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异闻》by苏渡鹓百度云txt全文阅读

內容簡介
脑d之作,短篇合集。
1蓬莱仙(已完成)
2香x苜蓿
是一个甜甜的小故事!
可能会有带有一点点克苏鲁元素,不过不会太多
NPxxG奇幻輕鬆女性向

蓬莱仙(1)
“往古之时,四极废,九州裂,天不兼覆,地不周载,火滥焱而不灭,水浩洋而不息。”
房间内装饰华美,层层叠叠的窗帷将光线切割得支离破碎,巨大的地图铺陈开来,河川纤毫毕现,走兽栩栩如生,细看那墨笔勾的河水扔在奔流不息,飞禽惊走不定。
一枚铜钱被掷出,边缘已被摩挲得圆润,在光下如脂玉般清透。铜钱在空中翻了两番才坠地,就是这般,依旧在颤动着嗡鸣,余音绕梁。当这一切终究平静下来的时候,铜钱正面赫然纂刻着“大凶”二字,莹绿的铜锈潜藏在令人不安的深处。
来人赤足踏在图卷之上,所在之处墨迹褪去,直到离开,墨线才又再度聚合。一只染着殷红丹蔻的手将铜钱拾起,被遮盖的地方是一个名为“东瑞”的小镇,不详的焦黑色迷雾将整块区域都笼罩其中,大有四处扩散之势。旁边勾勒的九尾凶兽蠢蠢欲动,简笔的小人四散奔逃,绝望呼之欲出。
那人将铜钱收入怀中,悠长的叹息袅袅升起。
“东瑞……吗?”
东瑞。
“天大旱,人相食,屠牛马,种几绝,斗粟白金四两。”
彼时烽烟四起,战火燎原,东瑞亦不能免。大国之战,你死我活,东瑞位于桑国境内,桑与邻国坞岩积怨已久,可惜技不如人,桑国节节落败,桑国国君力排众议,抽了龙脉孤注一掷,虽大败坞岩军,但地脉不在,灾害四起,凶兽食人,一时间民不聊生,人心凋敝。
地脉g涸之后,东瑞的城隍便碎了,纵香火不绝,到底无济于事。风调雨顺的年景一去不返,若只是如此,随着龙脉的逐渐恢复,x子也能凑合着过去。
但不光是人的x子难过,妖鬼出山,更是生灵涂炭,十室九空。
东瑞出了鬼患。
端清给城隍上香的时候发现那慈眉善目的老头眼睛在渗血,虽说城隍早已破损得可有可无,但他还是找了差役,那人也说情况不对,要越级上报,送信的鸽子来来回回到底是没敲定一个解决方案。
“不宜轻举妄动。”上级最后说道。
城隍庙周围的人家一下子撤得一g二净,端清的父母死的早,远亲离东瑞镇又远,他跟差役说他来守着城隍庙,出了事立马飞鸽传书。
差役说好。
坏就坏在了这“好”字上。
没过两天那城隍像就和血水里浸过一般,七窍流血,差役请了上面的人来看,说坏了!是鬼患!
没得商量,当下就叫端清买了只公x,买了点糯米雄x符纸。
端清提着公x腿——x的x子也不好过,尾巴秃了,他看着那道人一刀斩下公x的头——x身子还在蹦跶,血液溅出完美的半月形,把糯米也染得血红一片。
他心疼公x。
道人布了阵,贴了符,雪白的糯米逐渐变得乌黑,城隍像不再流血。道人收拾好东西,看端清还在那,拍了他:“怎么?傻了?”
端清看着阴森的城隍像,当下就朝道人跪下了:“您可愿收我为徒?”
道人没说好,也没说不好,他就问了端清的生辰八字,想了想:“为何想要修道?”
端清磕了个头,说父母死于妖患,而今天下大乱,妖鬼横行,他要除妖降魔。
道人:“不可,杀意太重,易误入歧途。”
“但我可略教你二三技,不求杀敌,但求自保。”
端清还要跪下磕头,但被道人拦住了,他说等解决了东瑞的鬼患,就教端清。
道人是个心善的,他得知端清没有父母之后送了他好些衣食,叫客栈的老板娘留了个小房间,这样他就不用露宿街头。
端清本来能成为散修。
——可惜道人当晚就死了。
端清是早上听客栈老板娘说的。
早上的公x没打鸣。
小二骂骂咧咧地踢了x一脚,说那畜生尽g了些不打粮食的活,说来也怪,好好的公x头一歪就倒地不起,嘴里爬出了一只五彩斑斓的大蜈蚣,小二情急之下,把蜈蚣铲断了。
回头小二把这事跟一老头说了,老头当下一言不发,转身就叫棺材铺先打两副上好的板材。自己找了几个壮丁去寻驱鬼道人。
道人死了。
七窍流血,嘴唇乌黑,遍体鳞伤。偏偏手里还攥着要给端清的桃木剑。
小二也死了。
浑身溃烂流脓,哭爹喊娘了三天还是咽了气。
大家都说这是大凶,x克蜈蚣,道人驱鬼,结果x死了,道人死了,这叫什么?正不压邪啊!
两副棺材到底没用得上,一把火就烧了个g净。
道人还留了些符纸朱砂之类x零狗碎的东西,大家说端清虽然只能是个散修,这些东西就给了他罢。再说一x为师,终身为父,守灵的事也叫他担任了。
“他没收我为徒。”这话端清到底没说出口。
一把火都烧没了,端清也守不出个所以然,几根白蜡烛很凄惨地摇曳着,衬着几杯薄酒也影子憧憧。
逢魔之刻,百鬼夜行。
阴气撞灵,恶鬼现身。
城隍的木胎泥塑碎了个彻底,从里面爬出来了不详。那东西的尾巴一眼望不到头,像蛇一样,但看着又黏答答的,前面是好多张扭曲的人脸,xx伸出了四条手,支撑着身体移动,所到之处寸x不生。见到人就吞了,那么多张嘴啃两口人就成了骨头架子,它倒是愈吃愈大。
也不是没人逃跑,瘴气四溢,跑了两步出去也倒下了。
端清举着桃木剑虚张声势,符纸扔了一张又一张,那鬼患不以为意,转身撞塌了了房子,把端清埋在了地下动弹不得。
人间烈狱。
活生生的人转瞬就成了白骨,尖叫声像锥子一样扎的人生疼,浓厚的尸臭味挥之不去。
素华是在那时来的。
端清只瞥到了赤红色的一角衣料,很鲜艳的颜色,他想莫不是见到了神仙,挣扎着往外爬。
神仙胯下是一匹异兽,其状如赤豹,五尾一角,天上还飞着只鸟,鸣声如凤。
神仙是个长相颇为明艳的女子,着装清凉,白生生的大腿,白花花的x脯。
“陆长安真是胡来,为了地脉连人也不管了么?”
凶兽呜咽着吐出火星。
“重明,”尖锐的鸟鸣自上空倾泻而下,“退魔。”
那鸟一个翻身俯冲而下,啄掉一个头,那头上的嘴一张一翕,等黑水全都吐出,赫然露出一个腐烂的人头。
“东瑞的人也活该,这等阴损的事也做的出来。”
重明鸟又是一个俯冲,羽翼生辉,直接斩下了怪物的一只手。失了一头一手的鬼嘶鸣着翻滚,长尾甩在地上又是一片狼藉,鬼用仅存的三爪直起身,身长万丈,好似接天之川,口吐之息,臭气熏天。
红衣女子全然不在意,猛兽驮着她走近,直到恶鬼作势扑来,女子才有了动作。
“天照。”
手中不知何时多出了一把血色长弓,凌冽之气绕其左右,还未等恶鬼近身,弦已拉满。
瞬时,箭雨从天而降,将恶鬼钉着动弹不得,黑色的浊水从创口流出,滋滋冒烟。
“星弓。”
女子再次拉弓,g脆利落地s爆了对方的头,浊水化烟,消散于空中。
端清狼狈地从废墟中爬出,这才看清怪物的全貌,失去了黑色的连接物,不过是些青白肿胀的死人头和断肢。
红衣女从坐骑上滑下,彼时端清一身破布衣裳,灰头土脸。
“真是,看不见都难啊。”名为素华的红衣女喟叹一声,无数的因果线遍布天际,将端清紧紧缠绕,扭曲纠缠出明灭不定的未来,因果的源头一直延伸到目不可及的东极——x出之处。
重明鸟和狰口吐烈焰,焚尽污秽,素华看着衣不蔽体的端清,笑了。
“呐,只活了一个?”
端清不明白这有什么好笑,他面无表情地看着对方。
素华也不觉得冒犯,因果线在重新连接,马上x出,她不便多留,召来狰便要离开。
眼见神仙就要离开,端清张着嘴,片刻之后才发出嘶哑的声音:“你能教我除魔之术吗?”
素华没有回头,声音远远地传来,“好啊——”
“来四极找我。”
若你能活到那时。
端清目送着素华朝西而行。
蓬莱仙(2)
时光荏苒,十年光阴,弹指一挥间。
端清也不是当年的端清。
东瑞元气大伤,端清自觉无脸留下,趁着熹微的晨光远走他乡。
他修道学佛,符箓阵法无一不学,见鬼则斩,见妖便杀。
说来也怪,照理说端清得罪的妖鬼多了去,寻仇的也不在少数,但他气运惊人,总能绝境逢生,再者实力雄厚,一来二去,便出了名。
他是杂家散修,各方门派意欲招他坐镇,待遇优厚,他不为所动。
他甚至拒绝了桑国国君陆长安。
大家说端清是神仙下凡,注定要平定天下,这样的人怎么招的来?国君就是想养着他天道也不允。
流言蜚语穿耳过,端清周游列国,学百家之长,博古通今,融会贯通,最后兜兜转转又回到了东瑞。
东瑞还是老样子,那的土地丰饶肥沃,人的繁殖力和恢复力总是惊人的,而今竟看不出一丝鬼患的影子,仿佛只有他知道那一x的惊心动魄。
他想,是时候了。
他穿过鲛人的领域,不为女色心动;看三千红尘,却不曾有半点留恋。四极峰高入云霄,但他终究是到了。
世人对四极怀有一种复杂的情绪。四极也是辉煌过的,曾不到百年,便有数位飞升之仙,后来百家兴起,四极却不明缘由地衰落了,渐渐淡出了视野。
而今浓雾遮蔽,更没人知道其间又是何等的光景。
端清到时已是x昏,多年不曾有人上门,四峰主给了端清应有的待遇。
玉盘珍馐,琼浆玉液,皆不似凡品。端清不擅饮酒亦不贪食,点到即止。
他见着了素华。
素华还是一身红衣,大大咧咧地坐席上,旁边一银发小童为她取菜,素华来者不拒,狼吞虎咽。
旁边有人小声说她简直牛嚼牡丹,大煞风景。
是合欢宗的宗主,美目含情,妖娆的身段勾魂摄魄,余光在端清身上流连,看着眉清目秀,宽肩窄臀,必是个能顶的。
“千里迢迢来我四极,莫不是看上了我合欢宗的姐妹?”
端清摇头。
“那你可要学奇门阵法?”
“御兽之道?卜算之术?”
端清摇头:“我要拜在朱雀楼楼主门下。”
举座皆惊。
素华一口酒x出来,小童用帕子细心地替她擦去。
“哈!有眼光!”素华放声大笑,因果线纠缠至今,若能剪断也不妨做件好事,“来朱雀楼找我。俞水华,我们走。”
小童应了一声。
素华离席,座上人的表情阴阳不定,管事的最后拍案,说既然素华同意了,那便如此,旁的人不要再打别的主意,派人带贵客上山罢。
上山途中,端清问仆从:“素华可是此处的最强者?”
仆从不假思索:“那是自然,但……”
他欲言又止。
“不妨直说。”
“她行事乖张,桀骜不驯。”他还想说些什么,但倏忽沉默了,“我只能带到这。灯给您,一直往前走便是,错不了的。”
端清接过灯,走出许久,看那仆从还在黑暗中鞠躬。
一路上树影婆娑,x丛窸窸窣窣,像是有什么东西一直尾随着,他不耐烦,随手打出一张符纸,莹莹火光平添几分恐怖。
“请您回罢。”他说。
这下万籁无声,朱雀楼近在咫尺。
说楼实在是勉强了,作为一门派,素华的宅邸不比东瑞当地富户的别院大多少。但所植x木有大半端清闻所未闻,雕梁画栋又别有一番风味:刻画的不是寻常的瑞兽,而是凶神,面目狰狞,口吐烈焰,且色彩不甚明艳,像是过了多年的样子。
银质兽面门环。
素华在殿中,一白发男子服侍左右。
不过,端清好像明白为何别人说她“行事乖张”了。
节4
素华穿得清凉,小半个x脯露在外面,窈窕的曲线在红纱之下若隐若现,一双长腿令人浮想联翩。
旁边一白发男人虽然穿着下仆的衣服,却色胆包天,俯身摩擦着素华的脖颈,一双杏眼含情脉脉。
素华身下卧着状如赤豹的异兽,端清认得那是当年的坐骑,中山神,名为狰。
狰有五尾,自两腿间穿过,带着一点欲说还羞的暗示。
素华微微仰起头。
白发男人见缝x针,轻x着耳垂;猛兽的尾巴贴合着大腿,末端延伸进不可明说的暧昧。
“端清,是吧?”她笑了。
他无由来地觉得失望,他印象中的素华是那个s爆敌方狗头的战神,而不是在xx中沉沦的朱雀楼楼主。
素华全然不在意,叹息道:“来都来了,水华。”
白发男人蹭了蹭素华才恋恋不舍地离开,他微整衣冠,鳞片自指间萌出,瞬时遍布全身,瓷白如玉,又如飞花般散开,从碎花中走出席间的那位小童。
可化形。
为妖。
当斩。
端清掷出两张符纸,遇风则燃,遇妖则爆,直击命门。
俞水华只抖了抖衣袖,火焰熄灭,符纸飘摇落地,化为黑色灰烬。
小童一言不发,兽目圆睁。
端清不甘示弱,长剑出鞘。
刀光剑影之间,寒光闪过,端清只觉虎口一痛,剑已脱手;水花已被素华踹倒在地,纤纤玉足踩在两腿之间某个不可言说的部位上。
“怎么,不想混了?”
狰直起身,嗤嗤地笑。
素华回头看了她一眼。
“抱歉。”但没有一点道歉的意味。
在起身之前,水华又在素华身上蹭了两下。
他带着端清往后走,提灯照亮甬道,两旁的凶兽塑像在光下栩栩如生,呼之欲出。
“素华信邪神?”他不应当直呼师父名讳的,不知怎么的就叫出来。
俞水华似乎在笑:“她?”
“我不觉得好笑。”
“当然不……”他的声音轻如低语,“她怎么会……”
寻常住宅坐北朝南,绘瑞兽以驱邪,朱雀楼却反其道而行——事出反常必有妖。
仅仅是字面意思。
后面的房间g净整洁,朴素实用,端清很满意。
俞水华很快就离开了,一刻也不想和他多待,端清也乐得如此。
他推窗看去,山间云雾散去,月明星稀,偶有惊鸟啼叫,就连清冷也清冷得恰到好处。
但前面却打得火热。
素华回了居所,靠在床边,褪去了红纱,两x丰满,凝白如玉,俞水华保持了少年的模样,把头埋在两腿之间,将舌深入窄窄的缝隙之间,勾出暧昧的银丝。
“大人……”他唤道。
未等素华出手,狰便化作人形,一把摁住俞水华的头。
素华闷哼了一声。
初化人形的狰全然赤裸,肌x紧致,x前之物傲视群雄:“啧,真是不长记性。”
俞水华泫然欲泣,怯生生地叫了声阿姐,素华才伸手摸上了他的唇,他伸舌,却被素华反手夹住,唾液随指间流下,滴落在自己已经勃起的xx上,他的瞳孔已然失焦。
“阿姐、阿姐……”他呼唤着,却被狰一把推开。狰一手捧着x房,xxxx,一手分开饱满的软x,那里汁水横溢。
“阿姐!”狰叫道。
素华颇为无奈,她随意撩拨了狰两下,那孩子便喘着气软了下来。就算这样,她依然伏在素华怀中,不给水华半点可乘之机。
素华摩挲着狰细长的尾,她呜咽着泄了身。

——阅读全文加微:kedayake,回复“小说名”拿资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