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在上他在下》by之初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狐狸在上他在下
作者:之初

內容簡介

心机冷漠自私富贵花女主×风光霁月食x狼性男主
1V1,甜文,xE。x为剧情服务,八比二。
简介一:
金宝宝想要一把刀。
她所指之处,便是他刀尖所向之处。
“世间boy千千万,唯有谢乖only one 。”

简介二:
金宝宝在西岳大学艺术表演上一鸣惊人。
“学妹……我……”
男生还没说完,眼前哗啦啦站了一排黑西装。
金宝宝站出来,眉眼上扬,尽是妩媚,
“姐很高贵,你们不配。”
事后很久——
谢有鹤听完这个小故事以后,转过头看着那个对着卤猪大肠流口水的小狐狸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简介三:
在催人泪下前,你自己要先热泪盈眶。
“金宝宝,我以为你爱我。”
家破人亡才发现的她的步步为营机关算尽……

1V1xG校園x暗黑甜文

楔子

“谢有鹤两点多要去花卉市场。”

金宝宝略显狭长的狐狸眼微阖,言语雀跃,“那我去找他!”

电话那头声音哽了一下,终于恨铁不成钢地骂出来,“金宝宝你个怂货,喜欢他就上啊,凭你西大富贵花的名头,保证他对你食髓知味……”

对面越说越离谱,偏偏金宝宝脑子里开始浮现谢有鹤的小腰:

精瘦,肌x线条流畅。

够她在床上折腾几回?

好想要。

“你都偷偷摸摸制造巧合多少回了,我看他压根就没记住你,你还不如直接表白……”

金宝宝瘪了瘪嘴,模样傲娇,“我要让他追我。”

男人是有劣根性的,主动送上去的他就不会珍惜。但是完全不释放信号,他又胆小不来追。

所以她要主动释放她可追的信号,等谢有鹤这个笨蛋来追她。

“行吧,行吧。”对面的人有点无奈,“你好自为之啊。”

不放心又补了一句,“别过火。不然你那一家子不会放过你的。”

“怕他!”

花卉市场。

绿色的多x,粉色的多x,蓝色的多x,肥嘟嘟却都比不上谢有鹤可爱。

他怎么那么乖。

金宝宝长这么大都没见过谢有鹤这样的人,他眼睛长得尤其好,眼型柔和圆润,皮肤白的很,不笑的时候有点清冷疏离,笑起来又像是菩萨。

老师让他做什么就做什么,同学之间请帮忙也不推脱。

好像袖子里装了清风明月。

她也想要这么听话的玩具。指东往东,指西往西。

“谢学长,今天真的好谢谢你……”

在意一个人的时候,哪怕他在地球的彼端,你都能听见他的呼吸。

金宝宝转身,xx唇不由自主扬起。

白衣黑裤,身姿修长,清清冷冷地冒着仙气。

就像一场落雪,纷纷扬扬,每一根羽毛都亲吻着她的毛孔落下。

谢有鹤。

“没事。”

谢有鹤笑得柔和,觉得这个园林系的学妹太客气了——她在校内网发布了招聘:请人帮忙挑选多x,酬劳是两百人民币。

她付薪,他好好工作。

公事公办,没有谢不谢的。

金宝宝离得远,看着谢有鹤对着别人谈笑风生的样子,嘴角的笑意逐渐散。

呵。

她这是被穿水手服的小狐狸精截胡了?

一男一女中间隔了三十厘米的安全距离,像一对没有打破窗户纸的小情侣,暧昧至极。

恶向胆边生。

金宝宝放下手里的发财树,磨着后槽牙一路尾随。

她倒要看看,这个横x一杠的小妹子到底是有什么手段,把谢有鹤从她眼皮子底下勾走了。

“学长。”

小学妹突然站定,撅起自己精心涂抹了桃花色的小嘴,指着眼睛,

“我好像迷眼睛了。”

声音娇俏,可可xx。

“我看看。”

谢有鹤对这种颇有心机的撒娇不为所动,他犹豫比起眼睛自己是不是更应该提醒师妹擦个嘴。

她是不是中午忘记擦嘴巴了?

画面和谐友爱。

金宝宝火冒三丈,这是要g什么,求亲亲吗?

谢有鹤这个狗男人弯腰做什么!

六月天反穿皮袄,里外都在发火。

金宝宝气疯了。

事后谢有鹤回忆,当时视线里仿佛出现了一个人x小钢x,借了点地球自转的速度突然气势汹汹的杀过来,往他身上扑。

保龄球?

金宝宝站在两个人中间,一脸的正义凛然,

“光天化x朗朗乾坤拉拉扯扯成何体统!”

浩然正气。

“你才多大,成年了吗?小姑娘家家一点都不矜持,万一你对面是个大渣男呢!”

渣男,渣得很!

海王!

为什么不等等她?

“你疼不疼?”

脑子上空响起谢有鹤的声音,一下子连空气都酥软了,甜滋滋的。

金宝宝突然腿软。

“疼。”

金宝宝脸色一僵。呵呵,感情不是问她。

“我问你疼不疼?”

金宝宝愣了一秒,抬起头,正撞进谢有鹤的眼里——他的眼睛里像是装了一个小宇宙,星河璀璨地打着圈要把她吸进去。

神魂颠倒。

“不疼。”

“那就好。”

谢有鹤仍旧笑眯眯地看着金宝宝,莫名有点慈祥。

他的声音很轻,带着噼里啪啦的火花,从头皮一路麻到她的趾尖。

整个x腔都盈满了他的气息。

人生二十年,金宝宝突然被谢有鹤的菩萨光环电懵了。

三个人氛围小小的奇怪。直到——

“学长,我想要这个。”

“什么?”

谢有鹤顺着小学妹的手指方向,看见了一大束金灿灿的狗尾巴花。

“那我帮你挑。”

两个人又是一番和谐友爱的站在了花店前。

金宝宝先是看了一眼已经背过她准备挑选的谢有鹤,又看了一眼站在旁边满脸桃红的学妹。

她就像个多余的。

酸得很。

谢有鹤的手指很长,碰到纤细的花x,整个毛茸茸的花穗就开始招摇碰撞,转过身问,

“这个你喜欢吗?”

狗尾巴x的花语是暗恋。

“喜欢。”

如遇雷击。

所有的张牙舞爪都被瞬间斩断,突然就变得鲜血淋漓。金宝宝手指微微发颤,呆呆的看着两个人你来我往的互动,狭长的眼底起了水光。

她要了他就给?那他就是接受咯。

明明……明明她也好喜欢……

谢有鹤选的很快,其实没什么好挑选的,他只是为了让自己那两百块钱拿的安心些,才连花须都要挑剔。

等他起了身才发现刚才的小x弹已经没了影子。

微微一笑,他还没来得及谢谢她突然一撞——他并不是很喜欢离异性那么近。

甲方也不行。

她来的刚好,化解了所有的尴尬。

女生捧着花,满脸通红。

泛x的包装纸裹着一大束狗尾巴花,像是隐秘陈旧的心事,终于快要在阳光下昭然若揭。

谢有鹤低下头,看着小学妹,阳光在他身上勾了一个边。

他在发光。

“学妹。要好好学习哦。”

声音柔和,像是夏x里冰块撞进雪碧的声音,咕噜噜的,冰凉,飞扬。

“啊?”

“学习比我有意思多了。”

他没喜欢过人,但是他知道暗恋是长在最隐秘角落的小芽,脆弱又心酸,垂首乞怜禁不起风雨。

他给不了阳光雨露,但是也希望给她一点点遮拦荫蔽。

墙角。

声音哽咽,

“把谢有鹤在巨石的第一名给我撸了。”

喜欢他,得到他。

得不到,毁灭他。

————-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