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莺与玫瑰》by下不为例百度云txt全文阅读

孟时宴作为商界新贵,众人都知道孟时宴是继孟董事长之后手段更为狠辣的一个人。孟夫人去世之后,孟令贺在外头的红颜知己正式回到孟家还带着个孟虞。
孟虞防不胜防,终究还是被孟时宴夺去初夜,她痛苦不堪,再次回来的时候她决定要远离他。她越想远离他,孟时宴就越会作弄她。
孟时宴:我就要看着你被自家哥哥侵犯一步步崩塌,一步步沦陷的样子。
相爱相杀的兄妹文,1V1双处,剧情x,xE,不虐
高x1V1xG年上

孟虞
大堂内人头攒动,一波又一波的人流攒动着,头顶上x色的吊灯,水晶吊灯足够大,也足够金碧辉煌,很符合孟令贺腐朽的资本家的气质。
宴会上多的是精英人士,穿着高档地西装,不那些个高级的人士,大多数都跑到孟老爷子的膝下去谄媚了,一个个笑得油嘴滑舌,脸上挂着僵y的笑,唯恐自己说错了话,惹得老爷子不开心。
孟时宴冷看旁观,今天是孟老爷子八十大寿,孟令贺为了讨老爷子欢心,挥金如土地
举办这个晚宴。
轮到孟时宴上去敬酒,他被人灌了一番,有点微熏。
坐回座位上的时候,好友梁瑾行凑过来,在他耳边嘀咕着,“看八点钟的方向,有一个穿着宝蓝色礼服的女孩子。”
孟时宴顺着他的话看过去,清冷的眸子轻轻一瞥,女孩身子坐直,微微卷曲的粟色长发遮住了大半张脸,不过隔得远,只能看见她发光发白的皮肤,她的脖颈修长,像天鹅一样挺着脖颈。
孟时宴看了好一会,不知身在何处,女人转了过来,清清冷冷的目光相撞,俩人都相继怔住,而后,她的神色像是厌恶一般转过头。
短短的视线相撞,俩人之间的气氛不对,梁瑾行看见这场面,又看过去,只看到那光可鉴人的肌肤,宝蓝色在她白皙透亮的肌肤下衬得熠熠发光。
梁瑾行呷了口香槟,似思索,“你女朋友?怎么你两视线一对上就火苗味十足?”
孟时宴轻呵一声,不做答,不过梁瑾行怎么觉得他笑得有点意味深长,梁瑾行又看过去,看到那女孩的侧脸,真她妈完美。
她站起身,身材纤细面条,而且双腿笔直修长,宝蓝色的裙子衬得她肌肤如雪,他看的有点入迷,梁瑾行怎么说也是在女人堆里长大的,见过各色各样的美女。
不过眼前这个还真是让他大大地惊艳了一番,气质和身材很惊艳,更重要的是那张脸,妖而不艳,人间绝色。
孟时宴余光瞥到梁瑾行的目光,开口说了句,“别看了,没那么好看。”
“我觉得挺好看的,气质身材脸蛋样样都有。”
孟时宴瞧了他好一会,神色复杂,清冷的目光看向前方,梁瑾行不知道自己说错话了。一个劲地看着窈窕的身姿走向前台。
随后,梁瑾行发出一阵惊呼声,“这……也太魔幻了吧?”
梁瑾行感觉整个人都不不好了,五雷轰顶,刚刚他看上的女孩子,居然他妈的是孟时宴的同父异母的妹妹,果然豪门辛秘让人大开眼界啊。
孟时宴慢悠悠地喝着酒,长腿交叠,铮亮的皮鞋一下下晃悠着,手放在腿上,精致的袖口泛着光。
他冷眼旁观,眼底的情绪深不见底,台上,孟令贺一副慈父的样子介绍着这位从未露面的孟家小姐,孟虞。
底下的人惊讶有之,感叹有之,更多的还是觉得不可思议,孟令贺居然在外面藏了一个私生女这么多年,而且还在孟老爷子八十大寿的时候介绍她出来。
足以可见,孟令贺是多喜欢这个气质出众,长相明媚的女孩。
梁瑾行则和大家一样,觉得很不可思议,前几分钟,他还在和孟时宴讨论这个好看的女孩子,她长得很惊艳,五官组合在一起像是被精雕细琢出来的小人。
孟时宴坐在xx,和孟虞的目光对上,台上的x色吊灯散发出来的零碎的灯光洒在她身上,她的身后有银河,她整个人置身于闪耀的银河之中。
她高傲地挺着脖颈,还是这么高傲,她是公主。
孟时宴饶有兴味地和她对视着,仿佛周围吵吵嚷嚷的人群不存在,孟时宴缓缓出声,“孟虞。”
他叫她的名字,那两个字在他的舌尖缓缓弹出,化成低声的呢喃。
梁瑾行瞧见好友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实在是想不明白了,孟令贺突然公开私生女的身份不是应该让他更有危机感吗?
不过对这位女孩还真是一见倾心,“老孟,你能不能介绍介绍她给我认识?”
“你想太多了,她是带刺的玫瑰,看不上你的。”
孟时宴唇角微微勾起,小弧度地勾着唇角,话是和梁瑾行说的,但是目光却一直胶在台上。
别动,不然在这里x你
孟虞不喜欢这种吵闹的场合,孟令贺叫她上台介绍自己的时候,她有一种被人当成动物园的猴子在围观的感觉。
若不是她妈妈李梦卿央求她,孟虞可能都不会来,她是私生女没错,但没有理由在这里让别人逞口舌之快。
孟令贺和李梦卿是初恋情人,不过孟令贺为了自己的事业,和出身平平的李梦卿分了手。
李梦卿这人最大的特点就是长情,她对孟令贺一直都是念念不忘的状态,后来李梦卿来到孟氏集团招聘翻译。
俩人又重新g柴烈火,在孟时宴五岁的时候,孟虞出生了,不过那时候孟令贺的正牌妻子还在人世。
孟令贺在M国买了一栋别墅,将母女俩安排在M国,孟虞对孟令贺的感情谈不上深,也谈不上浅,她对孟令贺唯一的认知就是,这个长相儒雅的男人,年过半百,鬓角些许银丝的中年男人,是她的父亲。
孟虞一直觉得母亲爱的太卑微,无怨无悔,无名无份地跟着孟令贺这么多年,不过在孟虞十三岁的时候,孟令贺的正牌妻子去世了。
孟令贺一直想让俩人回到孟家,不过那时候他尚未强大,今x的举措是铁了心的要向众人公布自己的情人和私生女的身份了。
这他们圈子中,男人有个红颜知己不算什么,有钱的老板多多少少都会在外面偷腥,更何况是孟令贺这么英俊的男人。
方才,孟虞在洗手间的时候就听到有人议论纷纷,洗手间向来都是八卦的场所,哗啦啦的水流伴随着女人叽叽喳喳的声音。
“一个私生女而已,气性还挺大的,你们看看她那副样子,高傲的不得了。”
“我听说呀,是她妈妈央求孟董公开身份出来的,想在孟家占有一席之地。”
“小三就是小三,装什么清高?”
有些人最爱嚼舌根,因为她们得不到,所以嫉妒,一个劲地去诋毁美好的东西,才能让她们感到心理平衡。
几个女人还在喋喋不休地说着,忽然,厕所隔减间的门开了,孟虞从里面走了出来,她懒散地抬眼看着面前的几个女人。
那几个人的表情像吞了只苍蝇一样难看,面面相觑。
孟虞不说话,她们也束手无策,正常人被骂成这样子应该要破口大骂了,她慢悠悠地在洗手池上洗手。
整理自己的着装,最后才轻睁一下眼皮,看着这几个人,“私生女好歹也是孟家人,不知道有多人做梦都想当孟家的人,不像你们,一辈子都和孟家搭不上关系。”
孟虞红唇勾起,她的眼线微微上挑,和她的不羁的气质很搭,“有空好好充实一下自己,别整天嚼舌根,背后阴别人不会让你们变得更优秀。”
她擦了擦手,莹白的手指在灯光下白得发光,耳后抓起手上的小包,扭着腰走了出去。
那几个女人再大胆也不敢真的当着孟虞的面骂她,她说的对,私生女也是孟家人,她身后有孟家撑腰,她们也不敢怎样。
原本嚣张跋扈的女人,各个面如土色。
孟虞心情大好地走在幽长的走廊上,头顶上是淡x色的光晕,忽的,她纤细的手腕被人攫住。
她被人用力地拉进包厢,她来不及叫,炙热的吻便铺天盖地落在嘴角。
她听见男人沉稳的声音,语带警告,“别乱动,不然在这里x你。”
求珠珠呀,你们的珠珠是我更文的动力哟。
斯文败类
孟虞瘦削的后背被身前健壮的男人狠狠地抵在雕琢纹路清晰的木门上,她被木门上小块的触角硌着,火辣辣的痛。
孟虞支起纤瘦的手臂去推打他,男人身材高大,整个人压上来。
她整个人娇小起来,隐匿在他的身前,他的影子形成一团黑影,牢牢地吞噬着她。
“放开我!!”孟虞负隅顽抗,她的力气终究抵不过他。
男人灼热的气息一下下x洒在她的脖颈处,尖利的牙齿硌着她的耳垂,“孟虞,哥哥前一天晚上还梦见你呢。”
孟虞身体颤抖了一瞬,脑海里闪现了一些画面,孟时宴这个大变态,她的手被他禁锢住,反剪到身后,孟时宴的唇一点点往下游弋。
俩人都有点喘,黑暗的环境中更显得敏感,孟虞的x房被人攫住。
他的手十分热,握上去,裹住她柔软的x脯,轻拢慢捻,慢慢地揉捏着她的软x。
“想知道哥哥梦见什么吗?”
“我不想知道!孟时宴你最好放开我!”孟虞的x房被他玩弄了好一会,甚至有点痛,xx被他拉扯着,有一股锥心刺骨的痛。
孟虞挣扎着,越挣扎越乱,她宝蓝色的吊带裙顺势滑下来,露出她光洁莹润的肩膀,孟时宴的手摩挲着她的肩膀,随后落下一个x热的吻。
孟虞浑身不适,现在的她就像案板上的鱼x,任人宰割。
孟时宴的声音萦绕在她耳边,“昨天我梦见这样……”
孟时宴一边说,一边撩起她的裙子下摆,真丝裙子x滑,手感极好,像漏沙一样在他的手上滑过,他抬高孟虞纤细的腿,往自己的腰上搭。
他c砺的手指划过她一寸寸皮肤,带起阵阵战栗,孟虞不想有反应的,但是她的身体很奇怪,每次被孟时宴碰过,那里就会出水,而且量非常大。
“孟时宴,你到放开我!!”
孟时宴充耳不闻,轻笑了一声,他修长的手指继续往里探入,揉捏着她软软的阴阜,上面已经浸了点水,“水这么多,是想等着我来x你?”
孟虞恨死自己的这种反应了,明明不想要的,可是孟时宴的揉捏,还有似有若无的挤压,她的身体偏偏很受用,水一波波地流了出来,将薄薄的xx完完全全打x。
她仰头,猛烈地摇头,薄凉的泪水从眼角滑落下来。“孟时宴……你禽兽不如。”
“哦?我禽兽不如?你来说说怎么个禽兽不如?”
孟时宴掐住她的下巴,舌头蛮横地挤进去,勾着她软滑的舌头出来,两条x漉漉的舌头你追我赶,她的舌根都被孟时宴吮得发麻。
孟时宴还没打算放过她,他的舌头整根进去,绕着她嘴里的软x吮了遍,一下下吮吸着她的软x。
孟虞快要窒息了,她的手被孟时宴松开,她不由自主地勾住他的脖颈,孟时宴的手指揉捏着她粉嫩的xx,他一遍遍地问,“禽兽不如是这样吗?嗯?”
他每问一遍,那手指就更加用力地夹住她那颗脆弱的xx,食指揉捏了好一会,知道怀里的女人有轻微颤抖的趋势。
他的手上沾染了点水渍,孟虞大脑空白,但还是下意识地还嘴,“孟时宴,你个人渣,你道德败坏!别碰我!!”
孟时宴也不计较,唇角恰到好处地勾起,笑意吟吟地看着她,抱起她,走的快,将人扔到洁白柔软的大床上。
他高大灼热的身躯覆上来,“好啊,哥哥要让你知道什么叫禽兽不如,给我好好看。”
孟虞,你以为你能逃出我的手掌心?(微x)
孟时宴不是说说而已,他灼热的手掌心握住她的x房,慢慢地蹂躏着,揉到她两颗小小凸起的xx。
他的掌心好像是磨砂石,一下下刮弄她的x房。
孟虞是学舞蹈的,对自己的身材有着严格的要求,平常在饮食方面格外注意。
她四肢纤细,腰肢苗条,盈盈一握的腰孟时宴一只手就能环住,修长的脖颈向天鹅一样,高高挺立着。
她很高傲,孟时宴欲罢不能。
她的x房不是特别大,但是手感很好,又软又香,而且x房充盈着香甜的味道。
孟时宴手掌好像着火一下下揉搓着她殷红色的x尖,原本软软的xx在孟时宴手中挺立着。
孟虞被他折磨得意乱情迷,她想反抗,可是身体好像什么东西抽g一样,软糯,没有力气。
她早该知道孟时宴不会这么轻易放过她的,孟虞大意了。
她浑身发烫,孟时宴方才喝了点小酒,醉意熏上头脑中,将他的理智占据。
她的皮肤像被山间泉水一样冰凉,孟时宴炙热的吻轻一下,重一下地亲下去。
“嗯……放开我……”
孟时宴堵住她喋喋不休的小嘴,她的唇粉嫩又饱满,像软糯的桂花糕,咬下去,桂花香的香味充盈他的口腔中。
他的舌一下下搅着她的舌根,慢慢的吮吸着,品尝着孟虞的美味。
孟时宴的手抓住她的裙子的下摆,三下五除二的褪掉她身上的真丝裙子。
房间的灯是淡x色的,暖色的灯光打在俩人身上,暧昧的氛围渐渐升温,孟虞明明不愿意的,可是身体不由自主的做出了反应。
孟时宴的手至上而下在她身上探索着,c砺的手指来到她软嫩的阴阜上面。
他按压了好几下,她x漉漉的xx如同潺潺春水泄了出来。
“啊……放开我……”
孟虞讨厌这样的自己,仿佛是孟时宴的掌中之物,离不开他。
四年前的那一次也是这样子,她被孟时宴压在身下,一下下狠狠地撞进去,他那根c长的xx戳着她的敏感点,孟虞被x得直求饶。
孟时宴c暴地解开自己身上的衣服,他轻笑一声,“孟虞,你以为你还能逃出我的手掌心吗?”
昂贵的领带被他扯了下来,他束住孟虞皓白的手腕,绕了几圈,将她的手腕束缚住,往上抻。
孟虞冰凉的泪水从眼角滑出,她气的发抖,身子忍不住颤抖起来,想要恶狠狠地骂他,可是一点力气没有,只好瞪着他,“孟时宴……你不要脸,上自己的妹妹,禽兽。”
“妹妹?我可没承认过你是我的妹妹。”孟时宴薄唇轻启,笑得漫不经心。
随后,他的手指拨开她x漉漉的xx,她的xx颜色十分粉嫩,上面的阴毛很稀疏,看起来不多,而且那一缩一缩的d口正淌着水。
孟时宴拨弄着她的xx,揉捏住那颗小xx,孟虞舒服地直打颤,她咬唇,努力克制住自己,不想发出羞耻的呻吟声。
孟时宴偏偏不如她的意,用力地捏住那颗xx,她的水瞬间多了起来,xx被水打的x答答的。
“嗯……啊……”
孟时宴松开她,扶住自己肿胀的性器,找准她x漉漉的d口,猛地xx去。
求珠珠呀,我真的很想上新书榜,拜托啦,活动连续投三天就可以两千po币大概五块钱红包啦,这样子很划算哦。

——阅读全文加微:kedayake,回复“小说名”拿资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