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火炖肉》by海鲜皮皮酱百度云txt全文阅读

文案:
皮熠安和顾延sex的时候觉得很爽,和简照南啪啪啪的时候也不错,可后来他们俩一块儿上了……
np+女主浪+无逻辑
小狼狗 < 温火炖x ( 海鲜皮皮酱 )小狼狗 皮熠安游到第三个来回的时候那个男孩子终于贴上来。
他一看就还是个学生,身上明显带着未出社会的朝气,当然,除了朝气外,还有腹肌,六块腹肌整整齐齐的码在小腹上,走过来的时候水珠顺着人鱼线滑到泳裤里,往下看,鼓鼓囊囊的一包,绝对不小。
最重要的是,他长的还不错,虽然精致却不显得娘x,单眼皮,鼻梁挺翘,唇形姣好,接吻的话一定很舒服。
所以当他过来搭讪的时候,皮熠安没有拒绝。
“姐,你今天是第一次来吧?”小帅哥蹲在泳池边上冲着皮熠安笑,牙齿又白又齐。
皮熠安是这间游泳馆的老会员了,她是综艺编剧,刚跟完台里的一档大型真人秀,故而有三个月没来,面前这小帅哥才是刚来没两月,反倒以为皮熠安是新人。
只是这些没必要跟他说,皮熠安趴在泳池边上,装出一副惊讶的表情来,说:“你怎么知道?”
小帅哥笑的更开心了,抬手把头发往后撸,动作自然又好看,“我每个星期最少来三天,从来没见过你。”
皮熠安顺着他的话夸:“来这么勤啊,难怪身材这么好。”
小帅哥一脸得意之余也不忘了夸回来:“你的身材也特别好。”
皮熠安一进馆子他就盯上了,长腿细腰,丰x翘臀,一身皮子白的发亮,又不像其他女人捂得那么严实,大大方方的露出了好身材,,最妙的是,她虽性感却不艳俗。
他从前哪里见过这样勾人的女人,鼓足十分的勇气才敢过来搭讪,没想到皮熠安看着冷艳却很好说话。
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双方什么意图已经是司马昭之心。
利索的上了岸,皮熠安的好身材尽显无疑,那男孩儿都有些不好意思看了,挠了挠头眼睛往旁边瞧。
装模作样,皮熠安心中嗤笑,面上却半分不显,还伸手摸了摸他红滟滟的唇,和她想的一样软。
摸完就自顾自的往前走,那小帅哥还呆愣的站在原地,估计是皮熠安摸那一下摸傻了。
停下脚步,皮熠安回头,问:“还不走吗?”
小帅哥这才反应过来似的,红着脸立马跟了上来。
皮熠安收拾的慢,等她到大堂的时候,小帅哥已经等了二十分钟了,见她出来才松了一口气。
“姐,我以为你不等我先走了。”
皮熠安看了看他的穿着,脑袋上扣了个黑色的渔夫帽,连短袖都是名牌,看样子家庭条件不错,不过这和皮熠安都没什么关系,她也只是看上他的身体和模样罢了,家里是穷是富她半点儿都不在乎。
没回答他的话,皮熠安问了一句:“没有女朋友吧?”她向来是不跟有主儿的人勾搭。
“没有!”小帅哥高声说了一句。
皮熠安笑了笑,整个人都灵动起来,尽显媚色,“那么大声g什么?”
车就停在门外,不过不是皮熠安的,是她好朋友兼室友十二的车,两个人从大一到现在,在一起厮混了九年,这人是富二代,刚毕业家里给了辆奥迪A8,只不过她宅的要命,倒是都便宜皮熠安了。
小帅哥看见车也没东问西问,倒是非常老实,皮熠安不觉多出一分好感来,于是顺嘴问了一句他的名字。
“姐,您叫我骆一就成,骆驼的骆,一二三的一。”骆一说。
皮熠安点点头,心想这十有八九不是真名,谁出来约还说真名的啊,那不是傻吗?
骆一反过来问皮熠安的名字,皮熠安双眼盯着路,混不在意的说:“你叫我姐就行了,对了,你是附近体院的吧,今年大几了?”
顿了片刻,骆一说:“大三了。”
大三?那应该是20岁吧,成年了,可以上。
进了宾馆房间后,骆一才尽显本性,还没来得及到床上去,就把皮熠安压在门后亲,接吻倒是很有一x,含着皮熠安的舌头吃的津津有味,双手顺着皮熠安的臀部往上一托,把她抵在门上,让她的双腿缠住劲瘦腰身。
“姐,你xx好翘啊。”骆一一边顺着皮熠安的耳廓x,一边在她耳边喘着c气说话。
皮熠安是想来打x的,不是调情,所以她说:“别废话,你到底行不行?”
哪个男人能容的了女人说他不行?骆一低头骂了句x,抱着皮熠安往床那边走,把她放到床上后,跨在她身上,双手交叉快速把短袖脱下来随手扔下床,咬牙切齿的说:“行不行?g的你下不来床!”
皮熠安笑:“来啊。”
她穿的是吊带裙,十分好脱,被骆一一把扯了下来,里边浑圆的汹涌被包裹在嫩绿的蕾丝布料里,一朵红缨颤巍巍的探出头来,骆一被这场面激的胯下胀的发疼,一边解内衣带子一边低下头含住雪峰红莲,口腔里舌头来回拨动可怜的x尖。
皮熠安一阵酥麻,伸手去摸他的后脑勺,鼓励似的往后移动,顺着骆一的后脖颈往下摸,心里感叹这波没白约,这小孩技巧真不错。
骆一被她撩的气息不稳,眼眶都有些发红,修长的手指顺着腰线往下滑,灵活的钻进xx里,绕着xx来回转圈、研磨,皮熠安很快就x了,皱着眉催他快点进来。
翻出x子,骆一按住皮熠安的腰大力挺进,一气呵成。
骆一是真的不小,皮熠安被他顶的腰都酥了,浑身泛粉,带了十分的欲色。
骆一似乎比皮熠安更加沉迷,眼睛雾蒙蒙的,喟叹着说:“姐,你里边绞的我好爽。”
到底是年轻,骆一把皮熠安按在床上做了好几回,最后一个姿势是后入,他好像格外喜欢皮熠安的xx,双手把快把雪白的臀x捏红,两人交合处又x又热,床单上也洇x一片,房间里的味道很浓,一闻就知道发生了什么。
两个人一起到了xx,完事儿之后骆一还抱着皮熠安,在她耳边低声的喘。
歇了一会,皮熠安把骆一的胳膊从自己身上拿开,自顾自的去了浴室,骆一想要和她一起洗,顺便再来一次,被皮熠安拒绝了。
进了浴室照镜子,皮熠安才发觉自己脖子上被骆一折腾出一片吻痕,偏偏今天穿的又是吊带,皮熠安靠了一声,恨不得出去踹他一脚,可想想,刚用完人家就翻脸似乎也不太好,只能认命的翻出手机给十二打电话,让她送衣服过来。
手机那边的十二好像已经习惯了似的,连哪个宾馆都不问,只问了门牌号就利索的挂了电话。
两个人的住处离这里很近,走路二十分钟也就到了,十二敲门的时候皮熠安刚好收拾完,把骆一赶到浴室里就放人进来了。
十二把衣服递给皮熠安,又看着垃圾桶里的三个x子,啧了一声,笑说:“战况激烈啊。”
皮熠安笑了笑,说:“是个小狼狗,什么都好,就是爱啃人。”
十二看了看她脖子上的痕迹,说:“你可悠着点儿吧。”
收拾好了,皮熠安敲了敲浴室的门,对里边的人说了句走了。
骆一在里边急了,慌忙擦了擦身上的水,穿好衣服出来,说:“姐,能留个联系方式吗?”
眼前的男孩子眼看着也是年纪小,十二惊讶的看着他,对着皮熠安骂道:“皮皮你还是个人吗,这么小你也吃的下去?”
这句话一说出来,皮熠安半点反应没有,骆一倒是红了脸。
“我怎么不是人了,他都大三了,我又不是强奸未成年。”皮熠安跟十二溜完嘴皮子,又应付骆一说:“联系方式就不用了吧,以后还能见着。”
没等骆一再说什么,两个人女人转身就走了。
骆一依稀能听见后来的那个女人数落皮熠安的声音。
“用完就丢,皮皮你又渣出新高度了,前段时间那个叫阿恒的你什么时候甩的?”
那个女人叫她什么?
皮皮?
什么怪名字·····
未成年 < 温火炖x ( 海鲜皮皮酱 )未成年 皮熠安被时尔接回来后倒头就睡,她这工作不仅费脑子,更费体力,节目组里可不分什么男女,急缺人手的时候能直接把女的当狗用,好不容易忙完这个项目,接下来的大任务都交给剪辑组了,老成就大发慈悲的给他们放了一个星期的假。
她有工作完先去游泳的习惯,本来是真的打算游几圈就回家的,只是计划不如变化快,她向来不在组里乱搞,素了这么几个月,又碰上主动送上门的骆一,不上白不上,及时行乐是皮熠安的绝对原则,这才有了这么一出。
她一直睡到第二天中午,是被一种食物的特殊气味臭醒的。
是十二,她煮了螺蛳粉,故意把皮熠安的房门打开,穿着自制的刺绣睡衣倚在门上看皮熠安,端着碗边吃边说:“睡醒了就别装死,赶紧起来吃饭,不然一会儿就该坨了。”
皮熠安把腿从薄被里伸出来,腿根处依稀还有殷红的吻痕,瞧着分外x靡。
十二索性坐到她床上去,用胳膊肘怼了怼皮熠安,问:“皮皮,和小狼狗上床什么感觉啊?”
皮熠安顶着一头乱蓬蓬的长发把脑袋从被子里伸出来,笑的浪荡又猥琐,伸出一个手指头,说:“一个字儿——爽。”
十二感叹了一声,回想了一下昨天那个男孩儿,身材确实好,问:“是体院的吧?”
这附近有一个很出名的体育大学,男生质量参差不齐,但确实也有好的。
皮熠安点了点头,伸了个懒腰开始穿衣服,“十二,要我给你介绍一个吗?”
十二大名时尔,今年二十五了,仍旧是母胎单身,别说床了,吻都没接过一个,成年累月的沉迷追星和二次元,爱豆能从这儿排到自由女神像。
皮熠安离开的这三个月里她好像又粉了个爱豆,是个二次元古风翻唱圈的,叫‘千里及’,声音确实是不错,低沉里带着一丝清亮,用十二的话说,千里及一开口她就浑身酥。
“我有我们及及就好了。”十二一脸花痴相。
皮熠安嗤笑一声,掐了一下她的下巴,说:“你需要的不是及及,是xx。”
正说着,皮熠安从包里掏出一个符扔给十二,“我们这次正好去了趟庆云寺,他们的姻缘符特别灵,我可是费了好大的力气给你求的,回头你塞到枕头底下,千万别拿出来。”
十二看着手里不起眼的‘符’,说着写了朱砂字的x纸包也行,嫌弃的说:“这能成吗?”
“管它呢,宁可信其有,死马当活马医!”皮熠安边说边拍了拍耳朵。
十二问:“耳朵怎么了?”
皮熠安说:“老是耳鸣。”
“是不是游泳弄得啊?”
皮熠安想了想,觉得也有可能,只是耳朵一会儿就好了,便没有放在心上。
两个人坐在客厅的地毯上边看电视边吃饭,电视里放的这档综艺是皮熠安跟过的,她一见就想换台,被十二夺了下来。
“g嘛呀,这不挺有意思的吗,自个儿的东西都不捧场啊。”十二说完就利索的吸溜一口粉儿进嘴里,吃的嘴角都是红油。
皮熠安没好气的说:“看见这群人我就特来气你知道吗,我不是跟你说过这档节目请的是韩国导演嘛,嘿,你别提有多事儿妈了,眼睛长脑袋顶上去了简直,还有这个,这傻x!”
指着屏幕里正好放到的一个当红的男明星,皮熠安说:“真以为自己貌比潘安呢?快把全组的小姑娘撩了个遍,工作起来没走两步就说累,x,我看他是肾虚,真应该把他扔到海洋馆里让海豹把他扇醒!”
十二默默地换了台,竟然也是一档综艺,当红小生顾延穿着简单的白T短裤在劈柴,竟然也美的不可方物,朴实的农家院儿都被他带的高大上起来,一双大长腿在镜头前晃来晃去,别提有多勾人了。
十二问:“那顾延呢,顾延也这样吗?”
皮熠安没和顾延合作过,也不大清楚他的私生活,只是听说他工作起来非常认真,心里就多了几分好感,且,顾延在公众形象一直是阳光活泼的,她也比较吃这个设定,就说:“不清楚,反正比张煦音好。”张煦音就是前头说的那个男明星。
十二点了点头,“顾延今年刚刚毕业吧,才二十二岁,科班出身演技又好,将来差不了。”
“你喜欢他啊?”皮熠安问。
十二说:“我哪儿有时间啊,千里及还不够我忙的了,他过阵子在上海有漫展,我肯定要去的。不过,阿皮,你不想和顾延约吗?”
“打住。”皮熠安比了个拒绝的手势,说:“不在工作组里约,不和明星约,不和未成年约,是我的三条准则,你清楚的。”
两个人无所事事的在家待了一下午,具体来说是皮熠安一个人无所事事,十二是靠手工刺绣赚钱的,开了个淘宝店,每个月赚的也不少,家里再补贴一点儿小x子简直过得美滋滋。
皮熠安瞅着她现在绣的这个形状怎么看也猜不到是什么,“你这绣什么呢?顾客又让你绣古曼童啦?”
上次有个奇葩顾客自己打样儿让十二绣古曼童,那东西是东南亚那边的习俗,近几年在中国流行的很,就是娱乐圈也有一堆奉养的,十二向来怵这种东西,觉得太晦气了,顾客让绣的时候她差点没跟人家吵起来,为此那人还故意在十二店里买了个小东西给差评,别提多坏了。
“说什么呢!呸呸呸!你赶紧给我呸出去!”
皮熠安笑了笑,照着十二的意思呸了一声。
“这是千里及的粉丝做的动漫形象,我想去漫展的时候送给他呢。”
原来是这样,皮熠安笑的崩溃,说:“你送钱去他还能记住你,送个绣品他没准扭脸就送女朋友了。”
十二瞪了皮熠安一眼,伸手去扒皮熠安的衣服,“把你身上的睡衣脱下来,这上边的图是我绣的,料子是我选的,裁缝的钱是我给的!”
皮熠安笑嘻嘻的捂住x:“流氓啊,我告你非礼啊,到我身上的就是我的了!”
六点多的时候皮熠安才想起来把ipad丢办公室了,又急着用,就想着回台里拿,正巧十二也要把绣品送到长期合作的店里去。
十二开车,两个人先去了电视台,又把绣品送了店里,那店的附近新开了个火锅店,据说很好吃,两个人就打算去那儿把晚饭解决了。
车还没开两步就堵了,十二说:“这附近有个学校,一个小学一个中学,现在正是放学的时间。”
得,好歹这儿离火锅店也就三百米,找地方停了车,两个人准备步行。
确实是碰到学生放学,尤其是四中门口,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小吃车,穿着校服的孩子们也是饿坏了,都挤在小吃车旁,把路堵得水泄不通。
“现在小孩儿吃什么长的,怎么都那么高的个儿啊?”十二感叹。
皮熠安:“反正比咱们小时候吃的好。”
说话间,十二突然停下来,眼睛盯着一个地方,满脸诧异的跟皮熠安说:“皮皮你看那儿,那小孩儿怎么长的那么像昨天跟你约的那男的?”
x,哪儿是像啊,分明就是,骆一穿着四中的校服,他根本不是大学生!
皮熠安低声骂了句脏话,高中生的话,就算是高三,也很有可能还没成年吧!
“你等我一会儿。”皮熠安说完这句话,就大步流星向骆一走过去了。
十二站在原地,眼看着那小孩儿被皮熠安在众目睽睽下揪着衣领子扯到一边,俊俏的小脸越来越白。
看样子被骂的不轻,啧,真的惨。
皮熠安最后冷着脸想离开的时候还被骆一扯住了胳膊,她飞快的甩开,头也没回的向十二走过来。
“怎么样?”十二问。
皮熠安喘了口气,带着一丝庆幸的说:“他给我看了身份证,昨天刚成年。”
十二差点笑出声来。

——阅读全文加微:kedayake,回复“小说名”拿资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