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之痒》by鹿时安百度云txt全文阅读

內容簡介
谢如约和孟郁年在一起七年,经历了甜蜜期到现在的平淡期,俩人现在处于七年之痒。

谢如约终于明白为什么有七年之痒这种说法了,就比如她和孟郁年,明明感情很好,却觉得少了点什么,渐渐地觉不出爱情的感觉了。

谢如约在朋友的指点下找到了一家情侣感情修复馆。

她在修复馆里看到了好多她前所未闻的性交方式,看得她脸红心跳,谢如约忍下脸红交钱,尝试做出改变。

孟郁年出差回来,发现自家温婉的女朋友变了一个人,谢如约越来越粘人,越来越放的开,有时候还提出很过分的要求,比如经常求他x,有时候孟郁年x得她又哭又求饶,又x又多水,和以前那个谢如约大相径庭。

孟郁年表面上没说什么,其实心里美得很,因为他就希望谢如约能主动一点。希望谢如约不要端着。

女主:前期小白兔,后期慢慢改变
男主:大灰狼

高中老师vs自己创业的老板

1v1,双处平淡小甜文x比剧情多女主小白兔后期又x又媚反差萌男主口是心非
簡體版高xxG甜文

七年之痒(高x)七年之痒
七年之痒
谢如约上完最后一节课,回到办公室就听到有人在讨论今天的情人节该如何过,她都快要忘记了,今天是情人节。
想想她和孟郁年在一起多年,俩人的关系好像都如同左右手,不分你我了。
江州是一座浪漫的城市,每每情人节的时候都热闹非凡,加之这里的独特气候,孕育了无数种漂亮的花骨朵,有玫瑰花,茉莉花,蔷薇花,各色各样。
二月份的天气还是温暖和煦。南方城市总是多了点小资情调,所以情人节一向都是热闹的。
苏敏华正和同事们讨论自家男朋友,“哎呀,情人节当然是吃一顿浪漫的法餐,然后再去海景房好好地做上一天一夜,不然这一天都白费的啦。”
苏敏华比她大三岁,可从气质上面却显得很年轻,谢如约想应该是和她的甜蜜生活有关。
苏敏华和男朋友爱情长跑多年,虽然不结婚,但是俩人的感情如胶似漆,蜜里调油,即使在一起很久了,看上去还是像刚在一起的蜜月期。
谢如约看着苏敏华容光焕发,小鸟依人,和办公室里的同事讨论闺房之乐,有时候还会偷偷指点一下办公室里的小姑娘,她好像天生都这么媚,这么可爱。
可谢如约做不到,她长于书香世家,父母都是大学教授,谢父谢母对她要求诸多。养成了她这种温婉的性格,就连名字都是如约,谢如约叹口气。
她其实很羡慕苏敏华的开朗,因为她可以畅所欲言,不受约束,甚至在性这一方面她都可以大大方方地说出来。
谢如约对比她自己,她太保守了,她禁不住想,也许某些时候孟郁年会觉得她这个人很无趣,因为在床上她不轻易放得开,叫的很小声,姿势永远都只要求那一个,不够浪,水不够多,不够x,换位思考,她损若是孟郁年,也许她会厌烦这种生活。
这些年,俩人的感情越发平淡如水了,孟郁年是个爱浪漫的人,但是谢如约是个保守的人,所以久而久之,孟郁年也随她的习惯,但言语之中仍是会觉得遗憾。
俩人是大一的时候相识的,那时候孟郁年是大二的学长,对她一见钟情,她去上课的时候孟郁年就守着她。
她去图书馆学习的时候孟郁年就坐在她对面逗她玩,孟郁年处处迁就她,后来慢慢相处下来,孟郁年恐别人来表白,就先下手,一气呵成,向她表白。
她也是迷迷糊糊答应了孟郁年,跨年的时候,孟郁年带她去江州最好看的外滩,闪烁霓虹灯照着平静流淌的江河。
外滩上都是情侣,一对对拥吻着,孟郁年喊她闭上眼,他低下头亲谢如约的唇,浅尝辄止。
那一瞬间,谢如约心砰砰砰跳着,她们头顶上往她响起,一簇一簇的烟花迷乱了人的眼。
孟郁年从后面抱住她,下巴压在她的肩膀处,笑着说,“宝贝儿,新年快乐,以后请多多指教。”
孟郁年叫她宝贝儿,谢如约满脸羞红,她第一次被一位男性这么称呼自己,除了脸红就是心跳,手脚都僵住了。
她轻轻喘息,只见自己的手被孟郁年包住,他将谢如约的小手放入掌心中,轻轻地帮她呼气,然后放入自己的口袋中。
多少柔情蜜意在她脑海中盘旋,她和孟郁年也不是没有过甜蜜期,怎么就直接陷入平淡期了呢。
难道所谓的七年之痒是真的吗?是不是每个情侣进入七年之痒都会分道扬镳,这种局面她又该如何面对。
谢如约有点慌乱,手脚乱如麻,她收拾桌面,拿起旁边的手机点开微信孟郁年的头像。
俩人上一次聊天还在前天,孟郁年在首都出差,那边的天气冷,又冷又g,她嘱咐孟郁年注意保暖。
孟郁年回她,“嗯,宝贝你也要好好休息,注意身体。”
这种话在别人看来没什么问题,可是在谢如约看来俩人确确实实出了问题,可怕的是,她根本不知道问题在哪里。
以前的孟郁年不会这样,他以前也忙,但是孟郁年爱调戏她,爱逗弄她,喜欢她脸红磕磕巴巴回答他。
孟郁年现在确实比以前冷淡多了,是不是她对孟郁年太平淡了,导致他觉得自己没意思了,所以才对她也这么平淡。
谢如约开始反思,她给孟郁年发了一句,“孟郁年,我好想你啊,今天是情人节,很想你。”
苏敏华那边讨论结束,谢如约也准备收拾东西回家,苏敏华走过来,娉娉袅袅,还带着点矫揉造作却不觉得讨厌。
她手掌撑在谢如约的桌子上,冲她眨眨眼,“如约,今天情人节有什么打算吗?”
谢如约不知道孟郁年今天会不会回来,归期不定,她挺想孟郁年的,不过也不能让他赶回来,毕竟工作最重要。
她莞尔一笑,“没什么打算,男朋友出差,自己一个人过。”谢如约已经很久没过情人节了。
她不喜欢那种花里胡哨的节x,但现在她反倒是有点羡慕那些热衷过各种节x的女孩子。
她动了动嘴唇,嗫嚅着,“敏华,你……”谢如约想了想,还是不问了,她有点难以启齿,怎么问?问怎么讨好男人?
苏敏华反倒是喜闻乐见,谢如约长得好看,但性格太沉了,给人一种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感觉。
苏敏华手捧着下巴,冲谢如约眨眨眼,“你想问什么?不会是那方面的事情吧?你尽管问,我懂的一个字都不隐瞒。”
谢如约有点佩服她的坦诚了,她还是委婉点问吧,她凑过去,和苏敏华靠得很近,心里挣扎了下,最后决定还是说“你和你家那位是怎么保持感情新鲜的?”
苏敏华和她男朋友简直是办公室的饭后茶点,不是大家爱嚼人舌根,而是苏敏华自己爱分享。
大家都知道俩人的恋爱谈得那叫一个轰轰烈烈,跌宕起伏,有时候又柔情蜜意,所以她的感情生活在办公室里倒成了缓解烦恼的一剂良药。
苏敏华噗嗤一笑,红唇微微翘着,她凤眼瞧着谢如约,微微凑过去,嘴唇擦着谢如约的耳朵,不知道说了什么,只见谢如约满脸羞红,面若桃花。
开了新文了,大概率是个甜文,而且是x多的甜文,因为想解锁各种姿势,哈哈哈,女主前期保守后期放浪。男主嘛,一直都爱着女主的,从未变过心,男主老司机。但最嘴上什么都不说。我也不确定情人节的时候开学没,你们就假装开学了就好了,哈哈哈,不要理会。
七年之痒(高x)渴望xx
渴望xx
“谢小姐,你好,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你吗?”前台小姐笑容得体,穿着黑色的工作裙,礼貌地点头。
谢如约走过去,莞尔一笑,她有点紧张,手心捏得紧,“你好,我找万女士。”
这里的装修很古典,入目是一座院落,走进去是一池荷花,养着各色的小鱼,再往里走是曲折的游廊,谢如约随着前台小姐进入一间包厢。
在办公室的时候,苏敏华同她说,让她去清平巷的爱情修复馆,谢如约听过文物修复馆,爱情修复馆倒还是第一次听说。
红木质的门被推开,谢如约刚一进去,女人的声音便在耳旁响起,先见其人先闻其声,“是谢小姐吧,你好,我是万绮雯。”
万绮雯的名字很好听,人也长的好看,薄薄的红唇,配上一双凌厉的丹凤眼,仿佛看透一切,身姿窈窕,一袭红色长裙勾得她更加曼妙。
谢如约有点羡慕她这副模样,张扬妖娆,孟郁年会不会希望她变成这样?
她一向以温婉可人的形象面对其他人,从未想过自己是何种形象的。
现在看着万绮雯,她承认,她羡慕了。
万绮雯看着谢如约,笑意吟吟,她让谢如约坐下,开始询问谢如约的情况,“谢小姐这次来是想咨询什么问题呢?”
谢如约捏了捏小包的带子,既然来是求助人,那就别矜持,大大方方地说出来总比自己一个人郁闷好。
谢如约脸红,有点不好意思道,“我和我男朋友在一起七年了,感情一直以来都很好,但是现在总感觉出了点问题。”
她看着万绮雯,看到万绮雯的眼睛,她的眼睛仿佛有力量,能安抚她的情绪,谢如约继续说,“我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但是我们现在很平淡,没有了恋爱的感觉。我总觉得问题是处在我这一边的,我想试着去改变,为了他,也为了我。”
今天,谢如约见到万绮雯之后,她对美有了一种全新的认识。
她以前太拘泥于条条框框之中,这种感觉很糟糕,她其实也想自由,但思想被束缚了,不愿反抗了。
万绮雯红唇轻启,“谢小姐,你最想做出什么改变呢?”
“我想掌控我自己的人生,按照我的想法生活,想浪荡就浪荡,不想再局限于条条框框了。”
谢如约觉得,那些任性撒娇,蛮横无理,有时候又放浪形骸的女孩子反倒成了她向往的样子,她为什么做不到呢?
她内心深处也是想像她们这样的,想做就做,想爱就爱,不被世俗g扰。
万绮雯倒了杯茶,她轻抿一口,“谢小姐能接受一些比较无理由的要求吗?”
谢如约被她的问话难倒了,无理由的要求不至于是那方面的吧,难道情侣感情修复馆是做情色场所的地方吗?
谢如约手放在桌子上,敲了敲,“什么条件?”
万绮雯露出笑容,有点高深莫测,“无理由的性爱,公共场合xx,调教性爱。”
女主以前太保守了,而且生活在那种书香世家肯定是对于性是不太渴求的,所以我要让她慢慢一点点地改变,哈哈哈,小白兔变狐狸精,我好喜欢这种,求珠珠呀,满五十珠珠加更,我想上新书榜,只有珠珠多一点才能新书榜,拜托啦。
七年之痒(高x)xx
xx
谢如约脸红得不像话,原来情侣感情修复过程是这样的,就是让男女双方多点花样xx。
她在脸红,对面的人又说,“爱情不仅仅是心灵上的契合,身体上的契合更是重要,一般而言,身体上对对方更多渴求,那么情侣双方的感情才能达到蜜里调油的效果。”
确实如此,不是柏拉图式的恋爱都需要情侣双方的爱抚来表达情感,太过于羞于表达可能会导致情侣双方感情冷淡,进而会导致分手,谢如约感觉自己和孟郁年的感情已经在这个边缘试探了。
万绮雯是个人精,她看出来谢如约对于这件事已经开始动摇了,她乘胜追击,把《性体验手册》推了过去。
“谢小姐可以看看这个手册。”
谢如约低头看着眼前的手册,她脸红得更厉害,醉醺醺的感觉。
那本小册子上面,有些各式各样的性交方式,按照治疗程序,她需要每一天和孟郁年做一种,最后一个疗程结束之后,俩人的感情就能重燃甜蜜了。
谢如约将信将疑,“你确定这些就可以?”
万绮雯笑得张扬,“谢小姐,来我这里的情侣没有不成功的,甚至有一些到最后都离不开对方,试想一下,谁能舍得离开一个能让她夜夜xx,夜夜疯狂的人呢?”
万绮雯又说,“你把这个册子拿回去,还有我会配一些调情的东西一起使用,从今天开始你要学会改变你的着装,改变你的态度。”
谢如约可算明白了,所谓情侣情感修复是这样的,她生平第一次见到这种,心又好奇,有羞涩,她交了钱,领了东西,从情侣情感修复馆出来的时候手都忍不住的捏紧,指甲泛白。
谢如约想,她也许需要做出改变了。
承认自己有性需求不可耻,承认自己想和孟郁年天天xx也不可耻。
自今年来,俩人xx的次数逐渐减少,谢如约都不知道问题出在了那里。
谢如约回清水湾的路上买了几件性感的睡衣,她以前穿的衣服很保守,不露x不露锁骨,每次xx的时候孟郁年总要调侃她一番,“宝贝儿,你怎么老是穿这种睡衣?”
成人用品店里有搂搂抱抱的情侣,许是今天是情人节,所以大家都纷纷出来购买情趣用品,用于浪漫美好的夜晚,谢如约看到大家成双结对,难免心中落寞。
服务员的声音唤醒她,“小姐,你好,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你的吗?”
谢如约脸红,“我想买一个跳蛋和一根按摩棒。”
谢如约拎着跳蛋和按摩棒,手中的东西都变得烫起来了,她看着那东西脸也忍不住发烫,她以前听说过这种情趣用品,但是却从未用过。
谢如约有点可惜,她以前是不是错过太多快乐了,女性xxxx是最快最容易的,仅仅凭借女生自己就可以完成。
谢如约回到清水湾,今天一天都在外面活动,她脱掉高跟鞋,直接躺到沙发上,有点想睡,她想到了什么,拿起睡衣去洗了个澡。
江州的天气温暖,即使是二月份,她出去一天也会汗涔涔,谢如约弄完一切之后,坐在沙发上。
百无聊赖的时候竟然挺想xx的,她忍不住想,也许她自己是个潜在的浪荡的人,只不过多年的大家闺秀教育把她给禁锢住了。
谢如约白皙的手禁不住往下探入,隔着xx覆上她的阴阜。
她两指分开那条缝隙,慢慢地揉捏起来,动作不大,很轻缓的动作却让她感觉很新奇,身体渐渐发热起来,慢慢地她还能感觉到一阵阵酥麻。
她开始不紧不慢地揉捏,谢如约用力地压着,捏住那颗小xx,捻,揉,捏着,一系列动作把她弄得水淋淋。
谢如约感觉x口那处有水流出,她的水多得能把xx打x,她以前和孟郁年xx的时候很少出现把xx打x的情况。
大概是她不了解自己的身体,所以才导致xx的时候不畅快。
但是这一切孟郁年都没有埋怨,每次xx的时候都在安抚她,前戏很足。
她揉得起劲,身体热血上涌,xx极速收缩,她难耐地弓着身子,饱满的臀部离开沙发,身体不受控制地发抖起来,一瞬间,她脑袋一片空白,大概是xx了,水也一下子多了起来。
就在这时候,孟郁年的电话打了进来,谢如约拿过手机,听了起来,“喂……郁年……嗯……啊……”她一边听电话,一边揉着自己的xx,快感一阵阵袭来。
孟郁年那边有点吵闹,大概是参加什么酒会,孟郁年好像听出什么了,他磁性的声透过手机那头传来,“宝贝儿,你在做什么?”
谢如约声音慵懒,带着xx过后的欲,懒散道,“我在想你xx……嗯……孟郁年……我好痒……”
她学会xx了,哈哈哈,下一步是啥,小可爱们可以猜猜,我真的很想上新书榜,所以想有多多的珠珠,希望小可爱们能够支持一下。拜托啦,求珠珠
七年之痒(高x)宝宝,想象我揉你的xx,吃你的xx
宝宝,想象我揉你的xx,吃你的xx
孟郁年震惊了,这时谢如约第一次表现出对他的渴求。
他面色如常,可是x在裤子口袋的手已经握在一起了,心中更是砰砰砰直跳。
孟郁年捏了捏手指,听见电话那段娇弱的呻吟声,她那边不会xx了吧?
孟郁年手心沁出一层薄汗,谢如约哼着声儿叫他,“老公……我快不行了……好难受……”
她只会揉xx,其他的xx方式略有耳闻,但是让她做出来真的有点难,谢如约细细碎碎的呻吟声搅得孟郁年热气上涌,他看了一下四周,决定走出大厅。
谢如约手还放在花户处,她隔着xx揉弄了好久,可是丝毫没有xx的感觉,她是不是方法用错了?
谢如约能感觉到自己的花x的水一股股流出来,但是却无法达到xx,她有点急切,弓着身子,难受地夹着腿,试图通过夹腿xx。
孟郁年听到她的声音,心中更是又骇又喜,他走到走廊尽头,现在的他心乱如麻,只好点上一根烟,慢慢地吸着烟,看着首都的北方风光。
外面下着雪,x色的灯光晕染着白色的雪花,他这边是冰天雪地,而谢如约那边是温暖和煦。
他抽了好几口烟,终于烟雾缭绕,遮住他深邃的眼,孟郁年开口时声音沙哑,“宝贝儿,是不是不会自己弄xx?”
孟郁年刚刚走出来,走在走廊上的时候就听出来了她的急切。
她不断地喘息,不断地呻吟,却没有一次是酣畅淋漓的,所以孟郁年才觉得谢如约没能xx,而且她现在急需要指导。
他的声音低哑又沉稳,透过手机传进来,谢如约听着颤了颤,身体又开始痒了,x水还不断往外渗透。
谢如约觉得羞耻,她一个老师居然做出这种事情,实在是羞耻。
她轻轻地回他,“嗯……我好难受……很痒,但是不能xx……”
孟郁年吸完一根烟,他掐灭烟蒂,靠在栏杆上看着窗外的夜景,沉声道,“宝宝,你想象一下我在你身边,现在我的大手抚摸上你的xx,我不停地抚摸,而且还含住你的xx,这时候你xx开始发烫变y了。”
孟郁年第一次这么激动,像个初出茅庐的小子似的,因为这是谢如约第一次这样浪,她以前不这样的。
俩人以前xx最常用的姿势也是正常体位,她太害羞了,不敢放开,所以孟郁年一直以来都很尊重她,她不喜欢别的性爱方式他就不会去强迫她,因为他爱谢如约。
谢如约按照孟郁年的指示,手探入自己的衣服底下,摸到自己凸起的x房。
她没摸过x房,原来她那里这么软这么大,别人都说她身材好,可她却一直以来都没怎么关注过这个事情。
她一只手都覆盖不住,谢如约把电话放到一边,开了外放,自顾自地玩弄起自己的xx,她两手握住,一边一个。
食指绕着xx周围转圈圈,一股股酥麻的快感冲上脑子,她花x那里出了水,xx发烫变y,她还是不满足,想象着孟郁年含住她xx色情地和她开玩笑的样子。
这时候,谢如约好想孟郁年能在她身边,含住她的xx,她声音软软地,“啊……想老公含住xx……”
呜呜呜,孟郁年是个绝世好男人,老婆不喜欢的他绝对不会强迫,求珠珠呀,我昨天到现在都还没五十珠珠,好少啊,想哭(┯_┯)
七年之痒(高x)听的我都y了
听的我都y了
孟郁年听见她压抑的呻吟声,想着以前覆在她身上时,一下下往她身体撞入的感觉,谢如约的声音变了,没那么矜持了。
能孟郁年忍不住在想,是不是因为情人节,所以她在家寂寞了,也许是自己出差太久了,谢如约真的太想他了,才会情不自禁地要打电话给他。
孟郁年听着那边千回百转的呻吟声,还有娇滴滴的声音。
她从没这样撒娇过,孟郁年热血分成两股,一股往上,一股往下,他现在有点醉醺醺的了,大概是酒会上的酒喝太多了。
谢如约没能得到孟郁年的回复,她想起以前孟郁年总是喜欢把手指放进她xx里。
每次孟郁年给她做前戏的时候就会用手指扩充,谢如约知道自己这样子不太好,但是她一想到孟郁年就忍不住。
她犹豫了一下,伸出纤细的手指,探入自己的花x中,手指一进去。
那幽深的甬道紧紧吸住她的手指,花x里面是热的,而且x热非常,时不时冒出水来,她轻声喘息,“嗯……手指xx来了……”
孟郁年扶住栏杆,捏着栏杆看窗外,他不停地调整呼吸,孟郁年问谢如约,声音都低了几分,“怎么学会xx了?”
谢如约不好意思,她现在还不敢和孟郁年讲自己去了一个情侣感情修复馆的事,她双颊羞红,面若敷粉,“我……我就是想你了。”
孟郁年要不是等下还要回去大厅,他现在就想和谢如约视频了,真想看看她自己摸自己时的表情,一定很迷人,很诱人。
他又点燃一只烟,努力压抑自己暴涨的情欲,孟郁年远程指导谢如约,他声音沙哑绕着谢如约,仿佛人就在自己身边似的。
孟郁年不疾不徐道,“宝宝,把手再伸进去一点,慢慢xx着,感受着小x的柔软。”
谢如约手指xx来,往里伸,直到那根手指被花x咬住,她听着孟郁年的话,来来回回xx着。
她花x那里的水突然多了起来,一点点滴着,那水黏黏的,有点不舒服。
她手指来回抽送,小x越来越紧,xx来的时候。两指捏住她的小xx旋转地揉了好几下,直到她的身体热血上涌,反应很快,而且过电一般,她的身体一阵酥麻,x口的水直流。
谢如约难受地喘着气,“嗯……好舒服呀……”
她是真的觉得舒服,和平x里xx的感觉不太一样,有点细水长流的快感。
而且她居然可以满足自己了,她能找到自己的欲望点了,原来女生的xx也可以很简单。
她以前只是了解过,但是一直被束缚着,不敢去行动。
孟郁年听完她xx整个过程,他的烟一根接着一根吸,烟蒂胡乱散落在垃圾桶里,他捏紧手机,呼一口气,“宝贝儿,你今天叫得真好听,听得我都y了。”
我这么晚更新,不知道有没有小可爱心疼一下我,投点珠珠给我呢?拜托啦。

——阅读全文加微:kedayake,回复“小说名”拿资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