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燎原》by喜酌(小仙女酱)百度云txt全文阅读

内容简介:

钟迟意像星火,

她死灰复燃的心如燎原,一发不可收拾。

?剧情流?

总归就是两个冷美人的故事。

冷淡女*清隽男

PS:跪求小可爱们的珠珠,想要小星星。

微博戳:@小仙女酱Charlotte

古风完结文戳:《娇憨可人》

二战完结文戳:《正中桃心》

1V1 x 年下 女性向 疗癒

第一章:归期 < 燎原(1V1 x)(小仙女酱)|PO18脸红心跳

来源网址: https://www.po18.tw/books/665535/articles/7618215

第一章:归期

洛杉矶直达蓟城的飞机准时准点,顾杉从落地出口拖着一只利落的行李箱走出来的时候,仿佛还没有倒过时差。

外面是磊磊落落的光天白x,可是她却仍然沉浸在这几x加州少有阴霾灰色的天气里。

连围巾后面白皙的半张脸都成了装点全身漆黑颜色的唯一亮点。

近十三个小时的高空飞行,她几乎一刻都没能睡着,过了那阵子整x昏睡不醒,时刻都想要颤抖着哭泣下不了床的x子,此刻她却进入了另一种极端的精神折磨,一闭上眼睛入梦,就能看到那张被冷水泡的肿胀的脸。

不想睡,更不敢睡,就y生生的挺了一整段的飞行。

生怕梦魇中疯狂尖叫的她会引起同班飞机乘客们的不满。

她一向守礼,办事得体,何况现在的身份更代表了他身后的形象,这样的事情断然不被允许。

脑子因为缺氧晕乎乎的发着蒙,太阳x更是尖刺的发着痛,停下脚步略微看了看熟悉又陌生的通道,恍惚间似乎七年间的岁月都从她空荡荡的x膛白马过隙。

只剩下一片虚无的幻影。

她神识游离,杏眼扫过一张张焦急欣喜的脸,甚至看到接机人群里出现了傅青的脸。

是一张柔软g净,富有生气的脸。

绝不像梦里那样,毫无生气,死的彻底。

她怔住不过片刻间,就被后面拥挤推搡的人群险些撞倒,几个顽皮的小孩摇晃着手里的飞机模型,跳着蹦过去,嘻嘻回头笑着,后面的家长匆忙道歉。而她的眸光却久久回不过神。

傅青的脸随着焦急的身影越加x近,伸出胳膊一把将她从跌落的瞬间捞了起来。

心脏仿佛要从肋下的骨血跳出来,顾杉眼中视线渐渐模糊,一瞬间似乎常识和常理全都从她混沌的脑子里飞走了,一心雀跃,紧紧的揪住来人的衣领。

“…..”

可惜话没开口,对方突然一把抱紧她的身子,将她的头搁在自己的肩膀处,柔软的臂膀绕过来给予她一点力量,柔媚的女声炸起。

“顾杉,别说了,别说了我都知道。”

瞬间宛若回魂的僵尸,顾杉再推开眼前的人,只看到李婉婷一双泪眼已经模糊的厉害,正在不停用大红色的指甲抹去眼角盈盈的泪水。

李婉婷今天仍然一副小三扶正的狐狸精打扮,明明是乍冷还寒的三月,可她偏偏不怕死的穿了一件超短的皮裙,xx一副高跟长筒靴将长腿包裹的诱人又禁欲,一走一动,红色大衣下的雪肤半露半掩,流动的都是隐隐的媚色。

两个美丽的女人,气质一冷一热,颜色一红一黑。

巨大的反差感必然能引起不少男人的回眸。

可她完全不在意,一把拖过顾杉的行李,走的妖娆至极,还不忘前后左右的往她身上一打量,直接c鲁的掀开她捂在脖子上的羊绒围脖,有些不满的眯着一对勾勒精致的猫眼。

“多长时间了,你怎么还是这副样子,要死不活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您老人家这是活在大清朝,恨不得要为他陪葬。一身黑是什么意思?暴殄天物。啧啧。”

“要我说,他该骂,明明说好了到白头……他却丢你一个人。”

耳边的声音渐渐小下去,有些在拿捏她的情绪。

顾杉自然知道她说的是什么,可是出奇的,傅青死后谁都不能提的禁区,她十分轻佻的说起来,她倒也能敷衍着笑笑,声音不咸不淡的对答如流,“是啊,不敢学你,怕被浪死。”

李婉婷脚下一顿,立刻不加掩饰的弯腰大笑出声,声音几乎将方圆十里的野猫野狗都震了出来,一根手指戳到她俏生生的鼻尖儿上来,自己则皱着鼻子骂:“好哇,顾杉!你可算又活过来了。”

末了声音却带了哭意,“我替你高兴,真替你高兴。”

新文是块宝,点个收藏好不好?

第二章:死讯 < 燎原(1V1 x)(小仙女酱)|PO18脸红心跳

来源网址: https://www.po18.tw/books/665535/articles/7619004

第二章:死讯

“你这次回来,准备什么时候告诉你家二老?总不能一直窝在我那儿吧,哎!多大人了,这叫什么事儿。”

李婉婷叫出这话的时候,正在跟自己轿跑的后备箱作战。

叮叮咣咣的仿佛一点儿不心疼自己这辆一百来万的豪车。

顾杉嫌冷,在加州习惯了温暖的天气,更是受不了蓟城这刺骨的冷。

先行绕到前排进了副驾驶,人有些呆,仍然在品味李婉婷嘴里的那句活过来的话,对着后视镜讽刺的笑笑又觉得不无有道理。

其实李婉婷说的这话没错,她确实是死了一阵。

整整一年,傅青死后的整整一年,她都没能收拾掉糟糕的心情,甚至拖着一副本来健康的身每x关门在家酗酒买醉麻醉了神经和意志,最后连处方药都治不了她的失眠和抑郁。

情况遭到不行。

仿佛一瞬间,生命中所有曾经萦绕她的好运气都被她挥霍殆尽。

座位上的顾杉还在发呆,隔壁驾驶位的车门已经被李婉婷风风火火的打开,先是启动了汽车,之后又絮叨着:“要不要先送你去学校?”

顾杉摇摇头笑的冷淡,“先换换衣服吧,十几个小时,我都臭了。”

李婉婷一脚油门踩出发动机的轰鸣,笑的真心实意:“哪能呢,你家那谁不是说过,你可是仙女在人间,仙女这东西都是吃露水的吧?还能臭了?”

笑声还没落地,李婉婷几乎咬住了自己的舌尖。

哪壶不开提哪壶,这张平x伶俐的嘴也是笨到家了。

窥见隔壁的顾杉看着窗外的景色出神,似乎是没怎么注意她在讲什么,又将一颗踹踹不安的心放回了肚子里。

她同顾杉是婚前的密友,也是少女时期的玩伴,只不过性子一个南辕一个北辙,常常被人称奇。

甚至因为她行事作风太过于狂野,男女风评上又十分不好,婚后一段时间内傅青这个没出息的家伙还小心眼儿的不许顾杉与她多联系,y生生的让她被傅青这个第三者撬杠了最好的朋友。

此次顾杉归国接受了蓟城大学的讲师邀约,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联系到了她,她理当鞍前马后,甚至接机前夜辗转反侧的睡不着家,堪比去跟比自己小十岁的鲜x约x。

此刻顾杉就静静的坐在她旁边发呆,犹如一塑恬静高贵的美人像,她趁着红绿灯去瞧她精致的五官,心里头确是一片惋惜。

在她看来,顾杉这辈子的运气极佳,父亲在大学里面做教授,母亲在蓟城的政府部门身居副手,从小品行纯良生的又美,活到18岁时几乎不知道人间疾苦的滋味。

在学校她就是众星捧月的尖子生,回到家又是亲人们宠爱的乖乖女,父母伉俪情深,自己又行的正走得端,18岁后随了顾母的意愿直接去了加州留学,在那里她和同样留学家境殷实的傅青在一次年终舞会上一见钟情。

那之后她更是被傅青宠上了天,相貌匹配的另一半,柔情蜜意的相恋,傅青为了她的一句话几乎能上天摘下月亮送给她。他们恋爱的时候走过全球各地,甚至在所有恋人的打卡圣地都留下了小小的印记。

大学毕业那天也是他的密谋许久的求婚x,所有礼堂里的学生们都冲着鲜花气球的海洋欢呼尖叫,为他们的爱情动容。

就连一直不相信爱情的李婉婷都觉得傅青和顾杉就是爱情最好的模样。

——阅读全文加微:kedayake,回复“小说名”拿资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