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君共眠》by鱼拾贰百度云txt全文阅读

內容簡介
四九城里最神秘的权贵,被下了「情蛊」,他原本天煞孤星命,却偏偏中了这种蛊毒,要么逆天改命,要么立即丧命。
但他不能死。
只好请这城里大龄女青年兼小x文作者齐小飒帮他解毒。
为什么是她?老天知道。
怎么解毒?两情相悦,相濡以沫。
xE、1V1、有x有剧情,前期慢热走剧情…
【特别声明】
严格意义上来说,这是一本同人文,部分人物设定,故事情节,来源于原作《蛊祸》,作者:青青绿罗裙,主要是自己太喜欢这个故事了,也看过很多遍,怎么都不满足,g脆拿来自己写一写。
如有冒犯之处,还请原作者见谅。

绑架
齐小飒从超市出来,手里还提着刚买的食材就被两个穿着黑色西装保镖样的人截了下来。对方对她很客气,请她上车去一个地方却不说明缘由,只告诉她到了地儿自有人跟她解释。
齐小飒心里害怕想反抗,但看对方不容拒绝的态度,她实在是g不过,只好随着两个男人上了一辆全黑的保姆车。其中一个还贴心的接过了她手里的塑料袋。
*
这俩个男人一人开车,一人坐在副驾驶,把齐小飒丢在后座,没绑着她眼睛也没困住她手脚。
齐小飒心里一边盘算着自己到底得罪了什么人,一边看着窗外的景色。
她一个天天不出门宅在家里写小x文的写手,除了去健身房和菜市场,也没有别的见人机会,不应该得罪过谁啊。
想了一圈也没想出个所以然,车子却已经开出了老远,不是往郊外,而是往城里开,越走越市中心。
四十分钟后车子驶进了一座庄园的大门,停在精致庭院的门口。
副驾驶的男人请她下车,她抬头看到园子的匾额上写着「秀园」俩字,心里一咯噔。
*
请她来的不是别人,正是这园子的主人宋峥清。
他是谁?
齐小飒从作者八卦群里也略有耳闻,他是这座城市中最神秘的权贵达人,掌管着这个国家某些不可言说的机构,手里 {爱吃x的小/仙`女独.家.整.有滔天的权利,世袭罔替,一生禁锢。
不过接待她的却不是这主人,是一个戴着黑墨镜的瞎子。
瞎子名叫李罡风,长得不错,是个算卦的,他是刚刚迈入瞎子的行列,为的就是这园子的主人,当然有一半也因为齐小飒。
他招呼着齐小飒在茶桌前坐下,自己慢悠悠的摸索着泡茶,嘴里还叨念着:“看不见果然是个麻烦事儿。”
待茶泡好,他请了齐小飒一杯,自己也嘬了一口才张嘴,
“齐小姐,抱歉以这样的方式请你到这里。我是李罡风,别人都说我是个算卦的,你也姑且这么认为吧。”
他见齐小飒满身戒备的坐姿,从茶桌底下端出一盘水果递了个橘子给她,见她不接也不理会,自顾自的说起来。
“请你来是有一事相帮。求助的人是这园子的主人,不知道你听说过没有,宋峥清,四九城里最神秘的主儿。”
“我也不跟你拐弯抹角,直说算了。”
“他被人下了蛊,是个「情蛊」,这玩意对除了宋峥清以外的任何一个人来说都不算是一个绝顶坏事。”
“可他不是个普通人,你也知道。”
“「情蛊」之所以叫这个名儿,说白了就是苗疆那边苗女做出来对付情郎的,中蛊的男人这一辈子只能跟她一个好直到死亡。”
齐小飒看过很多八卦讲苗疆轶事,却没真见过,听他这么一说来了兴趣,端起茶喝了一口问道:“然后呢?”
“据说中蛊的俩人,这辈子注定要绑在一起,不能跟除了对方以外的人发生任何心灵和x体上的关系,否则就会疼痛致死。当然其中一方若是死了,另一方也活不了。”
“给宋峥清下这蛊的人就是想致他于死地,这世间恐怕已经没什么是他解决不了的,唯独他这命,碰上个「情」,两者相冲。”
“会怎样?”她问。
“要么逆天改命,要么毒发致死。”
“那关我什么事儿?”
”你能解。“
齐小飒噗的一声把嘴里的茶x了出来:“我都不认识他。”
“你是不认识他,发生这事儿之前他也不认识你。因为你是我找的啊!”
“所以你给我也下了蛊?”
“不是我给你下的,是蛊自己找上的你。”
”所以呢?“
“你注定要跟他在一起。”
齐小飒听完他说的这句话噌的一下站起来转身就要往外走。
李罡风叫住她:“齐小姐,我话还没说完你先别激动。”
“你现在是可以一走了之,但是你自己也中了蛊,不久蛊毒就会发作,疼七天之后你和他都会死。”
简直匪夷所思,齐小飒瞪圆了眼睛:“我不信。”
“你可以试试。”
“从宋峥清中蛊的x子算起,今天已经是第六天了,从明天开始每隔七个时辰你们会开始疼,疼成什么样我不清楚,但肯定不好受就是了,连续七天。七天之后你们还不在一起,每隔四个时辰开始疼一次…再然后,每一个时辰疼一次,直到七七四十九天之后你俩死亡。”
“为什么是我?”
“我不知道,问老天。” {爱吃x的小/仙`女独.家.整.
“不是你选的我吗?”
“我只是算出来你的命格,还没那么大本事让蛊选择你。”
“那为什么你不算出来是别人?”
李罡风无法回答只得对她摊摊手。
齐小飒深吸一口气冷静了下,走回来问他:“如何解毒?”
”都说了,你要跟他在一起。“
“你说清楚点!”她有些暴躁。
“两情相悦,水x交融。”
“x!”这声音是齐小飒发出来的。
“你要这么说也没错。”李罡风顺杆儿爬。
“你自己想想吧,反正离明天还有时间。我就不奉陪了。”说着这瞎子就起身要走。
齐小飒叫住他:“那宋峥清人呢?”
“在这园子里某处忙着呢吧。”
“齐小姐,跟你说句实话吧,宋峥清这人你接触了就知道,他中这蛊,比你还痛苦着呢,别说让你跟个陌生人那啥你难受,他也不是个不挑的主儿啊。”
“你几个意思?”
“哎,就是说,你不吃亏。他真是个好人。你处了就知道。”
“怎么?你跟过他啊?”齐小飒听他这么说,也来了八卦之心。
“你放心,只要他开口,我没有不愿意的,可人家笔直笔直的。”
“那他现在的对象怎么办?”
“他哪里来的对象?哦,有过,不过都过去那么久了…你想知道自己问他吧。”
“成,我回头问问他。”
那么大个人物能见她?鬼才信。
谁知道这下瞎子是不是个骗子!齐小飒心里默默的吐槽。
“那我可以走了吧。”
“你应该以后都走不了了。”
“什么?”惊得齐小飒差点没揪住李罡风的辫子。
“没什么,你就安心住下吧,想想我说的话,想想你的命,想通了有人自会来找你。”
信息量有点大,齐小飒还有点消化不完愣在原地,李罡风早挥挥衣袖溜走了。

秀园
李罡风不知道走了多久齐小飒才从自己还未消化的震惊中回过神来。
她掏出手机看了眼时间,已经是下午 2 点多了,她没吃午饭有点饿,这园子里除了她一进来被人领着,现在像是完全没人一样的安静。
推开这茶室的门走出去,是一条长走廊,每个房间都大门紧闭,她害怕误闯只好走出大门往园子里溜达。
不知怎么的有股力量推着她穿越回廊像是要去找谁一样,她想抵抗这种莫名的推力往回走,却发现无能为力。
直到靠近了一座亭子。
亭子外飘着白色的薄纱,初春的天还有些冷,风一吹白纱飘起,隐约能看见里面坐着个背脊挺直的男人。
她走近亭子撩起了白纱。
坐在亭子里写字的男人这时刚好抬起了头,齐小飒正对上一双深不见底的眼眸,
这是一双异常好看的双眼,抬起眼皮时像专注的看着你,却又像没在看你而看着远方。
俩人看见彼此都是一愣。半晌没人开口说一句话。
齐小飒是被惊着了。
男人为什么不出声,她不得而知。
引他俩回神的是个中年男人的声音:“先生,抱歉。”
男人和女人都没有回应这个问话,中年男人再次开口:”齐小姐,你需要帮助吗?“
显然这句话是问她的,齐小飒匆忙收回放在白纱的手,回身看到了说话的男人。
”那个,不好意思,我不知道怎么就走了过来。我想回家,你能送我出去吗?“
”那个~~“中年男人有些迟疑:”我先送您回主楼吧。“
”不能送我出去吗?“齐小飒不想在这里,只想回家。
”刘叔,你先去忙吧。“此时坐在亭子里的男人突然开了口。
被称作刘叔的男人朝着齐小飒欠了欠身,转身走了。
齐小飒刚想追上他,听到亭子里再次传来了声音,这次是对她说:”齐小姐,进来坐吧。“
说着男人起身替她掀开了白纱,等她进来。
男人站起来齐小飒才发现他好高,比自己高了两个头。
他身上穿着简单的白衬衫黑西裤,不过一看这一身就不是便宜货,因为穿在他身上格外的妥帖好看。
她随着他走近亭子里坐下,男人开始泡茶。
齐小飒心里吐槽:又喝茶,这一上午光喝水了,她连厕所都没找到过,怕不是这帮人想灌她个水饱吧。
不过茶杯递到面前,她还是端起来喝了一口。
实在是男人的手好看极了,修长白皙,指节分明,是她最爱的那款男主角,只不过这个是活的,其他都是她小说里意x {爱吃x的小/仙`女独.家.整.的。
放下茶杯,男人开了口:“齐小姐,抱歉,冒昧把你请过来。。。”
没等男人说完齐小飒就打断了他:“你是宋峥清?这园子的主人?”
“嗯。”男人啄了口茶。
“那你送我回家吧,我不是你要找的人。”
”齐小姐都知道了?“
”不是你让那个算卦的找我的吗?“
宋峥清一愣,低头说了一句:”不是。“
这句话他说的声音很低,伴随着耷拉下去的眼皮,齐小飒觉得他身上散发出一种说不出来的落寂。
”不是你,也是因为你吧。“齐小飒没打算放过他。
”是,因为我。“
”前因后果我不想知道,该知道的部分李罡风也说过了,我就想问,为什么?“
宋峥清没想到她会这么问,迟疑了片刻开口道:“大概是,我还不能死吧。”
齐小飒被他这个回答噎得一时接不上话。
“齐小姐,我并不想博你的同情,让你…让你…”他有些说不下去:“只是想请你等一等,也许事情没那么糟糕,毕竟这些天…我身体没感到什么异样。”
“所以你想等着明天看看蛊毒是不是会发作,是吗?”
“嗯。”
“明天如果什么都没发生,你就会放我走?”
“嗯,绝不食言。”
“好。“

这天晚上齐小飒就住在了「秀园」的客房。
说是客房却布置得比她的窝还精致,虽说她不是个讲究的人,但好东西她还是识货的。
只不过晚饭不是特别合她的胃口,一看就是高级餐厅做出来的,一点家常味都没有,她只吃了两口就回了房间。
舒服的泡了个澡,围着大浴巾出来本想就这么光着钻进大床里,但想着毕竟不是在自己家,还是穿上衣服比较安全。
x了件真丝睡袍把自己裹了个严实,睡过去了。

睡了一会,她被x憋醒,半梦半醒之间觉得这张大床上不止她一个人,这个认知让她吓得一激灵,忙跳下了床。
她这一起身,床上的人也被惊醒,啪的一声摁开了床头灯。
站着的齐小飒和半起身的宋峥清。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齐小飒吓得不轻,拽紧了身上的睡衣。
宋峥清抹了把脸,哑声道:”我也不知道。“
”不是你自己进来的?难道是你睡着了别人扛你进来的?“
”是,我自己…吧。”
齐小飒憋着x,想上厕所,再加上脑子不清醒,并不想多跟他计较。
”那你现在出去。“
宋峥清穿上拖鞋走到门边回头想跟她说些什么,却看她一副气鼓鼓的样子,话到嘴边还是咽下去了,拉开客房的门走了。
她快速的解决了自己的生理需要钻回大床上,想着只要熬过明天,若是没事,就能回家了。

齐小飒觉得自己简直太天真,太容易信任人,太不计较了。
当她早上醒来发现宋峥清正低头看着她的时候,她决定不这么好说话了。
她噌的一下站到宋峥清睡的那边,俯xx揪住他的领子吼道:“你要是再敢说你不知道…我就…”
宋峥清只是轻轻的握上她攥着自己衣领的手,在他还没开口的时候,另一只手摸上了她的脸。
只碰了一下,俩人都是一愣。
齐小飒忙后退了两步,瞪他。
其实那一刻俩人都不知道怎么了,一股莫名的力量推着他们彼此靠近。
宋峥清不知道为什么自嘲的轻笑了声,透着满腔的无奈:”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你生气是应该的,毕竟是我莫名其妙的出现在了你的床上。“
”不过你别着急,先吃个早饭,我去找个人,一会给你答复。“
说着就急步出去找人了。

齐小飒收拾好自己吃了早饭,被人带到了昨天的那个亭子。
里面的人显然是坐了一会了,都是她昨天见过的。
一个算卦的李罡风,一个宋峥清,旁边站着那个叫老刘的中年人。

——阅读全文加微:kedayake,回复“小说名”拿资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