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国美人》by莞尔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亡国美人(NP SM)
作者
莞尔

內容簡介

她曾是金尊玉贵的大夏公主,亡国后却被锁在深宫,沦为媚颜低贱的宫奴。

曾在儿时结识的玩伴,已经成了高高在上的天子,两人相见不相识,他偏宠着她皇妹,她却在宫人手里被百般折辱调教。

她尊严尽失,媚笑麻木地做男人手中的玩物,却没想到遇见了珍重她爱她之人。
本想平平静静地过完这一生,夫君却出了意外,她为了夫君和孩子,主动进宫,成了他一个人的禁x。

她逃跑,他废掉她的手脚…
她与其他男子说话,他残忍地在她身上烙下独属的印记….
为了彰显对她的所属权,他在他人面前将她狠狠占有….

他的爱强制霸道,她承担不起。

她伤痕累累,乖顺听话地着他的笼中雀,却心灰意冷地再也不愿爱他。

食用指南:
1.放飞自我之作,涉及到各种play,SM略重口,有想看的play也可以告诉我(๑•॒̀ ູ॒•́๑)
2.女主前期被虐身虐身,后期追妻火葬场,修罗场时常出没
3.有x有剧情,x大于剧情,各路花美男男配,男主占有欲强的病娇(´▽`)ノ

NPxSM古代x文虐心

马背上的玩弄(微h)

天盛十九年,大夏国破,铁骑踏破了大夏国门,血流成河,哀鸿遍野。

往x富丽堂皇的贝阙珠宫风光不再,被c莽的外敌毫不怜惜地摧毁踏烂,变成了绝艳易凋,连城易碎的昨x悲调。

一个个宫女被士兵扒g净了衣裳压在身下任意凌辱,原本穆肃宁静的宫廷此时成了巨大的x乐场,到处都是女子的惨叫和男人兴奋的c喘。

李棠溪作宦官打扮,紧张地打算偷偷溜出宫去,一路上全是雪白如羔羊般赤裸的身子,李棠溪看的心里难受不堪,但一想到再不走她也要落到这种境地,女子心中顿时就滋生出了勇气。

还没等到走出宫门,几个执守的士兵就发现了裹在宦官服下格外玲珑有致的身躯,几个士兵x笑一声,不动声色地悄悄靠近李棠溪,突然从背后将她一把搂住。

李棠溪吓了一大跳,几只油腻的手在她身上上下游走,将她拖到角落里就撕掉了她的衣裳。

李棠溪身为一国公主,何时受过这样的屈辱,她用力挣扎着,几个士兵却禁锢住她的手脚,扯住她粉色绣荷的肚兜就是一拉,女子的娇嫩浑圆顿时裸露出来,几个士兵像见了腥的老鼠,对着那浑圆就使劲揉捏过去。

李棠溪衣衫不整地被几个低贱的士兵玩弄,一个士兵甚至用油手掐住她顶端的红樱,像拉扯面团一样来回拉扯,眼看着士兵将手伸向了她身上仅剩的薄薄亵裤,李棠溪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突然一阵马啸声在耳侧响起,一条黑色的银纹滚边斗篷飞起罩在李棠溪半裸的身子上。

李棠溪忙揪住斗篷睁开眼睛,只见一个器宇不凡的男子骑在黑色的高头大马上,眼神凛凛,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嘴角一勾。

“公主整理一下仪容吧。”

那几个士兵见了男子慌忙跪了一地。

“裴将军!”

李棠溪慌忙低下头捏紧披风整理身上的衣裳,她的肚兜被扯破,她只能胡乱系上让它遮住酥x。

她裹着披风惶惶不安地站起来,眼神怯生生地看向眼前的裴将军。

裴将军朝她伸过来一只手,唇角依旧挂着抹戏谑调笑,可因为他生得俊朗,即使这样也不显得轻佻,倒多了一种别样的风流。

“走吧公主,我带你去面圣。”

李棠溪心中一痛,知道自己终究是没逃过这一劫,她默默地垂下头,将手伸给了裴将军,男子有力的手臂一使劲就将李棠溪拉上了马背。

李棠溪惊呼一声,慌乱地扯紧身上的披风,却还是有一抹雪白从黑色屏风下倾泻了出去,男子将她揽进怀里,温热的喘息缓缓x吐在她粉红的耳廓。

“公主可坐牢了。”

男子说罢便策马而走,一只手紧紧攥住李棠溪的腰肢,隔着一层薄薄的布料传递着滚烫的烧灼。

李棠溪越发的不安,可才刚刚动了一下,男子的手指就不老实地摸到披风底下,穿过她粉色绣荷的肚兜,亵玩着她娇嫩的双x。

李棠溪感觉到巨大的屈辱,却卧在他怀里动都不敢动,生怕被更多人看到黑色披风下的风光。

男子更加得寸进尺,指尖捻起她小小的xx来回扯拉着,另一只手直接摸到xx抚弄着她稀疏柔软的毛发,李棠溪躲闪着他的手指,男子一勾唇角,手指竟伸进亵裤分开黏答答的花唇,开始抚弄娇柔的小蒂。

男子一手策着缰绳,一手揪住小蒂轻扯着,李棠溪只觉得那处瘙痒不堪,一声嘤咛,身下竟流出了潺潺蜜水。

“公主可真x。”

男子声音低低地调笑着,又伸手拧了一把李棠溪娇柔的蒂珠,cy的马鬓隔着一层薄如蝉翼的亵裤揉搓着女子的私处,李棠溪只觉得潺潺春露自身下不断流出,一股从未有过的空虚感自她心底深处升腾而起,她甚至渴望着那根手指狠狠xx来,给她以更多的欢愉与快乐。

裴深自然感觉到了李棠溪身子的变化,他将手指慢慢地捅xx女子的xx,很享受地随着马背的颠簸来回转动着自己的手指,李棠溪被他折磨的苦不堪言,一声娇媚呻吟就那么自然而然地从唇齿之间逸出。

李棠溪惊觉自己的声音不知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酥媚x荡,她紧紧咬住红唇,不敢再让自己再发出一抹声响。

xx紧紧吸附着裴深的手指,将他的心也吸的痒了起来,他慢慢地垂下头,紧贴着女子雪白的脖颈低呵出声。

“公主可还记得我?”

李棠溪紧紧咬住红唇不敢作答,生怕自己再发出什么羞人的声响。

裴深见李棠溪不说话眸光一暗,将手指更深地送进了女子的xx,他的指尖甚至感受到了她那层薄膜,他慢慢在薄膜前碾转着手指…真想让这个小x货现在就成为他的人。

李棠溪感受到了身后之人的不满,这个裴将军气质出众,长相不凡,若是见过她肯定会记得的…

李棠溪突然无比痛恨起自己来,眼前这人,是亡她国令她变成阶下之囚的血海仇敌,但她竟然在他的手指下这般x荡不知羞耻。

“公主定是不记得了,”裴深掐住李棠溪的细腰,左手慢慢向上,竟然撒手放了缰绳,另一只手揪住李棠溪的xx玩弄,“以前公主对我不屑一顾,现在底下的这张小嘴,却是紧紧咬住我不放呢。”

李棠溪何时听过这种x言秽语,终于忍不住顶撞了他一句:“不…不要再说了。”

裴深冷哼一声,果真没再说话,过了一会两人便到了目的地,裴深不紧不慢地将手指从她身体里退出,将满手指的蜜汁放到李棠溪唇前一笑。

“公主也尝尝自己的味道吧。”

李棠溪红着脸转过头,裴深也不以为意,直接将满手指的蜜汁都抹在了李棠溪脸上,继而他一手提起李棠溪,将她随手丢给xx等候着的宦官。

“本想带你直接去面圣,但想来陛下x理万机,也没功夫料理你,便按照规矩,将你送来这春朝阁吧。”

春朝阁是专门调教后妃宫奴的地方,李棠溪听了这话脸色一变,身边的那个宦官却面色不变,朝裴深恭恭敬敬行了个礼,就从袖子里掏出了一条金链子,手脚利落地拴在了李棠溪脖子上。

“有空我会再来看公主的,”裴深又笑了笑, “公主可要记得我啊。”

裴深说完就扬长而去,宦官不发一声,直接牵着李棠溪脖子上的链子往里走,李棠溪不愿,宦官回过头来冷笑一声,声音尖利宛若黑夜里的青鬼。

“公主是想跟明颐长公主一个下场吗?”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