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后》by三班丫头百度云txt全文阅读

内容简介
忌别后渐行渐远,鱼沉水阔。
愿从今无牵无挂,向死而活。
事有因果,亦难参破。

校園療癒


八月。申城。暴雨倾盆。
培训中心下班。许如卿倚着车窗,坐在公交车最后一排。眼神涣散。
近些天天天阴雨绵绵,气压低沉,她根本毫无食欲。
本想回宿舍,洗洗澡,躺床上昏昏睡去,但没想到撞见妈妈,还被骂:
“”一天到晚磨蛆,磨到这个时候才回来……不好好吃饭你的胃以后一定会有毛病!””
那又怎么样?云老师也有胃病,一直精瘦精瘦的,不好吗?
再说,许如卿一点也不抗拒英年早逝–一个人孤单一辈子,又有什么意思?
在许如卿眼里,爸爸妈妈和洗衣机、电饭锅这样的电器没什么两样–
不是她铁石心肠,而是她和他们不知从何时起,早已成了两个世界的人–
他们来自设定好程序的世界,而她来自只想遵从内心的世界。
“”云老师现在怎么样了?””
“”这谁知道?你管他呢。””
妈妈说的话和说话的语气,听起来都是那么的理所当然。
许如卿不再多问什么,回房间,关上门,坐在电脑桌前。
她从镂空的瓷白灯罩里摸出一张巴掌大的照片–
云老师骑在旋转木马上向她挥手。笑靥烂漫到极致。
她抿了抿嘴,生出一丝笑意。
但随即,眼泪哗哗奔涌而出。
他的音容笑貌,他的身形体味,看似在她周身缓缓凝聚,实则越发模糊不清。
与他的回忆,像手中沙粒,她越用力攥紧,它们就越快从拳眼、从指间滑落。
她看不见云老师了。
她不知道他在哪里。

1游乐园-1洗头

“”ね、你要洗澡么?””
他从身后环抱着她,双臂在她完全不成气候的x前交叉。
他闭上眼,把头埋进她头发,吸吮她的汗味体香和温度。
她想,如果马上要做的话,那应该先洗洗吧。
但她不想在宾馆里做那种事,即使气氛到了。
“”嗯?你想现在洗澡吗?””
他轻轻握住她的肩膀,让她转过身。
“”嗯。你呢?回去洗吗?””
她撇了撇脑袋,让他先回自己房间。
“”哦,我去拿衣服。””
“”嗯,我等你。””
趁他回房的空档,她认认真真地洗了洗手,x了三四下口气清新剂。
翻出口服避孕药,放在床上那只四仰八叉的玩具兔兔的身体xx。
再给兔兔换个收敛些的趴趴的姿势,把口服液遮好。
她讨厌瑕疵和任何一点遗憾。她希望自己的第一次、和他的第一次尽善尽美。
尽管她更希望现在是在家里–她一直想回的家,有安全感,有归属感,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
2
他回来了,脱了袜子,穿着塑料拖鞋。
她接过他的衣服,放在分离gx的置物架上。
他的指尖从她掌心划过。小小的水珠被摩挲。
放好衣服,两人并排立于镜前。会心一笑。
她转过身,躲到他背后,亲了亲他的脊骨。
怎么会变成这样?别人会怎么看他们?
只要两人同框,就会有这样那样的问题咕嘟咕嘟冒出来。
但现在,他和她,什么也顾不上,什么也不愿想。
她轻轻扯住他衣角,抬头望着他,眼里闪过一丝胆怯:””ね?””
他很喜欢听她发这个x文音,软软糯糯的,让人毫无抵抗力。
他抬起手,拂过她越攥越紧的小拳头,随即脱去上衣。
虽没瘦到皮包骨,但他的脊骨肋骨和肩胛都分明清楚。
许如卿愣了神–平x里只能盯着云老师的背影看,忽远忽近的,看他的衬衫和西装–
今天,离他这么近,近到唇舌能碰见他细细软软的体毛,鼻尖也全是他的味道。
盯着他看了会儿–好长一会儿–他笑着问道:””你累了吗?””
“”不,不是。””她一惊,像上课发呆被老师抓包。
应该是她轻轻哈出的气,痒到他了吧,他又笑了。
他背过右手,停在她连衣裙右侧的拉链上。
“”ね?””他学他。
“”嗯。””她学他,脱去自己的衣服。
他转过身看着她–
她穿着x白色的少女背心,鼓鼓囊囊的棉垫完全在虚张声势。
小腹被有意识地收紧,但越是如此,伴随着呼吸的一张一缩便越是明显–
现在,她的呼吸有些急促。
“”放松点呀,怎么比高考还紧张?””他蹲xx,半蹲着,温温柔柔的。和她视线相平,四目相对。
他把手缓缓伸向她腰部,一边伸,一边盯着她的表情–他知道,她的腰,有着不可思议的敏感。
所以,如果她不在乎腰部的触碰,那应该……她的腰部下意识地抽搐了。
两人同时低下头–只见他右手中指的指尖碰到了她,其余都悬在空中。
她抿了抿嘴,把他的手按在腰上,然后慢慢放松小腹,再被脱去保险裤。
她心如止水地看着他,慢慢把手放在他头发上–她一直都想摸一摸他头发的,总觉得它们会很软。
他把她的衣物整整齐齐地叠好,放在一边。然后脱去自己的热裤。
终于,要坦诚相见了,但两人都有点担心:   对方会接受不了。
3
她转身进了淋浴间,背影印在磨砂玻璃制成的推拉移门上。
“”你是想淋浴还是?””
“”泡澡之前也要先淋浴呀,不然不会很脏嘛?””
“”哦,对哦。””
她打开龙头,调好水温。水柱劈头盖脸。
她抬起头,闭上眼。
耳边,巨大的水声,虽不似震耳欲聋的瀑布,但好像倾泻而下的暴雨。
她知道,水不会轻轻地冲掉她的xx–那是他的手掌,比水还要温柔。
她低下头,抬起脚,走出自己的xx–好像卸下脚铐,又像走出圈x。
背心里的海绵吸了水,变得沉重而下坠。她确实累了,索性把背心脱掉。
“”给我吧,我一块儿拿出去。””
她递过背心,没有转身。而后稍稍侧脸,透过移门,看见他光溜的背影。
趁这会儿,她溜去设置浴池,调好水温和水量,并放好泡泡浴液和xx。
不禁感慨:幸亏她研究过这里盆浴的x作,还把浴池里里外外洗了一遍。
回到淋浴间。
移门拉上了。
但她看得出他正对着她洗头,还没上洗发水。
她敲了敲移门,待他背过身,方拉开门进去。
她贴在他身后,x软、冰冷的xx贴在背上。
他倏地一惊。
“”ね、我可以帮你洗头嘛?””
“”嗯。””
他转过身,慢慢分开双腿蹲下。xx逐渐释然。
她上前一步,幼童般平小的x遮挡住他的视线。
此刻,云小印又被道德唾弃了–
这是他的学生,他同窗的女儿–
他在做什么?
他微微抬起头,想看看她的表情动作。
“”诶,不要仰头啦,我怕给你弄到眼睛里去。””
他只好把头低下,嘴角不住一阵抽搐。
4
“”如果爱你是罪过,那我愿做世界上最龌龊的罪犯。””
“”嗯?””
他心里一咯噔–这句话好熟悉,这不是她自己的话–他以前听过这句话,现在需要这句话。
她好像总能知道他想要什么,所以和她在一起很快乐–这样做是不是有错?
还是碍于年龄、身份和各种外部因素,两人才没有结合的权力呢?
“”好啦,起来吧。慢点。””
他站起身,眼神落到她身上。
她现在也很像那天被淋成落汤x,从头到脚都在滴水的样子。
但她现在,浑身散发着暖暖、甜甜的光,让人好想拥她入怀。
“”ね、你也要帮我洗头啊!””
她把胖鼓鼓的儿童洗发水塞进他手里。
“”诶?你给我也用的这个?””
“”不然嘞?用酒店特供的’贵宾专用’嘛?万一把头洗秃怎么办?””
像被老师教育得哑口无言的学生,他摆出一副和她一样认真的姿态:
先用手指把她头发理顺,再往掌心倒洗发水。起泡,搓匀。
再用手掌从她两侧的头发xx推上去,慢慢按摩头皮和头发–
他想到了自己女儿。
女儿高中毕业时,已和自己一般高,也不会让自己帮她洗头了。
“”我是恋童癖么?””云小印问自己。

——阅读全文加微:kedayake,回复“小说名”拿资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