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岸之希》百度云txt全文阅读by吴少贵生

内容简介
可希重生了,竭尽全力想扭转上辈子不得善终的命运。
她照着上辈子的路子避雷,不料新人生闯进了一个新意外。
程岸强势进入了她的生活,并一点点改变了她的心意。

【有钱有权有势活大又器好的程制霸】
VS
【身世悲惨内心敏感却坚强的乌龟希】

排雷:
1前期男主风流,非C,认准女主后便1V1
2无脑甜文,狗血老梗,流水x常
3恩……(如果你发现了,)没错,这是我曾经写过的一个小短文的扩写版,除了男女主人设外其他改动很大
4再次强调,本文前期几乎清水且男女主对手戏很少,确实慢热又无聊,慎入

!番外阅前提醒:番外内容与正文剧情全然无关,担心跳戏的可以略过或当做岸希交往后的情节:)

工作之余写文精力有限,经常性停更和放鸽子,鼓励各位攒文养肥。
1V1xG校园狗血甜文

第一章重生【修】
20X7年11月18x。
可希捏紧了自己的书包双肩带,紧盯着校门口的LED屏,上面显示着今天的x期,她一遍遍在心里默念着,仍旧感觉难以置信。
她真的重生了。
心脏位置仿佛有人在打鼓,扑通扑通狂跳,雀跃之喜根本难以言表,也无从说起。
清早她发现自己醒来还在舅舅家的房间,她还有些恍惚。听说过人之濒死,会回顾自己一生,她一开始便以为自己在看走马灯,但慢慢察觉所处的场景过于x真,直到此刻她才敢完全确定。
她回来了!她真的回来了。
回到了高二这一年。
回到了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最初。
她咬住牙,吸了吸鼻子,努力把模糊了双眼的泪水憋回去,默默告诫自己要稳住。
而当有人从背后拍了下她肩膀叫唤她,“可希”,她回头,看见了自己记忆里熟悉的人儿,是从初中就熟识的挚友……终是忍不住激动,万千思绪当下化作了与好友久别重逢的一声呢喃,她激动地抱住了对方。
“媛媛……”
“你怎么愣在这儿?”田媛媛被抱住,莫名其妙,“嗯?怎么了?”
“好想你……”
田媛媛一开始听着好友的哭腔顿时有些紧张,听她这么一说,反应过来,不禁噗嗤一声笑出来,她上周请了一周假,她以为可希是因此而这么大反应,忙道:“我这不是已经从我外婆那探亲回来了吗?吓死我了,以为你们怎么了呢,嘻嘻,没想到你这么惦记我呀~”
可希慢慢缓下心神,发现自己确实反应过大了,悄悄擦掉自己眼角的泪,放开田媛媛,拉着她的手边走进校园,就着她的话接下去:“那可不,你这一趟去你外婆家,可真够久的。”
“我给你带了特产哦。”
“是吗?”
“等下课后拿给你。”
“好~”
踏进校园的每一步可希都觉得久违。
她曾经也和每个学子一样,不想早起、不想做作业、不想背书、不想跑x、不想考试……然而,在她坠楼那刻,比起她后来所经历过的可怕经历,她发现这些“不想”都变成了”很想”。很想可以早起,很想可以再做作业、很想可以背书、很想跑x、很想考试。
而她前世死在了高考前的那天,不旦没能完成高考,还彻底结束了生命。
现在她的回来,一定是上天怜悯,一定是她妈妈在天堂保佑着她,听到了她心里的求救和愿望。
所以她要好好珍惜,好好学习,好好过x子。
其中最重要的是,远离舅舅一家人。
可希的爸爸是邻市的高官,她是个不被认可的私生女,妈妈在她小时候就因病去世,于是她自小便寄养在舅舅李川家里。李川自己只是一家普通企业的中层员工,虽然只有李珊一个女儿,但老婆是全职主妇,意味着全家只靠他一人收入支撑着,尽管可希的亲生爸爸定时会打款给李川做补贴,但养多一口人总归是个麻烦事。
因此可希很理解,寄人篱下,她心怀感恩,把自己辛苦得来的奖学金、假期打工挣的钱都给了李川之余,她在很多事情上都愿意迁就。
她甚至想过,以后如果出息了,要好好报答、赡养舅舅和舅母。
然而,她没等来这一天,就被李川卖了。
……
可希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晃了晃脑袋,拿出课本,握紧拳命令自己先不想这些不好的回忆,先好好上课。
同桌谭杰见她脸色不对,便问了句:“你没事吧?”
可希摇了摇头,朝他微笑道,“没事。”
谭杰盯着她唇边的笑涡愣了下神。
他的同桌,不笑则已,一笑起来,梨涡浅浅,眉眼弯弯,
他收回目光,耳根发红。
省一中是省重点高中,从高一开始,班级就是按照中考分数从高到低分的班,可希中考时取得不赖的成绩,被分到了最好的一班,班上都是以前各初中的尖子生,学习竞争很大,因此哪怕已经学过一次的可希也不敢随意轻视课程。
更可况前世那些不好的经历,弄得她后期根本无心向学。
大概是太想学习的心,令她觉得一节课的时光过得非常快。
在第二节课下课后,田媛媛如约拿了特产来找她,可希便邀她陪她去行政办公室拿住宿申请表。
“你想在学校住?为什么?你舅舅家不是离学校才十几分钟步行的路程吗?”她早就把家里的情况和田媛媛说过,田媛媛很快想到一个可能性,“是不是李珊想独占房间?”
李珊是李川的女儿,比可希稍大几个月,是她的表姐,也在省一中读,但却是买来的学位,而买学位的这笔钱金额还不小。李珊的成绩倒也不差,但也不至于能好到上重点中学,但李川一心想她出人头地,在培养李珊的事情上绝不吝啬,还为了她来省一中读书这是,举家搬来了省会。
但李川在省会只能租一x两房一厅的房子,因此可希和李珊住一个房间,李珊经常埋怨她占空间。
田媛媛去过可希舅舅家,就听过李珊对可希的热嘲冷讽,要不是可希当下摁住她,她都想替可希教训下她这个欺人太甚的“表姐”。
在可希看来,比李珊对她的嘲讽,更可怕的是他们一家后来对她的出卖。但重生与前世这样的事情是不能对外说的,于是可希避重就轻道,“反正住在学校,也方便早修和晚自习。”
“也好~这样以后我在学校宿舍就有伴了!”田媛媛家在邻市,来回要两三个小时车程,平时也是住住省一中的宿舍。
可希笑着点点头。
“我的妈呀,你别对我笑!太甜啦,我要是男生肯定追你!”田媛媛总是炸呼呼的性格,活泼开朗,总能让她受感染地跟着欢乐。
真好,可希心想,能再感受到这样的欢乐,无忧无虑地笑,真好。
两人一路有说有笑来到行政办公室,拿完表格填好申请后,上课铃又响了。
田媛媛在四班,省一中的高二一到三班在三楼,四到七班在四楼。
因此两人虽然要好,短暂的下课时间也不会说总是见面。
可希急着搬出来,于是两人约好放学后一起去她舅舅家收拾行李。
她直接在李川建的一个四人群里说出了想搬出来到学校住的想法,看着群名还是写着四个人各自的微信名,可希想起有次不经意看到李珊有个“吉祥三宝”的群,里面只有李川夫妇和李珊三个人,没有她。当时可希没有多想,现在想来,其实打从一开始,李川一家就没把她当家人。
真是可笑啊。
从头到尾都是只有她这个傻子把人家当家人。
放学后,可希不带一丝留念,g脆地收拾东西走人。她的东西本就不多,带齐最重要的证件就行。
舅母看她收拾得像要脱离这个家一样,便问她:“怎么突然想出去住了?那你爸那边……”
“哦,我爸那边我已经说好了。”
“说好什么了?”
“说我住学校啊,还能说什么?”
舅母g笑两声,企图掩饰尴尬。
可希知道她在紧张什么,他们关心的无非就是她爸爸定期打给李川的钱,但可希不会告诉他们,她还告诉她爸以后钱直接打到她卡上就行。
其实一开始她爸就想这么做,只不过当时可希以自己年纪小,建议他直接打给李川就行。
在田媛媛的帮助下,可希很快就搬好了宿舍。特别令她们俩开心的是,因为田媛媛宿舍刚好有个空床位,本来不是安排可希住那个空床位的,但她们两人去求了宿管,宿管见两个小姑娘乖巧可人,便心软答应了。
但宿管要求她们得答应打扫一星期的杂物室,两人欣然同意。
杂物室在教学楼到宿舍楼间的路上,原本是一间小型的乒乓球室,后来学校扩建,新建了间更大的综合性室内运动场所,这间球室便成了无人用的地方,g脆被宿管用来存放一些杂物。
第二天放学时田媛媛班里拖堂,她发信息给可希让她等等她下课再一起去打扫。
可希却让她安心上课,她自己一个人可以的。
杂物室空间虽小,但真的杂物颇多,而且乱。
可希花了大半小时才把地扫完,拖完地板外面的天都已经黑了。杂物室内年久失修,灯管的灯都坏了。可希打了盆水,借着窗外x场上的街灯,准备擦擦积满尘灰的窗户。
这时,杂物室的门被推开。
有人进来。
然后杂物室的门被锁上。
可希听脚步声不止一人。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躲在了窗帘后,还是进来的人太专注,似乎并未发现正在擦窗户的她。
正当她准备还是出去让他们知道有人存在时,她听见了当中女生娇柔的声音在唤另一人:
“程岸……”

第二章偷听(微x)【修】
可希顿时僵住。
程岸这个人,可以说在她前世不长且悲催的生命里,画下了极其浓墨重彩的一笔。他是省里的制霸人物,光是学校里流传对他家世的说法就有几个版本,但基本大同小异,总结起来六个字,有钱有权有势。
而他在见到新生入学后几天,便再见到可希的第一眼后对她产生了浓厚兴趣,追她的攻势尤为强烈,把可希推向风口浪尖,一时间新生“李可希”这个名字在省一中打响,甚至在校外都有人因程岸对她指指点点,有女生更是找上门来挑衅。
可希一度觉得十分困扰。她很明确自己不喜欢程岸,便很果断地拒绝了他。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不给面子,还是本来程岸那样的人就是自由散漫惯了,在她某次对他强烈要求让他别再缠着自己后,程岸像是终于对她没有了兴趣,不再纠缠她。
他们两个人开始像两条平行线,不再有交集。
直到后来……
可希脑海中闪过上辈子她落魄时的某个片段,眼底不禁浮起一丝丝落寞。
而这时,窗帘外的两人好似一点儿都察觉不到这小小的杂物房里还有第三人。可希渐渐确定了进来杂物室里的人有两个。
只有他们两个。
在听出男的是程岸后,可希不敢出去了。
程岸在高一学年末停止了对她的追求,虽然她重生回来这个时点,程岸已经对她没有兴趣了,但她还是不想在这个时候出去打扰。
那个霸道的少年,曾经雷打不动每天送她上下学,送她昂贵又浪漫的礼物,晚上会发语音说想听她的声音
很多人说,没见过程岸那么认真过。
可是,她还是拒绝了。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她最后一次和他摊牌的时候讲得非常清楚。
自此,程岸不再打扰她。这时候,大家也都渐渐忘记他追她那会儿的事。高二这一年他又回到了以前那种“两三天换一个女朋友”的x子。
外面这个应该是他的新目标。
很好,可希心想,他不打扰她,她也不想打扰他的新生活,还是躲着吧,等他们走了再出去,免得尴尬。
但可希听着听着,两人似乎是在打情骂俏。
“程岸你太坏了,你摸哪呀?”
“那你想我摸哪?”
“嗯……不要~”
“这里不要?那这里?”
“啊,讨厌~嗯嗯~~”
慢慢地,躲在窗帘后的她开始有些慌,因为她察觉……那两人,好像不止于口头的打情骂俏。
因为她憋着气不敢出声,导致另外两人的动作声哪怕再放轻也显得大声。
先是衣服“窸窸窣窣“的摩擦声,然后是“吧啧吧啧“。
像是水声。
再细听,那是唾沫交换的声音。
昏暗的环境下,男女喘息声彼此交叠,炽热的情欲不减反增,根本没有要消停离开的意思。
可希背对着窗帘,躲在窗户那个小角落里,完全不敢往外看。
她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个。
可是那两人却越喘越大声。
她听到了解扣子的声音,脑子里仿佛勾勒出了两具年轻裸露的身体,交缠,缠绵。
“嗯嗯嗯……程岸不要……不要……”
“确定不要?那我不碰。”
“啊~不要走……”
“呵呵。”可惜听到那把戏谑又低沉的声音,好似响彻在她耳边,明明是大提琴般悠扬的男低音,口里却说着污秽的话,“x了哦。”
可希咬住唇。
他们在……
在……
她忙捂住自己耳朵,不想再听到他们的声音!
然而被挑弄得仿佛到达xx的女生吟叫声一波接一波,似乎她不叫根本抒发不出内心的快感。
连男生都嫌弃她叫得太大声了,“x货,叫得这么大声。舒服了?轮到你来伺候我了……”
“啊!好大!”
“不大怎么喂饱你的小嘴?嗯?”
“天呐,真的好大,好c啊……嗯……”
“别废话,坐上来!”
“嗯嗯啊啊啊……好爽!程岸,嫣嫣的小x被你撑坏了!”
“呵,我看你咬得开心,哪里会坏?好好吃!”
“啊好棒啊啊啊!”,“啪啪啪“,“顶到了!顶到了……大xx顶到xx了……啊啊啊……太爽了……啊!啊!我要飞了……飞了啊啊啊……”
沉醉在性爱里完全放飞的女生呻吟声。
“噗呲噗呲“性器相撞的声音。
声声入耳。
求你们快结束吧!
可希死命地捂住自己的耳朵,眼泪已经憋不住了。
心脏好像快要不能呼吸了!
这场活色生香的春宫戏,带给她不仅仅是难为情,更多的还有曾经的那些不堪入目的回忆。
那些她哪怕重生一次也无法抹掉的痛苦回忆。
上辈子,她被舅舅卖掉后,落入了一个卖x组织,在那里,她每x就是要观摩各种性爱现场,然后就要被迫卖x。
她不肯,他们会给她注s性药,欲罢不能的性药,不xx就受不了的性药。
她曾经试过一晚上被四五个客人轮流奸x。
而后第二天醒来,她就跑上天台,从十四楼的高层,一跃而下。
醒来就回到了高二。
现在这些,就好像曾经她所经历的一切一样。
恶心!
她不要,她好不容易重生了,她一定可以躲掉被卖的命运,躲掉卖x的悲惨x子!
她可以的,她不要听,不想听他们xx!
快停止!
“啊啊啊啊程岸我要死了!我要被x死了!”
“呵呵死?我还没到,给我乖乖吃着“
“不行了啊啊啊啊程岸你吸吸嫣嫣的xx,xx好涨啊!大xx怎么又c了!好可怕!好强啊!别撞那啊啊啊啊哈哈啊啊啊啊啊!”
女生失控的尖叫仿佛一只无形的手揪着可希的心!
她想逃离这里,却发现自己同上辈子一样无能懦弱。
只敢被动地承受。
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那些令她害怕又厌恶的声音才慢慢消失。
在可希的认知里仿佛半个世纪长,她才听不见那些恶心的呻吟声,才从曾经的噩梦中醒来。
而后她似乎听见那个女生还依依不舍地抱着程岸,好像还要约明天。
最后,杂物室的门又开了被关上。
一切回归平静。
躲在窗帘后的女孩才放松呼吸,腿瘫软地倚在窗边,惊魂未定。
一摸脸颊,可希才发现自己哭了。
脸上的泪水就是她懦弱的证明,提醒她上辈子那些不堪的回忆,她心中暗暗发誓,这一世她一定要避开那些噩梦!
她恍恍惚惚地站起身,抹着眼泪勉强收拾了心情,准备把窗户擦完。
这时!
厚重的窗帘忽然被人拉开!
可希一惊,回头看见一个高大的身影,两人四目相对,她不由得睁大瞳孔,身子发颤。
居然是

——阅读全文加微:kedayake,回复“小说名”拿资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