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春药》by箬零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薄荷春药
作者
箬零

內容簡介
那个少年眼底永远带着雾气。他最常做的事,是把折扇扣在脸上,在藤椅上睡一天。
少女闯入他的世界后,他最常做的变成了按着她在藤椅上做一整天,让她在他身下呻吟求饶。

他是妖物,她是误闯他居所的人类。
少年像一只猫,家养的白猫。而她是他的猫薄荷,是让他着迷、发狂的春药。

你还是你,有我一喊就心颤的名字。——《风吹》

人类少女✖︎妖怪少年
1v1,xE
现代妖物人类共存的世界。

1V1xG現代校園奇幻

(一)白雾
这是……哪里?

少女薄荷迷茫的看着面前的一片雾气。

白濛濛的雾气阻挡了一切可能透过的光线,四周是一片静悄悄。她看不到别的东西,只能看到周围笼罩的大片雾气,仿佛把天地都遮挡住。

这是哪里?薄荷迷茫的打量四周。她向前走去,周围却没有任何变化,只是在雾中穿行。

不知走了多久,她的双腿开始酸痛不已。

白雾,仍是白雾。这地方就没有别的东西了吗?薄荷咬牙。

在这寂静一片而又没有任何其他景色的空间中,仿佛只有她一个人。薄荷感到害怕。还有未知的恐惧。

她坐下来,无助的抱住自己,眼眶渐渐x润。

爸爸妈妈……女儿可能再也见不到你们了……呜呜呜……

不知道哭了多久,她哭得累了,疲惫的停下来,只能轻轻的抽泣。

“啧。”

一声不耐烦的啧声。

虽然轻微,但精神高度敏感的少女几乎是立刻就察觉到这轻微的声响,猛地抬起头来。

“谁?!”她警觉的问。

然而没有人回答她。薄荷开始怀疑是否是自己听错了。

据说人在自己被关在幽闭空间一段时间后,就会开始产生幻觉。薄荷的眼中渐渐失去色彩,或许自己已经到了那个阶段了吧。

她没有力气再哭泣,只是垂下头去,间或抽噎几声。

“……你好吵啊。能别再哭了吗?”

又是那个不耐烦的声音!这次更加清晰,带着慵懒的语调,像是个少年。

薄荷惊喜的抬头,她确定自己刚才没有听错!不是她的幻觉,真的是有人在对她说话!

薄荷慌忙站起身,向四周张望,对着白雾深处大声喊:“喂——!有人吗?请——救——救——我——!”

喊完话,她停下来,竖起耳朵听着可能传来的回音。

过了一会儿,才又传来一声回答。

那个人懒洋洋的说:“不是说了让你别吵了吗?我都没法睡觉了。”

那人的声音不知是从哪里传来,薄荷只觉得自己一瞬间就听到了他的话,仿佛从内心深处传来。

眼下的一切已经不能用科学解释,薄荷不能放过这一线生机,大声说:“这位仙人,你在哪里?能带我走出这片白雾吗?”

那人好像来了兴致,问:“白雾?你在白雾里?你是怎么走进去的?”

薄荷眼珠一转说:“你先带我出去,我就告诉你。”

“唔——好吧。”那人停了一瞬,说道。

薄荷眼中升起喜悦。

“闭着眼睛往前走,每十步跺一下左脚。”那人还是懒懒的嗓音。

“诶?这么简单?”薄荷傻眼。

那人却再没说话。

那就相信那个人一次吧,反正她现在也走不出去。薄荷咬牙,按照那人说的方法闭上眼,慢慢往前走,每十步跺一次左脚。

真的可以走出去吗……薄荷紧闭眼睛,按照那人的方法,从一开始的畏畏缩缩到急切的大步向前,已经跺了十几次左脚。还没有任何事情发生。

那人不会是骗自己吧?难道说,他其实才是住在这片白雾里的妖怪?薄荷胡思乱想着。

正想着,她的额头突然撞上了什么东西,一下子跌坐在地。

薄荷惊恐的睁开眼睛,眼前却已经和之前依然不同!

她惊喜的站起来,向四周张望。原来刚才自己撞上的,正是一座庭院的围墙。

沿着围墙向前走去,眼前出现的是一座古典雅致的庭院,大门合着,并没锁。看到人类的建筑让薄荷心下生出安全感。

再向四周看去,薄荷感到有点不对劲。

为什么这里只有这一座院子?院子以外不远处,正是那片把她困住的白雾。而这座院子,处在白雾中心,形成一片没有雾气的空地。四周什么都没有,一片寂静。

“进来吧。”那个少年的声音再次响起,这次,薄荷感觉好像近了一点。

薄荷胆战心惊的推开院门,站在院门口向里面张望,里面的场景让她惊呆了。

那是一座中式庭院。

一瞬间,薄荷以为自己穿越了,穿越到了某种古代精灵的住所。

白墙灰檐,似梦中江南的建筑。房门虚掩着,是在等待谁的到来?是在等着她这个误入其中的少女吗?

庭院铺着青石板,磨损颇深,布满岁月的痕迹。这座院落,已经很老旧了。

静悄悄的庭院,空无一人。薄荷差点这么以为,直到看见庭院角落葡萄藤架下的那人时。

中式庭院的围墙边,靠墙有张随意摆放的葡萄藤架,密实的青色藤蔓覆盖着藤架,每根藤蔓上都挂着一片片青色巴掌大的葡萄叶。枝叶掩映下,还未成熟的青涩果实和已成熟的紫色葡萄一串串娇艳欲滴。

葡萄藤下,静静摆放着一张藤编的躺椅。藤椅上躺着一个人,两手交叉垫在脑后,脸上盖着把折扇,看不清面容。那人慵懒地躺在藤椅上,一动不动,好像并没听到有人走近小院一般。

最让薄荷感到奇怪的是,那人的身上穿的,好像并不是现代人的服饰。

除了他这里没有其他人。薄荷确定这个人一定就是刚才和她对话的那少年。

薄荷走近那张藤椅,小心翼翼地出声:“请问——”

“啧。”

那人不耐烦的啧声,翻了个身。在狭窄的藤椅上也能将这个动作做得自如,他的动作轻盈的像只猫。

薄荷立刻噤声。她没有忘记在白雾中他让她不要吵的话。

他是在睡觉……?薄荷好奇地打量。

这时,藤椅上的人突然伸出手臂,把脸上的折扇掀起,露出一张精致但含着薄怒的脸。

那是个俊美的少年。少年的眼底有着氤氲的雾气。

少年面容精致,就像古代志怪小说里最勾人的妖精。他身形瘦削,薄薄的背脊裹在单薄的里衣中。他的黑发如墨一般乌黑,长长的一把蜿蜒下垂到腰间。

最让他不似人类的,是一双墨绿的眼瞳。那抹墨绿如最名贵的翡翠般纯净无暇,绿得让人心神一荡,让人联想到一种名贵的猫。

这时候,薄荷才发现,他身上穿的是件月白的里衣,松松垮垮的x在瘦削的骨架上,襟衽微微敞开,露出他如雪般莹白的锁骨。

少年在藤椅上坐起,黑发被带动堆在细长的脖颈间。他上下打量几眼薄荷,眼神变得古怪。薄荷不敢动,僵y的站着任他打量。

“你是怎么进来的?”少年的嗓音微尖,但很好听,是薄荷在白雾中听到的声音。

薄荷小声回答:“我也不知道……”

看少年眼带疑惑,她补充:“我一直在家里睡觉,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来到了那片白雾里……然后就听到你的声音,就走到这里了!”

少年“哦”了一声,从藤椅上站起,抓抓脑袋后的头发,俊美的脸上仍有些疑惑:“那片白雾是这里的保护屏障,一般人不可能能走进白雾里,除非经过我的允许。”

“这里是你的家?”

“不算……只是我住的地方而已。”

薄荷心说,那不就是你的家吗?她有点急切的说:“仙人,求求您告诉我怎么走出那片白雾吧,我想回家……”

“那片白雾外面什么都没有。”

“什么都没有……是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意思。”见少女仍然大睁眼睛,少年耐着心解释:“这里是我的意识海,外面什么都没有。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也不知道怎么让你出去。”少年的表情有些奇怪。

薄荷傻眼,半天也不知道说什么。

少年摸摸鼻子,说:“既然这样,那你就在这里待着吧。”说完,少年打了个呵欠,就要往藤椅上倒下。

“等等!”薄荷急了,情急之下一下子抓住少年衣服。“求求您!求求您想想办法吧!只要能让我回家,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薄荷突然的贴近让少年动作一顿,清淡的馨香充斥他的嗅觉,他意识到这是少女的体香。

少女楚楚可怜的攥紧他的衣袍,纤细的手腕白腻如玉,不堪一握。

在这个空间里,他从未接触过人类。而眼前的,是一个人类少女。她的身上穿着他从未见过的服饰,那是一件单薄的裙装,勾勒出少女玲珑的身材。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