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献俘–第一武将》by蝸牛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献俘–第一武将(1V1 高H)
作者
蝸牛

內容簡介

宇文清河是溯国的第一武将、女中豪杰,因为溯国昏君担心她功高震主所以断她粮x导致皇城被煜国大军所破。
城破之后溯国皇族被俘,清河也成了阶下囚。

本以为等着自己的是难堪的一死,或者毒酒一杯,谁知煜国皇帝居然要自己当他的女人?
清河真是傻了~
清河(面瘫):妾身斗胆一问,陛下到底图什么? 为什么要妾身?
阿亟(认真):朕图一个懂朕、知朕,能和朕在同一个高度思考的女人。
清河(面瘫):恕妾身愚昧,不懂陛下所言为何。
阿亟(悲催):…… 朕也不懂为什么要一个自荐枕席像在报军功的女人。

1v1甜文(真的是甜文啊! )xE 两对为主线 有剧情有x,附线路人可能会出现NP 全程保证不虐女主(两个女主都亲女儿)~男主可能会被女主气到觉得被虐心~
宇文清河(呆头鹅)VS拓拔亟(死傲娇)
上官涵月(萌妹子)VS拓拔劫(是只狗)
这四位基本上三观都颇正的

虐心的支线(收费章,不喜欢虐的可绕道,不影响主线)
上官芯月(悲情女主角)VS拓拔赋(死變態一個)
拓拔赋三观有病~不代表蜗牛本人的三观
参考靖康之难帝姬落难,但是并不考据,考据党放过小的我
高x1V1古代甜文女性向

00

嗚噎的声音不断传来,几个身着华服的女子抱在一起痛哭,她们都是溯国最高贵的帝姬,如今煌国战败皇帝被俘,她们成了牺牲品,要被进献给煜国皇帝。 就连已经出嫁的芯月帝姬也躲不开这样的命运,被迫和挚爱的驸马和三岁的儿子生分离。

不同于哭泣不止的帝姬们,有个被五花大绑的女子被链在墙角边,她的脸上是倨傲,好像不管身在什么状况下,都无法让她感受到情绪的波动。

“清河,委屈妳了,這是為了咱們溯國。”牢笼前来了一个年过半百的男子,他的声音有些沙哑,这是溯国皇帝上官宏。

“父皇,求您不要!胧月不要啊!”看到溯国皇帝在地牢出现,一个约莫十五六岁的少女连滚带爬的来到栏边,隔着牢笼向最疼爱她的父亲求助,这是九帝姬上官胧月。

“父皇!求您!不要把我们送走!”几个女孩哭得梨花带雨,上官宏仿若没听到,他的眼神都放在被链在墙角的女子身上。

“清河,煜国皇帝指定要你侍奉他。”上官宏命人打开了牢笼,几个帝姬想出来,却被c鲁的推回去,狱卒把宇文清河拉了出来。

即便手脚都被绑缚住,她整个人散发的就是傲气和不屈。

“清河,你不在乎清溪了吗?”男子语带威胁。

听到清溪两个字,清河抬眸了,她的眼内都是愤恨,但是上官宏却知道她是不得不折服了。

“待会儿解开绳子,妳可别挣扎,很快就过去了!”

宇文清河是溯国的第一武将,也是溯国的骠骑大将军,最后因为身为女人的原罪,竟也成了求合的礼物。

清河想着自己为了溯国,从十二岁就上战场,十六岁成了将军,一路征战至今,却要被敌国的皇帝玩弄。

可笑啊!

她的双手和双脚被泡进了冰冻的冰桶里面,一个玩物、一个性奴,不需要有能举起大刀、x行千里的手脚。

冷意从四肢窜上来,她逐渐感受不到自己的手脚,四肢逐渐无力,如果不是要侍奉男人,他们可能. 直接挑断她的手筋脚筋吧,毕竟他们也不放心把国内的第一武将就这么交出去,万一她叛变了,他们待如何?

“将军,得罪了。”一个小兵拿着一个碗,里面是化功水,只要喝下去了,她从小勤练的武功就被废了。

“你是谁的麾下??”

“卑职复将军麾下。”复旭,一个糟心的小人,想来要废了她这种阴损的招式也是那家伙想出来的吧。

“我记得你了。”她淡淡的说着,想都没想的把那碗毒药喝下去,她想着她生命中最重要的那个人,觉得自己怎麽样都无所谓了。

清河被人扶着丢回了牢里,四肢酸痛,可是她的脸上依旧是倨傲,眼角也不见泪意。

“清河,你还好吗? ”一个女子默默的移到清河的声边,她轻轻地拍着清河冰冷的身体。

“卑职没事,十帝姬勿念。”

“叫我涵月吧,明天起哪还有什么帝姬的身份,都只是玩物罢了。”在她的姐妹哭着向父亲求饶的时候,涵月没有跟着哭,她知道哭也没有用了,如果牺牲这些女儿可以保住父亲和几个哥哥的命,他们会毫不犹豫的牺牲掉她们。

就连最受宠的胧月和芯月都躲不掉了,芯月还已经嫁人了,不管驸马和帝姬如何哭求,都不能遏止悲惨的命运,为了驸马和年幼的幼子,芯月只能妥协了。

沈默了好半晌,清河才看了涵月一眼,“涵月帝姬,明天,你要如何?”在一室哭嚎中,两个人的交谈没有人注意到。

“涵月求死。”她的声音中有着决绝,涵月虽不特别受宠,但也是从小饱读诗书,她骨子里有着三贞九烈,就算死她也不要成为那些异族人的玩物。

清河挑眉,即便事已至此,她却从来没想过寻死,但她也有些佩服小公主的勇气。

从小在沙场上长大,当她还是小将时,曾经目睹城破后人化身为妖魔的那一刻,一起奋战的同袍脱去了人类的外皮,对城中无辜的人民烧杀掳掠,对年轻的女子的那些手段让她体悟到男人有多麽的可怕。

“清河可以帮我吗?”

“我的手脚被废了,恐怕有难度。”在那种低温下泡了半个时辰,她的手脚现在被敷上了药物,却还是可以看到青白色。 如果手脚没废,她可能一瞬间就可以扭断涵月的脖子。

涵月咬了咬下唇,“对不起……”

“你为什么要道歉呢?”

“我父皇居然这样对待你,清河是咱们溯国的功臣。”她还记得每次战情告急她都不害怕,因为她知道溯国的长城挡在前头,溯国就算没有胜,也不会败。

“溯国对功臣不是一向如此?”在她之前还有飞将军,明明已经将要取胜,却因为谗言而被召回京,最後飞将军被斩,边城城破,她的父亲和哥哥在那一战之中丧命,母亲自尽了,只留下她和妹妹,为了保护妹妹,她也上了战场,经过多年的历练 才逐渐有了溯国的长城之称,可是马上面临功高震主的指空,在战场上她的皇帝断了她的粮x,让她的弟兄被屠杀,最后无用的被敌军生擒后,拿自己和这些帝姬做交换,换他自己的命。

“涵月帝姬不必放在心上,卑职不怪你。”该怪的是无能的皇帝和那些个无用的佞臣。

“涵月帝姬取下我的发簪吧,它或许可以帮到你 ”

涵月看着那个一脸淡定的女人,依言取下了她的簪子,她的长发如瀑,取下簪子后那乌黑的头发流淌而下,涵月瞧着她,有些迷了眼睛,她可以理解煜国的皇帝为什么讨要她了,清河真的是一个无可挑惕的美人,只是平常在战甲之下,很难欣赏她的美。

她有一双美丽的眸子,直挺的鼻子以及一张娇艳欲滴的樱桃小嘴,她的皮肤因为长年驰骋沙场而是健康的小麦色,但是完全不遮掩她的灵气,涵月瞧着她,心中有着说不出的遗憾,这样的女子、这样的英雄,居然因为胆小惧战的父亲而折了,这对溯国来说,是多麽大的打击? 这下溯国真的无可战之将了。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