住的胜利感,皱起了眉头。

孟妍晗也是个漂亮的女孩,美女和美女之间总是有种天然的不对盘,她不是第一次表达出对陆沉沉的敌意。

赵白露摇摇头,看向窗外,窗户上映出模糊的影子,她眼睛一瞟,看到陆沉沉靠在周恪一的左手臂上听他解题。

x昏把两个人的影子拉得老长,陆沉沉从手臂挪到了肩膀,似乎说了什么,周恪一笑得一脸无奈,伸手拍拍她额头。

赵白露又转了回来。

孟妍晗伸了个懒腰,怼怼她,说:“你不下去见下蒋奕洲?”

赵白露说:“不想去。”

孟妍晗从她手底下xx数学卷,拿出自己的拍到上面,唰唰地帮她把答案用铅笔抄了上去。

“去吧,情侣之间需要相互体谅,不管发生了什么事说开了不就没事了。”

赵白露看着她抄写的侧脸,沉默了两秒。

孟妍晗以为她不乐意,又拿出了劝人的腔调,故作老成道:“年轻人,听我一句劝,男人嘛得哄着,你偶尔服个软撒个娇,没什么大不了的,真的……”

赵白露:“你和顾今夜也服软撒娇过吗?”

孟妍晗的铅笔芯“啪嗒”一下断成两截,洁白的考卷上戳了个黑点。

她回头,眉头皱成不安和无语的结。

“我和他之间不一样。”

赵白露把卷子拿回来,用橡皮把那个黑点抹去,顺道把刚才孟妍晗抄的答案也擦去。

“他好像很久没来找你了。”

她没说话。

赵白露拍拍卷面,把橡皮屑抖落,一回头看到孟妍晗一脸难受,仿佛死了爹似的表情,心里不知怎么也抽了一秒。

但只是一秒,她的烦躁就翻腾上来,看着孟妍晗渐渐红了的眼眶,还有可以称之为“楚楚可怜”的神情,她只觉得恨不能把手里的考卷都给撕了泄愤。

孟妍晗说:“你去吧。”

赵白露按兵不动。

她又说:“顾今夜,他……”声音慢慢低沉,带着点儿失落和羡慕,不等赵白露说话,就说:“他哪有蒋奕洲这么好。”

赵白露走到楼底下的时候,蒋奕洲正好抬头,看到走下来的她,立马堆出谄媚的笑脸,一蹦三跳地迎过来。

“走开点。”赵白露用脚格挡在他们中间,“看到你就烦。”

“得得得。”蒋奕洲把校服一甩,随意搭到自己肩膀上,说:“烦我没事儿,不烦吃的就行。”

“饿不饿?”蒋奕洲跨上身后的小电瓶,把手一拧骑到赵白露身前,自以为很帅地摆了个造型,“别生气了赵白露,我带你吃烤串去。”

赵白露给了他个白眼:“你是不是以为我很好哄?”

蒋奕洲刚想点头,下巴才抬了点儿就感到一阵杀气,立马很怂地摇摇头。

赵白露冷漠道:“那你是觉得我在无理取闹是吧?”

蒋奕洲:“……”

他把车撑脚踢上去,非常想认真地跟她分析下道理,但看赵白露满脸的杀气腾腾,求生欲让他再一次选择了闭嘴。

最后蒋奕洲说尽了好话,就差叫姑xx了,赵白露才勉为其难地坐上了车。

小电瓶载着一男一女,穿过整个校园的树荫,飞快往校门口疾驰而去。

等到快出校门,赵白露放开了胆子,看着骑着车的蒋奕洲,毫不犹豫伸手揪住他耳朵——

“啊啊啊——姑xx大小姐小阿姨我祖宗!你g什么呀!快放手!”

蒋奕洲毫无防备,被她这么一偷袭差点连人带车都摔出去。好在他技术过y,死死把住车头给稳住了,但赵白露的手还掐着他耳朵不放,一来二去他也忍不了了。

蒋奕洲大吼:“你放开!你放不放!”

赵白露很配合地放开手,但一松手就冲他背上抡起拳头,边捶边问:“你以后给我离孟妍晗远点!”

蒋奕洲一噎,脸庞一闪而过的心虚,但声音不低:“都是一个班的,你让我怎么做,她一来我就躲着她?她有病还是我有病?”

赵白露:“我不管,反正你离我朋友远点,人家还有男朋友,懂不懂避嫌。”

“避嫌?你清朝来的?哎呦痛,姓赵的我告诉你这是家暴……行行行,不靠近不说……”

话没说完,忽然一阵刺耳的急刹车声。

赵白露狠狠撞到蒋奕洲的背上,觉得自己鼻梁都险些撞断了,她探头,一个修长的人影正弯着腰,拍着自己腿上的车印子。他弯下去的脊背有些瘦,但校服袖子挽起,露出的一截小臂线条流畅有力。

穿的是黑色长裤,轮胎印更加显眼。

赵白露不动声色地打量几眼。

腿还挺长。

蒋奕洲撞了人,也不知道对方是个什么情况,有点急:“同学,你没事吧?”

“没事。”

赵白露一愣。

声音有点耳熟。

“熟”字刚飘过,说时迟那时快,这个“腿还挺长”的同学就抬起了头。

不是冤家不聚头。

他背对着夕阳,迎着光线赵白露看不太清他的脸,但能认得出他是谁。

孟妍晗的男朋友,九班的顾今夜。

顾今夜:“没事。”

蒋奕洲又扶起车,冲他点点头:“没事就好,刚刚对不住啊。”

“没关系。”

蒋奕洲再一点头,目光专注地看着前方,用比刚才慢一半的速度往门口骑过去。

赵白露揽着他的腰,咬了咬下唇,回头看。

只看到顾今夜双手x兜离去的背影。

很修长,宽大的运动款校服包裹着十八岁少年特有的瘦削躯体,他走到拐角处,和另一个块头偏大的男生走在一起,两个人往教室方向走过去。

他的背影很沉默,夕阳渐渐退去,校园里只余下一抹淡淡的暗x。顾今夜走在这一抹暗x里,不知是不是察觉到了什么,突然回过头。

赵白露吓得立刻把头转了过来。

蒋奕洲微微侧头,问她:“怎么了?”

她说没事。

蒋奕洲又问:“刚才那个人是不是九班的顾今夜?”

蒋奕洲沉默三秒,然后不咸不淡地说道:“我看也不怎么样嘛。”

赵白露沉浸在顾今夜刚刚的回头里,惊得有些心跳失衡,没太注意到蒋奕洲古怪的语气,随意敷衍了几句过去。

小电瓶载着他们,骑出校门,悠悠地前往步行街。

这是2010年最普通的一个x子,普通到本应被毫无知觉地遗忘,普通到没有任何值得被铭记的理由。

高考重压时刻笼罩,他们疲惫又鲜活地度过每一天,总以为x子永远到不了尽头。

直到高考终于来临。

——阅读全文加微:kedayake,回复“小说名”拿资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