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野乙女小黄漫画家春崎春日与她没用的男人们》by雀吵百度云TXT全文阅读

內容簡介
小x漫画家春崎春x——春春在文野世界里跟她没用的男人们一起度过的取材x常
簡體版NPxG同人甜文

太宰治生贺——猫猫与春
春春养了一只黑色的猫咪。
春崎春x是一个小有名气的小x漫画家,她不爱出门,不爱社交,x常就是呆在家里画画,或者去侦探社找叔叔和哥哥玩。
这样的x常说不上充实,偶尔她也会觉得无聊与寂寞。
仿佛是上天听见了她的烦恼,在一个很平常的x子里,春春捡到了一只受伤的黑色小x猫。
春春刚开始不太想要养这只猫咪,毕竟她已经是有“主子”的人了,红杏出墙是会被小心眼的哥哥掐着脸不给投喂的。更何况,春春觉得这只拥有鸢色眼眸的黑猫真的跟侦探社里某一位粘人的男朋友微妙又可怕的相像啊。
但是他真的给的太多了!!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猫咪,又可爱又会撒娇,叫声又软绵绵的嗲到人心里去!!
毛绒控的春春—-惨败。


太热了
像是被扔进了沸腾的油锅,滋啦作响,飘出一股浓得诱人的香。
春春迷迷糊糊的醒来的时候,正看见身下埋着一颗黑色的绒球,这颗头动弹着抬起头的时候露出春春非常眼熟的一张脸。
太宰治的脸上都是晶莹的液体。春春拒绝去想那是什么。
太宰治弯起眼睛,笑着“哟”了一声,看起来就跟只是打了个招呼一样。
但那是不可能的。
没人会不穿衣服的跑到别人床上只为了打招呼。
春春潮红着脸,私处麻痒难耐,她能感觉到自己的xxx漉漉的,x口还在不断往外冒水,异样的快感与羞耻x得她眼中全是水光,晃晃悠悠,马上就要从眼尾掉落下来。
但这是在太宰治面前,春春不想在他面前示弱。
她用手肘撑着床,强撑着将xx的上半身挺起来,用一种云淡风轻,一切尽在我掌握的语气说“果然是你,太宰。”
用一种她完全没想到的软的可怕的声音。
这个表面上不为所动的女孩子马上就羞耻的红了眼眶。眼尾的泪珠将落未落。
太宰治看起来满脸爱怜的x去了她眼尾的泪珠,男人柔软x润的舌头在女孩子眼尾的皮肤一触即离,像是风中摇曳的两朵花,xx轻轻的碰在一起,缠绵后又很快分开,那样温柔,那样不期而遇。
与他温柔的上半身动作截然相反,他的手指刚开始在只是在xx上轻拢慢捻,抹了一把花x中涌出的蜜液,将手指淋的尽x,强y的“噗嗤”刺入了xx的花x中,发出了钝钝的一声闷响,花x毫无迟滞的接纳了异物,热情的媚x层层叠叠的涌上来,渴盼着更多的快感。
春春毫无防备,一声惊叫后又重重倒向床铺,没有x罩束缚的两颗柔软的白兔藏在薄薄的睡裙后面活泼的摇晃了两下。
太宰治一边用一根手指在她的花x中似是而非,若即若离的抚摸、xx,引起她忍无可忍、低低的啜泣,像是欢愉,又像是不满足。另一边,在春春默默的配合下,脱下了那件皱皱巴巴的睡裙,两颗雪白的xx立刻迫不及待的热情的弹跳几下,像是在跟太宰治打招呼。两颗红缨像是怕冷一样,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在她雪白的皮肤衬托下,像落在厚厚雪地里的两滴血。
“春春的xx都y了呢?”这个坏心眼的家伙最享受的就是春春害羞的窘态。
但春春并不是什么好欺负的女孩子,就算是喘息着,她也要说,“明天就带你去绝育!”
“春春这是情杀。”
太宰治立刻就看起来非常委屈,不管是他可怜巴巴的神态,还是俊秀的皮囊,被其他小姐姐看见的话,一定会母性大发的将这个看似委屈的青年搂进怀里吧。
可惜从前的春春已经死了,现在在这里的,是钮钴禄春!
冷酷无情的春春用手按上太宰治那张可恶的小兔宰治的脸,冷酷无情的申明:“已经预约明天了,发情的猫就该绝育。”
“诶—!怎么这样啦,那我得让春春明天没办法出门啦~”
太宰治对这种男人都会感到胯下一凉的话题没有半点不适,反而眼睛都亮了,兴致勃勃的撒娇。或者说,给春春下了死亡诊断书。
春春背后一寒,微妙的觉得自己被小兔宰治x路了。
但她马上就没有心情纠结这些了。
太宰治生贺——猫猫与春
太宰治俯xx来去亲吻她,两个人的唇轻轻的碰在一起。春春紧闭着嘴唇,就是不想让他太过得意,但太宰治耐心的伸出柔软x润的舌头,一点一点的x舐身下满脸绯红的女孩子的嘴唇,手上动作不停,原本轻柔的动作立刻放肆起来,男人的手指进入了更深的地方,扣挖着女孩子不断留下的蜜液。
趁她因为花x里作乱的手指而分神的时候,这像蛇一样灵活的舌尖就挤进去,勾缠上丁香小舌,在不属于自己的地方大肆作乱,攻城略地。
春春含含糊糊的发出呻吟。
两个人之间不断发出黏黏糊糊的声响,激烈的唇舌交缠,来不及咽下的口水,都缓缓流到春春的下巴,顺着下颌线蜿蜒至枕边。
一片狼藉。
春春甚至觉得自己的整个头部都被浸在水里,耳朵像是进了水一样,整个世界都被隔了一层膜,她听不见太宰治的声音,也看不到上方的人的脸,只有一盏冰冷的白炽灯高高悬挂在天花板上,像是永远不近人情的月亮。
脑袋好像要在情热中化为一团灰烬,唇舌好像都不是自己的了,春春已经感觉不到它们的存在了。可身下无比清晰的感受到男人c糙的指节在娇嫩的甬道里大开大合的进进出出。
第一根,第二根,第三根
热到像是往身体里放了一团火。
突然,太宰治像是戳到了什么地方,春春“嗯—-”的拉长音调,重重的呻吟了一声,呼吸急促起来。
“哦?找~到~啦~”
手指破开媚x,重重的摩擦过那一个凸起的地方,每一下都毫不留情。被刺激的甬道就不断收缩,媚x缠上、离开,反反复复,耳边尽是“噗嗤”、“噗嗤”、“噗嗤”的声音,水声响亮,直把她的主人爽的丧失理智。
身体要融化了。眼前白光闪过。
春春颤抖的哭了起来。
“爱哭鬼。”太宰治笑说,疼惜的亲亲她的鼻尖。
春春现在就哭的话,等下要怎么办呢?”
他居高临下的看着身下的女孩子呼吸急促的仰躺着,随着主人的呼吸,那两颗xx也不断上上下下的起伏着,柔软的xx摇曳、摇曳,晃出一片使人意乱神迷的x浪。那两颗樱桃样的x尖只好随波逐流的摇曳、摇曳,看起来可怜又可爱,让人只想尝一尝。
白炽灯在神志不清的春春眼里像是月亮,可在太宰治看来,这洒下的盈盈光辉轻柔的披在女孩子的身上,像是给她蒙了一层薄薄的纱。
纱下遮掩着的,是他的宝物。
宝物体型娇小,体态风流,每一寸线条的蜿蜒流转都是得天独厚。她精致的肩颈,乃至纤细柔弱的腰线,都是一阵料峭的春风细细雕琢而成。
太宰治抬起春春的两条腿,女孩子细腻白皙的两条小腿被男人牢牢的抓在掌中,伶仃又可怜的摇晃两下,难以挣脱。这已经是个很色情的画面了。更何况,这个女孩子没有穿衣服呢?
被摆成M型的春春什么都藏不住了,与她羞耻的神情相比,刚刚xx过的xx简直在堪称不知羞耻的向男人求欢。
大概是春春身形娇小的缘故,她的花x也是小小的,的确像是一朵粉嫩的小花,色泽浅淡,耻毛稀少。x漉漉的xx挂在花朵上,只能让人想到清晨的露珠。
xx顺着x缝流下,将其下的xx染得一片晶莹就算了,还一直往下,将身下那一块床单打x的不成样子。
看起来x靡的一塌糊涂。
在太宰治的视线下,这不知羞耻的x口翕动着,颤颤巍巍的吐出了更多的蜜液。一张一合,无声的邀请。
太宰治就摸摸失神的春春的脸颊,与其说是商量,不如说是不容拒绝算了。毕竟他y起的xx已经顶在了x口,在门外上下的摩擦。
惊醒的春春不乐意,一点都不乐意。
她看着太宰治y起的xx,xx部圆润硕大,x粉色的柱身小一些,但还是尺寸惊人,单这样看还是可爱的,像是x色的蘑菇,但是其上遍布狰狞青筋,从xx处的小孔中渗透出透明的液体,都能感受到太宰治已经在忍耐边缘。这样的东西放进xx里的话,绝对会变得奇怪了,连脑子都会被融化掉。
“不可能放进去的!太大了我不行的,我真的不行的!阿治!”
这样的东西,春春回忆起来都难以置信以前是怎么放进去的。
虽然是箭在弦上,但太宰治并没有立刻冲进去,他一边用xx在春春的花x来回摩擦,带出了越来越多的蜜液,看着春春渐渐不那么抗拒,又慢慢露出情动的表情,一边安抚—-表面上是安抚,不如说是调情更为恰当—-的缓缓x舐春春的眼尾,像是要把她的害怕全部卷走,说“春春每次都要这么说,但每次都全–部–吃进去了嘛。”
春春来不及害羞。
他冲进来了。
春春哀哀的呻吟,像是濒死的金丝雀,发出人间最后一丝悲鸣。
男人硕大又灼热的xx存在感可怕的惊人。随着xx的进入,花x口几乎被扯成白色,xx将x口填充的满满当当,不留一丝缝隙。所有媚x蜂拥而上,挤压着这根xx,想把这庞然大物挤出去,太宰治几乎寸步难行。春春体内狭小又温暖,x润的甬道泡的他的xx舒舒坦坦的,甬道内像是有无数小口一起在吸吮似的,虽然她的主人看起来不乐意,但这过于诚实的xx却迫不及待的想榨出xx,好解解渴呢。
使人尾椎发麻的快感几乎令太宰治出了一身x皮疙瘩。他很想直接动起来,最好强y到春春体内的另一张小口主动服软,降下来求他将xxs进最深处;最好让春春不能再去想羞耻的情绪,要为他所带来的快感,为他大声呻吟;最好要x到春春xx,x到她哭的停不下来,只能用沙哑的声音一遍一遍喊“阿治”。
但是不行,现在不行。
春春的花x太小了,而太宰治不愿意让春春不舒服。
太宰治就停住,拉住她的手,与她十指相扣。两人汗津津的皮肤黏糊糊的,几乎要从此相连在一起。
人间的珍宝将地狱的幽魂拉住了,用一条岌岌可危的蜘蛛丝。
太宰治不断安抚春春,在感到春春渐渐放松下来,挤压的媚x渐渐放松警惕,习惯了xx的存在后,开始试探性的进出,媚x被xx摩擦着,发出噗噗水声。
春春别过脸,用无力的双手盖住了嘴巴,断断续续的发出低吟。
太宰治就知道了,她完全适应了。
他的xx开始越发的放肆,动作弧度渐渐大了起来。抓在手里的小腿随他的动作在空中不停摇摆,太宰治一用力,将春春的两条小腿分别压在她的身侧,花x被撕扯的更大了,xx立刻趁机进入了更深的地方。
春春的身体直接被他带的动起来,背后在床上摩擦,两颗xx剧烈的晃动起来,x尖y挺。
巨大的快感席卷了春春,她没法克制住呻吟了,盖在嘴唇上的双手在不知不觉中滑落下来,死死揪住了床单。太宰治感觉到按在手掌下的小腿紧绷绷的,脚尖绷直了,春春现在整个人就像是一条拉的长长的、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崩断的线。
xx在甬道中横冲直撞,太宰治每次的xx都用力进入到最深处的地方,每每都碰到了另一张嘴,然后几乎整根xx,再重重的撞进去。深处的另一张小嘴被他蛮横的撞击撞到服软,乖乖的落下,乞求他将xxs入。
春春每次都被他这种x法搞得高亢的尖叫,x口化作了泉眼,源源不断的流出蜜液来。
“阿治呜”春春用力握住与他十指相扣的手,爽到探出半截舌尖,除了呻吟之外就只会哭哭啼啼、断断续续的喊太宰治的名字,“阿治喜欢你啊!”
春春被x到xx了。
从深处忽然淋出了一大股水气势汹汹的全数浇在太宰治的xx上,甬道收缩到极致,层层叠叠的媚x更加疯狂,更加用力的吸吮着太宰治的xx,可怕的吸力仿佛不得到xx不罢休,只想让他把可以得到宝宝的液体s进那个可以得到宝宝的地方,让这xx好好的饱餐一顿。
太宰治臀部一紧,y是忍住了s精的冲动,反而在春春xx还沉浸在xx余韵,无暇他顾的时候,一口气顶到xx口,一下又一下的敲门,蠢蠢欲动的想把xx直接塞进去。
他没有回应春春胡乱的爱语,只是用力的握住了交缠的手。
春春已经只会嗯嗯啊啊不知所云的呻吟了,xx余韵中的花x无比敏感,春春只能哭着求太宰治慢一点,可太宰越发快速,越发用力,次次都重重的碾磨媚x,几乎想把它们用炙热的xx烫平,每次都重重磨过春春的敏感点,雄赳赳气昂昂的突入了宫口,来到了神秘的更深处的另一张嘴。
将将xx,无比敏感的春春几乎是他刚进去又泄了。
这张嘴比花x还要狭小,挤压感强的可怕,蜜液淋头,媚x收缩,太宰治的肌x都绷紧了,最终不甘心的又快速xx了几十下,终于将微凉的xxs进了春春的身体。
被深处微凉的液体一刺激,春春又泄了。

“还没有结束哦?”在春春大难不死、死里逃生、几乎要感动落泪的时候,太宰治笑眯眯的说。
最后如太宰所愿,春春的明天果然没法出门。

——阅读全文加微:kedayake,回复“小说名”拿资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