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笼中雀》by胡桃百度云txt全文阅读

內容簡介
陆慕言为他的金丝雀儿打造了一只笼子,将她圈进在笼子里就是五年,原以为被关五年的金丝雀会乖乖听主人的话,竟没有想到笼里的雀儿趁着主人不备逃走了。
笼里的雀儿是苏溶月,从小收养在陆家的孩子,陆慕言是陆家的独苗,却爱上了自己以前看不上的苏溶月。

高x1V1xx文女性向

留学名额,办公室里xxx(h)
东华大学建筑系班主任办公室里,头发略微花白,带着一副眼镜的中年男人坐在办公椅上对着面前的女学生欣慰的说着,“苏溶月,这是伦敦大学学院寄给你的录取通知书,咱们学校就你一个人被录取了,你看看。”

班主任一边欣慰的说着,一边从他的抽屉里拿出了那份伦敦大学学院的录取通知书递给了苏溶月。

苏溶月平静清丽的脸上透露着一种无法压抑的喜悦,x腔里的心脏由于兴奋“砰砰的”跳的飞快,她伸出手接过那份录取通知书打开看,看见通知书上印着伦敦大学学院的红色印章她绚烂的笑了,笑的跟个孩子一样。

“苏同学,你准备出国留学这件事情是否需要我跟你哥哥陆总说一下。”

班主任对着沉浸在喜悦的苏溶月说道,毕竟陆总是学校的股东,去年刚刚为学校捐了一座教学楼,他妹妹成绩优异,被国外最好的建筑系大学直接录取,作为他妹妹的班主任他应该只会一声的。

苏溶月听见班主任的话,她收敛了自己脸上的喜悦,平静的说道,“赵老师,我被伦敦大学学院录取的事情你先不要告诉我哥哥,我想等我哥哥过生x的时候告诉他,给他一个惊喜。”

班主任听完以后哈哈大笑说道,“好,老师知道了,不会告诉你哥哥的,你们兄妹两人的感情真好啊!”

苏溶月没有接话只是平淡的笑了笑,只不过那张清丽婉约的脸上透露着一丝难以捉摸的古怪。

“苏小姐,您过来了,陆总在办公室里呢!”

陆慕言的李秘书看见苏溶月来到了公司里,快步的走了过去殷勤的迎过去,给苏溶月带路。

“咚咚咚”李秘书在门外敲了敲门。

“进来。”一道沉着冷静的声音响起。

李秘书将门打开,门口的苏溶月走了进去,李秘书识时务的关上门,回到自己的岗位工作去了。

苏溶月进到陆慕言的办公室里看见身穿黑色西装英俊不凡的男人坐在办公椅上,处理着办公桌上厚厚的文件。

陆慕言抬起那张冷漠英俊的脸,看见苏溶月站在门口离自己那么远,不悦的说道,“怎么怕我吃了你,离我那么远。”

苏溶月跟着陆慕言这么多年听出了陆慕言话里的不悦,她快步走到了陆慕言的身边站着。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陆慕言将手中最后的文件签好字,拨打办公室里的内线电话让李秘书将文件拿走,又在李秘书临走之前吩咐着除非有重大事情否则不要进来打扰自己。

苏溶月在陆慕言的身边站了十几分钟,李秘书刚刚关上门离开,陆慕言就伸出手将苏溶月拉到自己的怀里,坐在自己的大腿上,一只手环着女人的腰,另一只手则轻轻的抚摸女人如同牛x般滑嫩的脸蛋,“想我了没!”

男人的声音低沉磁性,问着自己怀里的苏溶月。

苏溶月美丽的眸子看向盯着自己的陆慕言,点了点头平淡的回答着,“嗯!”

陆慕言听见女人只是一个短短的“嗯”字,面色不悦,很是不满,原本抚摸女人脸蛋的手一下掐住了苏溶月的下巴冷冷的说,“就一个嗯,这么敷衍我?”

苏溶月身子一僵,看着男人那低沉不悦的脸,知道陆慕言生气了,心里暗道不好,细嫩的手摸到了男人掐着自己下巴的手上下抚摸,示弱的说着,“哥哥,我想你了,很想你!”,美丽的眸子楚楚动人的看向生气的陆慕言。

陆慕言听完以后脸色逐渐变得好看起来,看见女人楚楚动人的一面,那双漆黑冷漠的眸子逐渐变得充满了色欲之情,陆慕言将女人的下巴松开,修长有力的中指伸到了女人那芬芳馥郁的小嘴里,勾着女人那粉嫩x润的小舌头在苏溶月的口腔里搅动着。

“给我好好x,就跟x我xx一样那样x。”陆慕言目光情欲的看着苏溶月,低沉沙哑的说着。

苏溶月低下眼眸,专心致志的用舌头x弄着陆慕言的手指头,先是含住男人的指尖,在然后用x润的舌尖从指尖往下轻轻的x舐着,模仿她平时给陆慕言xxx时一样,苏溶月长了一张清纯婉丽的容貌,却做着x荡x舐男人手指的动作,清纯与x荡两个如此不同极致的一面在苏溶月的脸上竟然完美的融合在一起,陆慕言只觉得身下的xx勃起涨嚣的疼痛起来,环住女人细腰的手圈的更紧了起来,苏溶月有些吃痛,洁白的牙齿一不小心咬到了的手指头,苏溶月有些不安无辜的看着陆慕言。

陆慕言看着女人那一副无辜的模样,西装裤里的xx胀大了一圈,将女人松开,从自己的腿上拉起来,然后紧紧的压着女人消瘦的肩膀向下压,“跪下,给我xxx。”

办公桌下的空间很大,苏溶月跪在那里完全有地方,也不是第一次在办公室里做这样的事情了,男人压着苏溶月肩膀的手力气很大,苏溶月跪在地板砖上,双手熟练的将男人的皮带解开,又将白色的衬衣往上推了推,将那根把灰色xx给撑起来的勃起的xx掏了出来,陆慕言勃起涨嚣的xx呈紫红色,xx那里颜色略微发黑较重,又c又长,两个沉甸甸的卵蛋如同鹅蛋大小似得,里面装满了男人的xx,陆慕言看着女人那粉嫩的小嘴离自己的xx距离如此近,低喘着将自己的xxxx了女人那x润紧致的口腔里。

苏溶月低着头熟练的x舐男人的xx,将陆慕言的xx那里含住轻轻的x,轻轻的吸,陆慕言xx前倾,双手摸着女人那乌黑亮丽的长发,如同摸宠物一样摸着苏溶月,苏溶月做这些事情已经好多年了,她知道如何做可以让男人舒服,她的双手摸着男人的卵蛋,嘴里含着男人的xx,舌头轻轻的x舐着男人的棒身,爽的陆慕言低喘着c气,苏溶月跪在地上差不多十五分钟,腿都要跪麻了陆慕言这才s了苏溶月一脸的xx。

陆老爷子的电话,前女友孟蕊
陆慕言xx旺盛又强,大多数的时候都会把苏溶月x的xx红肿,这几天刚好是苏溶月的例假期,陆慕言晚上回家只能抱着女人软软的身体老实的睡觉,不能xx,本就憋了好几天的他没有泄火这下子几天积攒的xx又浓又稠的全都s到了女人的脸上,还溅到了女人白色的衬衫上,看着x荡的很。

苏溶月婉丽的面容上沾满了男人的xx,抬起跪着的那双发麻的腿朝着办公室里带着的卫生间走去,苏溶月走进卫生间将门关上,打开手龙头清洗脸上的xx还有衣服上溅到的xx,“哗啦哗啦”的水声一直不断的响着,苏溶月抬起那张x漉漉的面容,双手扶着洗手台,目光痛苦的望着镜子里不堪的自己,她是陆家的养女,人人都羡慕她生活在如此富贵的家庭里,可是又有谁知道她苏溶月是陆家少爷的泄欲奴隶呢。

苏溶月想着以往不堪的画面,双眼有些发红,门外的陆慕言看见女人去了卫生间这么久还没有出来在外面催促着,“洗完了就出来,我们一起去吃饭。”

听见门外陆慕言的声音,苏溶月回过了神,吸了吸鼻子,将水龙头关上,拿起挂着的毛巾将脸擦g,平息了自己不好的情绪这才从卫生间出来。

陆慕言又恢复到了那副禁欲系的模样,仿佛刚才那个情欲急切的男人不是他一样,苏溶月听话的跟着陆慕言出去吃饭,吃过了晚饭就直接回家。

九章小区是陆慕言公司旗下开发的高档楼盘,作为老板的陆慕言在这里直接留下了一处最好的房子,房子是复式的,面积差不多三百平方左右,装修也是按照陆慕言的喜好简洁的黑白风格,苏溶月跟着陆慕言住在这里已经五年了。

回家以后差不多九点多了,苏溶月去浴室洗澡,陆慕言去书房开了一个远洋会议,等到陆慕言回卧室睡觉的时候都快十一点了,苏溶月已经躺在床上睡觉了,陆慕言去浴室冲了凉就躺在床上搂着苏溶月睡觉。

“叮叮叮,叮叮叮……”陆慕言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响了起来,陆慕言起身将手机拿过来接起,“爷爷!”

苏溶月还没有睡着,躺在床上听见陆慕言的爷爷这么晚了给他打电话,她也不想偷听他们说什么,只是卧室里非常的安静,电话那头的陆老爷子那有力的声音传了出来,她听的仔仔细细的。

“慕言,明天你回家一趟,你孟叔叔家的女儿孟蕊回国了,你们以前就在一所学校读书,又是男女朋友,现在孟蕊回来了,你也没结婚,我看孟蕊这孩子就不错,正好明天她来家里,你也回来见见,两人或许又能在一起呢!”陆老爷子年迈有力的动静从手机里传出来,苏溶月听的一清二楚。

陆慕言听见爷爷的话,他皱起了眉头,平淡的回答道,“爷爷,我公司还有事,明天就不回去了。”

陆慕言话音刚落,手机那边的陆老爷子就急眼了,大声吼着,“陆慕言,我告诉你明天必须给我回家一趟,你回家吃个饭待一会公司能有什么事,你都多大了,还没个女朋友,我老了还不知道能不能看见你结婚生孩子,这要是我死了以后怎么去地底下跟你死去的xx说啊!”

陆老爷子说着说着打起了感情牌,在那边有些抽涕的说着。

“行了,爷爷话跟你说了,你是孝顺的孩子,明天就回家看看,要是真不合适爷爷绝不会强x你的,带着溶月一起回来,爷爷好几天没看到她了,有些想她,挂了!”

不等着陆慕言说话,陆老爷子就率先直接挂断了电话。

空气是那么的安静,苏溶月闭着眼睛装睡,心里却不安静,陆爷爷要为陆慕言相亲,孟蕊她是知道的,以前陆慕言的女朋友,长得漂亮家世好,只是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分手了,分手以后就去了国外呆了好几年,现在竟然回国了,看来陆爷爷很是喜欢孟蕊啊。

陆慕言将手机放到床头柜上,搂着装睡的苏溶月,双手不老实的摸着女人的细腰,等到大手摸到女人的贴着卫生巾的xx上这才老实下来睡觉。

陆慕言请的阿姨一大清早就过来给他们做好了早饭,陆慕言和苏溶月起身收拾好就去吃饭,饭桌上苏溶月吃着早餐,温和的说着,“哥哥,我今天想回家看看爸爸妈妈和爷爷,都好几天没回去看他们了。”

安静了一会以后陆慕言对着女人冷着一张脸低沉的道,“我送你,跟你一起回去。”说罢就吃着饭,两人没有什么交谈。

陆慕言和苏溶月开着车回到了老宅,老宅是一处依山傍湖的别墅区,陆慕言将车开到家门,看见门口停着一辆红色的保时捷跑车,脸色有些发冷,他停好了车以后和苏溶月一起进屋去了。

刚走进屋子里就听见陆慕言的妈妈向兰笑呵呵的声音,“小蕊啊,你说你来就来,拿这么多的东西g嘛啊。”

一道温柔的声音响起“伯母,这是我回国前特意为你还有伯父和陆爷爷准备的礼物,今天过来拜访你们一同拿过来的,还请你们不要嫌弃。”

孟蕊一头黑色的三七分长直发,画着精致的妆容,穿着香奈儿最新款的连衣裙优雅的坐在沙发上,举止得体大方,一旁的陆老爷子一直夸奖孟蕊。

苏溶月跟陆慕言站在门口,向兰一抬头看见两人回来了起身,“慕言溶月你们两个回家站在门口g嘛,过来坐。”向兰招呼着两人过来。

孟蕊一看见陆慕言,漂亮的脸蛋有些微微发红,温柔的看着冷冷的陆慕言,“慕言。”

陆慕言仿佛没有看见孟蕊跟他说话打招呼似得,直接拉着苏溶月的胳膊坐在空着的沙发上,有些撇撇的说道,“爷爷,你最近身体可好啊,今天溶月说好几天没回家了有些想你了,我这才带着溶月回来看看你。”

——阅读全文加微:kedayake,回复“小说名”拿资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