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再打我好不好》by戚州平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别再打我好不好by戚州平

原创 / 男男 / 现代 / 高x / 正剧 / 美人受 / 虐身
家暴占有欲强偏执攻x懦弱坚强美人受
他说他对我一见钟情,可每当我稍有不顺他的意,狂风骤雨般的耳光便刮在我脸上。我多想逃走,但迎来的却是一次次被抓回,一次次被囚禁……
他囚禁着我的身体。
他虐夺着我的爱情。
楚越霜,我答应你,我会慢慢爱上你,我没有能力再逃走了……所以,别再打我好不好?

第一章,身不由己(h和回忆)

  夜晚,房间里烘出一阵暧昧摇曳的暖光,风轻轻撩起窗帘,隐约露出些许边角春色。风月无边。
  他们在床上,汗体香热,水波拂动,x体荡漾。爱,就抱着爱。
  方愿安从昏沉的噩梦中醒来,股间x滑黏腻让他极为不适……怎么,又s到里面了么?也没帮自己清理……
  侧目,看向一旁熟睡的男人,男人眉峰y挺,薄唇凉薄,整个人看上去锐利而凌厉。
  他起身下床走进浴室,皱着眉头伸进两根手指在已被x得x荡至极红肿外翻的x内搅动,把男人的子孙导出来。但男人s的太多太浓,他清理了好久,仍觉x内腥滑。
  浴室传来的阵阵水声将楚越霜从黑甜的梦乡中唤醒,他悄悄走到少年身后,环住他的腰,硕大的xx在白嫩臀缝处暧昧地轻轻点弄撞击,“昨xg了你一夜,还不满足,自己偷偷玩?”
  方愿安不敢反驳这个男人,他爱说这些令人面红耳赤的话就说吧,只要他不打自己就好了……前天被退学,不管自己怎样哭着喊着求饶他都不为所动。拳头狠狠打在脸上,溅起一片狰狞的红晕的情景还历历在目,若是再得罪他,后果不堪设想……
  男人捏了捏少年在初晨的微凉空气中微微挺起的粉色x粒,在那处用力揉搓,直揉得微微发红才停下来。“再来一次,好不好?”
  他分开少年白嫩的臀瓣,在那x红潮x的入口处停留少许,直接x了进去。方愿安xx的小嘴又乖巧又x荡,见了这么大的xxx进来,忙不迭地紧紧用嫩红的媚x裹紧它。他主动夹紧x里一跳一跳的狰狞物件,只想让他赶紧s,自己也好休息一下。
  晨露,微光,摇曳,情欲。
  楚越霜抱住少年的腰,一边压着他狠狠x弄,一边在他耳边微微吐着热气,说着刻薄的话,“你就不要再想着上学的事了,以后好好伺候我就行,天天哭着在床上扒开后x求着我x好不好?”
  方愿安用微红的带泪的眼看男人,也不说话,身子由着他一阵阵的撞击微微晃动着。
  自己并不爱眼前这个男人。却只能囿于他的牢笼,无处脱逃……
  思绪,飘飞到了一个月前……
  方父拉着方愿安的手,一脸哀色的看着他,“愿安,爸欠他们好多钱,爸没有办法了,愿安,你就帮爸一次好不好。”
  方愿安心底冰凉一片,他望着男人的面容,第一次摇了摇头,“爸……我不愿意……我不要。”
  男人顿时脸色涨红,狰狞如恶鬼,他举起大掌用力给了方愿安一个清脆的耳光,直把少年的脸打歪到一旁。
  “你再说一遍,愿不愿意!”
  方愿安对面前这个男人深入骨髓的恐惧立马涌现上来,他终究还是无力反抗他,“我……我愿意……”
  男人顿时喜笑颜开,“愿安,爸的好儿子,来跟爸走,以后你就去享福咯……”
  此刻正值盛夏,骄阳似火,方愿安却觉身上冰寒一片,被父亲拉着向前走,突然一个踉跄摔倒在地,手心被摩擦出一片红痕,他攥紧拳头,忍受着钻心的痛苦。今后,何去何从?
  别墅里,楚越霜盯着客厅的二位男子,一位是佝偻着腰,狼狈不堪,相貌平庸的中年男子,面色难看,像是被酒色掏空一般。还有一位是黑发黑眸,皮肤苍白,唇却极艳极红的漂亮少年,只是表情未免也太难看,像是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一般。
  我肖想已久的梦境与珍宝,今x居然被主动送到眼前,他不觉有些怔愣。
  方父搓搓手指,嘴角裂开丑陋的一道纹路,谄媚笑道,“楚爷,你看,这就是我儿子,你看他多漂亮啊,”用大手抬起方愿安的脸,“那五百万,能不能……”
  楚越霜凝视着方愿安,多漂亮的一张脸,哦,不如说是——美艳。黑睫如蝶翅般轻扇着,遮着那一双同样漂亮的黑色眼睛,双眼含着一层水雾,似乎下一秒就要掉下泪来,皮肤苍白而细腻,看不到一处毛孔,想必摸起来一定光滑柔软,唇形很漂亮,颜色极艳极红,像是雪地里的一支寒梅。
  不对,不像寒梅。梅太高洁,太凄厉。
  他应当像一朵绝美的玫瑰一般,玫瑰娇艳而……x乱。
  男人很满意,勾唇一笑,“好啊,那事情就这么定下来吧,你儿子留下,你可以滚了。”
  他回想起自己见到少年的第一眼。深巷,黑暗,颤抖,哭泣。
  那一瞬间,这张脸便入了心,二十四年以来从未有过的颤动涌上心头……今x,这个宝贝终于是自己的了。
  方愿安紧咬嘴唇,他一直都知道父亲在外面赌博输了不少钱,但还没想到居然输了五百万这么多。
  自从母亲死后,他的生活费学费都是自己在外打工挣的,父亲不仅没有给过一分钱,现今更是把自己这个儿子卖了,呵,真是讽刺。
  方父离开之后,楚越霜对方愿安勾勾手指,“好孩子,过来,坐到我身边来。”
  少年不敢抬头,颤颤巍巍迈步,站到楚越霜旁边,并不敢坐下。楚越霜也不强求,只抿抿唇,面色冰冷了一分,但方愿安低着头,并没有看到他脸色的变化。
  “叫什么名字,今年几岁了,嗯?”楚越霜把玩着自己腕边的表,淡淡开口。
  “我叫方愿安,十六岁了,在一中读高二。”方愿安忐忑开口道,他不知道这名气势强大的男子将会对他g出什么事情,但他有点害怕。
  “愿安,惟愿平安,你的名字很好听,我的名字叫楚越霜,比你大八岁,你以后叫我楚哥就好了。”楚越霜勾唇一笑,小东西漂亮又乖,看起来真是美味可口。
  方愿安点点头,意思是知道了。
  他又问道方愿安会不会做饭,平x里都在做什么,有什么喜好禁忌,方愿安都细声细气地回答了他,楚越霜了解了方愿安的大致情况后招手,一个五十多岁的老者顿时上前,“少爷,有什么吩咐吗?”
  “张叔,给方小少爷找一间房间,就在二楼我的房间旁边吧。”又噙着笑意,对方愿安介绍到,“这是张叔,我的管家,以后你有什么问题可以问他。”
  张叔应声,正想下去准备。楚越霜又喊住了他,“对了,告诉吴姨今天不用准备晚饭了,愿安说他会做饭,今天让他做吧。”
  方愿安倒没觉得有什么,也没太注意他对自己的称呼,自己的父亲好赌好酒,在家那是从来不进厨房的主儿,母亲去的早,何况当年尚在世时下班回来后总是很疲惫,自己从八岁起就会做饭了。
  “楚哥,你想吃什么?我这就去做。”
  楚越霜看着他,玩味地笑笑,“我不挑食,你看看厨房有什么能做的吧,多做几个菜。”
  方愿安进了厨房,想了想,围上围裙做了五六个家常菜。
  楚越霜靠在厨房门口,微眯着眼看着方愿安忙碌的背影,袖子挽起,露出纤长的手腕和细白的手臂,围裙的绑带勾勒出纤瘦的腰形,臀峰微隆,曲线令人无限遐想。十六岁,真是美好的年龄啊。
  楚越霜xx吃了晚饭后便上了楼,方愿安有点忐忑,他并不明白男人的爱好和口味,犹豫了一下,收拾了碗筷后便回房间开始写今天的作业。
  三楼书房,楚越霜打开电脑,点开监控器,看着少年房间里的一举一动,他低垂着头在书桌上不知写些什么,垂落的发丝拂在脸庞,增添了几分清秀之感,怎么在学习呢?楚越霜有点失望。
  正在此时,方愿安放下笔,一颗颗解起了自己的衬衫扣子,拿起一条浴巾进了浴室,楚越霜看着少年半裸的上身,失了下神,轻笑。
  五分钟后,他离开书房,下楼轻敲方愿安的门,水声掩盖了本就不重的敲门声,方愿安什么都没有听到,也自然不清楚接下来他会面对什么样可怕的噩梦……
  楚越霜象征性地敲敲门,随后直接拉下把手推门进去,房间内空空如也,少年本就没什么行李,也就几件衣服和一个装着课本的书包罢了。
  浴室传来哗啦啦的水声,楚越霜到底是没有推门进去,坐在床上等着方愿安出来,随手翻了翻少年的行李,衣衫破旧,有许多缝缝补补的痕迹,校服洗得发白,但g净整洁,有一股淡淡的香味。
  他就是那种人,地摊上十来二十块的衣服在他身上名贵的像高级定制一般。
  楚越霜凑到鼻尖轻闻,果然和自己曾无数次幻想过的一样美好,一想到今晚可以彻底占有自己肖想已久的梦境,他下腹y得肿痛。
  方愿安xx围着一条浴巾,手里拿着一条毛巾正在擦拭x发,看见楚越霜的身影一怔,“楚哥,你怎么来了,有什么事吗?”
  楚越霜定定看着眼前美艳的少年郎,皮肤雪白,腰肢纤细,x前两点粉红在本就如冰雪般的肌肤上颤颤巍巍绽开着,像是在邀请人享用一般,被浴巾遮掩住的大腿要露不露,小腿纤长,足踝雪白而莹润,这哪里是一双男人的脚呢?说是玉足也不为过。楚越霜眸色加深,定定看着方愿安刚刚沾了水汽显得格外红润饱满的唇瓣,一声不吭。
  方愿安有些疑惑,“楚哥?”唇瓣一张一合,多么优美的唇形,适合用来g什么呢,楚越霜一时想不起来,良久,他笑了笑,“愿安,你真不知道你是来g嘛的。”肯定句,而非疑问句。
  方愿安愣住了,他看着楚越霜狼一般的眼神,心中突然有了个不好的猜想,该不会……“楚哥,你先让我把衣服穿上吧。”
  “穿什么穿,反正也是要脱掉的,废那么大功夫g什么呢?”楚越霜慢条斯理开口道,突然一把将方愿安推倒在床上,将他的手举在头顶,拿起自己的领带用力捆了几圈,确定打了一个很紧的结后才开始缓缓解起自己的皮带扣。

3635842513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3635842513”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