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戏》by冬日樱桃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未删减)

做戏
作者
冬x樱桃
內容簡介
装傻女主x风流直男
她父亲是个不得志的小官,原本这一生,或许跟着另一个小官的儿子,在乱世里苟且偷安,也就过去了。

可颜家的四少爷向她提了亲,靳筱懵懵懂懂,只觉得零花钱涨了不少,兴许也是好事情。

他喜欢她的傻气,又时常因这傻气同她置气。

“你不是脾气好,也不是不明白,”颜徵北呼出一口酒气,“十年前,你教那个小男孩如何做戏时,倒还有几分真心。”

“如今你对我,可还有当年的真心?”

民国/甜宠
女主靠装傻撒娇混x子,非小白文

簡體版1V1甜文
书迷

清晨的颜公馆照入第一缕阳光,莺燕小步走到房门,轻轻敲了敲。 里面的吴妈轻手轻脚地开了条缝,小声道:“少xx还在睡着,怎么了?”

莺燕往内室探了一眼,却被一个黑色的人影遮住,吴妈已侧身问了安,颜徵北一把把门拉开,沉声问了句,“什么事?”

他的声音还带着初醒的沙哑,却已经穿戴上衬衫,为颈间的纽扣纠结着,莺燕并不敢看他,怯怯地捧着一本杂志,“是少xx订的《郁金香》杂志,先前催着问的,今x发刊了。”

颜徵北发出一声闷笑,莺燕没听出里面的嘲讽,反倒像是兄长笑她爱带红花时的样子。只是四少爷自然不比她做木活的兄长,此时已伸手接过了杂志,扣子也不扣了,饶有兴致地翻了几页,“知道了,我拿给她。”

颜四少随手翻了翻,这本新刊的杂志,因汇集了当代女作家的文字,近x颇受信州城女眷的欢迎,这其中,自然包括他那位热爱小说的夫人。

靳筱尚且还睡着,她昨x被折腾地疲了,颜徵北总爱嘲笑她不爱运动,却又喜爱她摸起来有些婴儿肥的脸颊,她睡着的样子比平x多了几分傻气。

自然平x也是傻气的,颜徵北笑了笑,g脆坐在她身旁的躺椅,翻看他夫人月月催更的杂志。

靳筱睡眠很好,但清晨的阳光已经有些炽烈,照在她眼睛上难免会觉得刺眼,她在睡梦中听见身旁翻书的声音,迁怒地睁眼,抱怨道:“你吵死了。”

颜徵北笑了笑,却也背了这个黑锅,“你的杂志到了,听说是你催着看的?”

靳筱揉了揉眼睛,声音还带着迷蒙,伸出一只白玉般的臂腕,“给我看看?”

她昨x被折腾地半路入了眠,也无暇穿回自己的睡袍,颜徵北的目光在她的手臂打量个来回,突然明白了男子为何最爱这种局部裸露的情致。又清了清嗓子,笑话她:“我看着杂志里多是薄情寡信的男子,夫人这是嫌自己生活过于单调了,找个乐子?”

靳筱自然听出他语气中的嘲讽,也知道他多半不会把杂志还给她,便把手臂缩回被子里,“你怎晓得我不是去寻共鸣的呢?”

初春的空气还带着微凉,靳筱在被子的余温里满足地缩了缩脖子,只想睡个舒服的回笼觉,蒙着头闷声闷气地逐客,“你今x没有公务?莫迟到了,挨了父亲的骂。”

她身旁的床垫下沉,便知是颜徵北坐在了她身边,男子剥开她有些凌乱的刘海,亲了亲,“你也知道大哥从西北回来了,父亲自然不再管我的出勤。”他有些恶趣味地摸了摸靳筱的耳垂,“倒是你,好好说说,我如何地薄情寡信了?”

靳筱被睡意袭来,也不怎么想同他斗嘴,嗡里嗡气地敷衍他,“自然没有,是我心x太小。”

颜徵北轻笑,刮了刮她的鼻子,看她的呼吸愈发绵长,才伸手讲她的碎发拨开,“小白眼狼。”

颜老爷子膝下一女三子,小儿子颜徵北是老来得子,从小宠到天上去,未婚时为他寻亲事,自然也是寻遍了信州城的贵女,可偏偏最后向一家芝麻小官提了亲事。

旁人都道颜徵北是怕新媳妇家大业大,管着了他,便是靳筱自己也这样想,她在仓促间被迫和昔x竹马退了亲,又稀里糊涂地嫁进了奢华无度的豪门大家,略略惊慌了一段时x,却又看得开了。

她兄长总嫌弃她脑子总不清楚,小时候打翻了牛x杯,没少挨兄长的白眼,她家虽然小门小户,但也是不比平民的殷实之家,兄长自然不是心疼牛x,而是嫌她蠢笨,得知她攀上了颜家,又规劝道:“你这样的脑子,还不如嫁过去,这乱世里,也能做个米虫。”

也幸亏靳筱脑子不清楚,竟真的心安理得地做了米虫。好在颜徵北也不嫌弃她,兴许是新婚后的新鲜感尚在,又兴许是对于颜四少来言,信州城出身如何不凡的姑娘,也不过尔尔。

至于四少如何在宅子外胡来,靳筱也并不在乎,她还沉浸在零花钱陡然上涨的欣慰中,直觉得兄长说的有几分道理,譬如说每年的《郁金香》杂志,也不用从香水眼影中省下钱来,更不必每每藏着掖着带回杂志,反遭受兄长的嘲笑。

颜徵北也会嘲笑她,可他那一丁点嘲笑,同靳筱自幼受的相比,实在文雅又和顺。一开始四少还以为她沉静下来读书的样子,是恼了他。方想陪个不是,靳筱听他咳了一嗓子,迷迷茫茫地看着他:“怎么了?”,没有半点介怀的样子。

他娶了个皮实的夫人,往好了说是大气,往坏了说,便是丫鬟婆子眼里的好欺负,颜徵北不时会替她敲打一二,毕竟她脑子里只有香港富家少爷的爱恨情仇,总归看不见下人有时明目张胆的怠慢。

靳筱并不能接着睡许久,纵然她十分贪恋回笼觉的温暖,却要同大姐和嫂嫂们,去婆婆房里问安。她因脾气温顺,做这些事情十分自然得体,颜徵北总说她不像从新式学堂出来的女孩子,反倒像个天生的封建少xx。

尹氏是当家主母,看着靳筱低眉顺眼的样子,便嫌她果然是小门小户出来的,没有持家的能耐,喝了口茶道:“我怎么听说,老四又同梨苑的戏子胡闹?”

她声音不紧不慢,却又有种不可名状的威严。大太太是老司令发妻,又出身大家,便是往x里能帮靳筱说上几句话的二姐,也不敢放肆x嘴。

她这样从各房流水,突然转到了颜徵北头上,着实让靳筱吓了一跳。靳筱茫然地抬眼,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尹氏速来讨厌她这样迷迷糊糊的作态,又皱了眉道:“既然成了婚,你做妻子的,便要管管他才是。”

靳筱赶紧称是。她只想着敷衍着这位主母,便能回去接着看李二少爷和吴三小姐的大结局了,尹氏却偏不放过她,“下月礼佛,各房都抄些佛经出来,”尹氏的声音顿了顿,“大少xx还在西北,便由四少xx代劳吧。”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