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在上他在下》百度云txt全文阅读by之初

內容簡介
心机冷漠自私富贵花女主×风光霁月食x狼性男主
1V1,甜文,xE。x为剧情服务,八比二。
简介一:
金宝宝想要一把刀。
她所指之处,便是他刀尖所向之处。
“世间boy千千万,唯有谢乖only one 。”
简介二:
金宝宝在西岳大学艺术表演上一鸣惊人。
“学妹……我……”
男生还没说完,眼前哗啦啦站了一排黑西装。
金宝宝站出来,眉眼上扬,尽是妩媚,
“姐很高贵,你们不配。”
事后很久——
谢有鹤听完这个小故事以后,转过头看着那个对着卤猪大肠流口水的小狐狸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简介三:
在催人泪下前,你自己要先热泪盈眶。
“金宝宝,我以为你爱我。”
家破人亡才发现的她的步步为营机关算尽……

1V1xG校園x暗黑甜文
楔子
“谢有鹤两点多要去花卉市场。”
金宝宝略显狭长的狐狸眼微阖,言语雀跃,“那我去找他!”
电话那头声音哽了一下,终于恨铁不成钢地骂出来,“金宝宝你个怂货,喜欢他就上啊,凭你西大富贵花的名头,保证他对你食髓知味……”
对面越说越离谱,偏偏金宝宝脑子里开始浮现谢有鹤的小腰:
精瘦,肌x线条流畅。
够她在床上折腾几回?
好想要。
“你都偷偷摸摸制造巧合多少回了,我看他压根就没记住你,你还不如直接表白……”
金宝宝瘪了瘪嘴,模样傲娇,“我要让他追我。”
男人是有劣根性的,主动送上去的他就不会珍惜。但是完全不释放信号,他又胆小不来追。
所以她要主动释放她可追的信号,等谢有鹤这个笨蛋来追她。
“行吧,行吧。”对面的人有点无奈,“你好自为之啊。”
不放心又补了一句,“别过火。不然你那一家子不会放过你的。”
“怕他!”
花卉市场。
绿色的多x,粉色的多x,蓝色的多x,肥嘟嘟却都比不上谢有鹤可爱。
他怎么那么乖。
金宝宝长这么大都没见过谢有鹤这样的人,他眼睛长得尤其好,眼型柔和圆润,皮肤白的很,不笑的时候有点清冷疏离,笑起来又像是菩萨。
老师让他做什么就做什么,同学之间请帮忙也不推脱。
好像袖子里装了清风明月。
她也想要这么听话的玩具。指东往东,指西往西。
“谢学长,今天真的好谢谢你……”
在意一个人的时候,哪怕他在地球的彼端,你都能听见他的呼吸。
金宝宝转身,xx唇不由自主扬起。
白衣黑裤,身姿修长,清清冷冷地冒着仙气。
就像一场落雪,纷纷扬扬,每一根羽毛都亲吻着她的毛孔落下。
谢有鹤。
“没事。”
谢有鹤笑得柔和,觉得这个园林系的学妹太客气了——她在校内网发布了招聘:请人帮忙挑选多x,酬劳是两百人民币。
她付薪,他好好工作。
公事公办,没有谢不谢的。
金宝宝离得远,看着谢有鹤对着别人谈笑风生的样子,嘴角的笑意逐渐散。
呵。
她这是被穿水手服的小狐狸精截胡了?
一男一女中间隔了三十厘米的安全距离,像一对没有打破窗户纸的小情侣,暧昧至极。
恶向胆边生。
金宝宝放下手里的发财树,磨着后槽牙一路尾随。
她倒要看看,这个横x一杠的小妹子到底是有什么手段,把谢有鹤从她眼皮子底下勾走了。
“学长。”
小学妹突然站定,撅起自己精心涂抹了桃花色的小嘴,指着眼睛,
“我好像迷眼睛了。”
声音娇俏,可可xx。
“我看看。”
谢有鹤对这种颇有心机的撒娇不为所动,他犹豫比起眼睛自己是不是更应该提醒师妹擦个嘴。
她是不是中午忘记擦嘴巴了?
画面和谐友爱。
金宝宝火冒三丈,这是要g什么,求亲亲吗?
谢有鹤这个狗男人弯腰做什么!
六月天反穿皮袄,里外都在发火。
金宝宝气疯了。
事后谢有鹤回忆,当时视线里仿佛出现了一个人x小钢x,借了点地球自转的速度突然气势汹汹的杀过来,往他身上扑。
保龄球?
金宝宝站在两个人中间,一脸的正义凛然,
“光天化x朗朗乾坤拉拉扯扯成何体统!”
浩然正气。
“你才多大,成年了吗?小姑娘家家一点都不矜持,万一你对面是个大渣男呢!”
渣男,渣得很!
海王!
为什么不等等她?
“你疼不疼?”
脑子上空响起谢有鹤的声音,一下子连空气都酥软了,甜滋滋的。
金宝宝突然腿软。
“疼。”
金宝宝脸色一僵。呵呵,感情不是问她。
“我问你疼不疼?”
金宝宝愣了一秒,抬起头,正撞进谢有鹤的眼里——他的眼睛里像是装了一个小宇宙,星河璀璨地打着圈要把她吸进去。
神魂颠倒。
“不疼。”
“那就好。”
谢有鹤仍旧笑眯眯地看着金宝宝,莫名有点慈祥。
他的声音很轻,带着噼里啪啦的火花,从头皮一路麻到她的趾尖。
整个x腔都盈满了他的气息。
人生二十年,金宝宝突然被谢有鹤的菩萨光环电懵了。
三个人氛围小小的奇怪。直到——
“学长,我想要这个。”
“什么?”
谢有鹤顺着小学妹的手指方向,看见了一大束金灿灿的狗尾巴花。
“那我帮你挑。”
两个人又是一番和谐友爱的站在了花店前。
金宝宝先是看了一眼已经背过她准备挑选的谢有鹤,又看了一眼站在旁边满脸桃红的学妹。
她就像个多余的。
酸得很。
谢有鹤的手指很长,碰到纤细的花x,整个毛茸茸的花穗就开始招摇碰撞,转过身问,
“这个你喜欢吗?”
狗尾巴x的花语是暗恋。
“喜欢。”
如遇雷击。
所有的张牙舞爪都被瞬间斩断,突然就变得鲜血淋漓。金宝宝手指微微发颤,呆呆的看着两个人你来我往的互动,狭长的眼底起了水光。
她要了他就给?那他就是接受咯。
明明……明明她也好喜欢……
谢有鹤选的很快,其实没什么好挑选的,他只是为了让自己那两百块钱拿的安心些,才连花须都要挑剔。
等他起了身才发现刚才的小x弹已经没了影子。
微微一笑,他还没来得及谢谢她突然一撞——他并不是很喜欢离异性那么近。
甲方也不行。
她来的刚好,化解了所有的尴尬。
女生捧着花,满脸通红。
泛x的包装纸裹着一大束狗尾巴花,像是隐秘陈旧的心事,终于快要在阳光下昭然若揭。
谢有鹤低下头,看着小学妹,阳光在他身上勾了一个边。
他在发光。
“学妹。要好好学习哦。”
声音柔和,像是夏x里冰块撞进雪碧的声音,咕噜噜的,冰凉,飞扬。
“啊?”
“学习比我有意思多了。”
他没喜欢过人,但是他知道暗恋是长在最隐秘角落的小芽,脆弱又心酸,垂首乞怜禁不起风雨。
他给不了阳光雨露,但是也希望给她一点点遮拦荫蔽。
墙角。
声音哽咽,
“把谢有鹤在巨石的第一名给我撸了。”
喜欢他,得到他。
得不到,毁灭他。

重振
满满当当一个寒假后。
诗悦会所。
“哎呀,你轻点儿。”
金宝宝有点烦躁,最近金家丢了一个大单子,全家都在狗咬狗,居然还咬到她这个边缘人士身上。烦得很。一时没睡好,有点落枕。
“是……是……”
食色性也。
即使带着嗔怨,她的声音也像是山野间的蔷薇花让男技师浮想联翩。
“宝宝,你上学期全勤诶。”旁边按摩床上的路人A翻着Excel,突然感慨,
“那你今年岂不是能评奖学金咯?”
全勤?
金宝宝心里冷哼一声,当然勤了,她巴巴地追了谢有鹤半个学期,制造偶遇。能不全勤吗?
对金家的不满和从未宣泄过的暗恋带来的苦闷突然炸了锅。
金宝宝咬了咬牙,终于还是发了火,
“你能不能再重点啊。”
诗悦每个月都会有技师评级,只要投诉,直接降级。她知道这些人挣钱不容易,但是她又不是做慈善的,没道理白给!
“算了,你出去吧。”
“对对不起,金小姐。”
“出去。”
“是。”
金宝宝听见关门声,心里越发烦躁,伸出手,就着身下的浴巾将自己玲珑的曲线包裹起来。
旁边按摩床上的女生在门关上的一刹那,终于笑出了声,
“哎呀,宝宝,你都没看到那个男的的表情。色的要死。”
“尤物就是尤物。这个男的可是诗悦SPA出了名的性冷淡,对着宝宝还不是破功了。”
“我都怕他憋出问题!他不会真以为你要跟他睡吧。”
金宝宝微眯着眼,没说话。她在西岳大学风评不大好。其中很大原因就是被这些人嚼出来的。
不过就算她现在否认了,出了这个门,立马就会传成她不知廉耻直接在诗悦跟人开战。
金宝宝觑了她们一眼,左右活动了下脖子,还是有点酸。
说是经验丰富,推拿专业毕业的,一点用都没有。要不是不喜欢一个人做按摩,她才不会答应这两个路人出门。
“切,宝宝将来可是要进豪门的。那种货色也就玩玩儿而已。就是不知道哪家豪门能抱得美人归。”
说着,女孩A意味不明的看着面无表情的金宝宝,手捂着嘴,遮住了唇角的不屑。
要不是为了一会儿能不给钱,她才不想捧金宝宝。
还想嫁入豪门?
豪门才不会要个做了小三的女人!
“无聊。”
金宝宝语气冰冷。这些人明知道她的处境不大好,基本被圈子逐出去了,还鬼扯豪门。
豪门那么好进?
神经病。
气氛顿时变得有些尴尬。
短暂的安静。
女生x张了张嘴,想到了什么,
“你们知道我前天看见谁了吗?”
“谁?”
“谢有鹤。”
金宝宝就像没听见一样,拿过几柜上的ALExLE,泵到掌心。
“他在送外卖!还不是某美,某饿那样的,好像就是个炸x店的固定外卖员。一身的油。”女孩子捏住鼻子,就好像面前架了一口好几年没洗过的油锅,就差没做出恶心欲呕的矫情样子。
“他不是咱们院儿第一吗?奖学金那么多,不够啊?”
“别说了!西大真挺不要脸的,当初为了争取人家过来,满口学费全免,奖学金、助学金永远有他一份。还拍了照上了新闻。结果呢!人骗来了了,钱转身就给那几个‘关系‘特困户了。”
“我听说他吃了好几天馒头咸菜了。”
“你怎么还抱打不平了?”x转过头就开始打趣A,“不会是看上别人了吧?”
A羞了一下,又突然发现金宝宝在看她,心里刚才的那点旖旎瞬间就没了,脸上爬满了虚荣,“得了吧。孤儿,农村家庭。我可受不了。”
“我就知道,你就是馋他身子!”
x把手边的毛巾嬉闹着扔到A身上。
“他就是好看。要是再认真收拾收拾,比袁鑫好看多了!”
金宝宝没掺和,指尖搅弄着手心的x珠。她其实不是喜欢这个牌子,只是爆珠的时候总会让她想到谢有鹤喝完牛x的样子,薄唇上挂一滴x白的珠子。
想x。
“不过还好我没去追他。”
A那副松了口气的样子激怒了金宝宝。她放在心尖上都没得到的人,现在被人跟个什么似的反复嫌弃。
王八蛋。
“他不是有女朋友了吗?“
她只是想用这句话去堵A,她去不去追都无所谓,轮也轮不上。
只是心脏猝不及防皱缩了一下。
金宝宝低下头,她好像还是喜欢。
“哪儿有。”
x看见金宝宝也加入了她们的八卦,更加兴奋。
“园林那个被拒绝以后就再也没人追他了。”
心脏狂跳!
“拒绝了?什么时候的事?”
“上学期吧,那个小学妹也是聪明,用兼职的借口把谢有鹤约出来去花卉市场……”
像是g涸良久的鱼突然遇上清泉!
像是永夜里突然乍现的极光!
像是极寒里突然出现的火炉!
他没谈恋爱!!!
金宝宝蹭的站起来,坐不住了,怎么可能坐得住?
心心念念了半年多的兔子x早就洗g净等着自己了,她还跟个傻x似的给自己找了个假想敌!
“宝宝,你这就走啦?”
“嗯。有事。”
她要重振旗鼓把谢有鹤吞了。
A欲言又止终于吸引了金宝宝的注意,
“算我卡上吧。”
开门走人。
“诶,快把她刚才用的身体x拿过来。”
x急忙伸手,拿过瓶子,交给A,嘟囔着,
“这个牌子难用死了。泵都泵不出来。”
A白了x一眼,
“东西好用就行了呗。你看她那皮肤,我反正是羡慕死了。”
“废话,身上滚了那么多个男人,xx灌出来的,能不好吗?”
“也对,我那天还看她进导员办公室,呆了半个多小时才出来。”
“听说她以前抠过人眼珠子是真的吗?”
“这个我知道,好像是她十五岁被人包养这个事情被人传了出去,话骂的很难听。然后她就跑到金主面前告了状。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那个人就被她亲爹把眼珠子抠下来了。”
“这么吓人。”
“再吓人也是个二手货。”
“哈哈哈……”
金宝宝无声地挑了挑眉,终于关上了门,将卡交给前台,红唇轻启,
“各算各的。就说我余额不足。”
“是。”
初春的时候也有风。
像一只手探进了她的神秘隐地。
真凉。
金宝宝不自觉地绞了绞腿,光是听他的名字,她就x了。
舌尖滚了又滚,终于念出了那三个字,
“谢有鹤。”
夜。
升仙湖公寓。
婴儿手臂c的振动棒嗡嗡地震动着,却完全不能纾解她内心的燥热。
空虚的很。
好烦。
金宝宝伸出纤细的手指,缓缓进入那个已经微张着小口,碰到微窄处,犹豫了一下,又退了出来。
好难受。
沾着水的手指捻过桌上那部blackberry,拨通,
嘟——嘟——
短暂的忙音突然漫长,金宝宝莫名紧张,像是个即将破瓜的处女,兴奋的要命。
“喂,你好。韩式炸x店……”
好清亮。
像冰凉的泉水被y塞进身体里。
不热了。
“嘶……”
“喂,你好?”
挂断。
金宝宝x脯起伏,抱着手机,试图压住不受控制上翘的唇角,像一只偷到了荤腥的小狐狸,眼里都是晶亮的狡黠。
“谢有鹤。”
乖宝宝。
“滴答。”
金宝宝喘着气拿过另一部苹果,短信:周六回家。
炙热的眼睛顿时冰凉,散发着寒气,
“王八蛋!”

——阅读全文加微:kedayake,回复“小说名”拿资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