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继续》by小什百度云txt全文阅读

內容簡介:

酒吧老板和小学老师的故事

簡體版 xG 現代 甜文


1、

陈翕因为不愿意和前男友上床被出轨了。某天醒来却发现自己和认识不到一天的陌生男人发生了关系。

生活的本质之于陈翕,大概就是无处不在且无法逃避的意外。

2、9月8x星期六11:19

陈翕睁开眼的时候,觉得自己的眼睛应该是被重重地打了两拳,否则怎么会连睁开的力气都没有。可没过一会又自我否认了,应该是被人当沙袋打了几个轮回的拳,不然怎么会全身酸软,某些地方还隐隐作痛。

意识回笼后,陈翕才发现有些不对劲的地方。

四周的环境很陌生,她意识到这不是她的房间。木制的天花板,离床沿不到五尺的木制吧台,一整面的瓶瓶罐罐有几十个,有些无人气的冰冷感,像极了她现在的心情。

身下的床单是墨蓝色条纹的,身上盖的不是粉色空调被而是配x的条纹床单。

陈翕知道她昨天喝了很多酒,大概也哭了很久,眼睛和身体的不适给了她这样的推测。但除此以外,她为什么在这里,她怎么会在这里,还发生了什么事情,她回忆不出来,她也迫切的想要知道。

最后的记忆是自己坐在吧台边,喝完了三瓶酒吧里最便宜并且度数最低的酒。

3、9月8x星期六11:32

“醒了?”

陈翕转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厚重的窗帘遮挡了大部分光亮,房间便有些昏暗。男人站在门边,从下往上看的视线让他的身形显得异常高大,陈翕看不清男人的表情,但一身家居服让她意识到男人应该是这里的主人。

“你是……”陈翕开口才发觉自己的声音沙哑的过分。

“这是你家吗?”陈翕清了清嗓子,重新开口问道,有太多问题她想要求证。

“你不记得了?”男人的语气带着惊讶和丝丝犹豫,他慢慢走过来在吧台边站定。

离近了陈翕才发现,眼前的男人她认得,是昨天在酒吧里认识的吧台小哥,她向他要了三瓶酒。陈翕内心很惶恐,男人的身份,现在所处的境地,她身体的异样,好像都在告诉她,他们似乎发生了关系。

“我记得你,但不记得发生了什么。这里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里,我们是不是……上床了?”她定定的看向男人,虽然最后三个字轻的像咽进了肚里,但她确定,男人必定是听到了。

“这是我住的地方。你昨天在洗手间弄伤了手臂,我带你上来处理伤口。”

话到这就停了,当陈翕挣扎着想再问一遍,想从对方口中得到最终审判的时候,男人开口道:“是,后面发生的一切都基于你的同意。”

4、

陈翕大概是性冷淡。

她今年26岁,是小学数学老师,性格温和,有些小孩子脾气。她人生的前25年一个人过得顺顺当当没什么烦恼,也从没有过恋爱的心思。在第26年的时候,她认识了她前男友,在她朋友的婚礼上,相处了半年,交往了半年。陈翕自认为两人感情稳定,性格合适,虽偶有摩擦,但也很快和好,除了少了些激情,除了她不愿意和前男友发生x体关系。

她告诉前男友是因为他们交往时间短,发生关系对她来说有些过早。但陈翕知道这只是借口。因为自己的排斥,因为太过于亲密,太过于暴露自己,她没有办法接受。

除却上床这件事,陈翕以为他们的爱情最终的结果必然是结婚,而终有一天,她会克服自己的排斥感,接受对方也接受自己。

但显然,她的前男友并不这样以为。

所以他出轨了。

而他的出轨对象,是陈翕的好朋友。

陈翕不喜欢来酒吧,也不怎么喜欢喝酒。若非因为心情郁闷难受,也不会冲动之下和同事来酒吧玩,然后导致现在无法言说的状况。

而和认识不到一天的男人上床,对于性冷淡的陈翕来说,必然不可能。

酒后乱性什么的,太超过她的认知,可事实又是如此,她又能如何呢。

5、9月8x星期六11:37

“我想洗个澡。”没有给予任何反应,陈翕先提出了这个请求。

“好,衣服已经洗好烘g,就在浴室里。洗护用品都在洗脸台上,你昨天用过的。”男人说完顿了顿,才转身走了出去,大概是想给陈翕冷静的自我空间。

陈翕身上x了一件白色的宽大T恤,遮住了三分之二的大腿。虽然屋里已经没有人了,她还是飞快地奔到了浴室。

浴室很宽大,白色的玻璃砖堆砌的空间像是另一个世界,刺激着陈翕的感官。镜子里的她有些模糊。水池旁摆着一个粉色的隐形眼镜盒,旁边是一支新拆的牙刷,迷你的洗护用品凌乱的摆放着。

往镜子里的自己凑近了些,隐形眼镜摘掉了,脸上g净没有一丝残妆,想来昨晚也是刷了牙睡的。左手臂裹着一圈纱布,很厚,碰上去微微有些刺痛。

陈翕没有任何记忆。断片后的一切都透露着匪夷所思,她知道自己的习惯,不管什么境况,睡觉前必卸妆比洗澡,所以她开始承认,酒后发生的事情是在自己意识支配下的。

有了这个认知,她突然不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左右不过受了前男友的刺激,再加上酒精的作用,冲动下发生了关系。

就让这一切和她的前男友见鬼去吧,在问清最后一个问题之后。

6、9月8x星期六11:50

“你…有没有做措施?”

从浴室出来,男人正坐在吧台上煮咖啡。陈翕走过去,在床前的沙发边站定问道。她竟然有了心情观察房间,那一整面墙上的几十个瓶瓶罐罐全部都是咖啡豆。

男人抬头看向她,觉得她放松了许多,便笑着回答:“做了。过来吃点东西,面包和x蛋可以吗?”男人的口气淡定又平常。基于认识他的场合,他的职业,陈翕不由自主地有了不好的联想。在游刃有余的男人面前,自己像只小x仔,刀砧上的。

“不用了,我想走了。”

男人有一瞬的停顿,“先吃点东西,然后我们谈一谈?”

谈一谈?是怕自己纠缠吗?她想,确实有必要说清楚。

“嗯……我们都知道这是一场酒后意外。我先声明,我一定肯定不会纠缠你,我连你的名字都不知道。然后,谢谢你帮我处理伤口,不过我什么都忘了,所以我们可以当作什么都没发生。你说呢?”

陈翕以为自己说出了男人想要听的话,然而一分钟过去了,依旧是沉默。

低沉的咖啡机声音逐渐弱了下来,咖啡的香气越来越浓,勾引着陈翕的味蕾。浓烈的香味与长久的静默交织在一起让她变得异常焦躁。她皱眉,有些不耐烦地抬头看向了吧台的男人。

他在看着自己。眼里似乎带着笑。陈翕愣住了。

“终于肯正眼看我了。”声音里好像也带着笑。

是的,陈翕在逃避男人的脸。不是害羞,而是她不想记住男人长什么样,遇上这样的事,她慌乱的只想离开,回家,到安全领域里去,然后抛弃。

“我叫章麓。”

“…什么?”

“我的名字。事情发生了便是发生了,没有办法当作不存在,你说是吗?”

“可是……”

“昨晚发生了什么我保证一字不假告诉你,不管你想不想知道。不过现在,先吃点东西,为了你的胃着想。”

这个叫章麓的男人,用着温柔的语气说着这些话,陈翕大概被蛊惑了,也可能觉得拒绝三次有些矫情,于是走到了吧台的另一边,坐了下来。

“谢谢……”

一碗小米粥,一个煎x蛋,温热的,和男人发出的好意一般,让她平静了下来。

陈翕这才发觉,窗帘被拉开了。整个空间静谧而明亮,抛开两人之间发生的事情,心情该是明朗而享受的。

她静静的吃完了眼前的食物,没有开口问昨晚发生了什么,男人便也没有继续说下去。

7、9月8x星期六12:19

陈翕关上木质小门,离开了这里,在醒来一小时后。

原来这里还是酒吧,而那间满是咖啡豆的房间在酒吧的二楼,是章麓住的地方。

陈翕提出离开,章麓想要送她回家,她拒绝了这个提议。男人便送她下了楼,一直到门口,他也没有说其他话,陈翕莫名松了口气,就怕他突然说点什么她无法回应的话。她甚至庆幸,虽然男人没有回应她之前说的那段话,但他现在什么都不说什么也不问,就像是默认了般,出了这道门,这一切就翻篇了。

陈翕如是想。


1、9月14x星期五18:36

章麓:“嗨。你的耳坠子落在我这里了。”

陈翕盯着这条信息已经有了半小时。上个星期从章麓那离开回到家,拿出手机她就发现自己加了对方的微信,虽然记忆还是一片空白,但陈翕没了追究的心思,删掉了对话框就把这件事抛在了脑后。

一个星期后收到这条信息,让陈翕刻意忘掉差不多要忘掉的事情瞬间记了起来。

陈翕犹豫,她是想要拿回耳坠子的,但又不想和对方再见一面。

CX:“明天什么时候有时间?我过来拿。”

章麓:“随时。”

陈翕撇了撇嘴,有点搞不懂对方在想什么,如果不是因为耳坠是朋友送的生x礼物,大概就可以潇洒得回一句不要了吧。

CX:“那我下午一点过来。”

章麓:“OK”

2、9月15x星期六12:46

酒吧木质门上挂着关门标识的小牌牌,陈翕推了推门,没有推动。时间还没有到一点,在等十分钟还是直接找章麓之间陈翕选择了后者。

九月的天气闷热,酒吧隐匿在市中心老城区内,周围树荫环绕,但这阴凉也挡不住烈x的炙烤。额头不停的冒出汗珠,陈翕一边抹掉,一边拿出手机找到和章麓的对话框。

CX:”我到了,但是门打不。”

章麓:”。”

等了不到半分钟,木门从里被打开了。这样面对面站着,陈翕才发觉男人比自己高很多,抬头看对方,竟然有些不敢直视的压迫感。男人面部y朗,棱角分明,剑眉星目,不是当下审美里的帅哥,是成熟里带着些痞气,她从没遇到过这样类型的男人。陈翕猜不出男人的年龄,但她猜应该要比自己大几岁的。

“嗨!”

“嗨。”陈翕得承认,男人爽朗的声音和扬起的嘴角,有那么一秒自己的呼吸是停止的。上回没有记住男人的模样,今天见到了,好像从未认识过一样。

“今天晚上店里有个演唱会,所以白天是关门的。”

“演唱会?”

陈翕跟随男人走了进去,原先摆放的桌椅没有了,成了一大片空地。舞台还是原来的舞台,只是多了一个架子鼓。舞台中央有个穿黑色背心女孩在测试话筒,身后还有三个男孩子,摆弄着吉他或是贝斯和架子鼓。

“对,是个独立乐队。你要听会吗?还是和我上去拿?”男人竖起食指,向上指了指。

“我在楼下等你。”陈翕毫不犹豫的回道。

3.9月15x星期六13:27

半个小时过去了,陈翕仍旧在看着乐队的彩排。她有些按捺不住,拿个东西要这么久吗?

循着记忆中楼梯的位置,陈翕起身去找章麓。

靠近楼梯就有一股浓郁的咖啡味传来,陈翕想到了一面墙的咖啡豆,暗叹竟然有这么热爱咖啡的人的存在。

除了咖啡味,陈翕走到门口时隐约听到了水声。踌躇着是否要进去的片刻,陈翕就看到男人换了件白色衬衫,擦着头发从浴室出来。

四目相对。

章麓:“咖啡不小心翻了,收拾了一下。”男人望向站在门口的陈翕,说的一本正经理所当然,她竟也不置可否。

陈翕:“哦,我的耳坠呢?”

章麓:“喝杯咖啡?”跳过了目的性明确问题,他示意陈翕进来。

陈翕觉得自己大概是被男人低沉的嗓音迷惑了,她进门,在吧台边坐了下来。

4.9月15x星期六13:35

“你前男友的事情,解决了吗?”章麓递过咖啡,问道。

“什么?”

“你喝醉酒后什么都说的习惯你知道吗?”他又笑着问了另一个问题。

“什,什么?”

陈翕很震惊,她知道那一晚发生的事情很匪夷所思,要追究的话大概可以得出酒精确实不是个好东西。但这种,她知道的他都知道,他知道的她都不知道的感觉让她非常不舒服。

于是她皱眉,带了点小脾气似的回道:“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她盯着咖啡不去看男人。门开着,楼下震动的音乐声隐隐传来,一下一下敲击着她的心脏。

男人也不说话,周围满是焦躁又凝滞的空气分子。

然而下一秒,陈翕突然有了诉说的欲望。

也许对面这个人,一个陌生人,一个和自己不存在感情的人,能站在中立的角度,来批判自己的所作所为,然而说到底,她也不过是想要寻求认同感罢了。

“你是知道我前男友劈腿了我朋友的吧?”陈翕转动着手里的咖啡,抬眼看男人,得到了肯定的回复后便继续说了下去。

“我把这件事告诉了身边几乎所有的人,只要是来帮他说情的,劝和的,我全都说了,一五一十的,没有一丝隐瞒,也没有添油加醋。”

“一开始我只是把他们俩拉黑了,没有大闹一通,没有昭告天下,因为我想结束这糟心的事。”

“是他要来纠缠的。这件事明明就是他们的错,我只是把事实说出来而已。既然他们都做了,就不要怕被别人知道是不是?”

“他为什么还有脸去找朋友来说情呢?他怎么会觉得他值得原谅呢?他既然都不要脸了,那我就再让他不要脸一点好了。”

“可是,我那个朋友,她骂我,说我过分,不念旧情,有必要做这么绝吗?有必要啊,我们之间还有旧情吗?”

“她觉得受到了伤害,那么我呢,他们怎么能这么自私的呢?”

“可我不管去问朋友我这么做对不对,她们肯定会说我没错。你觉得我这样做,过分吗?”

陈翕说完抿着嘴看向章麓,她眼里透着倔强。

“你当然没有错,也不过分。没人可以指责你,他们更不可以。你前男友要为自己出轨的行为负责,你的朋友,也需要为她的背叛承担后果,不是你二十他们自己导致的,所以,你现在需要做的,是保护自己。”男人回视陈翕,说出口的话坚定又带着安抚。

“是吗……”

“当然。”

陈翕得到了肯定的答案,一直紧绷的情绪落了下来。

“谢谢你。”不管是不是在安慰她。

突然觉得自己像极了索要糖果的小女孩,陈翕有些不好意思,换了个话题:“……我那晚都说了些什么?”

“很多。”男人笑了。

“比如呢……?”

“比如,你x着我看聊天记录。”

是前男友和朋友的聊天记录,陈翕对着前男友的手机录下来的。她不敢相信男人用“x迫”这个词,虽然这像是自己会做出的行为,一时竟不想再问下去。

“那晚你也喝醉了吗?”陈翕有些迟疑地问道。

“没有。”

“……那你为什么……”陈翕说出口才反应过来自己问了什么,想说算了自己不想知道。

章麓看到陈翕的表情就知道她大概误会了什么,没有等她继续,说道。

“我前女友大概嫌我穷吧,看上别人和我分手了,三年前。分手后想想自己确实一事无成,就开了这家酒吧,后来一直忙着,也没有心思去经营一段感情,所以私生活很g净,一点都不混乱。所以放心,我是一个‘好人’。”

陈翕笑了笑,有种被戳中想法的尴尬感,“我们这是,情感故事分享吗?”

“我们要不要试试?”男人突然问道。

“什么?”

“我们试试,在一起谈个恋爱。”

陈翕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对上男人。他眼神里透露着认真,没有一丝玩笑意味,她意识到对方不是在说笑,但她想知道为什么。她不认为两人睡了一晚就让对方产生了交往的想法,如果男人说自己空窗三年没有骗她的话,她也很有自知之明的肯定,她的魅力必不可能让面前的人对她一见钟情。

“为什么?”

“我对你有好感啊。我知道你现阶段可能没有这种想法,但一段新的感情会是个转移注意力的不错选择,这样说可能显得我有些趁虚而入。你和你前男友的问题,我想我了解的挺清楚了,你在意的,不想做的,我都可以接受。我们可以慢慢来,按照你的节奏。”

陈翕有些被说懵了,是了,聊天记录都给他看过了,他还有什么不知道呢,又问:“你知道我和前男友之间的问题是什么?”

“知道。”

“可,可是我不了解你。”

“那你可以给我一个机会让你了解我吗?”男人挑了下眉,有些俏皮的问道。

陈翕有些不知所措,男人一会正经一会诙谐的口气显然她无法应对,太过猝不及防,她觉得自己的脑子已经短路了。

“如果我说不,你是不是要说,那先当朋友?”

“所以你要说不吗?”章麓面对她坐着,两人之间不过隔着一个吧台宽的距离,他突然凑近,低声问道。

陈翕看着这张近距离的脸,突然觉得,也许一段新的恋情,确实是现在的自己迫切需要的,可以逃离问题和伤害的最直接的一个方法。

于是她说,“好。”

——阅读全文加微:kedayake,回复“小说名”拿资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